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六月

中世紀 vs 現代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海遠運用「公元480年的西羅馬覆亡」與「公元1453年的東羅馬覆亡」兩項史實作分界線,將歐洲歷史劃分為「古典」(Classical)、「中世紀」(Medieval) 與「現代」(Modern) 三大時期,或許略嫌帶有一點誤導粗疏。畢竟,「帝國興亡」祇是歷史上「地緣政治」的一章,更重要的篇幅應是「文化史」部份。文化的影響,較任何帝皇將相的影響更持久深遠;但「文化」卻是定義困難的概念,任何改變亦是緩慢。為求讀者容易記憶,海遠於是偷換概念,把「帝國興亡」的日期,套入為「文化改變」的時代分水嶺。

歐洲歷史的「古典時期」(The Classical Age),是指希臘和羅馬時代;這是因為希臘和羅馬都是較早進入「文字文明」,其事蹟有較準確的記錄。但希臘人更著重與東方波斯人的交往,故此希臘文明與西歐蠻族極少接觸;羅馬帝國亦不善待西歐蠻族,經常把他們俘虜為奴隸,在市場出售。西歐蠻族崛起後,積極爭取與希臘和羅馬「認祖追宗」,純粹是因為受宗教(基督教)的影響。明乎此,才能瞭解西方文明的深層基因。

古希臘文化的重要性,在於其「理性思維」(Rationality)。在其文化初起時期,希臘人嘗試認識世間萬事萬物,並通過「觀察、記錄、綜合、分類、分析」等方法,為萬事萬物作出解釋和預測,從而為自己的生活作出更好的準備;將這些認知過程用文字記錄下來,便成為「知識」(Knowledge)。

希臘哲人亦認為人類的認知能力 (Cognitive power) 有限,没有任何一套理論學說是「絕對正確」,因此,他們樂見各種理論學說並存,透過辯論,修改缺點。羅馬人則重視實效,不喜「辯論」。

基督教在羅馬帝國掌握權力後,力主「信仰」,認為教會擁有世上的絕對真理,開始打壓希臘的「理性思維」。民間不准私藏書籍,一律都要交給修道院保管;所有希臘學者亦被禁止活動,有些甚致被殺;柏拉圖在雅典設立了好幾百年的「學院」(Academy),也被拆毁。許多希臘學者逃到「巴比倫、波斯」等羅馬無法管治的地區,亦可在曾受亞歷山大統治的希臘文化區繼續教學研究。這些事情都是發生於公元500年,亦是在「西歐蠻族」攻陷羅馬城前後,對於現代歷史學家來說,當時的歐洲文化正進入「黑暗時期」(The Dark Ages),亦標誌着「中世紀」的來臨。

公元620年,伊斯蘭信仰崛起於阿拉伯沙漠,並迅速佔領了「兩河流域」及波斯,亦快速接收了希臘知識。雖然同屬「一神信仰」,但伊斯蘭遠較基督教寬容,據聞穆罕默德曾經說過:「學者的一滴墨水,較烈士的一滴血更重要。」故此,阿拉伯文化不獨融匯了希臘的知識,亦吸收了印度的數學和中國的科技,巴格達迅速成為當代世界的學術中心。

伊斯蘭軍隊迅速攻佔北非,並渡過直布羅佗海峽,進佔西班牙,建立「摩爾王國」。伊斯蘭軍隊在西班牙與基督教軍隊爭戰幾百年,於公元1300年左右,才被徹底擊潰。在這幾百年的爭戰期間,「西歐蠻族」不斷吸收來自阿拉伯的知識,開啓了他們日後「現代化」的道路。

公元1095年,羅馬主教烏爾班二世 (Pope Urban II) 號召西歐武士組成「十字軍」東征,第一次提出「歐洲」的概念:一個跨越民族國界、以共同信仰為基礎的軍事聯盟。公元1453年,鄂圖曼軍隊攻破康士坦丁堡,正式消滅拜占庭帝國,「西歐文化」立即成為基督教對抗伊斯蘭的正面衝突點。西方歷史至此被界定進入「現代」,完全取代古典希臘羅馬觀點,並成為歐洲歷史的新舞台中心。

在世界「五大文化圈」中,西歐崛起最遲,但卻最迅速,它其實是建立在其他四大文化圈(即拜占庭、伊斯蘭、印度、中國)的精華之上。然而,它在其「現代化」過程中,亦確實創造出自己的道路,包括:「科學革命、航海探索、人文啓蒙」等創新歷程,使它能超越其他四大而領導現代世界,這幾點人類的偉大創新歷程,留待日後再談。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六月 16th, 2008 10:28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