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雅帆在網誌93介紹史景遷於本年六月,主講英國廣播公司 (BBC) 第四電台 (Radio 4) 一連四輯以中國現代史為主題的「里斯講座 (Reith Lectures) 2008」,包括第一部分:「孔子之道」(Confucian Ways);和第二部分:「英國經驗」(English Lessons)。本文繼續介紹第三和第四部分。

第三部分:「美國夢想」 (American Dreams),講座在紐約亞洲協會 (The Asian Society,New York) 舉行,並於6月17日廣播,探討美國夢想在過往兩百年如何因中國而提升;又如何受到中國的削弱。全部過程紀錄的英文本,刋載於講座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radio4/reith2008/transcript3.shtml。

第四部分:「人體美麗」 (The Body Beautiful),講座在倫敦洛德板球場 (The Lords Cricket Ground,London) 舉行,並於6月24日廣播;論述透過中國人從古至今對身體認知和回應不同需要的變化,審視今年北京主辦奧運會所面臨的挑戰。全部過程紀錄的英文本,刋載於講座網頁,網址是:
http://www.bbc.co.uk/radio4/reith2008/transcript4.shtml。

第三、第四講的內容重點和討論問題撮錄如下,讓各讀者參考及反思。

第三講:「美國夢想」(American Dreams)

史景遷首先敍述,根據記錄中美關係最早開始於1784年,英美簽訂停戰協議,當時中國向結束獨立戰爭不久的美國商人開放市場。同年,一艘名為「中國皇后號」的美國商船抵達中國廣州灣,開始了中美貿易。由於當時無人認識「美國人」,於是在華的英國人主動歡迎美國船上的官員,並把他們介紹給廣東有外貿經營權的中國商人,但始終沒有清楚說明美國人的身分。再者,美國商船上的旗幟與英國東印度公司的旗幟相似,所以中國人當時誤會正在與另一個有外貿經營權的英國公司打交道。

史景遷指出,中國人最早詳細描述美國人的文件,是由一名中國官員從南方發給北京皇帝的備忘錄中的一份附件,但這卻已是中美最早接觸15到20年之後的事情。這份文件對美國首次作出了政治科學的分析,文件寫道:「這些野蠻人沒有君主,祇有首領。部落通過公開抽簽選舉數人,以決定四年一任的繼任者。商業事務由私人獨立管理,這些私人不受首領的控制和委派。」這就是對美國最早的瞭解。

從此中國人開始在語言、歷史等各方面瞭解美國,其中不乏大量的謬誤。譬如一項研究顯示,中國人在19世紀早期對美國的稱呼達90多種譯法;而為了準確反映「美國總統」這個概念,其譯名曾超過40多種,包括音譯,亦甚至一度使用「美國皇帝」的稱謂,否則似乎難以全面彰顯美國總統的地位。

史景遷繼續敍述,在十九世紀30到40年代,美國教會派出大批傳教士到中國加強傳教工作,亦出版了最早的《聖經》中文版和英漢字典,這些都對中美關係產生重大影響。

當時的傳教工作造成一項文化衝突:大批浸信會基本教派的傳教士對中國百姓的宗教信仰影響最大,但卻造成他們對基督教的一知半解,至使中國一些基層知識分子,把自己等同當時《聖經》中文版裏的人物。譬如洪秀全在1850年起義,就自稱是耶穌基督的弟弟;早期新教教派為此感到高興,但後來卻驚覺事實違反《聖經》的原意,西方列強更幫助清政府鎮壓起義。

史景遷回顧十九世紀70與80年代中國人湧向美國的移民史,與當年中國移民遭受的種族主義歧視。在1906/1907年,中國發生首次抵制美貨的民間運動。

20世紀初期,中國的政情繼續發生變化,美國主張中國政治改革,中國人也開始討論民主憲法等問題。這變化導致1911年清朝腐敗政府的垮台、民國民主共和制的嘗試與失敗、軍閥的割據控制和中國商業利益的上升。美國有關國際政治中推崇國家自主權利的「威爾遜主義」(Wilsonian moment),當時在中國大受歡迎;但中國在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凡爾賽條約 (Treaty of Versailles) 中,卻遭受不平等對待,中國人的夢想受到極大挫折。

其後十年,美國新一批傳教士和傳教團體赴華,帶來科學、農業、工業等各個領域中新的實用知識技術;他們又成為新式教育的先鋒,推廣婦女教育和體育等新思維。在此期間,中國的政治也繼續發生巨大變化,包括國民政府的建立和發展,及對反對派(包括中國共產黨)的鎮壓。

史景遷繼續敍述日本侵華、珍珠港事件、中美關係發生的巨變;他進一步分析50年代後中美關係之間的合作和矛盾,包括:有關朝鮮戰爭中涉及的戰俘遣返辯論、中美合作對抗前蘇聯、中國開放等歷史和文化問題。

史景遷總結時,特別提到讓西方人感到驚奇、但在中國卻很流行讓中國學生大喊大叫的「李陽瘋狂英語教學法」,由此可體現中美文化關係的複雜與差異。

隨後現場觀衆的發言,主要包括下列問題:

(1) 目前有關中國的一個理論,即仇外主義,是中國一個根深蒂固的傳統習慣,中國人民很容易被煽動起來,但卻很難控制。中國的仇外主義,從某種角度上說,和其他國家的其他民族主義是否有不同之處?中國的崛起是否還有其他野心?中國在非洲的發展,除了經濟目標外,還有什麼目標?中國對美歐是否形成軍事威脅?

(2) 世界現正經歷前所未有的變化,很多國際問題要通過全球合作努力才能解決。 中美兩國社會面臨的共同挑戰,絕不局限於他們能否理解中美矛盾並非簡單純屬兩國之間的矛盾,而是需要努力塑造一個國際環境,使我們可以彼此互補利益。問題是:中國在工業化的影響下,其內在價值觀 — 例如一孩政策的家庭背景 — 如何發生變化?中國能否發展其國際視野去理解及處理國際事務?

(3) 中國計劃生育政策的結果,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的許多家庭領養了大批中國兒童。許多領養中國兒童的外國家庭,發展與中國在文化、語言等方面的聯繫,包括前往中國的渡假旅行和探訪世界文化遺產之旅等。那麼,大批領養中國兒童對中美兩國關係可產生甚麼影響?

(4) 中國歷史上一直嘗試把外國的思想、價值觀和夢想中國化,這對中國會有甚麼影響?中國普通人是否都有「美國夢想」?

(5) 中國留學生在歷史上對中國的改變,產生了巨大影響。現在這一代的留美學生回國後,將可如何改變中國?

(6) 中國人透過互聯網上的資訊流通而獲得更多自主與自由,亦是一個嶄新的美國夢想。中國人如何因此被來自海外的影響而發生變化?應否放寬對網上資訊的道德審查標準?

(7) 西藏問題最近在北京即將舉辦奧運會的背景下突現出來,似乎成為干擾甚或導致危害中美關係的因素,然而西藏問題能否成為中美關係的某種橋樑,或是發揮其積極作用?

第四講:「人體美麗」(The Body Beautiful)

史景遷首先指出,本講座主要講述中國歷史和即將來臨的奧林匹克運動會的關係。

他隨即闡明,從中國早期的詩歌、哲學等文獻,例如孔子及其弟子的著作,可以明顯發現許多關於運動、運動選手和鍛煉的重要觀念,也可以輕易找到某種規律和模式。譬如從著名的兵馬俑,可以看到龐大軍隊的概念,包括:軍隊的組織、戰士的盔甲、健壯的身體、剛毅的面容等,令人聯想起從古希臘雕塑展示有關運動員完美的身體和體能等理念。

中國這些運動概念與大量生產、標準化的武士有關,至於更複雜的概念,則關乎人類性格的某種理想。這些體育鍛煉與個人性格彼此關連、互相影響;譬如戰爭中如何使用戰車、控制戰車、駕馭拖拉戰車的戰馬、操縱戰馬韁繩等,那種微妙的駕馭技術和駕馭者的責任密切相關。

史景遷補充說,另外一種主要的軍事體育運動是射箭,這是關於體力和精神狀態的控制。弓箭手的成功取決於時機,弓箭手開弓後屏氣凝神,集中注意力。徒弟跟師傅學習箭術,模仿師傅開弓,屏住呼吸,靜待片刻,然後放箭出去,擊中靶心。這不單是體育運動,亦是一種道德與美學的儀式。

還有許多中國歷史文獻提到跳水、潛水、游泳,描述人體插入靜水和洶湧河流的動態,人體的動作和水合而為一,完美無瑕。這些文獻討論運動中的身體和動作,雖然是屬於某種競技,但比賽內容並非其主要目的,關鍵是講究運動的儀式和節奏。

史景遷分析說,研究中國體育的歷史,也涉及其他方面,包括哲學、政治和藝術傳統的歷史。古代繪畫描繪了馬球運動,那是一種激烈進行的運動,對技巧的要求很高。中國古代馬球可能在9世紀從中亞傳入,與騎兵和騎馬軍事技術相關。從繪畫資料中,可見中國女子也參與馬球運動;文字和繪畫資料證明,古代女子亦有參與其他類似高爾夫球和板球運動。

公元10至11世紀,中國開始有踢球運動。當然這不能完全演譯為足球,那種踢球更像體操,而不是現今的足球。踢球者用身體各部分持球,互相傳遞,不讓球落地,有點像美國的Absolute Frisbee,當時許多平民也被皇帝請來進行踢球活動。

另外一個重要的運動就是中國各種形式的武術。中國武術的概念側重內部和諧,自我克制,集中注意力,還有想像力,在不同情況和對抗中找出解決途徑。

史景遷強調其學術研究的重點,在中國最後一個騎馬王朝,即從17世紀到1911年的滿清王朝。那時候騎兵在馬鞍上的神勇、狩獵的技術尤其是大型狩獵的技巧,佔有很重要的地位。滿清王朝舉辦軍事考試,目的是從上層社會吸取軍事管理人才。在武科舉中,有騎馬科目;考生騎馬在操演場溝道中疾馳,同時向左邊的目標射箭,獲取評分,這種騎馬射箭的危險性極高。其他科目還有劍術,舉重等。在許多18世紀的精彩繪畫中,並有激烈的摔跤場面,許多摔跤比賽在帝皇帳前的墊子上進行。其他運動包括類似現在的花樣滑冰;禁衛軍的活動則包括滑冰射箭,展示了軍隊的鍛煉方式。

不過,這些活動和希臘傳統不同,中國的運動員都穿著很多衣服,把身體完全遮蓋,例如男性穿軍隊服裝,女性則穿長袍,與古希臘文化展示美麗的人體和肌肉崇拜迥然不同。畫捲中的中國男子顯示了粗壯的體格,但通常肚子偏大,肩膀圓溜,和西方文化尊崇體魄健美的典型大異其趣。畫中的女子則偏瘦,這些都是非常有趣的歷史資料。

史景遷特別介紹兩個中國社會現象。第一個現象,是在中國歷史一段長約1千年的時間裏,中國婦女有「纏足」習俗。由於涉及私隱、親密和閨房事務等,故此這是一個困難的研究題目。從約11或12世紀,母親開始為自己的女兒纏足,把她們的腳趾彎到腳掌下裹住,導致永久性變形骨折。女子纏足的傳統因何而起?目的是甚麼?除了色情和美學的意義外,可有其他實用價值?對此衆說紛紜,孰真孰假,不得而知。其一說法,女子纏足是為了把婦女留在家中,不讓他們與男性在社會上競爭。

在滿清王朝期間,除了女子纏足外,另外一個現象就是同時開始強制中國男子「薙髮」,即額前剃頭和腦後編紮一條油黑的粗辮,成為了中國男子的典型外貌。

19世紀晚期,中國進入新時代。雖然國家不許男子剪辮,但在體育方面,男子留辮和女子纏足遭受越來越多的社會壓力。於此期間,許多中國男學生去日本留學﹔而在1860至70年代,許多男學生則到美國和英國留學。由於在日本、美國或英國當地城市拖着油亮辮子走路,實感麻煩困難,逐漸地他們開始剪掉辮子,解放自己。不過,當他們回國的時候,通常還要租回一條辮子戴上,這是在1890到1900期間,中國男女需要適應的常見現象。史景遷補充說,中國窮家女子一般不作纏足,因為她們要出外幹活或從事其他勞動;還有一些秘密會社也禁止成員纏足,可見中國人口當中的一部分,已較其餘部分更早地擁抱新世界。

史景遷繼續敍述,從那時候開始,體育成為學校教育的一部分。競技體育科目開始由教會學校引進,早期祇有男性參加體育競技,但從1905到1906年,女子也開始參加體育項目。在1911年(也就是滿清王朝垮台前),進行第一次女子運動會;一年後,再出現男女混合運動會,男女少年亦有參加,相同性別的運動員一起競技。

但這些改變仍不足以克服第二個障礙:即那些反對變化的頑固分子,不能容忍女性選手露腿、露胳膊和穿短褲,這些行為讓他們感到震驚。在30年代的中國,仍然是個身穿長袍的社會,就是當時的騎兵亦要穿上長袍。

史景遷訴說,人體美最早在商界受到重視。商人們察覺到人體美的廣告價值,開始使用人體作商業廣告,進行試驗,挑戰社會的容忍極限,特別是在當時的香煙、飲料、藥丸、牙膏和牛奶的廣告中,人體美的內容大量湧現。牛奶是健康飲料,被認為有利於民族健康;在1913年到1950年,身體健康和現代化有緊密聯繫。

隨後,體育和民族主義的聯繫愈趨緊密,尤其於1900年到1910年的一段期間,這種情況在各種政治小冊子和文章中,特別彰顯。如果關注中國的共產主義,更可發現毛澤東的早期作品涉及許多體育內容,諸如遠足,游泳等;他贊成冒險,認為個人必先強身,然後才能強國。當時強調現代化公民講究健康和活力充沛的身體,一個新國家需要健康的公民。

史景遷解釋,從那時起,還出現了一個新的、複雜的概念,即誰可代表新中國參加體育比賽的問題,其中部分涉及純正血統的「漢民族觀」。在1914年到1915年的亞洲運動會中,當局到處尋找純正血統的漢族人參賽,譬如在夏威夷火奴魯魯找到全部由華人組成的棒球隊;香港則有華人組成的足球隊,藉此提高中國的足球地位。當時許多運動的參與純粹出於好奇,競技意義祇在其次。

但在30年代的中國,體育開始成為嚴肅問題。當時日本佔領了中國的滿洲,對滿洲國加強控制,並希望滿洲國以日本旗幟參加國際體育比賽。當時中國最快的短跑手剛好身在滿洲國,他被挑選代表傀儡滿洲國,參加1932年洛杉磯奧運會。此舉引起中國極大反應,結果費盡心思力氣,把這名短跑選手帶到南方,讓他代表中國參加洛杉磯奧運會的100米和400米比賽。整項原屬純粹體育競賽的安排,瀰漫着一片政治性的民族主義和國民身分問題。從一開始,中國奧運就和民族主義互相聯繫;當時在美國西岸的華人都向這名短跑選手致敬,雖然他最後沒有取得奧運會的比賽資格,但卻說明中國短跑選手有能力與世界最好的選手同場競賽。

史景遷繼續介紹,中國第一次正式選派體育代表團參加奧運會是1936年的德國奧運會(洛杉磯奧運會祇有一名選手代表中國除外),但沒有獲得任何獎牌。然而,當時一名在比利時居住的中國自行車冠軍,卻選擇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的自行車比賽,這說明民族認同、國籍身分等問題和體育的混淆不清。在那次奧運會上,美國選手歐文斯 (Jesse Owens) 成為中國徑賽選手的私人教練,為中國選手提供各種參賽建議,協助提昇其競賽排名。故此,中國雖然未獲獎牌,卻在奧運會上贏盡友誼。

從1890年開始,人體美的概念便和奧運傳統有關,但這是否祇屬西方的概念?或許也是中國的傳統?中國文化中關於身體、自然平衡的傳統觀念、中國古老的傳統技巧等,特別表現在中國的武術 (Whu Shu;Martial Arts) 中。中國武術在柏林奧運會上曾作表演,被受關注,但沒有成為主要的競賽運動項目。當時不可能要求奧運會改變規則,讓東方體育,例如中國和日本的武術,在奧運會大顯身手。

1948年是國民黨政府的最後一年,蔣介石政府資金短缺,社會面對嚴重通脹,貨幣頻臨崩潰。當年中國奧運隊參加倫敦1948奧運會,士氣低落;他們沒有經費租住奧運村,無奈到當地華人旅館中棲身,他們也沒有經費支付奧運餐廳的膳食。奧運會結束後,中國隊沒有得到任何獎牌,最後還要借錢購買機票回國。

中國共產黨掌權後,從50年代初開始,中國與許多國家的關係惡化,因為朝鮮戰爭使中國外交面臨困難,特別是面對美國的敵視。參加奧運的代表權亦成為中國和台灣兩個政權爭奪激烈的問題,在代表權爭奪戰中,台灣逐漸地越來越處於被動地位。

1984年,中國開始在奧運大顯身手,中國的體育影響力急劇上升,當時中國派遣了龐大的體育代表團,參加了許多項目競賽。由於前蘇聯抵制洛杉磯奧運,中國獲得許多機會,皆因在那些前蘇聯的強項比賽中,中國隊也是具有相當實力的對手。結果中國隊在女子跳水、女子擊劍、男子體操等項目奪得金牌,另外在射擊、排球和舉重等項目得到了銀牌和銅牌。

史景遷再深入分析,奧運是否重要的意識形態工具?1988年進行的漢城奧運,就此具備關鍵意義和深遠影響。據韓國學者和其他專家分析,這次奧運會大幅度改變了韓國政府應對外部壓力的方式;改變了韓國的政治;亦促進韓國人民更加自信和勇於批評自己的政府。這些改變的其中一個重要成功因素,就是源自韓國政府對奧林匹克作出的承諾,即自由和開放發展。中國人看到日本和韓國成功地主辦奧運,不禁要問一句,為什麼中國不能?

許多人尤記得中國充滿激情地申辦2000年奧運,希望中國在新千禧年舉辦奧運,結果失敗而回。史景遷憶述當時他身在中國,目睹了中國人錯愕的震驚、真切的悲傷和無助的屈辱。然而中國很快便從失望中恢復過來,又再充滿激情,總結失敗經驗後重新申辦,並且獲得北京2008奧運主辦權。

史景遷總結時指出,英國哲學家羅素是「里斯講座」的第一位演講者,同年剛巧亦是舉辦倫敦1948奧運會,他在其第三輯講座中,開首就說出給人印象深刻的一句話:「詩歌、繪畫和音樂過去曾經是普通人生活的重要部分,現在可能已被體育所替代。」當人們在生活中獲得新的、具有重要意義的東西之同時,或許亦失去另外一些東西。儘管人們或許沒有完全同意羅素對體育的看法,亦儘管體育不能包括人類生活的全部,但體育在現今社會確實變得日趨重要,並將全世界文化聯繫起來。其中包括三個意義,即「競賽、合作和包容」,史景遷最後強調,這亦是他希望在此系列講座中所探討的重點。

隨後現場觀衆的發言,主要包括下列問題:

(1) 中國今年主辦北京奧運,有助中國促進媒體傳播自由及在其他社會和法治活動的改善。是否同意這個觀點?

(2) 中國中央領導在奧運完結並從中吸取實際經驗後,會否繼續放寬、或是更加收緊不同意見的表達?

(3) 中國在經歷主辦傷殘奧運並從中吸取實際經驗後,會否發展讓傷殘人士在其生活上可以自決和自主的一套新文化?

(4) 一名外籍現場觀衆表示,中國處理傷殘事務幾乎全由非傷殘人士所操控,傷殘人士應否杯葛本屆傷殘奧運,以表不滿並爭取本身權利?另一名華裔現場觀衆立即指正,事實並非如此;中國剛開始投放更多資源及增建更多設施,藉以推廣改善傷殘人士的生活和待遇。

(5) 社會達爾文主義如何影響中國有關奧林匹克運動的理念?

(6) 近年來中國人的身形從矮小變為高大,是否與中國的經濟強勢和改善飲食習慣有關?這種中國強勢會否令西方世界產生不安和恐懼,並帶來早前四方八面對中國的攻擊?

(7) 中國人從體育的角度對自己有甚麼看法?

整系列四輯講座的內容及提問,至此全部繙譯撮錄完畢。

綜合史景遷四輯講座的内容,主要闡明「全世界既在影響中國;中國亦正同時影響全世界」的國際互動關係。隨着中國在政治、經濟、社會的全方位迅速發展,這種中外國際關係祇會愈趨密切、更形重要。講座的內容涵蓋孔子學說及其復興、中英及中美外交關係的發展歷史、中國體育及參與奧運的歷史等主題,對外籍(包括在外地土生土長的華裔)聽衆或許帶來新鮮逸趣的資料,對中國聽衆則可能是百聽不厭的常識。然而,講座的主要目標,卻是透過精簡的講解,點出公衆關注的熱門話題,拋磚引玉,激發現場觀衆的積極討論和提問。

根據資料,現場觀衆來自五湖四海的各個階層:有政治、宗教和商界領袖;有於相關領域的傑出人物,包括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基辛格 (Dr Henry Kissinger);有學者、學生、研究員、傳媒人和曾經參與抗議人士;亦有中國留學生、旅居外地的華僑和土生土長的華人;由此可證英國廣播公司的金漆招牌、史景遷教授在中國歷史研究的崇高地位、觀衆對認識中國歷史的好奇心,確能為講座產生強大吸引。

講座內容主要是歷史性的資料講解;現場提問卻是充滿政治性的熱門話題。現場觀衆充分掌握發言和提問機會,踴躍參與討論,觀點精到,問題尖銳;百花齊放,珠玉紛陳。史景遷對提問都作出了簡短的回應;不過,誠如他在講座開首時所說,講座的主要目的,並不是為所有中國問題即時提供答案,而是引發繼續對中國未來的思考。

雅帆同意,觀衆所提出都是中國和中國人民正在面對的切實問題,或許目前沒有令人滿意的答案,又或答案太多而令人眼花潦亂,一瞬間無所適從。惟有透過個人的不斷積極反思、大衆的繼續公開討論和異見的維持自由交流,則可望歷史的長河最終能為個別問題,編寫一個真確的答案。

再者,英國廣播公司依循里斯講座的一貫安排,將全部內容公開,包括講解和提問環節全部過程的文字記錄和現場錄音,完整上載於其網頁,歡迎各界人士參閱或收聽。較早之前,中國人民曾狠批英國廣播公司新聞報導的偏頗、誤導和高度選擇性,並有「說話不能BBC」的嘲諷。觀乎英國廣播公司對里斯講座文字記錄和現場錄音的完整及完全公開,不作審查的安排,若與現今世界任何傳媒比較,相信亦無出其右;各讀者對其廣播政策和方針,可作公平、公正的判斷。

收聽BBC的說話,是否也是不錯的選擇?

備註:本文對講座內容及提問的繙譯撮錄,與原意或有偏差,一切以全部過程紀錄的英文本為準,請參閱刋載於BBC「里斯講座2008」網頁的講座原文。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BBC該講座網頁及BBC中文網網頁,僅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七月 15th, 2008 1:01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