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連兩篇已談論帕丁頓車站、維多利亞車站、滑鐵盧車站與尤斯頓車站,本篇繼續訴說倫敦其餘兩個主要火車終點站,包括:「國王十字車站」(King’s Cross Railway Station ) 和「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St Pancras International)。

「國王十字車站」位處中央倫敦北部「卡姆登區」(Camden) 與「伊斯林頓區」(Islington) 交界靠近前者一側的「國王十字地區」(King’s Cross),西邊毗鄰與「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祇相隔一條馬路;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另一旁邊是「大英圖書館」(British Library),繼續往西走是尤斯頓車站;全部同樣座落在「尤斯頓道」(Euston Road),連成一條橫線,四座建築物也祇是數分鐘的步行距離。再者,由於地緣接近關係,這兩車站的地鐵站非常特別地結合在一起,成為一個「國王十字∕聖潘克勒斯聯合地鐵站」(King’s Corss∕St Pancras Underground Station)。

「國王十字」的名稱,源自從1830年至1845年期間,位處區內 Gray’s Inn Road、Pentonville Road 及 Euston Road 三條道路的十字路口上,放置一座紀念英王「喬治四世」(George IV;1820年至1830年出任國王) 用磚泥雕塑的石像。國王十字車站由建築師「路易斯.庫比特」(Lewis Cubitt) 設計,從1851年開始,在往昔一間發熱和天花醫院的位置興建,歷時兩年完成,於1852年10月14日投入服務,由「大北方鐵路」(Great Northern Railway) 營運。

車站的上蓋長800呎,闊105呎,主建築包括現在的第0號至11號月臺。2005年,「鐵道網公司」(Network Rail) 宣佈為國王十字車站展開一個大規模的重建計劃,建築費高達4億英鎊,並於2007年11月9日獲得卡姆登地方議會的批准。工程分多期進行,包括翻新被列為一級保護建築物 (Grade 1 listed building) 的車站主建築,及重建「新候車大堂」(new concourse),這些部份經已完成(見附圖一至三),並於2012年3月重開。大堂重建後被一個重達1,700噸的鋼鐵和玻璃建築之拱頂所覆蓋,新舊建築同時並存,互相配合,設計創意新穎,美輪美奐。

車站現今的服務路線範圍主要覆蓋:北倫敦市郊城鎮;英格蘭及蘇格蘭的東部和北部許多大城市,包括劍橋、彼得伯勒、赫爾河畔京士頓、唐卡斯特、列斯、約克、紐卡素、愛丁堡、格拉斯哥、鄧迪、鴨巴甸和恩華尼斯…等。

車站現在的列車服務主要由四間鐵路公司營運:
(1) 「東海岸國家快速列車公司」(East Coast) –這是國王十字車站的「主運營商」,行駛在「東海岸主幹線」(East Coast Main Line) 通往彼得伯勒、林肯中心站、唐卡斯特、列斯、韋克菲爾德、約克、達靈頓、達勒姆、紐卡素中心站、愛丁堡韋弗利站、格拉斯哥中心站、鄧迪、鴨巴甸和恩華尼斯的城際列車。

(2)「第一首都連接鐵路公司」(First Capital Connect)– 行駛開往北倫敦、赫特福德郡、貝德福德郡和劍橋郡的郊區和地區線路。

(3)「第一赫爾火車公司」(First Hull Trains) –行駛經東海岸主幹線開往赫爾的城際列車。

(4)「大中心鐵路公司」(Grand Central) –行駛經東海岸主幹線開往北約克郡、達勒姆縣和桑德蘭的城際列車。

國王十字∕聖潘克勒斯聯合地鐵站為配合兩大火車站的龐大人流,故此是倫敦最多地鐵路線通過的地鐵站,也是倫敦最繁忙的地鐵站,其服務路線共有六條,包括:「維多利亞線」(Victoria Line)、「皮卡地里線」(Piccadilly Line)、「北線」(Northern Line)、「環狀線」(Circle Line)、「漢默史密斯及城市線」(Hammersmith & City Line) 和「大都會線」(Metropolitan line)。

堪值一提的是,1973年9月10日下午12時24分,臨時愛爾蘭共和軍派遣一名青年在全無警告的情況下,將3磅重的爆炸裝置擲進國王十字車站,襲擊訂票大廳,導致大範圍的破壞,並有6人受傷,其中部分人傷勢嚴重。為防範類似的炸彈襲擊再度發生,倫敦六大車站其大堂都滿佈密密麻麻、數不勝數的閉路電視,居高臨下監控着車站人流;大堂又不設廢物箱,避免成為放置爆炸品的目標;管理當局並不時廣播提醒旅客,任何放置在車站大堂乏人看管的行李將即時被移走。

另一方面,國王十字車站是英國女小說家「喬安.凱瑟琳.羅琳」(Joanne Kathleen Rowling) 創作魔幻小說《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系列故事書的標誌之一。根據小說的描述,駛往「霍格華茲魔法與巫術學院」(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 的「霍格華茲特快列車」(Hogwarts Express),就是以國王十字車站為起點站,使用秘密的「第9¾號月臺」,而進入這個月臺則需要穿越第9號和10號月臺之間的分隔磚牆。真實情況是第9號和10號月臺位處與車站主體分離的建築內,且將這兩個月臺分隔的並不是一道牆,而是兩條鐵道。羅琳特意地將這個地點選在車站的主體部分,卻記錯了月臺的編號,然而魔幻小說就是充滿自由創意,也不必拘泥背景的真實性;相反地,有意與無意之間的失誤,卻更能成為人們談論的話題。

在《哈利.波特》電影的拍攝過程中,車站的場景實際選擇在第4號和5號月臺拍攝,劇組祇不過把月臺編號刻意遮蓋改成第9號和10號。當第一部電影上映的時候,真實的第9號和10號月臺外放置了大型宣傳標誌,指示前往虛幻的「霍格華茲特快列車」之方向,其後才被拆除。現今在國王十字車站第9號和10號月臺所在的附屬建築內,豎立着一個鑄鐵的「9¾月臺」標誌(見附圖四),成為小說迷聚集拍照留念的景點,半輛行李手推車也被裝置在標誌的下方,手推車靠近通道的一半可以看見,而另一半則似乎穿過牆壁消失了。

「國王十字」也是《哈利波特 — 死神的聖物》(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第35章的標題。在這篇章中,一個與國王十字車站相似的地點扮演了關鍵角色;車站也是這本書結尾的場景,同時也成為了《哈利.波特》系列的最後場景。

「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位處國王十字車站毗鄰,祇隔一條馬路之遙。車站當年由顧問工程師「威廉.巴羅」(William Barlow) 負責整體設計,於1863年開始策劃,1865年初獲得批准,1866年開始建造,1868年10月1日落成啟用,是倫敦六大主要終點車站中最後落成的一座,與最早落成的尤斯頓車站相距三十一年。這車站當年由「米德蘭鐵路公司」(Midland Railway) 營運,是該公司「米德蘭幹線」(Midland Mainline) 西南部的終點站,來自英格蘭中部東面地區和約克郡的列車在此停泊。

聖潘克勒斯車站被稱譽為「鐵路的大座堂」(cathedral of the railways),皆因其擁有兩座別具維多利亞時代風格的特色建築:

其一是車站的「主車庫」(train shed;見附圖五、六),由「威廉.巴羅」設計,他把車站用鐵造框架抬升6米,既可為車站提供一個類似地下室的使用空間,也可讓列車通過一座橋跨越攝政運河駛入;主車庫並擁有一個闊74米的「單跨拱頂」,由巴羅及另一名工程師「羅蘭.奧迪什」(Rowland Mason Ordish) 合作設計,屬當時最大的「單跨建築」(single-span structure),它可使車站毫無障礙地盡量利用拱頂下方的空間。

其二是車站正面的「米德蘭大酒店」(Midland Great Hotel;即現在的 Renaissance London Hotel and Apartments;見附圖七)。話說1865年5月,米德蘭公司舉辦車站設計比賽,11位建築師獲邀參加,並在同年8月提交了設計。1866年1月,「喬治.史葛」(George Gilbert Scott) 一座「維多利亞哥德式建築」(Victorian Gothic architecture) 的典型設計,憑藉其宏偉的正面外觀,符合米德蘭公司建造倫敦最出眾車站的構想,因此能在比賽中勝出。

依據該設計的建築,花費高達315,000英鎊,是所有參賽設計中最高的造價,因而引起不少爭議。1868年中,米德蘭大酒店開始建築工程,1873年5月5日對外開放,附屬部件的工作則繼續進行,直至1876年才完成全部工程。雖然米德蘭公司已裁減不少鋪張浪費的開銷,但建築的整體花費,最終仍高達438,000英鎊。

在1960年代,隨著尤斯頓車站重建工程的完成,並為集中許多來往倫敦與曼徹斯特及格拉斯哥之間的鐵路服務,這些原來停泊聖潘克勒斯車站的列車,改停尤斯頓車站,聖潘克勒斯車站開始被投閒置散。於是有人多次提出關閉車站,並拆卸米德蘭大酒店,卻引來當時以桂冠詩人「約翰.貝傑曼」(Poet Laureate Sir John Betjeman) 為首之團體的強烈反對,拆卸建議最終被擱置。在1966年的決定中,聖潘克勒斯車站僥倖獲得保留,這座紅磚車站暨酒店建築,現已被列為一級保護建築物,亦成為電影及電視的普及拍攝背景。

聖潘克勒斯車站被荒廢近四十年後,再度獲得重生。話說滑鐵盧車站的國內列車服務原本已十分繁忙,自從1994年11月14日起,成為「歐洲之星」(Eurostar) 高速國際列車在英國的終點站後,車站更加擠塞,服務大受影響。於是從2000年代初期開始,當局計劃重建聖潘克勒斯車站,使其重投服務,包括將歐洲之星終點站遷往該站。重建工程於2007年中完成,費用共達8億英鎊。

從2007年10月30日至11月上旬,歐洲之星公司在重建完成的聖潘克勒斯車站,進行共有6000人參加涉及檢票、人流量控制和列車離站等測試。2007年11月4日,第一輛歐洲之星測試列車從巴黎北站出發,到達聖潘克勒斯車站。2007年11月6日,女王伊利莎伯二世在菲臘親王陪伴下為重新啟用及更名的「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主持揭幕,並開啟了英國「第一高速鐵路」(High Speed 1)。該車站從2007年11月14日開始正式為「歐洲之星」的旅客服務。

重建後的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共有15個月臺、一個商場和一個巴士站,並和國王十字車站共用一個「國王十字∕聖潘克勒斯聯合地鐵站」,提供倫敦地鐵接駁服務。

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的15個火車月臺,共分4組,佔據兩層 — 包括地庫一層及地面高層 — 的安排較為罕見,其分佈及服務詳情如下:

(1) A、B號月臺–佔據地庫一層,國內路線列車由「第一首都聯線」(First Capital Connect) 營運,經「泰晤士連線」(Thameslink) 前往貝德福德、盧頓、聖阿爾班斯城、黑衣修士、倫敦橋、薩頓、七橡樹、東克羅伊登、蓋特威克機場及布萊頓;

(2) 第1號至4號月臺–佔據地面高層西翼,國內路線列車由「東米德蘭茲鐵路」(East Midlands Trains) 營運,前往萊徹斯特、諾丁漢、德比、林肯、設菲爾德、科比、利茲等城市;

(3) 第5號至10號月臺–佔據地面高層中間位置,國際路線的歐洲之星列車,前往巴黎和布魯塞爾;

(4) 第11號至13號月臺–佔據地面高層東翼,國內路線由「東南鐵路公司」(Southeastern) 營運的「第一高速鐵路」列車,前往英格蘭東南及肯特海岸。

車站內放置數件藝術品,頗具紀念價值。其一,在地面高層南端盡頭及主車庫拱頂之下的牆壁上,保留着著名、古典的「聖潘克勒斯壁鐘」(St Pancras clock;見附圖八)。其二,在這壁鐘旁邊的南端大堂上,放置一座9米高、20噸重的一雙男女擁抱銅像雕塑,名為「會面之地」(Meeting Place;見附圖九),由英國藝術家「保羅.戴」(Paul Day) 設計,雕塑表現着歡欣雀躍的神態,旨在重新喚起人們對旅行的浪漫感覺。

其三,在不遠處同一樓層西翼大堂上,另有一座桂冠詩人和車站熱愛者「約翰.貝傑曼」的雕像(見附圖十),由英國著名雕塑家「馬田.真寧斯」(Martin Jennings) 製作,紀念貝傑曼在1960年代保護該車站免受拆卸的抗爭行動。雕像高2.1米,左手按著頭上的帽子,右手拿著一個手提袋,昂首滿懷希望地凝視着車站的頂棚,腳下踏著一塊坎伯里亞石頭 (Cumbrian slate) 造成的圓形平面石盤,上面雕刻有貝傑曼創作詩篇《Cornish Cliffs》的幾行詩句:

“And in the shadowless unclouded glare / Deep blue above us fades to whiteness where / A misty sea-line meets the wash of air. ”

綜合來說,國王十字車站,盡顯無窮創意,充滿文藝氣息,或許可稱為「創意的車站」,也是「文藝的車站」。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曾經歷最低潮,被投閒置散,甚至考慮拆卸,最後能夠「浴火重生」,再度投入服務國際,更上一層樓,或許可稱為「重生的車站」,亦是「激情的車站」。

筆走至此,雅帆既遊遍倫敦六大主要火車終點站的外觀風貌,亦感受各站的內涵特色:帕丁頓車站是「富貴與現代的車站」;維多利亞車站是「平民與傳統的車站」;滑鐵盧車站是「謀生與情意的車站」;尤斯頓車站是「消閒與飛馳的車站」;國王十字車站是「創意與文藝的車站」;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是「重生與激情的車站」。

進一步思考,雅帆曾經略讀《The Railway Station: A Social History》一書,由 Jeffrey Richards及 John MacKenzie 著作,1986年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其導言篇〈Introduction- The mystique of the Railway Station〉第17頁的最後兩段,點出汽車是個人化的運輸,火車則是集體化的運輸;汽車是個人的資產,火車卻是大眾的資產;汽車是疏離的人際關係,火車站就是人們會面的場所;兩者代表着兩種不同的意識形態,也隱喻着個人意識高漲與團體意識薄弱,導至現代公民責任與義務的淪落。再者,文章又提綱挈領地闡釋火車站在現代文明肩負的角色和重要位置,可為雅帆三篇有關倫敦車站風情的文章,作一總結,現錄述如下,讓各讀者細味。

【錄述開始】
“The difference between car and train can be summed up quite simply. The motor car is private transport, available only to its owner and his immediate circle. The train is public transport, available to the community at large. One measure of a civilised and compassionate society is the extent of its provision of public transport. Violence, materialism, and self-centred pursuit of success at any cost are often the hallmarks of the car-dominated society, as classically exemplified by the United States, in much of which there is virtually no public transport and the car reigns supreme consuming lives and environment with equal ruthlessness.

It would be foolish to pretend that the ‘Railway Age’ was perfection. It has many faults. But it was an age which saw the slow, sure and steady progress of social improvement and it was an age of hope, optimistic belief in the future, unashamed aspiration for better days and better conditions in the world. The great stations stand, if they still stand, as towering monuments to that belief, public meeting-places where faith in perfectibility of man by his own ingenuity and the blessing of a divine providence was daily affirmed. In this respect, the oft-quoted cathedral metaphor is not in apt. Stations were cathedrals of the new technology. They were also places of hope, faith and inextinguishable humanity, embodiments of that spirit that Charles MacKay captured so well in his poem ‘Railway 1846’:

Lay down your rails, ye nations, near and far –
Yoke your full trains to Steam’s triumphant car,
Link down to town; unite in iron bands
The long-estranged and opt-embattled lands.
Blessings on science and her handmaid Steam!
They make Utopia only half a dream;
And slow the fervent, of capacious souls,
Who watch the ball of progress as it rolls,
That all as yet completed or begun,
Is but the dawning that precedes the sun. ”
【錄述完畢】

再者,讀者如有興趣閱讀英國火車站的資料,雅帆推薦另外一本書,題為《The Lost Joy of Railways: Remembering the Golden Age of Trainspotting》,Julian Holland著作,2011年 David & Charles Publication出版。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
(1)《Network Rail Ltd 網頁》;
(2)《維基網頁》;及
(3)《The Railway Station: A Social History》一書,由 Jeffrey Richards及 John MacKenzie 著作,1986年Oxford University Press出版,
謹此鳴謝。

附圖一:國王十字車站重建後西翼入口的新穎設計

LondonRail021

附圖二:國王十字車站重建後的新候車大堂,新舊建築並存

LondonRail022

附圖三:國王十字車站月臺

LondonRail023

附圖四:國王十字車站第9號和10號月臺所在的附屬建築內,豎立着一個鑄鐵的「9¾月臺」標誌

LondonRail024

附圖五: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重建後東翼的新式入口,與舊建築並存

LondonRail025

附圖六: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歐洲之星列車停泊的月臺,可見主車庫的巨型「單跨拱頂」

LondonRail026

附圖七: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南面的維多利亞哥德式建築,現為Renaissance London Hotel and Apartments

LondonRail027

附圖八: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在地面高層南端盡頭及主車庫拱頂之下的牆壁上,保留着著名、古典的「聖潘克勒斯壁鐘」

LondonRail028

附圖九: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在壁鐘旁邊的南端大堂上,放置一座9米高、20噸重的一雙男女擁抱銅像雕塑,名為「會面之地」

LondonRail029

附圖十:聖潘克勒斯國際車站地面高層西翼大堂上一座紀念桂冠詩人和車站熱愛者「約翰.貝傑曼」的雕像

LondonRail030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三月 24th, 2014 9:26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