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七月

笛卡兒

作者 : 海遠   在 中世紀西方 Medieval West

笛卡兒 (Rene Descartes;1596–1650) 是「現代理性思維」的大宗師,在科學界和哲學界都享負盛名,他留下的傳世名句:「我思,故我在 (I think,therefore I am)。」要理解西方「現代化」的過程,他的事蹟,不可不說。

笛卡兒出生於法國一個没落中的貴族家庭,薄有家財,足夠他接受良好的教育,又不需為每日的生計煩惱,卻是自幼體弱多病,要花較多時間臥床休息,這些客觀因素,造就他成為「思想家」的條件。笛卡兒成年後大部份時間住在荷蘭,有幾年他參加軍隊出任工程師,然而大部份時間卻不務正業,依靠祖蔭渡日;但他在歐洲的知識界闖出名堂,出版了幾本廣受爭議的書籍。1649年,瑞典女皇克里斯蒂娜 (Christina) 邀請他到斯德歌爾摩 (Stockholm) 講學,但他虛弱的身體承受不了北國的寒冬,次年二月因肺炎病逝。

一般而言,哲學家的議論都是咬文嚼字,難以明白,但笛卡兒的觀點卻基本上可用一幅圖畫說明。他認為「知識」(Science) 就像一棵樹,我們日常看到的祇是其枝葉的層次,在泥土底下深層看不到的根由是形而上學的 (metaphysical) 層次,是神學的範圍;在兩者之間,應該有一共同的樹榦,是物理學的 (physical) 層次。他認為在日常的「知識」之上,祇要再進一步的觀察、研究、分析,應該像樹木的枝榦一樣,可以逐漸找到更多的「共通點」,他更認為「數學」是最重要的分析工具,這是笛卡兒「理性思維」的概括。

笛卡兒生活在十六世紀時期的歐洲,當時歐洲人已從古典希臘書籍中吸收很多知識,希臘人並已為這些知識「分門別類」,例如「天文」(Astronomy)、「地理」(Geography)、「生物」(Biology)、「化學」(Chemistry) 等。在中世紀時期的歐洲,神權當道,一切「現象」都歸因於「神的創造就是如此」;也就是說,從「現象」的層次,一跳直到形而上學 (Metaphysics) 的層次,中間沒有甚麽分拆。十五世紀「文藝復興」(Renaissance) 以後,歐洲先進人物的思考,逐漸跳出神權的框框,於是有「伽里略、笛卡兒」等人提出新觀點。可幸笛卡兒生活於荷蘭,是歐洲諸國中對「異見」最寬容的地方,因此,他不必像伽里略般要面對宗教法庭的審訊,卻可以自由表達意見。

笛卡兒的觀點,在當代已引起激烈的辯論,而逐漸為科學界所接受,他的「由枝葉追尋樹榦」的取態,是現今科學界經常採用的「歸納法」(Reductionism)。

笛卡兒對數學也有極大的貢獻:

(一) 他簡化了「代數」(Algebra) 的表達,用abc等字母代表「已知變數」(known variables),用xyz等字母代表「未知變數」(unknown variables),這令「分析數學」(Analytical Mathematics) 的表達更簡單易明。

(二) 他建立了「三維分析」(Three Dimensional Analysis)。據說,有一天在臥室之內,他看到一隻蒼蠅在飛舞,忽然聯想到蒼蠅在空中的每一個位置,其實都可以從任何一個牆角 (corner) 連繫三面牆壁的距離所描繪出來。因此,祇要用三組數字,就可以把物件的空間定位,這組「三維數字組合」,被後世數學家命名為 Cartesian co-ordinates。日後,愛因斯坦 (Albert Einstein) 從笛卡兒的「三維」概念上,再發展出「時空連續」(Space Time Continuum) 的「四維」概念,並寫成了「相對論」(Theory of Relativity)。

以上任何一項成就,都足以令笛卡兒名留西方科學史,而他卻全數兼得,也難怪他能成為西方「現代化」的一代宗師。笛卡兒的哲學:「宇宙的一切,包括生命,都可以機械式的用數學來理解」,驟聽起來未免冷血一點,但這種「冷酷計算」,正是西方「現代文化」的核心思維。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七月 21st, 2008 7:00 上午 在 中世紀西方 Mediev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