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十月

科學偉人譜(二)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海遠在本篇續寫另外三位科學偉人。

(8) Carolus Linnaeus (卡羅魯斯.林奈烏斯;1707–1778)–瑞典植物學家;被稱為「花王」(the Flower King)。他設計了一套以兩個「拉丁文字」為植物分類的命名系統,稱為「雙名法」(Binomial nomenclature),其分類基礎是以植物「繁殖器官」 — 即花朶的雄蕊 (stamens) 和 雌蕊 (pistils) — 的數目和形狀來分類。這個分類方法簡單實用,普通郊遊人士也可「學以致用」,獲後世學者一致採用,並推廣應用到動物的分類方法,而「性」亦成為生物學上對物種 (species) 定義最重要的一環。

(9) James Hutton (詹姆士.赫頓;1726–1797)–英國地質學家;是現代地質學 (geology) 的倡導者。他認為我們所目睹的地貌 (landscape),是由兩大力量所做成:其一是地心內部熱力向外擴張的推力,例如火山爆發;其二是地面上風力和水力的磨蝕;但兩者都是經歷數以千萬年 — 甚至億年 — 為計算時間基礎單位的力量所累積形成。這理論是他在英國觀察各種岩層而得來的推想,有別於宗教的「創世」意念。在中國,雖然亦有「滄海桑田」的感歎,但卻未能發展成為一套學說。

(10) Antoine Lavoisier (安托萬.拉瓦錫;1743–1794)–法國化學家;被稱為「化學之父」(the Father of Chemistry)。他生於巴黎的一個貴族家庭,生活富裕,接受良好教育,又喜歡研究大自然。他發現一切物質都可存在於三種狀態 — 即:固體、液體、氣體。他認為氣體是可量度的物質之一;又推斷如果把氣體也計算在內,則任何化學作用過程前後的物質總量並不會增加或減少 — 是為「物質不滅定律」(Law of Conservation of Mass)。他又發現空氣有兩大成分 — 即:氮和氧。他認為人類常見的物質「燃燒」,其實是「氧化」;我們日常的呼吸,亦是提取空氣中的氧,進行氧化。

測量氣體是一件困難的事,今天亦然。可幸既是拉瓦錫的富裕家境,使他免於為口奔馳,能有時間設計出當代最精密的測量儀器;但同樣可悲亦是他的貴族背境,卻在法國大革命中,把他送上斷頭臺。後世學者不禁慨歎:「要割掉腦袋不耗一秒;要長出腦袋卻需時百年。」 拉瓦錫和拿破崙 (Napoleon) 是同一年代的人物,後者以收拾法國大革命的殘局而揚名,世人都認識拿破崙,但卻又有誰知道拉瓦錫?海遠認為,拉瓦錫對後世的貢獻,其實更為重要。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月 3rd, 2008 12:12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