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九月

科學偉人譜(一)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我們都是生活在「城市規劃」的建設之中,盡享現代科技的便利和舒適而不自覺,很難想像長期生活在「缺水、缺電、缺汽車」的日子。祇要偶然過一兩天「露營」的生活,便形容是一項「挑戰」;長期如此,可要變成一場「災難」了。現代的許多科技,其實都是源自十七世紀以來多位科學家追求知識的成果。

可惜的是,歷史課本祇記錄一場又一場的戰爭,形造一些「流血的英雄」,這些英雄事蹟,與我們的日常生活無甚關係;相反地,我們日常生活的許多便利和舒適,其實都是責承於歷代科學家的肩膊上。海遠倒想另用篇幅,寫下一個《科技偉人譜》,在人類文明史上,這是一場「科學革命」的記錄,如果我們知道科學知識是怎樣從無到有,是如何在歷史上飽嘗辛酸、一點一滴的累積起來,就不會覺得科學家是「怪人」,並對他們多些讚賞了。

下列是一些十六、十七世紀的偉大科學家:

(1) Nicolaus Copernicus (哥白尼;1473–1543) – 詳見網誌91。

(2) Galileo Galilei (伽利略;1564–1642) – 詳見網誌92。

(3) Andreas Vesalius (維薩留斯;1514–1564) – 比利時人,被譽為「現代解剖學之父」,是「人體解剖學」的主要改革者。在他之前,基於宗教的禁忌,醫學界都漠視對人體的研究。但維薩留斯卻天生怪癖,從醫科學生年代,已經常「盗墓」,偷取屍體回家研究。他的行徑遭受很多人的指責,但亦獲得部分人的賞識,最後被聘任為大學教授。他聘請畫師為解剖了的屍體繪圖,成為醫學界的基本教材。1543年,他出版了《人體構造》一書,解釋血液在人體內循環的過程。

(4) Christiaan Huygens (惠更斯;1629–1695) – 荷蘭數學家、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與當代的科學家一樣,他有廣泛的興趣:他自製望遠鏡,發現了土星的衛星 — 「泰坦」(Titan);他又自製顯微鏡,觀察昆蟲的細節;他改良了伽利略的鐘擺,做出更準確的計時器;他又提出光學波動理論 (Wave theory of light),並從光的「折射」(refraction) 現象,解釋「光的傳送速度在高密度媒介中較慢」。他移居巴黎,並與法國的科學家共同創立了科學會 (the Academie Royale des Sciences)。

(5) Anton von Leeuwenhoek (雷文霍克;1632–1723) – 荷蘭科學家。他出生自平民的布匠家庭,讀書不多,但手工精巧。他自製很多放大鏡和顯微鏡,在平凡的地方看到肉眼看不到的生命體,例如在雨水滴中找到「細菌」,是第一位真正的「微生物學家」,被譽為「微生物學之父」(Father of Microbiology)。

(6) Robert Hooke (胡克;1635–1703) – 英國自然哲學家。他在很多科學領域都有貢獻,最著名的是Hooke’s law of elasticity (胡克彈性定律)。他和Robert Boyle (波義耳;1627–1691) 共同創立了「英國皇家學會」(The Royal Society),是世界上第一個科學專業團體。波義耳是愛爾蘭自然哲學家,以研究「氣壓」著名,寫下Boyle’s Law (波義耳定律)。

(7) Isaac Newton (牛頓;1643–1727) – 「牛頓、蘋果、地心吸力」的故事家傳户曉,許多人都聽過,但這祇是一個傳說。事實上,牛頓主要是英國數學家、物理學家、天文學家和自然哲學家。他發展出「微積分」(Calculus),又寫下力學和光學的理論。他在1686年寫下《Philosophie Naturalis Principia Mathematica》(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其拉丁文版本和英文版本分別於1687年和1729年出版,是天文學和物理學的經典;此部著作的內容涵蓋「萬有引力」和「三大運動定律」,奠定了物理世界的科學觀點,並成為現代工程學的基礎。他的生平卻有一大污點,就是因為私人恩怨,而打壓同時期的英國科學家胡克 (Robert Hooke)。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九月 4th, 2008 12:53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