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十月

論壇式中英外交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近數年來,中國崛起成為經濟強國,在國際上包括政治和經濟的影響力日益擴大,與世界各國的接觸亦愈趨頻密,但彼此的認識卻仍流於表面,再加上利益問題,誤會與紛爭常有發生。在踏入2008年的主辦京奧前夕,西方傳媒對中國的負面批評更洶湧而至,並觸發奧運火炬境外傳遞時的衝突破壞事件。中國駐英大使傅瑩女士曾撰寫文章,題為〈火炬倫敦傳遞後的思考〉,慨歎中國與西方國家彼此的認識尚待改善,希望西方國家能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努力跨越語言和文化的障碍,更多了解真正的中國 (詳見網誌82〈奧運火炬傳遞與表達自由〉)。

為了促進西方民衆認識中國,中國駐英大使館在本年英國政黨年會 (Party Conference) 期間,舉辦兩場中國主題研討會,包括:

(1) 於9月23日在曼徹斯特與工黨舉辦的研討會,題為〈奧運後的中國及與世界的關係〉(Post-Olympic China and its role in the World);及

(2) 於9月28日在伯明翰與保守黨舉辦的研討會,題為〈奧運後的中國 — 是夥伴還是挑戰?〉(Post-Olympic China: Partner or Challenge?)。

研討會邀請英國政界人士及政黨黨員出席,對中國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各層面的發展及中英關係進行交流。中國外交部及駐英大使館分別將該兩個研討會的內容撮要,同時上載在其網頁,公開讓各界人士參閱。

透過有關網頁的資料,既可知悉駐英大使傅瑩在研討會向出席人士介紹現代中國的近況和發展方針,從而瞭解中國政府面對外國批評其民主與人權議題的回應;亦可探索英國政界人士對今日中國的取態,藉以反影英國普羅民衆對中國的看法。傅瑩在論壇的發言重點,輯錄如下:

「奧運會的成功是建立在中國30年改革開放的堅實基礎之上的,奧運會後的中國還是要在與世界的融合與互動中求得發展。中國的改革開放不會逆轉,仍將奉行和平、合作的外交政策,但中國不會成為另一個西方國家。」

「中英兩國都高度重視彼此關係。兩國合作應對挑戰十分必要,中國改革開放、科技發展、企業走出去等都需要英國的支持與合作,兩國共同點遠遠大於分歧。當前中英關係的最大挑戰是需要進一步增進兩國間的相互理解,雙方在一些問題上存在不同認識,甚至誤解很深,但只要坦誠對話,求同存異,相信中英關係會有美好的前景。」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的政治體制改革與經濟體制改革都取得了很大進展。國家領導人多次強調,沒有民主,就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現代化。中共十七大報告63次提到民主,提出確保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 “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 這兩個重要的原則分別於1999年和2004年被寫入憲法。《物權法》、《勞工法》等一系列法律陸續出臺,對私人財產和勞工權益給予了有力的法律保障。中國政府以人為本的政策得到民眾的衷心擁護。美國皮尤研究中心所做的一項民意調查表明,86%的中國民眾對國家的發展方向感到滿意。」

「判斷一個國家是否民主不能只看有沒有一天的全國性選舉,關鍵是政府的決策過程是否民主,政府是否服務於人民的利益。中國基層選舉在不斷積累經驗的基礎上逐步發展,各級黨代會和人大代表都是通過選舉產生。政府的決策過程處處體現民主原則,例如今年7月經濟發展出現新的形勢,政治局成員在走訪基層開展調研的基礎上通過討論做出調整宏觀經濟政策的決定。各級官員的任用過程更加公開透明,都要經過公示期群眾的檢驗,對官員的監督和問責不斷加強,依法懲治腐敗的力度進一步加大。」

「西方民主脫胎於西方的歷史文化傳統,在幾個世紀的工業化過程中伴隨著經濟社會發展而逐步成熟起來。但英國在工業化初期也做過不少侵害殖民地土著人權益的事,例如在英國工業化初期社會矛盾激化,曾經把偷麵包的孩子送到塔斯馬尼亞流放。西方在婦女選舉權、少數民族等問題上也走過漫長的道路。」

「西方民主制度在特定國情的土壤裏和相應的經濟、社會基礎上發展順利,但是世界上移植西式民主的國家並非都是成功的範例。中國仍處於工業化初期,有自己的歷史、文化傳統,用西方模式衡量和要求中國是不適宜的,要求中國採用西方民主本身就是不民主的。中國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混亂,深知國家團結穩定的重要性,將繼續根據本國國情發展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中國並不完善,在公正執法、公平分配等方面還面臨許多問題和挑戰,所以我們才一再強調要繼續堅持改革開放。」

傅瑩在上述發言的重心一句:「將繼續根據本國國情發展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制度」,正好總括了中國政府發展民主的態度和方針。

西方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理念,既是全人類所追求的普世價值,亦是現代社會文明發展的基石;歷史的巨輪,無論是透過和平或激進的方式,正不斷推動各國朝着現代化社會的這些理想進發。中國如同其他國家一樣,既存在於現世,又豈能置身度外,問題祇在發展步伐的緩急快慢。既然如此,則正面的迎接挑戰較負面的逃避問題,是更為明智和有效的處理方法。

雅帆同意西方的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理念沒有絕對標準,亦不適宜將這些西方理念在全無修改的情況下引入中國,中國在落實應用這些理念時作出適當的微調,是可以理解的做法。祇要不是「橘越淮而枳」的完全變質;或是重蹈「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維新覆轍;又或是流為拖延發展步伐的漂亮藉口;則不論是面對本國民衆的素求或回應外國輿論的批評,都是可以接受的了。

對於中國發展民主的步伐,其中一個普遍的論調是:「給予中國充份的時間,經歷每個程序,逐步和平穩定發展。」和平是其中一項普世價值,故此透過和平的方式發展民主,當然應該鼓勵;尤其中國地廣人多,任何層面的成功發展,就更依賴和平穩定的推行,否則便可能得不償失。不過,時移勢易,西方社會當年開始發展民主等理念的起步點與中國現今的啟步點背景截然不同,中國是否需要經歷同樣各個程序,而每個程序又是否必須經歷一如往昔的相同時間,確實值得商榷。

西方社會當年開始發展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理念的時候,各類新知識在不同地域剛剛啟蒙,資源相對有限,傳播技術尚待開發,經濟發展緩慢,民主社會的進展遭遇較多障礙。故此,民主人權等理念需要經歷各個程序,而每個程序又必須經歷較長時間的孕育,才可達致今日的成熟階段。然而,中國社會現今開始發展民主人權等相同理念的時候,人類知識的累積已具規模,可堪借鑑甚多;再加上資源充裕,傳播與互聯網技術有助資訊的廣泛傳遞,經濟迅速發展的配合,民主社會的進展可遭遇相對較少困難。時至今日,中國民主人權等理念的發展,是否可以跳過當年西方社會所經歷的一兩個程序,而維持相同成效?不論可否減省程序,又是否可以縮短每個程序必須經歷的孕育時間,並享有同樣效果?

中國最近發生「毒奶」事件,香港一名社會學者接受傳媒訪問時解釋,外國當年發展自由經濟的同時,其國民的知識和道德培育,亦需要經歷各個程序和社會發展階段,包括不名譽的道德淪喪階段,而每個程序和社會發展階段又必須經歷全部合共百多年的孕育,才可達致今日的成熟階段。故此,今日中國自由經濟發展剛剛開始,卻要求中國國民的知識和道德水平一蹴即就,是完全不公平的對待;中國國民的知識和道德培育,亦應容許其經歷西方社會曾經歷同樣的各個程序和社會發展階段,與及西方社會經歷各程序和社會發展階段所需的同等時間,才是合理的待遇。

換句話說,在百多年後中國再有「毒奶」事件發生,傳媒才可對當事人作出公平和合理的缺乏道德指責。該名社會學者的理論,忽略不同的時空環境因素,各讀者可會同意?假若「毒奶」不仁,社會學者的辯解又是甚麼?是合理還是歪理?問題的核心是:在高度發展「物質文明」(包括航天科技)的同時,有否對「精神文明」給與足夠力度的關注和培育?

話說回來,在現今世界匯聚各種有利條件包括知識與技術的支援下,雅帆期望中國在發展自由、民主、法治、人權等普世價值方面,能夠早日取得成績,並達至一個現代化的文明社會。

另一方面,英國政壇人士在論壇上紛紛發表對中國及中英關係的意見,亦錄述如下:

「…… 伴隨著經濟實力的大幅攀升,中國已經快速崛起為全球性大國,西方不少人對此感到關心、擔憂、甚至疑懼。但中國在歷史上一直是大國,現在不過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位置,美歐沒有必要為此感到憂慮不安。做大國也意味著責任,希望中國在權力和責任之間找到平衡,對世界做出更大的貢獻。」

「…… 對英國和西方的挑戰是要了解和正確認識中國發生的變化。西方認為中國成為超級大國是不爭的事實,但中國人自己並沒有被衝昏頭腦,他們仍然很謙虛地承認自己的不足,仍在為減貧、發展教育和社會保障而做出堅實的努力。我們希望與中國就此開展合作。」

「英中關係是英國最重要的、具有戰略性的雙邊關係之一,良好的英中關係符合英國的國家利益。兩國建立了領導人定期會晤和經濟財金對話機制,各級別磋商、對話頻繁,中國留學生佔英國全部留學生的15%,是最大的留學生來源國,為英中關係發展提供了獨特橋梁。雙方直接對話和人員交流十分重要,不能任由媒體在雙方之間傳話。兩國應當利用當前有利的時機,將雙邊關係進一步推向前進,這不僅對兩國,乃至對世界都是有利的。英中之間也有分歧,但不應影響兩國在廣泛領域的合作。」

「英國公眾不分黨派屬性都支持發展對華關係,中國對保守黨來說是優先政策領域,保守黨正醞釀成立中國小組,發展與中國的黨際交往,為雙邊關係開闢新的渠道。英國在推動中歐進行開放、建設性對話方面可以發揮重要作用,兩國可共同抵制保護主義傾向,倡導自由、公平貿易。」

「西方不少人對中國的發展方向有疑慮,不知中國會奉行單邊主義,還是會成為合作的大國,目前對此尚不能下定論。英國對美國的政策走向多少能有把握,對中國則不確定,英中兩國缺乏相互了解。」

「中國改革進程還存在尚未根本解決的問題,基層選舉止步不前,法治還不夠健全。……」

「中國毫無疑問在發生積極的變化,中國社會越來越開放,民眾的基本權力和自由得到了保障。」

「英國民主制度的發展歷經數個世紀,不能要求中國在幾年的時間裏走完西方國家幾百年走過的道路。不過中國成為超級大國的一個後果就是會經常聽到批評意見,應當以平常心對待,不要因此轉而內顧。」

「中國的體制雖然與西方不同,但也存在不少很民主的方面,比如官員的任用過程體現了民主原則,腐敗和不稱職的官員受到懲處,中國社會開放度極大提高,對各種問題都可進行開放的討論。英國對中國應採取理解和認同的態度,與中國開展合作。」

「對中國感興趣的人最好到中國去走一走,看一看,相信對中國的看法一定會發生變化。」

「中國發展何種民主應由中國人民自己決定,對英國來說,中國取得成功是最重要的。」

「中國在過去的30年間取得了巨大發展,很多人把中國看做是超級大國,但中國人自己認為國家的發展仍面臨很多挑戰,正致力於縮小貧富差距,推動高質量、均衡增長,構建和諧社會。中國在這些方面做出的努力和取得的成就應得到充分認可。一些人借人權等問題挑剔中國,純屬一葉障目、不見森林。這些人完全忘記了英國自己在工業化過程當中走過的彎路,苛求一個仍處在工業化初級階段的國家是不公平的。」

「西方民主並不完美,在早期也曾有過拘禁工會成員、限制婦女參政等不光彩的一頁,中國漸進式的、經濟先行的改革有利於國家保持穩定。中國社會也不是陳舊僵化的,人們對國家的未來發展包括民主建設也有熱烈的討論,中國社會將更加公平和開放。」

「奧運會增進了中國人民與世界的相互了解,拉近了中國與世界的距離,這對中英兩國,乃至世界都是有利的。」

「發展對華關係是英國政府的優先目標之一,兩國在很多領域建立了夥伴關係。中國在朝核、解決地區衝突、緩解全球經濟和金融動蕩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中國經濟的快速增長也給中英經貿、投資合作帶來了巨大機遇。中國熱在英國日漸升溫 ……」

「…… 當然,英政府、議會和公眾也很關注人權問題,希望中國將經濟發展和擴大政治自由很好地結合起來。但英國無意對中國指手畫腳,將繼續尋求與中國就所有重大問題保持真誠和客觀的對話、加強互利合作。」

「西方人看中國常常忽略中國弱小的一面。中國人均GDP不過2500美元,不到英國的1/20,貧困問題仍很嚴重,內部面臨重重挑戰。中國經濟發展模式需要大幅調整,協調性和均衡性應進一步提高。中國也需要引入權力制衡機制,推動媒體和司法更加自由和獨立。西方自己在民主、人權和法治方面遠非無懈可擊,應理解中國面臨的挑戰,不以教訓的口吻對中國說話,保持對華接觸、幫助中國順利渡過轉型期符合各方利益。中國目前在諸如蘇丹、津巴布韋、貿易談判等問題上採取的立場與5年前有很大的不同。只要開誠佈公,態度謙虛,中國人是聽得進去我們的意見的。西方不應對中國的崛起心懷恐懼,甚至關上大門,應抵制貿易保護主義,幫助中國處理氣候變化的挑戰。」

透過論壇的踴躍參與和坦誠發言,可證英國政界人士和民衆對中國的濃厚興趣,普遍保持友善的態度,並積極尋求合作機遇,共同去面對現今世界的全球性挑戰。這種正面的姿態和西方傳媒每多負面的批評,稍有出入。由此可見,來自傳媒的訊息和評論固然不能忽視,但中英兩國民衆的直接接觸,確實較單憑傳媒間接的中介報導,更能有效地增進彼此的認識和瞭解。中國政府安排同類的中國主題論壇,有助促進中外民衆的認識和交流,應該鼓勵;將論壇的發言內容撮要,上載其網頁,更是資訊公開的良好政策,值得讚賞。

讀者如有興趣閱讀兩個論壇的撮要記錄全文,可到訪中國外交部的相關網頁,網址是–
(1)〈奧運後的中國及與世界的關係〉:2008年9月23日駐英國使館在工黨年會期間舉辦的中國主題研討會–
http://big5.fmprc.gov.cn/gate/big5/www1.fmprc.gov.cn/chn/wjb/zwjg/zwbd/t471520.htm。

(2)〈奧運後的中國—是夥伴還是挑戰?〉:2008年9月28日駐英國使館在保守黨年會期間舉辦的中國主題研討會–
http://big5.fmprc.gov.cn/gate/big5/www1.fmprc.gov.cn/chn/wjb/zwjg/zwbd/t471637.htm。

附註:本文有關兩個論壇的內容撮要,引述自中國外交部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十月 19th, 2008 8:59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David Cheng
 1 

Very informative. I totally share the views of the author which are objective and forceful. The many quotes in the articles provide a summary of views expressed in Britain. A must-read article.

十一月 7th, 2008 at 9:18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