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十一月

鵜戶神宮的浪漫傳說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香港歌星徐小鳳主唱不同類型的優美歌曲,多如天上燦爛繁星,雅帆尤其喜愛的粵語流行曲《無奈》,是1981年由著名填詞人鄭國江老師為一首「日本演歌」配上廣東歌詞,其音樂旋律溫婉優美,歌詞則以實在、生活化的筆觸,描寫情侶分離時感情的真摯細膩,錄述如下:

「我本想跟你 淡然退 無奈此去不易
看著我一臉茫然 與眼中困感 你不忍轉身去
無讓往日情 來留住你 惟願可克制自己
相看卻不語 可知道 全為捨不得你
這一刻跟你 默然對 誰知心裡淌淚
你問我怎麼不語 我說因太累 這本非真心意
期望這段情 延長下去 (無窮無盡)
無奈消失似露水 (去似露水)
相處每一刹 都癡癡醉 誰又會捨得你
你不必多說 求求你 難忍心裡的淚
我願往昔的歡笑 與往昔美麗 留在你深心處
明白我願能 完全屬你 (誰能維繫)
無奈身不自主 (怎可自主)
不必再管我 轉身去 縱使捨不得你」

雅帆當初接觸這首《無奈》,對其日本原作歌曲全無認識;及至1991年參加一個日本九州旅行團,經導遊介紹,才知道並第一次接觸這首名為《鵜戸参り》(鵜戸參拜)的日本演歌,是1975年日本作曲家小川ロン (Ogawa Iron) 的寫意作品。原曲以清脆的木結他音樂為主調,充分演繹日本演歌的特色:既具備一種流行歌曲性質的藝術形式,亦蘊涵一派鮮明「和風」的民族餘韻;其音樂的音調和韻律、歌詞的內容和歌手的演唱方式,都明顯包含着日本韻味元素和地方民族情調,散發出地道的民俗民風和古樸的鄉土氣息,其歌詞的日文原文和中文譯文,錄述如下:

「たもとの露ははるの雨
こぼれりやつそも花 がたに
お馬の背なですずきいて
今宵どなたの鵜戸参り
白い玉砂利朱の鳥居
千畳 じきも浪の下
蘇鉄の陰に見ろ夢か
花の御寮とおぼろ夜と
金糸や銀糸雨の糸
緞子の帯を織りましょか
月のしんづくに椿さえ
濡れてはずかしぼかし紅
坂は八丁涙坂
越えて七浦七とうけ
通う千鳥の辻うらも
きちと出たそなないたそな」

「袖子上的露水 是春天之雨
淌在下擺 彷佛是小花盒
在馬的背上  聽到鈴聲
今宵有誰 拜鵜戶
白色小石 朱紅鳥居
千疊床 浪濤下
繞鐵樹 樹蔭底 夜朦朧
金絲銀絲還有雨絲
倒不如織成緞帶吧
水滴滴在月光裏
連山茶花也濕透
含羞的表情 似點上淡淡胭脂
坡道有八丁長 名叫淚之坡
海鳥不停穿梭 七天七夜越過山嶺
彷彿是解了上上簽似的 不停地在鳴叫」

《鵜戸参り》就仿如一首風物詩,堆砌出一幅「鵜戶神宮」(Udojingu Shrine) 的美麗圖畫:濕潤的雨露、盛放的山花、白石的坡道、朱紅的鳥居、迷濛的月夜、啁啾的鳥鳴、稀渺的人煙、寧靜的神宮;這等景致透過溫婉淡逸的音樂,譜出旅人孤獨的身影;憑藉淒清幽怨的歌聲,寫盡旅程寂寞的情懷。

從一曲《鵜戸参り》的演歌,穿引起鵜戶神宮有關〈海幸彥.山幸彦〉的浪漫傳說(見附圖一)。

話分兩頭,根據《古事記》與《日本書紀》(簡稱「記紀」)記載的神話傳說,日本第一至第四代「神話天皇」的神譜如下:

(1) 「天照大神」是日本的玉皇大帝,他的兒子是「天忍穗耳命」,孫子是「瓊瓊杵命」。「天照大神」因為看到人類的殺戮,於是派「瓊瓊杵命」下凡整頓,成為日本的第一代神話天皇,這段神話稱為「天孫降臨」,降臨的地方就是在九州鹿兒島縣的霧島山高千穗山峰。

(2) 「瓊瓊杵命」與「木花開耶姬」生下「火降芹命」(亦名火照命;通稱海幸彥)、「火明命」和「彥火火出見尊」(亦名火遠理命;通稱山幸彥),「彥火火出見尊」是為日本的第二代神話天皇。

(3) 「彥火火出見尊」娶海神之女「豐玉姬命」,生下了「鸕鷀草葺不合命」,是為日本的第三代神話天皇。

(4) 「鸕鷀草葺不合命」與「玉依姬命」生了「五瀨命」、「稻冰命」、「御毛沼命」和「若御毛沼命」,其中「若御毛沼命」乃日後的「神日本磐余彥」,是為日本的第四代神話天皇,亦即「神武天皇」。

宮崎縣青島神社的「御祭神譜」清楚寫出上述四代神話天皇的神譜。第一代神話天皇「瓊瓊杵命」祭祀於「霧島神宮」(Kirishima Jingu Shrine) ;第二代神話天皇「彥火火出見命」祭祀於「青島神社」(Aoishima Jingu Shrine);第三代神話天皇「鸕鷀草茸不合命」祭祀於「鵜戶神宮」;第四代神話天皇「神武天皇」祭祀於「宮崎神宮」 (Miyazaki Jingu Shrine)。宮崎是日本神話的故鄉,皆因第二至第四代的神話天皇都是住在宮崎。

神武天皇 (Emperor Jimmu;公元前660至公元前585年) 亦是「人」的第一代天皇,之前的天皇都是屬於神話;有些學者考究的結果,認為有可能是秦朝的徐福,但事實如何,則不得而知。傳說神武天皇也是第一個離開九州的天皇,因他聽說海的那邊有更肥沃的土地,於是帶領部下跨海出兵本州,「平和之塔」的門上,就刻有「神武天皇出兵圖」。正如中國的徐福研究學者王曉秋所說:「傳說雖然不等於歷史,但它卻往往事出有因,反映當時的歷史與社會,並加以理想化,寄託人民的懷念和願望。」畢竟,日本需要將天皇的權力合理化,證明其來源乃屬「君權神授」,於是許多有關天皇的神話傳說,也就應運而生。

話說回來,傳說天照大神的曾孫其中一對兄弟,長男是「海幸彦」,擅長釣鈎,釣盡大海魚鮮;三男是「山幸彥」,擅長弓箭,獵盡山野珍味。

某天,弟弟向哥哥表示,每天做同樣的事情感覺無聊,要求改變,於是兩兄弟決定交換工作。山幸彥拿著釣竿出海,海幸彥背起弓箭上山,結果徒勞無功,不但大家都沒有收獲,弟弟更不小心把哥哥心愛的釣鈎丟失了。海幸彥大發雷霆,要山幸彥無論如何把釣鈎找回來。山幸彥束手無策,呆望大海發愁;「鹽椎翁神」現身指點,贈予竹籠,助其出海前往海龍宮,希望海龍王能幫助他尋回釣鈎。

山幸彥到訪海龍宮,與海龍王的女兒「豐玉姬命」一見鍾情,結為夫婦,在龍宮過着神仙眷侶的幸福日子,一住就是三年。三年後某天,山幸彥想起前來龍宮的目的而發愁,豐玉姬知悉真相後,懇求海龍王幫助,終於在大魚的嘴裡尋回釣鈎;海龍王又提點退敵良策,並贈兩顆神珠 — 鹽盈珠(可造洪水)和鹽乾珠(可退洪水) — 傍身,然後送山幸彥返回陸地。山幸彥把釣鈎歸還海幸彥,日後更全賴海龍王的妙策和兩顆神珠的法力,擊退哥哥的軍隊。

其後,豐玉姬接近臨盆,表示人胎不能於海龍宮內生產,於是山幸彥就在鵜戸的山洞裡急忙建造產房,又用鵜(即鸕鷀)的羽毛建造屋頂。豐玉姬與山幸彥約定,因她不是人類,所以不可偷看其生產;山幸彥好奇爽約,在產房看到豐玉姬的鯊魚真身。豐玉姬得知丈夫看到自己的醜陋體態,傷心欲絕,留下初生的兒子,獨自返回龍宮。她又擔憂兒子乏人照顧,便要求妹妹「玉依姬」到陸上照料孩子。兒子日後跟玉依姬結婚,生下四個孩子,而幼兒正是第一代神武天皇,可算是日本神與人之間的中轉站。

〈海幸彥.山幸彥〉是《古事記》的著名神話,亦是小學課本的教材,幾乎每個日本人都讀過。這個「鵜戶神宮」的浪漫傳說,傳誦古今,卻已是日本神話時代的最後一篇;自此以後,便開展了屬於人類的神武天皇歷史。

從傳說的神奇夢幻,回歸生活的現實世界,鵜戶神宮既是風景優美的旅遊熱點,亦是日本人追溯傳統文化的參拜聖地。鵜戶神宮位於九州宮崎縣 (Miyazaki Prefecture, Kyushu) 日南市 (Nichinan) 日南海岸的鵜戶崎,自由行也方便,可乘車到宮崎市再轉公共汽車前往。

若乘火車到宮崎驛:從博多(福岡)站 (Hakata;Fukuoka ) 出發約需5小時15分;從熊本站 (Kumamoto) 出發經大分站 (Oita) 轉車約需6小時30分;從鹿兒島中央站 (Kagoshima-Chuo) 出發約需2小時,詳情可參考九州國鐵 (Kyushu Railway Company) 網頁資料,網址是–
http://www.jrkyushu.co.jp/english/timetable.html。

若乘長途汽車到宮崎驛:從福岡 (Fukuoka) 出發約需4小時;從熊本 (Kumamoto) 出發約需3小時;從鹿兒島 (Kagoshima) 出發約需2小時30分。詳情可參考宮崎交通網頁資料,網址是–
http://busnavi.miyakoh.co.jp/pc/kousoku.asp。

選擇火車或長途汽車到宮崎驛,可視配合其他行程或個人喜好而定,火車的優點是舒適;長途汽車的好處是快捷。誠然,如可安排在宮崎住宿,則能有較充裕時間,順道遊覽日南海岸的明媚風光,包括「青島神社」、「鬼の洗濯板」(Oni no Sentakuiwa) 等。

〔附註:宮崎縣一帶由青島南下,延伸至日南海岸堀切嶺的海邊,突出海面的水成岩,長期受到強大海浪衝擊及侵蝕,形成了一些樓梯形狀的波浪紋,酷似巨大的洗衣板,故稱為「鬼の洗濯板」(見附圖二)。〕

到達宮崎驛後,可在站前巴士中心轉乘宮崎交通巴士前往日南、飫肥的路線,需約1小時34分,在鵜戶神宮入口下車,再步行約20分鐘抵達。

鵜戶神宮位於日南海岸,面臨太平洋被激浪所沖蝕而成最突出之「鵜戶岬」前端,沿著嶙峋岩石蜿蜒延伸的山道拾級而下,可見一朱紅色的殿宇,座落在大洞窟之中,就是日本唯一的洞穴神宮(見附圖三、四)。

鵜戶神宮相傳是在崇神天皇 (Emperor Sujin;日本第十代天皇;公元前97至公元前30年) 的時代創建,及後在桓武天皇 (Emperor Kammu;日本第五十代天皇;公元781至806年) 的時代改建廟宇。所在地據說是日本第三代神話天皇「鸕鷀草茸不合命」的出生地,同時也是日本「鈴鐺花嫁馬」(シャンシャン馬)故事的發源地。進入神宮前,在參拜道上可看到日本唯一石燈籠型之「鵜戶崎燈台」,更有紀念日本劍道發祥淵源地的紀念石碑。劍法名人「相馬四郎義元」與「愛洲帷孝」根據該神社的民間故事,分別開創了劍法流派的「念流」與「陰流」。

鵜戶神宮有紅漆華麗的社殿供奉著海神,自古以保祐結緣、夫婦百年好合、安產、育兒、漁業與航海等聞名。洞內有兩顆人乳形狀的鐘乳石,相傳第三代神話天皇的母親(即豐玉姬)在此洞窟內產子之後,並在返回海龍宮前,因為不忍孩子饑餓,把身上的雙乳拔下來貼在岩壁上,就形成了「御乳岩」(Chiiwa),於是小孩子就依靠這兩顆鐘乳石所分泌的乳水(應該是山泉水)哺育長大,其中的一顆到現在還有泉水滴下,因而被祈願安產、育兒的信衆所尊崇。宮崎有名的糖果「乳飴」(Chichi Ame),也是源自這個傳說。

殿宇腳下就是懸崖峭壁,在廣達一千平方公尺的範圍內,海邊斷崖下有許多海蝕的洞窟,奇岩怪石林立(見附圖五),加上洶湧的波濤、拍岸的浪花,神宮顯得份外壯觀。不論晴天或雨天之下欣賞神宮,亦各擅勝場:在天朗氣清的仲秋日子,配襯蔚藍的晴空與湛藍的闊海,水天共長一色,尤勝閑雲野鶴,四海倘佯,令人心馳神往;在風微雨細的暮春時節,換上灰濛的情天與濁迷的恨水,沉靄煙波千里,卻如騷人墨客,江湖浪跡,惹人魂牽夢縈。

此外,在山崖下的波浪中,有一龜形岩石,名為「龜岩」(Kameishi),遊客可向廟宇用日圓100円購買5顆紅色「運玉」(Untama;陶土製造的幸運小石子),據說男的要用左手擲,而女的就用右手,若能把運玉投到龜背的凹陷處,所許願望便能實現。

鵜戶神宮既是遊山玩水的旅行熱點,亦是祈願求福的參拜聖地;承接山幸彥和豐玉姬的浪漫愛情故事,許多虔誠的新人,更選擇在神宮舉行婚體。假若巧逢其會,旅客可以看到儷影雙雙,穿戴全套日本傳統禮服、頭飾和草履,新娘子乘騎「鈴鐺花嫁馬」(見附圖六)抵達殿宇,在衆人見證下,舉行莊嚴神聖的傳統結婚儀式(見附圖七),接受神靈的祝福。現代的遊客與傳統的鴛侶,混集交錯其間,充分彰顯現代生活習慣與傳統文化模式,不但沒有彼此排斥,更能和諧共存,互相輝映。

一曲《鵜戸参り》,仿如鵜戶美麗風光的真實描繪;一閡《無奈》,恰似神宮浪漫愛情的貼切反映。兩首動人心弦的中日歌曲,穿引起鵜户神宮的景物和傳說,進一步帶出日本人的精神文明:對自然環境的尊祟敬畏;對宗教信仰的擇善固執;對傳統文化的迷戀不捨。日本雖然全盤接受西化,高速發展成為現代化的文明社會;但卻仍然尊重愛護傳統文化遺產,並潛移墨化、恆久不變的體現於日常生活當中。在物質文明獲得精神文明的支持下,日本過去百年以來全方位的發展騰飛,確實殊非幸至!

備註:以下載錄圖片三至七,是於1991年採用「傻瓜相機」所拍照片,現再經「儍瓜數碼相機」翻拍,故此質素較差,僅此致歉。

附圖一: 青島神社佈告板記載〈海幸彥.山幸彦〉的傳說

附圖二: 鬼の洗濯板

附圖三:通往鵜戶神宮的石坡

附圖四:洞窟中的鵜戶神宮

附圖五:海邊斷崖的奇岩怪石

附圖六:鈴鐺花嫁馬

附圖七:穿戴全套傳統禮服的幾對新人在神宮舉行婚體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三, 十一月 12th, 2008 6:43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David Cheng
 1 

This is my maiden perusal of a Japanese legendary story. Intriguing and has broadened my horizon in the choice of reading. Thanks.

十一月 30th, 2008 at 11:10 下午
雅帆
 2 

感謝 David Cheng 的回應。

日本的傳說,依其「一都(東京都)、一道(北海道)、二府(京都府及大阪府)、四十三縣」,總計共四十七個行政區域來劃分,則清晰可見各有其土著的傳說,充滿濃厚的地方姿彩和鄉土氣色。

日本的傳說,屬老少咸宜,富教育意義:既可是牀邊故事的訴說選擇,誘發兒童的幻想能力;亦可作文化研究的考據資料,激勵學者的探索精神。

若讀者有興趣閱讀日本四十七個行政區內當地最普遍的一個傳說故事,雅帆介紹下列一本好書給各位參考–

《傳說日本》,茂呂美耶著,遠流出版。

十二月 3rd, 2008 at 1:18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