常言道:「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若要分析上月「蘇格蘭獨立公投」(Scottish Independence Referendum) 的前因後果,深入探究大不列顛如何避過是次分裂危機,必先瞭解聯合王國的聚合歷史,所謂讀史可以知興替,閱史才能鑑古通今。

「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 簡稱「聯合王國」(The UK) ,其領土包括「大不列顛」的「英格蘭、蘇格蘭和威爾斯」(England、Scotland and Wales) 及北愛爾蘭;其人民統稱「Britons or British」(不列顛人),包括「English」(英格蘭人)、「Scottish」(蘇格蘭人)、「Welsh」(威爾斯人) 及「Northern Irish」(北愛爾蘭人) ,全民擁有「British Citizen」(不列顛公民) 的身分。

聯合王國的中文繙譯亦稱「英國」,日文的漢字繙譯也分別用「連合王国」與「英国」,其實原文名稱並沒有「英」的成份。但英格蘭人自從聯合王國統一後,一直佔據領導地位,其領土是四者中最大,人口也是四者中最多,代表全國權力中心的國會座落倫敦西敏區,而國家語言亦以「British English」(大不列顛英語) 或簡稱「English」(英語) 為主並成為法定語文,可能因此在華語世界「The United Kingdom」普遍沿用「英國」的稱號,「British」 則稱呼為「英國人」,已是約定俗成。然而,聯合王國的人民非常清晰,必定稱呼全國人民為「British」,英格蘭人民為「English」,以茲識別,絕不混淆,與華語世界的兩者皆通稱為英國人有所區別。

現在的聯合王國,是經過近千年歲月的幾次王國合併組成。話說從頭,自英格蘭、蘇格蘭及威爾斯分別建設獨立國家以來,彼此國境連接,英蘇之間與英威之間經常因為領土的統治而發生戰爭,以下就是聯合王國三名成員與英格蘭合併的簡歷。

首先,1284年,英格蘭在國王「愛德華一世」(Edward I) 領導下征服威爾斯。1301年,他為安撫威爾斯的人民,將其王儲任命為「威爾斯親王」(Prince of Wales),以表示對威爾斯的重視,這項王室傳統,一直沿用至今。現在的英國王儲「查理斯王子」(Prince Charles),因而被策封為威爾斯親王,其首位妻子「戴安娜」(Diana),婚後亦被策封為「威爾斯王妃」(Princess of Wales)。於1535年至1542年,英格蘭國王「享利八世」(King Henry VIII of England) 通過《威爾斯法律法令》(The Laws in Wales Acts 1535 and 1542),將威爾斯正式納入成為英格蘭王國的一部分,至今已有四百七十二年。

其次,1706年7月22日,英格蘭與蘇格蘭兩國國會成員談判並制定《聯合條約》(Treaty of Union) 的條款,同意兩國合併,包括兩個國會的合併。基於此條約,制定《1707年合併法案》(The Acts of Union) ,包含兩條法案:1706年在「英格蘭國會」(Parliament of England) 通過的《The Union with Scotland Act》;及1707年在「蘇格蘭國會」(Parliament of Scotland) 通過的《The Union with England Act》。1707年5月1日,《1707年合併法案》正式生效,蘇格蘭與英格蘭及威爾斯合併為大不列顛王國,並成立一個「大不列顛國會」 (Parliament of Great Britain),入駐倫敦「西敏宮」(Westminster Palace) ,即原屬英格蘭國會舊址的「國會大樓」(House of Parliament) ,至今已有三百零七年。

其三,1801年,大不列顛王國與愛爾蘭合併,組成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1921年,愛爾蘭南部26郡接受「英愛條約」(The Anglo-Irish Treaty) ,獨立成為「愛爾蘭共和國」(Republic of Ireland) ;祇餘愛爾蘭北方烏斯特地區6郡,仍然留在聯合王國(詳情見網誌231〈英愛泯恩仇〉),也就是現在的聯合王國。若從1801年北愛開始與大不列顛王國合併計算,則至今已有二百一十三年。

聯合王國是一個「君主立憲」(constitutional monarchy) 國家,包括:卸下王權的「君主」(monarchy);和掌握治權的「國會」(parliament)。前者以「女王」為代表的「精神領袖」(spiritual leader);後者以「首相」為代表的「政治領袖」(political leader)。以下簡述王位合併與國會成立的歷史。

首先是王位合併的歷史。話說在十五世紀時,「蘭開斯特王朝」(House of Lancaster) 與「約克王朝」(House of York) 因為爭奪英格蘭王位,爆發「玫瑰戰爭」(Wars of the Roses;紅玫瑰代表蘭開斯特王朝;白玫瑰代表約克王朝)。1485年8月22日,「列治文伯爵 享利都鐸」(Henry Tudor, Earl of Richmond) 帶領蘭開斯特王朝的軍隊,在「博斯沃思原野戰役」(Battle of Bosworth Field) 打敗「理察三世」(Richard III) 領導約克王朝的軍隊,結束「金雀花王朝」(House of Plantagenet) ,統一英格蘭,也是最後一位以戰爭奪取王位的英格蘭君主,從此英格蘭王位以世襲承傳。同年,即位為英格蘭國王「享利七世」(King Henry VII of England),英格蘭進入充滿歷史傳奇的「都鐸王朝」(The Tudors) 。

1509年,享利七世逝世,其子繼位為「享利八世」。1547年,享利八世駕崩,他生前共有六位妻子,與第三位妻子「珍.西摩」(Jane Seymour) 所生的獨子繼位,是為「愛德華六世」(King Edward VI of England) 。

1553年,愛德華六世逝世,因他沒有子女,故由其同父異母的大姊瑪麗 — 亦即享利八世與第一位妻子「阿拉貢的凱瑟琳」(Catherine of Aragon) 所生的長女 — 繼位,成為英格蘭女王「瑪麗一世」(Queen Mary I of England) 。由於其母親的西班牙天主教背景,她支持天主教,排斥父親創立的聖公會新教,大肆殺戮新教徒,被稱為「血腥瑪麗」(Bloody Mary)。

1558年,瑪麗一世逝世,亦沒有子女,由其同父異母的妹妹伊利沙伯 — 亦即享利八世與第二位妻子「安妮.博林」(Anne Boleyn) 所生的女兒 — 繼位,就是名傳後世的英格蘭女王「伊利沙伯一世」(Queen Elizabeth I of England) 。她平息國內的宗教紛爭,確立聖公會新教的英格蘭國教地位(詳見網誌 200〈教宗訪英的政治與宗教自由(續篇)〉);鼓勵從歐洲大陸傳入的「文藝復興運動」(The Renaissance) 在英格蘭萌芽茁長,「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等大文豪的文藝創作永垂後世;打敗「西班牙無敵艦隊」(Spanish Armada;詳見網誌 188〈特拉克的故事〉),確立日後英國的海上霸權地位;支持海外探險、環球地理大探索,發現「新世界」;成立「東印度公司」(The East India Company),發展遠東貿易…等豐功偉績。這位一生獨身的女王,亦是都鐸王朝最後的一位君主,被今日英國國民評選為歷代最受愛戴高踞榜首的明主賢君。

話分兩頭,1502年,英格蘭與蘇格蘭聯姻,英格蘭國王享利七世將長女「瑪格麗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 Tudor;享利八世的大姊) 嫁給第一任丈夫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四世」(King James IV of Scotland) 為王后。1513年,詹姆斯四世攻打英格蘭,於9月9日在英蘇邊境「諾森伯蘭郡」(Northumberland) 的「弗洛登戰役」(Battle of Flodden) 中陣亡。他與瑪格麗特王后所生而存世的三子繼位,是為「詹姆斯五世」(King James V of Scotland)。新王年幼,登基時祇有一歲,相繼由母后及大臣攝政,並被軟禁於愛丁堡,直至1528年,國王才正式親政。

1542年,詹姆斯五世在「快富郡」(Fife) 的「福克蘭皇宮」(Falkland Palace) 病逝,由出生僅六天、亦是他唯一存世的女兒瑪麗繼位,是為「蘇格蘭女王瑪麗一世」(Queen Mary I of Scotland;以下簡稱蘇女王瑪麗) ,揭開她悲慘曲折的一生 。女王於翌年加冕,因仍在襁褓,故亦一如先父王的安排,相繼由大臣及法裔母后「瑪麗.德.吉斯」(Marie de Guise;法國軍人出身第一任吉斯公爵的女兒) 攝政。

1548年,蘇女王瑪麗當時五歲,與英格蘭王子愛德華(享利八世的兒子)訂婚,但其信奉天主教的監護人,反對這段婚姻並悔約;同年卻因為與法國結盟,將女王另外婚配法國太子「弗朗索瓦」(Francis) ,並被送到法王亨利二世的皇宮裏,度過十年的童年時光。1558年4月24日,女王15歲,在巴黎聖母院與弗朗索瓦完婚。1559年7月10日,法王亨利二世病故,太子弗朗索瓦繼位,成為「法蘭西國王弗朗索瓦二世」(Francis II, King of France),其妻子蘇女王瑪麗亦同時成為法國王后。1560年12月5日,弗朗索瓦二世去世,這位年輕寡婦回到蘇格蘭;1561年8月19日,蘇女王瑪麗回到愛丁堡北部的「利斯」(Leith),她才剛滿十八歲。

1565年,蘇女王瑪麗與其表親「達恩利勛爵 亨利.斯圖亞特」(Henry Stuart, Lord Darnley) 結婚,達恩利勛爵的父親是「Matthew Stewart, 4th Earl of Lennox」,其母親「Margaret Douglas」是享利七世長女「瑪格麗特公主」與第二任丈夫「Archibald Douglas, 6th Earl of Angus」所生;換言之,瑪格麗特公主同是勛爵的外祖母及蘇女王瑪麗的祖母。勛爵與女王兩人婚後的關係並不和睦,勛爵開始疏遠女王,而女王則被指與其顧問「伯斯維爾第四代伯爵 詹姆士.赫伯恩」(James Hepburn, 4th Earl of Bothwell) 有染。

1566年3月,達恩利勛爵指稱蘇女王瑪麗與其意大利裔秘書「大衛.里奇歐」(David Rizzio) 有染,後者更利用這種關係影響法庭的運作,結果將後者刺死。同年6月,女王為勛爵誕下男嬰,就是日後的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King James VI of Scotland) 。1567年2月10日,達恩利勛爵在愛丁堡「荷里路德宮」(Holyrood Palace) 附近「Kirk o’ Field」的住所發生爆炸,勛爵逃出,卻在花園中倒斃。伯斯維爾第四代伯爵涉嫌謀殺達恩利勛爵,最後獲脫罪。

1567年5月15日,蘇女王瑪麗與伯斯維爾第四代伯爵在荷里路德宮結婚,她的私生活惹來貴族不滿,並起兵叛變。6月15日,蘇女王與伯爵退守「卡伯里山」(Carberry Hill) ,對抗貴族軍隊。最後伯爵被放逐,蘇女王被囚禁在「列文湖城堡」(Loch Leven Castle, Kinross-shire),期間她懷孕的一對雙胞胎不幸流產。同年7月24日,蘇女王被迫退位,改由其年僅一歲的兒子繼位,是為蘇格蘭國王「詹姆斯六世」 。

1568年5月2日,蘇女王瑪麗從列文湖城堡逃脱,成功招募一支六千人的軍隊勤王。5月13日,她的軍隊在格拉斯哥附近的「蘭塞德戰役」(Battle of Langside) 被擊敗,她於三天之後逃往英格蘭。5月19日,她被英女王伊利莎伯一世的軍官囚禁在「卡萊爾城堡」(Carlisle Castle) ,在囚禁期間,她訴說了一句話:「In my end is my beginning」(我死即我生) ,並將這句話鏽在衣服的花邊上,這句名言傳頌千古,經常為後世人所引用。

1568年10月至1569年1月期間,伊利莎伯一世安排質詢蘇女王瑪麗應否為謀殺其親夫達恩利勛爵負責,集中討論「首飾盒事件」,盒內藏有據稱八封蘇女王瑪麗與伯斯維爾第四代伯爵勾結的來往信件「The Casket letters」和其他文件,卻無法確定其出自蘇女王瑪麗的親筆,最後結論是因為沒有足夠證據而未能定罪。

當年(1558年)英女王瑪麗一世逝世,身為天主教教徒的蘇女王瑪麗,曾企圖爭奪英格蘭王位,質疑伊利莎伯一世私生女身分繼承王位的資格,許多英格蘭天主教教徒亦支持蘇女王瑪麗繼承英格蘭王位的合法資格,但最後沒有成功。目下蘇女王瑪麗入住英格蘭,伊利莎伯一世再次感到其女王地位遭受威脅,於是將蘇女王瑪麗囚禁,長達十九年。禁錮期間,蘇女王瑪麗多次被認為參與許多企圖協助英格蘭天主教奪權及推翻伊利莎伯一世統治的計劃。

1586年,蘇女王瑪麗被捲入以刺殺伊利莎伯一世及復興英格蘭天主教為目標的「巴賓頓陰謀」(The Babington Plot),她與陰謀領導人「安東尼.巴賓頓」(Anthony Babington) 的來往書信,被伊利莎伯一世的密探頭子「法蘭西斯.華爾辛漢」(Francis Walsingham) 截獲,令伊利莎伯一世相信蘇女王瑪麗的存在,永遠對她構成威脅。再者,英格蘭境內支持新教及伊利莎伯一世統治的臣民,不願繼續容忍蘇女王瑪麗的潛藏威脅,處決她的聲浪高漲。但伊利莎伯一世對處決一位與生俱來擁有君王地位的表親有所顧忌,最後被大臣們說服,於同年10月,強加一項企圖刺殺英格蘭女王伊利莎伯一世的叛國罪名,簽署處決蘇女王瑪麗的命令。

1587年2月8日,蘇女王瑪麗在北安普敦郡「佛斯里亨城堡」(Fotheringhay Castle, Northampton) 被處斬首極刑,享年45歲,被安葬於「彼得伯勒大教堂」(Peterborough Cathedral) 。1603年,終生獨身的英女王伊利莎伯一世亦逝世,英格蘭王室一脈沒有子女,迫於無奈由含有最親血緣關係、蘇女王瑪麗兒子身分的蘇格蘭國王「詹姆士六世」,兼任英格蘭國王,成為「詹姆士一世」(King James I of England),兩國共有一位君主。

1612年,詹姆士一世將其母親蘇女王瑪麗的骸骨,遷葬倫敦「西敏寺享利七世小教堂」(King Henry VII’s Chapel in Westminster Abbey),長眠在伊利莎伯一世同室的埋葬地旁邊。兩位女王生前為佔奪英格蘭王位而爭鬥不休,死後尤幸仍能同葬一室;而兩國的帝位,卻由溯源同脈的一王兼任,回想前塵,則生前又何必為王權而爭鬥?歷史往往就是這樣弔詭,玩弄世人於股掌!

其次是國會成立的歷史。1215年,英格蘭國王「約翰」(King John) 苛徵新稅,民不潦生,威望下降,貴族強迫國王簽署《大憲章》(Magna Carta;詳見網誌 233 〈英美外交的普世價值〉),成功限制王權,《大憲章》的主題是「限制權力的濫用」和「推行法治的實施」,成為日後英國憲政的根本。在十三世紀末國王「愛德華一世」統治期間,正式成立「模範議會」,開始定期舉行會議,討論國事,並領導世界展開「議會政治」的先河。

在都鐸王朝時代,英女王伊利莎伯一世雖然政績卓越,卻是一位專制君主,在位四十四年祇舉行了十次議會,英格蘭處於專制王朝的巔峰。其後踏入「斯圖亞特王朝」(The Stuarts) 時代,國王詹姆士一世及其兒子「查理一世」(King Charles I of England) 實行「君權神授」(Divine right of kings) 的專制政治。與此同時,「清教徒」(Puritan) 信仰在日漸強盛的上流階層及地主之間迅速蔓延,形成議會的反對派,國王與議會的對立愈演愈烈,終於釀成內戰。1649年,由「奥利佛.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 領軍的「清教徒革命」(Puritan Revolution) 成功;同年1月30日,查理一世被送上斷頭臺。

5月19日,反對審判查理一世的議員被驅逐出國會後,剩餘的是為「殘餘國會」(Rump Parliament) ,該議會宣佈成立「英格蘭聯邦」(Commonwealth of England),建立共和政治。當時克倫威爾是一位叱吒風雲的人物,其新政策非常公正,可是卻從未實行民主。查理一世的兒子查理獲得蘇格蘭人支持,在「鄧巴」(Dunbar) 與克倫威爾作戰被擊敗,帶領一些追隨者流亡海外。

1653年4月20日,克倫威爾認為國會已無可救藥,於是解散殘餘國會,改由軍隊管治國家。同年12月16日,宣佈自己為「護國公」(Lord Protector),克倫威爾大權獨攬,獨斷獨行,史稱「護國公時期」(The Protectorate),改國號為「英格蘭、蘇格蘭及愛爾蘭共和國」(Commonwealth of England, Scotland and Ireland)。

1658年9月克倫威爾去世,其兒子「理查.克倫威爾」(Richard Cromwell) 繼任護國公。他無法控制政府和軍隊,於1659年5月辭職,護國公時期至此結束,國家陷入一片混亂。新議會為了避免再一次內戰,邀請流亡法國的查理返回英格蘭。1660年4月4日,查理發表《布雷達宣言》(Declaration of Breda),指出宣言發佈後40天内向國王表示效忠的革命參加者,可予寬大赦免。1660年5月29日,「查理二世」(King Charles II of England) 在倫敦登位,恢復君主制,英格蘭聯邦滅亡,英格蘭重新成為王國,史稱「君主復辟」(The Restoration)。

1685年查理二世去世,其弟詹姆斯繼位,是為「詹姆斯二世」(King James II of England)。他信奉天主教,不顧國內普遍反對,違背以前政府制定禁止天主教徒擔任公職的規矩,首先委任天主教徒到軍隊任職,其後再任命更多天主教徒到政府部門、教會、大學等擔任重要職務。1687年4月和1688年4月,他先後發布兩個「信仰自由宣言」(Declaration of Indulgence 或 Declaration of Liberty of Conscience),給予所有非國教徒 — 包括天主教徒 — 信仰自由,並命令英國國教會的主教在各主教區教壇宣讀,引起英國國教會主教們普遍反對。詹姆斯二世同時殘酷迫害清教徒,還向英國工商業的主要競爭者法國靠攏,危害資產階級和新貴族的利益。

1688年6月20日,詹姆斯二世喜獲麟兒,其信仰英國國教的女兒瑪麗,從此與王位絕緣。當時支持議會的「輝格黨」(Whigs) 黨員與部分「托利黨」(Tories) 黨員,為避免信奉天主教的詹姆斯二世傳位給兒子,罷黜詹姆士二世。同年7月,由輝格黨和托利黨的七位名人出面,邀請詹姆斯二世女兒瑪麗的丈夫 — 荷蘭「奧蘭治親王威廉」(William III of Orange-Nassau),入主英國王位。1688年11月5日,威廉率領四萬人、463艘運輸船及53艘軍艦在「托爾灣」(Torbay) 登陸,詹姆斯二世倉惶出逃德意志,其後流亡法國。

議會重掌大權後,於1689年1月在倫敦召開的議會全體會議上,宣布詹姆斯二世退位,改由威廉和瑪麗共同統治英國,稱為「威廉三世」(King William III of England) 和「瑪麗二世」(Queen Mary II of England)。國會同時向威廉提出《權利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Right) ,譴責詹姆斯二世破壞法律的行為;指出以後國王未經議會同意,不能停止任何法律效力及不能徵收賦稅;規定天主教徒不能擔任國王,國王不能與天主教徒結婚等。威廉接受宣言提出的要求,於當年10月經議會正式批准將宣言定為法律,即《權利法案》(the Bill of Rights 1689)。

至此,代表「民意」集體領導的英格蘭國會,與代表「君主」絕對權力的英國國王,兩者鬥爭接近半個世紀,以議會勝利告終,君主復辟亦正式結束;國王雖然繼續存在,但其權力受到制約,英國成為議會掌握實質治權的「君主立憲」國家。因為這場革命沒有流血及人命傷亡,史稱「光榮革命」(The Glorious Revolution)。

比較來說,公元1688年,英國發生光榮革命,建設君主立憲,1689年發表《權利法案》,統治權力回歸代表人民的民主國會;當年遠東的清朝正值康熙七年,全國仍由王權統治,距離民主治國遙遙無期。在歐美世界,尚待約一百年後,美國於1775年至1783年發生「美國獨立戰爭」(American War of Independence) ;1776年7月4日在費城 (Philadelphia) 發表《美國獨立宣言》(United States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1783年正式脫離英國獨立,1787年制定三權分立的國家憲法,1789年選出第一任美國總統(見網誌 138〈人權天賦?〉);法國則於1789年發生「法國大革命」(French Revolution),同年7月攻佔「巴士的監獄」(Bastille),8月26日發表《人權和公民權宣言》(簡稱《人權宣言》;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and of the Citizen;見網誌 129〈巴黎與「浪漫」〉) ,宣示國民憲制議會的原則,推翻絕對君主制與封建制度,1792年9月22日成立法蘭西第一共和國,1793年1月21日法王路易十六被推上斷頭台。

綜合而言,英國經歷不流血革命,達至民主議會統治,實屬難能可貴。事隔三百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世界上一些國家仍須透過暴力顏色革命,去爭取民主統治。相對地,蘇格蘭人要求脫離聯合王國獨立,英國國會同意以和平全民公投方式,決定蘇格蘭的去留,究竟其前因後果為何?且聽下回分解,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參考自《維基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十月 25th, 2014 9:28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