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帆年青時曾接觸許多荷里活經典電影,其名稱非常優雅,例如:《北非諜影》(Casablanca;1942)、《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1939)、《碧血長天》(The Longest Day;1962)、《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1940)、《仙樂飄飄處處聞》(The Sound of Music;1965)、《紅粉忠魂未了情》(From Here to Eternity;1953) …等,令人讚歎當代繙譯員的中文文化涵養,也牽動不少電影觀眾的欣賞興趣和情緒。

其中對《Waterloo Bridge》字面原意的「滑鐵盧橋」,卻繙譯為《魂斷藍橋》,當初百思不得其解,及後搜尋資料,才明白「藍橋」點出「尾生抱柱」的典故。話說《莊子.盜趾》中有「尾生與女子期於梁下,女子不來,水至不去,抱樑柱而死。」據《西安府志》記載,這座殉情橋在陝西省藍田縣蘭峪水上,稱為「藍橋」,據此典故,人們把相愛的男女一方失約,而另一方因此殉情稱為「魂斷藍橋」,中外戀愛故事的「梁山伯與祝英台」、「羅密歐與茱麗葉」,也許皆可算是「魂斷藍橋」的意義象徵。

《Waterloo Bridge》的原著劇本由 Robert Sherwood 創作,曾於1930年1月6日在美國紐約首演,共演出64場的百老匯舞臺劇,並於1931年拍成電影。而一直以來最受觀眾歡迎,卻是美高梅電影公司於1940年製作的一部黑白電影《魂斷藍橋》,由 Samuel Behrman 等根據原著劇本改編,「茂文.李洛埃」(Mervyn.LeRoy;美國導演) 執導,「慧雲李」(Vivien Leigh;英國演員) 及「羅拔泰萊」(Robert Taylor;美國演員) 擔綱主演。影片被讚譽為電影史上最凄美不朽的愛情片之一,亦被評選為美國百部經典名片之一,其主題曲的一首蘇格蘭民歌《Auld Lang Syne》(友誼萬歲),既與電影互相輝映,更屬膾炙人口的名曲,傳頌世界。

電影背景橫跨兩次世界大戰,開始於1939年9月3日,時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首相剛宣佈與德國開戰,男主角「羅伊」(Roy Cronin;羅拔泰萊飾) 啟程往法國戰場,趁鬆裕時間取道倫敦滑鐵盧橋稍作停留,站立在橋上回憶往日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電影於是倒敘至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麗的芭蕾舞蹈員「瑪拉」(Myra Lester;慧雲李飾)與團友們在滑鐵盧橋散步,邂逅萊姆榭兵團上尉羅伊,突然響起空襲警報,兩人跑到倫敦滑鐵盧火車站內避難,互生情愫,瑪拉臨別把她的幸運符送給羅伊。

羅伊放棄參與軍官晚宴,改往觀賞瑪拉的芭蕾舞表演,並約會瑪拉於「Candle Light Club餐廳」共進晚餐,互訴心聲,一曲《Auld Lang Syne》奏起,兩人在燭光逐漸熄滅的浪漫氣氛下共舞,情根暗種。話說開去,人們日後引用「燭光晚餐」一辭,或許就是源自此幕?

話說回來,其後因為軍事改期,羅伊可以延遲歸隊,於是走到瑪拉的住所,向瑪拉閃電求婚獲應允。兩人依軍中規定獲得公爵同意結婚,但當趕到教堂已超過下午3時,按規矩不能進行婚禮,祇好改於翌日上午11時舉行。可是好景不常,羅伊在結婚前夕接到參戰命令,要立刻出發,二人被迫暫時分別。

瑪拉因為與羅伊來往,其私生活被視違反團規,她和一直支持自己而不惜與團長反目的團員好友基蒂同時被芭蕾舞團辭退,兩人生活頓失所依。羅伊安排母親與瑪拉在酒店餐廳會面,瑪拉在等候見面時看到報章有關羅伊陣亡的消息,昏倒過去,醒來後與羅伊母親會面,不忍把消息相告,故意表現冷漠,令羅伊母親產生誤會,結果拂袖離去。

戰爭期間,生活逼人,好友基蒂從事娼妓,以維持兩人生活。瑪拉歉疚不安,在絕望之餘亦淪為娼妓,出賣身體謀生。某天,瑪拉如常在火車站附近準備選擇目標客人時,竟然碰見並沒有陣亡的羅伊,瑪拉驚喜之餘,又害怕給羅伊知道其現況,祇有對羅伊隱瞞真相。

羅伊帶瑪拉回蘇格蘭老家結婚,這亦令瑪拉擔心自己的不名譽過去,可會影響羅伊的將來。當她與仁慈的羅伊母親相處時,誠實的瑪拉終於忍耐不住,向羅伊母親和盤托出自己憂慮的原因,羅伊母親也替她的遭遇難過,為了不讓羅伊的名譽和前程受損,瑪拉決定偷偷地離開羅伊。基蒂帶羅伊四出找尋瑪拉,不果。

瑪拉回到跟羅伊首次相遇的地方 — 滑鐵盧橋,絕望地看着往來的車輛,迎面而來的汽車大燈,照亮瑪拉惶恐無助的面容,她最後衝出馬路,結束了寶貴的生命。影片回歸現實,羅伊站在正改建的滑鐵盧橋,手中握著瑪拉送給他的幸運符,想念伊人,無限悵惘欷歔。

戰爭既為瑪拉和羅伊帶來短暫的邂逅與歡愉,亦為兩人送出永恆的分離與痛楚;人生實踐戲劇,戲劇反映人生;悲傷淒惋的戲劇故事,化為深切真實的人生歷鍊,釋放激情,賺人熱淚。無情的戰爭,導致無常的人生,超乎人類的掌握,造物弄人,莫過於此。觀賞這套電影,或許已是反戰的有效國民教育?

《魂斷藍橋》除了男女主角外,還有另一主角,就是一座滑鐵盧橋。話說十九世紀初期,介乎「西敏橋」(Westminster Bridge) 與「倫敦橋」(London Bridge) 之間的一段「泰晤士河」(River Thames),祇還有一座「黑衣修士橋」(Blackfriars Bridge),即合共三座大橋。隨著泰晤士河南岸「藍貝斯區」(Lambeth) 的建築發展,促進了興建另一座連接北岸西敏區與南岸藍貝斯區的需要。1809年,英國政府選擇在該段泰晤士河的向東急速彎曲位置,准許一間商業機構興建一座人車兩用的收費大橋,最初名為「Strand Bridge」,及後為紀念英國於1815年6月18日由「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 帶領聯軍在「滑鐵盧戰役」(Battle of Waterloo) 戰勝由「拿破崙一世」(Napoleon Bonaparte) 領軍的宿敵法國,將這橋改名為「滑鐵盧橋」。

滑鐵盧橋於1811年10月開始興建,經歷五年多時間建築完成,於1817年6月18日滑鐵盧戰役兩週年紀念時,由「攝政王」(Prince Regent;登基後的喬治四世(George IV)) 主持揭幕禮。然而,人們為了避開收費,寧願繞道附近免費的西敏橋或黑衣修士橋過河,導致滑鐵盧橋經營失敗,最後無奈於1877年出售與「大都會工務委員會」(Metropolitan Board of Works),正式收歸國有,改為提供免費過橋服務。

由於該段泰晤士河水流急湍,在19世紀40年代,該橋曾成為自殺的熱門地點。另一方面,著名的英國浪漫派畫家「約翰.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 及法國印象派畫家「莫奈」(Claude Monet),也曾先後在其分別繪畫於1832年和1903年的作品中以該橋為主題。綜合來說,滑鐵盧橋既雕鐫戰爭帶來長存的榮耀,亦銘誌戰爭導致死亡的悲哀;深切的探究,才能令人們明瞭歷史的多元。

滑鐵盧橋當年是用「康沃爾花崗岩」(Cornish granite) 砌成,共有9個「橢圓形橋拱」(elliptical arches),每個跨度120英尺(36.6米),用「多立克石柱」(Doric column) 分開,「橋台」(abutments) 全長1,240英尺(379米),包括連接馬路部分則共長2,456英尺(748.6米)。1923年發現該橋存在嚴重結構問題,雖然經過維修保救措施,但不成功,並於1924年5月11日關閉。

1934年,「倫敦地方議會」(London County Council) 決定拆除舊橋重建,除沿用從舊橋拆卸的康沃爾花崗岩外,再加上波特蘭石塊及鋼筋混礙土,以抵禦河水日久的侵蝕。1936年,英國國會批准倫敦地方議會透過貸款興建新橋,當年的建造費用高達約1百萬英鎊。1942年3月,新橋局部開放;1945年12月,新橋全部建築完成,全面開放。新橋全長1,230英尺(375米),橋面闊80英尺(24米):包括闊58英尺涵蓋雙程共六條行車線的路面;和兩旁各一條闊11英尺的行人路(見附圖一、二)。堪值一提的是,新橋建築期間,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戰,許多男工已開赴戰場,建築工人短缺,因而招聘眾多女工填補,參與建造新橋,故此亦有「女士橋」(Ladies Bridge) 的稱號。1981年,滑鐵盧橋被列為受保護的二級登錄建築。

遊覽滑鐵盧橋,雅帆喜愛從倫敦滑鐵盧火車站出發,經北面出口行人天橋步行前往南岸倫敦眼,漫步「議會會堂」(County Hall) 與「銀禧花園」(Jubilee Garden) 之間的一條行人通道,欣賞兩旁種植14對共28株天然美態的日本櫻花樹(見附圖三),襯托末端高聳現代建築的倫敦眼,自然與人工,不分主賓,互相輝映。若然巧遇晚春櫻花盛放的花期,加添多點想象,一條櫻花隧道,仿如置身日本京都,瀰漫着詩情畫意。

隨後沿南岸「泰晤士徑」(Thames Path) 東行,經過「亨格福德橋」(Hungerford Bridge),抵達滑鐵盧橋南端,踏進整個「南岸中心」(South Bank Centre) 範圍,西邊包括:「皇家節日音樂廳」(Royal Festival Hall;見附圖四)、「海沃美術館」(Haywood Gallery) 和「伊利沙伯女王音樂廳」(Queen Elizabeth Hall);東邊則有「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 和「國家電影劇院」(National Film Theatre),充滿文藝氣息。中心門外經常有各式藝人作街頭表演,也設有露天茶座(見附圖五),遊客可以一邊喝下午茶,一邊觀賞泰晤士河畔落日餘輝,享受一個懶洋洋的下午。

滑鐵盧橋位處中央倫敦的一段泰晤士河,並連接繁華的北岸西敏區與南岸藍貝斯區,登臨橋上,既可細意瀏覽泰晤士河兩岸的倫敦各式新舊建築:西面是西敏區、南岸和倫敦眼(見附圖六);東面是新舊金融中心(見附圖七)和「金絲雀碼頭」(Canary Wharf),景色秀麗,盡收眼簾;又可聚焦欣賞河面的遊船如鯽,波光粼粼,燦爛奪目。此情此景,則相比地面其他任何觀賞倫敦的位置,更覺優勝。優美的風光,寧靜的橋面,撫平的心靈,《Auld Lang Syne》悅耳的曲調悠然響起,伴和着微風吹拂,足以令人魂銷物外。

走過滑鐵盧橋,北端西面是「夏蕙酒店」(Savoy Hotel),東面是「撒摩塞特大樓」(Somerset House;見附圖八) 和「倫敦大學英皇學院」。旅客可選擇西向走到西敏區,或是東向走到舊金融中心區、聖保羅大教堂、倫敦橋和塔橋,繼續行程。

中央倫敦的一段泰晤士河,建設多座橋樑橫跨河流兩岸,自西向東主要的四座包括:「西敏橋」是政治的橋樑,連接國會大樓、大笨鐘、西敏寺等建築;「滑鐵盧橋」是文藝的橋樑,連接南岸中心等藝術群建築;「倫敦橋」是平民的橋樑,連接伯羅市場、南華克大教堂等建築;「塔橋」是防禦的橋樑,連接倫敦塔建築。每座橋樑各具特色,各自精彩,祇要細意品味,實不難找尋物外真趣,深入認識倫敦。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滑鐵盧橋的寬闊橋面

WaterlooBdg01

附圖二:滑鐵盧橋北端的紀念碑

WaterlooBdg02

附圖三:倫敦眼前「議會會堂」與「銀禧花園」之間的一條櫻花隧道

WaterlooBdg03

附圖四:「南岸中心」範圍內的「皇家節日音樂廳」

WaterlooBdg04

附圖五:滑鐵盧橋上遠眺西面景色

WaterlooBdg05

附圖六:滑鐵盧橋上遠眺東面景色

WaterlooBdg06

附圖七:南岸中心露天茶座

WaterlooBdg07

附圖八:滑鐵盧橋北端的撒摩塞特大樓
WaterlooBdg08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十二月 19th, 2013 8:13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