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九月

京奧第二課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英國前首相貝理雅 (Tony Blair) 在本年8月26日的《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 撰寫文章,題為〈We Can Help China Embrace the Future〉(我們可以協助中國迎接未來),內容論述從西方人眼中看近年崛起的中國。貝理雅早已洞悉中國在現今世界舞台的影響力與龐大商機,除了安排兒子學習中文外,辭任首相之後更頻頻出訪中國,去年十一月到中國東莞剪綵及演講三小時,就已賺取了五十萬英鎊的報酬。脅其剛卸任英國首相的名氣,他的言論仍具相當吸引;既然是中國的朋友,免不了要給中國好話幾句,京奧的經驗,可有為貝理雅對中國的正面觀點,添加多少支持理據?

貝理雅撰寫上文時首先指出,他在京奧開幕前訪問了一所互聯網公司,並與一批中國年青企業家對話,留下深刻印象。這羣年青人充滿智慧和幹勁,於表達對中國及國家未來的意見;他們滿懷理想,對前途抱有信心、樂觀態度和時刻整裝待發的進取精神。雖然中國仍有數以百萬計的民衆生活在貧困當中,仍有許多政治、社會及經濟事務極待關注,但這羣年青人並非生活在惶恐中,相反地,他們對前程充滿憧憬。這種積極進取精神,瀰漫着整個京奧,並將決定中國未來的命運。

貝理雅對京奧龐大義工力量的友善、樂於助人和投入工作態度表示讚賞;從他們的表現,充分顯示這羣民衆對國家及其發展,洋溢着一份真誠的驕傲。今天整個北京所散發的進步感,與貝理雅在二十年前首訪時所認識的中國印象,已不可同日而語。

他繼續述說,京奧標緻着中國已進入一個不能逆轉的新時代,隨着現代中國的真象更清晰地展現人前,則一切對中國的無知和恐懼,可以逐漸消退。再者,雖然東方已開始取代西方成為世界權力與影響中心,貝理雅不但沒有理解為威脅,卻視為龐大的商機。

貝理雅解釋,任何一個理智的中國人,包括中國的領導層,既明白中國還有許多關乎人權、政治及宗教自由的事務等待解決,亦瞭解許多有利中國發展的重大改變經已發生。中國已踏上改變的旅程,迅速前進,但仍需時才可完成。旁觀者應該持有的態度,就是確認中國已經歷的旅程,而無須介懷尚有多少路程要走。

他進一步分析,中國領導層偏重內部發展是可以理解的現實。在未來幾年,中國有迫切需要,將數以億計民衆的生活從農村經濟改向城市經濟模式,這項大型改變,將帶來政治、經濟及環境的重大挑戰和機遇。中國在進行這些經濟和社會改變的同時,強調必須維持政治穩定;因為中國的現代化,必須透過和平及安定的進程,才能保持其內部團結及領土完整。故此,當西方國家就人權等事務與中國繼續保持對話時,必須理解中國的看法。

他繼續補充,西方國家需要在政治、經濟及文化層面與中國建立穩固的伙伴合作關係,並透過中國的積極全面參與,才可共同面對二十一世紀全球的挑戰。中國在全球事務的地位舉足輕重,期望中國能透過與西方國家的伙伴合作,發揮其重大影響力和建樹。然而,這卻無礙歐美領袖同時繼續謀求中國改善人權、宗教自由與民主改革等工作。

貝理雅總結說,奧運是目前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體育盛事,而京奧的經驗,已較任何政治說辭,更有效地向世界闡明現代中國的面貌。英國透過主辦倫敦2012奧運(倫奧),正好掌握良機,向東方國家闡釋現代西方的狀況,增加彼此的認識。他認為京奧開幕禮的瑰麗璀璨,是空前絕後之作,倫奧無須東施效顰;相反地,倫奧可以建基於奧運的理想與精神為主題,另闢發揮蹊徑。京奧與倫奧,可以各自精采,更應互相學習,彼此尊重;這亦是二十一世界東西方國家成功共處之道。

讀者如有興趣細閱原文,可到訪《華爾街日報》有關網頁,網址是–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21970878870671131.html?mod=googlenews_wsj。

西方傳媒對京奧每多負面報導及批評,貝理雅的文章卻力排衆議,根據其個人與北京的接觸和京奧有目共睹的成績,對中國作出客觀、正面的評價,並指出西方國家與中國必須透過合作與包容,才可踏上成功之道。

整體來說,雅帆同意貝理雅文章的觀點,當然盼望該文能發揮其影響力,令外國人對中國的負面印象有所改觀。然而,雅帆認為該文對中國的剖析仍流於表面,頗似瞎子摸象,對中國人和中國文化,欠缺全方位和深度的瞭解與闡析;假若外國人單憑貝理雅的幾句好話,對中國未作進一步認識和清楚底蘊,便謬然投身中國,尋找商機,恐怕祇會碰個焦頭爛額,損失而回。

另一方面,中國人對該文的美言亦無須沾沾自喜,因為其實文中尚有許多中外合作的問題留下空白。譬如貝理雅提到,西方國家與中國發展伙伴合作關係的同時,應該繼續謀求中國改善人權、宗教自由和民主改革等問題,這項建議牽涉人類普世價值,屬大是大非,相信世人 — 包括中國人 — 亦無異議。然而,應該如何技巧地去同時進行合作和批評這項艱巨任務?貝理雅在該文未有詳細說明,英國人擅長外交,期待日後他能有所補充。

再者,當外國人向我們提出要求中國改善人權、宗教自由和民主改革等問題時,我們可以如何回應,才不致破壞彼此的伙伴合作關係?或是處以強國姿態,無須理會?外國人為甚麼干涉中國的內政?就這等問題向中國鍥而不捨的追尋答案?中國人應否主動謀求在中國確立這些普世價值?時間表為何?這一連串問題,頗值反思。

雅帆同意貝理雅文章的重點,京奧與倫奧可以各自精采,更應互相學習,彼此尊重;西方國家與中國的伙伴合作與互相包容,確實是二十一世紀全球國家成功共處之道。雅帆認為,啟動這項艱巨任務,卻要國民自覺地走出中國、面向世界;並從向國民提升對世界的認知、培育正確的接觸事物態度和發展國際視野開始。

雅帆感謝一位良師益友鄭兄傳來貝理雅的文章,讓雅帆有機會學習了京奧的第二課。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貝理雅刊載於《華爾街日報》8月26日的文章,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九月 14th, 2008 10:43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David Cheng
 1 

I just spared the time over the weekend to read this article. Another article well worth-reading which has succintly brought out in Chinese Mr. Blair’s points of view on present-day China while the author, at the same time, has supplemented views of his own which are lacking in Mr. Blair’s article. Nowadays, people in the Western world are leaning on the side of pure economic considerations rather than those of ideological, human right or religious.

Just wonder if the author would have any observations or views to share with his readers now that Beijing has approved a RMB 4 trillion stimulus package up to 2010 to boost demand in a bid to counter the sharp economic slowdown amid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Seems that the ruling elites in the PRC is most concerned about economic prosperity at the moment and has put empty political slogans and propaganda all aside.

十一月 10th, 2008 at 6:46 下午
雅帆
 2 

非常感謝 David Cheng 的回應,為《海遠網誌》仝人帶來鼓舞。

雅帆對金融經濟的課題屬門外漢,絕對未敢妄下論斷;衹覺實際的融資行動,應較空洞的政治口號、或空泛的諮詢討論,更為有效。

中國政府能迅速回應各國訴求,撥款四萬億元人民幣,振興中國經濟增長,穩定金融市場,推出「擴內需、保經濟」的十大措施,定調實行「積極」的財政政策和「適度寬鬆」的貨幣政策,可望與各國聯手面對當前全球性的挑戰,應付世界金融海嘯危機。

然而,值得留意的是:十大措施的主題圍繞加快民生工程、基礎設施、生態環境建設和災後重建、提高城鄉居民特別是低收入群體收入水平等;卻帶來憂慮的是:霎時間有大量金錢流入市場,推行上述建設,必須配備嚴緊制度,監察撥款的正確運用,以防止貪腐的情況出現。否則,良好的振興政策,亦會變成害人的腐敗措施,大幅度減低預期的經濟成效。

有關中國政府打擊貪污賄賂的決心和工作,可參閱雅帆於本年5月27日對網誌86〈地震與學校〉所作出的一篇回應。

十一月 11th, 2008 at 7:02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