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足球賽,既是球壇盛事,也是舉世觸目,今年已是第二十屆,由巴西主辦,從2014年6月12日至7月13日舉行共六十四場賽事,最後由德國隊獲得冠軍。總結全部賽事,可算優勝劣敗,賽果合理,達到「公平競技」(fair play) 的目標,但亦有不少驚喜和失望。當中最令球迷失望,就是囊括歐洲三大足球聯賽的英格蘭、西班牙和意大利,其代表的三支國家隊表現差劣,全部於分組賽首圈出局,令人慘不忍睹;而最令球迷驚喜,也有哥斯達尼加和美國國家隊表現出色,並能分別晉級第三圈和次圈,令人刮目相看。

雅帆認為,足球比賽屬團體遊戲,涵蓋「團隊」(team) 及「個人」(individual) 的臨場表現和發揮,其勝負關鍵因素包括:團隊合作;投入態度;強健體能;個人球技;應變戰術;比賽運氣。今屆的英格蘭、西班牙和意大利國家隊,個別球星被過份吹捧,名大於實,兼且在缺乏投入態度和強健體能的支持下,球賽慘敗並遭受淘汰出局,實屬必然結果。相對地,哥斯達尼加和美國國家隊,雖然缺乏超高身價球星,卻能憑藉團隊合作、投入態度及強健體能,勝出分組球賽,並獲分別晉級第三圈和次圈,已是意料之外。

一般而言,足球隊的爭勝能力,聚焦「團隊合作」和「個人球技」兩項質素,前者偏向球員之間的傳球上落,後者側重個別球員的盤球前進。根據這兩項質素,可以用來區分球隊的特質,如哥斯達尼加隊和美國隊屬於前者,而巴西隊和阿根廷隊卻屬於後者。若以今屆世界杯足球賽的成績反映,或許「團隊合作」較「個人球技」更具決定性和更可靠。就以許多球迷憧憬今屆主辦國的巴西隊為例:集「天時、地利、人和」的有利條件於一身,卻側重「個人球技」為球隊的主要爭勝本錢;一旦前鋒球星「尼馬.山度士」(Neymar Santos) 受傷及中堅隊長「迪亞高.施華」(Thiago Silva) 停賽,則巴西隊便彷彿失去競賽能力,在準決賽慘敗七比一於德國隊腳下。

今屆決賽由德國隊對阿根廷隊,被英國廣播公司球評家譽為「最佳球隊 — 德國隊」與「最佳球員 — 美斯」的對決,結果由前者勝出。長期以來,德國隊被批評:紀律性高、行動機械化、漂亮的個人技術欠奉、缺乏欣賞價值。若以今屆參賽的德國隊為例:雖然沒有特別超卓的巨星,但個人技術平均,後備兵源充足;比賽球員勤力全場跑動,自由更換位置,積極鑽營空間;全隊球員默契純熟,攻守有序,團隊合作達到巔峰;未有出場的球員,亦發揮無私精神,於休息時間,為比賽中的球員遞上飲料,互相關懷鼓勵。

再者,今屆德國領隊「勒夫」(Joachim Loew) 仍然重用少數經驗豐富的年長球員,帶領眾多成熟的「當打球員」參賽,前者以四屆元老前鋒「高路斯」(Miroslav Klose) 更為表表者。他年齡雖已達三十六歲,仍獲領隊選拔和重用,並在今屆(2014年)獲得兩個入球,再加上以前三屆的十四個入球(即2002年:五球;2006年:五球;2010年:四球) ,連續四屆共取得十六個入球,成為世界杯足球歷史上取得最多入球的球員,實屬難能可貴。高路斯並非個人球技和盤球技術特別超卓的球員,卻可受惠於德國隊「團隊合作」的功效,加上個人的投入態度、足球智慧和球場觸角,使其個人表現能夠獲得充份的發揮。

進一步分析,聚焦「團隊合作」的球隊,其球員在走位、攔截、控球、傳送、攻門方面,亦需要擁有全面性技術;當各球員在不同時間、不同位置,擔當不同角色,便要發揮不同部分所需的技術。換言之,某一球員在某一時刻某一位置,需要發揮某一部分的技術;同一球員在另一時刻另一位置,卻需要發揮另一部分的技術。側重「個人球技」的球隊,其球員盤弄足球時間較長,在發揮整套全面性技術方面,一氣呵成,容易吸引觀眾的注目和欣賞。相對地,偏向「團隊合作」的球隊,由於球員的分工,將發揮整套全面性技術的過程拆細,經不同球員執行,故此個別球員較難吸引觀眾的注目和欣賞。

然而,現今世界足球對球員的體能要求不斷提高,比賽正常時間九十分鐘,若遇加時三十分鐘就是一百二十分鐘,全場快上快落,盡用球場闊度。側重「個人球技」球隊的球員,能否個人長時間地保持盤球推進和攻門?偏向「團隊合作」球隊的球員,可否更有效地發揮整體表現和實力?兩種不同特色的球員,究竟誰更能維持全場表現出色?究竟是個人還是團隊的力量,更為可靠?

「團隊合作」和「投入態度」的兩項爭勝質素,源自個別球員對參加國家隊的熱忱。依照常理推斷,每名足球員理應歡迎接受挑選加入國家隊,既是對個人球技的肯定,亦可提供報效國家的機會,若然在國際賽事 — 例如世界杯 — 表現出色,更可提高身價,並成為各地聯賽球會爭相挖角的對象,何樂而不為?對於一些細牌球星,當然會爭取在世界球迷和球隊班主面前表現,希望一朝獲得賞識而飛黃騰達;但對於一些超級球星,祇怕在激烈競賽中受傷,危害隸屬球會的利益和個人足球生涯的前途,故此其投入態度成疑,甚或千方百計避免入選國家隊,亦時有聽聞。例如英格蘭國家隊在今屆世界杯出局之後,某資深英格蘭超級聯賽領隊透露,曾有旗下英格蘭球員要求以種種理由,避開入選國家隊。傳聞是否可信?難下定論;基於人類自私的行為,亦屬可能,不足為怪。

綜合來說,足球比賽從側重「個人球技」,演變至偏向「團隊合作」,正是人類進化歷史的反映。古代人類為生存而覓食,最初祇憑個人的有限力量去採摘、捕魚和狩獵,其後組織群體生活,倚靠團隊合作,更有效率地與野獸搏鬥,既可減少損傷,又可穩操勝券。之後,再進化至農耕社會、工業社會、商業社會、民主社會…等,則更要倚賴團隊合作,才可維持高效率、更舒適的生活方式。

下屆的世界杯足球賽,於四年後由俄羅斯主辦,將會由側重「個人球技」的球隊抑或偏向「團隊合作」的球隊奪冠?似乎隱約已可預測答案。再者,中國國家足球隊若要在世界杯奪標,甚或降低要求至進入決賽週,其機會也頗渺茫,箇中原因,或許可從上述分析,尋找到一些線索。

進一步思考,中國運動員擅長側重「個人競技」的比賽,譬如乒乓球、羽毛球、游泳、跳水…等,或是累積個人成績計算的團體比賽,譬如體操團體賽…等,其成績比較突出;相對地,中國運動員並不擅長偏向「團隊合作競技」的比賽,譬如足球,其成績比較落後,這或許與中國人的民族性有關。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八月 8th, 2014 5:58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KM
 1 

足球是一項極具體能的運動。於今屆正在舉行的亞運中,南、北韓和日本的男女子足球實力,其遠遠超離中國隊,便可見一斑。
KM

十月 4th, 2014 at 12:36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