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香港電影業發展蓬勃,人材輩出,既有眾多來自大陸的資深藝人,也有無數本地培育的新進影星;國、粵語片的精彩製作,多若恆河沙數,其影響風靡全球,曾有人說:「凡有華人的地方,就有香港電影的蹤跡」。香港導演「龍剛」拍製的國語片《廣島廿八》(Hiroshima 28) ,就是眾多佳作之一,雅帆當年少不更事,今日重看,卻感受良多。

龍剛(1934年2月8日-2014年9月2日)原名龍幹耀,父親為粵劇男花旦,師承名伶薛覺先,因而受其父影響,自小立志當演員及導演。他中學畢業後到股票行工作,晚上到夜校進修,其後認識導演「周詩祿」,於1950年代末獲介紹加入邵氏兄弟有限公司訓練班學藝。1958年,周詩祿執導邵氏出品粵語電影《蓬門淑女》,女主角是林鳳,龍剛亦第一次以演員身分參加演出。龍剛參演多數是反派角色,其眼大顴高的面相,入型入格,出場無須化妝,已是奸人一個,加上其精湛演技,每能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恨之入骨」。終其一生,共演出60部電影,最後一部參演2002年的粵語電影《衛斯里之藍血人》。

演出電影的同時,龍剛並追隨周詩祿學習拍攝電影;1965年,「秦劍」執導由葉楓、凌雲主演的國語電影《癡情淚》,龍剛首次出任副導演。1966年,龍剛首次擔任導演,執導新藝製片公司出品粵語電影《播音王子》,由謝賢、陳齊頌擔任男女主角。其後繼續執導,又多次同時參與這些電影的劇本編寫及幕前演出,前後共導演14部電影,除《播音王子》外,還包括:《英雄本色》(1967);《窗》(1968) ;《飛女正傳》(1969);《昨天今天明天》(1970);《昨夜夢魂中》(1971);《珮詩》(1972) ;《香港夜譚》(1973) ;《應召女郎》(1973) ;《廣島廿八》(1974);《哈哈笑》(1976);《她》(1976);《波斯夕陽情》(1977);最後一部是《鬼影神功》(1979)。

龍剛執導大多是寫實電影,討論嚴肅社會問題,譬如:《英雄本色》談釋囚;《飛女正傳》談青少年;《應召女郎》談賣淫;《廣島廿八》談反戰;《昨天今天明天》影射政治…等。當中憑探討妓女問題的《應召女郎》,榮獲第19屆亞洲影展最佳導演獎。龍剛在完成執導《鬼影神功》後,因患嚴重偏頭痛而退出香港影壇,移居美國紐約。1981年,在美國認識太太「胡梓婷」,育有一子。

2010年3月底,香港電影資料館籌辦「作者本色:龍剛電影」專題,特別邀請龍剛和太太回港出席開幕禮。2014年8月,美國紐約「移動影像博物館」舉行龍剛個人影展,題為「龍剛電影作品回顧展:過去、現在、將來」,由香港駐紐約經濟貿易辦事處贊助,紐約移動影像博物館和紐約亞洲電影節聯合舉辦。回顧展放映龍剛的九部經典作品,並於8月15日向他頒發「亞洲之星終身成就獎」,表揚他對香港電影的貢獻。國際著名香港導演徐克專程飛往紐約頒獎,讚揚其電影是「粵語片崛起的標誌」。

根據傳媒報導,在頒獎儀式上,龍剛接受訪問時回憶說,60年代的粵語片幾近沒落,其實主要原因就是視野狹窄,內容單一,充斥着「枕頭(情色)」和「拳頭(暴力)」,後來他決定闖出一條不同的路。他一連拍攝14部不同題材的影片,真實反映香港社會各個方面,讓觀眾耳目一新。負責頒獎的徐克讚揚龍剛:「在粵語片面臨深刻危機之際,打開了一片新天地。…勇於革新,敢於直接面對社會現實,真實反映了香港社會問題,不但在內容上打開了一條新路,還從根本上扭轉了港產片頹廢的局面」。他繼續說:「龍剛的作品深深影響了包括我和許多香港導演。我們都是他的學生。」著名華裔導演吳宇森從拍片現場送來祝福,讚揚龍剛為「電影大師,我們的導師」,表示「從他的電影學到了很多」。

龍剛拍攝的寫實電影多具爭議性,《廣島廿八》是其中之一。中日戰爭的歷史,於中國人社會在民族大義的主導下,往往難覓絲毫討論空間。1973年,龍剛獨排眾議,根據孟君的原著,執導一部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原爆遺禍日本人民」為主題的國語電影,適值「廣島原爆」(1945年8月6日)二十八周年,故以《廣島廿八》命名,由榮華電影公司出品,主要華裔演員包括:蕭芳芳、秦祥林、李琳琳、關山、焦姣、金川、龍剛…等。

電影故事內容環繞一個居住在日本廣島的四人家庭,家中的父親「今井榮作」(關山飾)是日本人,與好朋友另一日本人「岡田正夫」(唐菁飾)都是「廣島原爆生還者」。家中的母親「玉芬」 (焦姣飾) 是中國人,於中日戰爭期間在中國慘遭強姦,戰後到日本尋找第一任丈夫岡田正夫,卻改嫁今井榮作為妻,隨第二任丈夫在廣島定居。大女兒「芳子」 (蕭芳芳飾) 與榮作及玉芬並無血緣關係,卻是岡田正夫與另一日裔前妻所生,由於正夫面容損毀恐怖嚇人,故將芳子交託榮作玉芬代為撫養,榮作夫婦將養女芳子視如己出,並保守芳子身份的秘密。小女兒「京子」 (李琳琳飾) 才是榮作與玉芬所親生。

因為芳子的生父(正夫)及京子的生父(榮作)都是廣島原爆生還者,故芳子及京子也就是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但榮作與玉芬卻一直對兩人隱瞞着這項身份。另外,家中友人「小野義行」 (金川飾) 亦是一名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他知悉自己這項身份,一直忍受着肉體和心靈上的折磨。

電影以今井一家出席廣島原爆二十八周年悼念儀式開始,玉芬回憶昔日戰爭期間慘遭強暴的痛苦經歷,觸景傷情,暈倒當場。電影描述今井一家原本父母慈祥,女兒孝順,兩個女兒感情要好,姊姊溫婉斯文,妹妹活潑佻皮,過著無憂無慮的愉快生活。

芳子在暑假兼職導遊時,認識香港作家「李克强」 (龍剛飾),並幫助他搜集原爆生還者及其第二代的資料。與此同時,芳子與男友「木村真宗」(秦祥林)真心相愛,已達談婚論嫁階段。在東京居住的真宗父母,專程到廣島向今井家提親,榮作迫於無奈,坦白說出芳子是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真宗父母卻因此嫌棄這位未來媳婦,但木村仍深愛芳子,堅持要和她結婚。

電影進一步推展,京子無意中發現芳子並非自己的親姊姊,誤會姊姊免於原爆的影響,可擁有健康的身體;相反地,自己竟是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擔心身體蒙受原爆的禍害,前途盡毀,因妒生恨,向芳子發脾氣。芳子其實因原爆的遺害而患上嚴重白血病,健康日差,她不欲拖累真宗,又得不到京子的諒解,傷心欲絕。

另一方面,李克强經芳子介紹,認識小野義行,希望訪問他,瞭解原爆第二代的感受和看法,遭到拒絕,克强道歉並退下,不再多言。電影連接溶入芳子撿起地上幾隻螞蟻,凝視之餘,惘然若有所失,再放回地上。螻蟻尚且偷生,更何況是原爆第二代的人類?

芳子離家出走,加入反核的摺鶴會,在短暫餘生中為原爆病人謀福利,最後病逝。京子因妒忌姊姊,性情大變,反叛濫交,生活走向另一極端:一方面靡爛放縱,勾引小野義行縱慾;一方面加入右翼激進團體,成為好戰份子的急先鋒。

正夫知道芳子逝世後,愧疚之餘,切腹自殺,卻給玉芬目睹。她勾起以前的慘痛回憶,精神失常,傻癡癡地走到河中自殺,一個大好家庭從此破碎,電影亦以此作結。玉芬在中日戰爭遭受摧殘的畫面鏡頭,於開場與完場重複出現,首尾相應。

龍剛在電影中聚焦描繪兩名女主角 — 原爆生還者第二代 — 的經歷,發揮批評原爆遺禍的主題。芳子與京子一直被隱瞞着原爆生還者第二代的身份,當她們獲悉這個身份後,難免產生被父母及世人欺騙的感覺,心情複雜,同對前途一片惘然,卻反應迥異。芳子祇是部份積極和正面的反應:她選擇逃避與愛人一同面對感情的前路,但全身投入反核的組織,為原爆病人謀福利。京子卻是全部消極和負面的反應:她的生活轉趨靡爛放縱,又加入右翼激進團體,參與破壞社會秩序的行為。此外,小野義行亦是一名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他一早獲悉自己這個身份,還是絕對沈寂和冷漠的反應:他在缺乏關心與支援的情況下,惟有默默地忍受着身體及心靈上的折騰。

電影進一步隱喻,整個日本都牽涉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當年的全國人民,尤其位居東京權力中心的執政者,也必須對戰爭所帶來海外及國內的死傷和影響負責。結果是:廣島和長崎的人民,首當其衝接受原爆嚴重深遠的摧殘和懲罰;可哀的是:原爆生還者的第二代,當下還要遭受國內其他地區人民的嫌棄,真宗父母如何對待芳子,已說明一切。廣島和長崎的人民,既為國家的戰爭罪行付出代價,其他地區的國民,應否對他們獻上多一份真摯的體恤及關懷,而並非無情的落井下石?

龍剛能夠摒棄民族主義,放下中日仇恨的包袱,從普世的人道主義立場出發,在電影中向戰爭提出嚴厲的控訴,誘發雅帆同樣採取一個世界人的觀點,思考幾個問題:

(1) 原爆生還者的新生代,應否擁有獲告知這項身份的權利?在適當年齡和心智成熟的情況下,應否儘早獲告知這項身份?

(2) 原爆生還者及其新生代,應對自己的人生,抱有怎樣的態度?

(3) 原爆生還者及其新生代,應否負責全部發動戰爭的罪行?其國民就無須分擔責任?

(4) 原爆生還者及其新生代,應可獲得其國民怎樣的持續對待?又應可獲得世人怎樣的對待?

(5) 當世人面對曾發動戰爭國家的人民及其新生代的時候,應可採取怎樣的態度?仇視?冷漠?和解?同情?或是還有其他?

中華兒女的觀眾,或會期待龍剛在電影中交待對中日戰爭的看法和批評。然而,龍剛祇是透過玉芬數次回憶昔日戰爭期間慘遭強暴的痛苦經歷,重複着該個畫面,便蜻蜓點水式地把問題交待過去。龍剛並非不重視中日戰爭和中國所遭受的傷害,他其實痛恨戰爭,更是提升到更高層次,以普世的人道主義觀點和無分界限的地球人角度,去狠批戰爭對世界的遺禍,同情「被侵略者」與「侵略者」兩個國家的人民所遭受戰爭帶來難以磨滅的傷害。

整部《廣島廿八》,並沒有宣揚民族大義,卻瀰漫着再高層次的普世人道主義精神,正是龍剛更值得中日兩國人民甚至全球人民的欽佩,也因如此,被稱譽為「香港的黑澤明」。龍剛已於本年(2014年)9月2日在美國紐約因病辭世,人們祇能在其電影中,重溫龍剛那份悲天憫人的人道主義情懷。

附註:有關日本原爆的資料,可參閱海遠撰寫網誌109〈長崎與命運〉的一篇文章。

後記:近數年來,中國大陸流行製作以戰爭 — 尤其中日戰爭 —為主題的電視及電影,皆因這些主題提倡「愛國主義」(patriotism) ,可達政治正確目標,容易安全地通過批審。然而,許多製作為求達到娛樂觀眾的目的,不惜偏離史實。記者「Han Bingbin」於本年(2014年)8月21日在《中國日報美洲版》(China Daily USA) 撰寫一篇文章,題為〈History vs fantasy〉,提供詳細的報導和分析,其重點引述如下–

【引述開始】
「…TV serials with themes of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have long been considered to be the safest card to play, as they promote patriotism and have little risk in making political mistakes.

While facts of the war are frequently denied by the Japanese government, says TV industry consulting agency Ze Media’s founder Du Zezhuang, broadcasting TV serials with war themes has been a psychological ritual and a way for people to remember the past.

In 2012 in Hengdian, China’s largest film-shooting site in Zhejiang province, of all the 150 film and TV drama crews, 48 are set during the War of Resistance against Japanese Aggression period. …

…Guangzhou-based critic Li Qianfan said on his micro blog that these TV dramas fool audiences and their naive interpretation of the war has a bad influence on the public,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

…Audiences do have a right to be entertained, China Central Academy of Drama’s assistant professor Ni Jun tells China Central Television, but war-themed TV serials shouldn’t be the genre to perform this duty.

“When it comes to time-travel stories and imperial harem gossips, a certain amount of dramatization is acceptable. But we can’t do this with war-themed dramas. It’s a great and solemn event. We should treat it with respect," she says.

Ni adds that solving this problem needs joint efforts by producers and TV stations. Instead of following the audience’s needs, she says, they should show some social responsibility and try to be educational.

Regarding what makes a good war story, Du Zezhuang with Ze Media says they should first of all objectively and loyally reflect history.

“In addition, they should abandon the old values that things are either black or white. They are supposed to present the complicated human nature and people’s true feelings," he says. 」
【引述完畢】

上文引述自《中國日報美洲版》網頁,謹此鳴謝。讀者如欲參閱全文,可到訪其網頁,網址是–
“http://usa.chinadaily.com.cn/epaper/2014-08/21/content_18463157.htm” 。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6th, 2014 8:38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