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十一月

新生活運動

作者 : 雅帆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今日中國,經濟騰飛,人民生活獲得改善,出國旅行的人數激增,並逐年上升,但中國人在國外的不文明表現,例如:破壞景物、瘋狂搶購、弄污地方、喧嘩插隊等,常有發生,西方人形容中國人大量外遊為「黃禍」,反映中國旅客在外國人眼中的惡劣印象。本年(2013年)4月2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於第二次會議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旅遊法》,並已於同年10月1日起實施。該旅遊法第二章有關「旅遊者」部份第十三條的條文引述如下:

「旅遊者在旅遊活動中應當遵守社會公共秩序和社會公德,尊重當地的風俗習慣、文化傳統和宗教信仰,愛護旅遊資源,保護生態環境,遵守旅遊文明行為規範。」

該條文的實效如何,固然有待觀察;中國人的文明質素,在過去百年以來都沒有提升,卻是不爭事實。雅帆與老師談論,老師想起從1934年至1949年的橫跨八年抗戰年代,中華民國政府曾推出名為「新生活運動」的公民教育運動,提倡紀律、品德、秩序、整潔等,教導人民禮義廉恥,不要隨地吐痰和亂拋垃圾,養成整潔的習慣等。這些看來都是老生常談,放諸今天卻仍合用,但眾多中華兒女或許鮮有聽聞該運動,雅帆不妨在此細述。

話說1934年2月17日,蔣介石於南昌「調查設計會」發表《新生活運動發凡》演說,推介「新生活運動」,他在演辭中指出:

“所謂革命者,即依據一種進步的新思想(主義),以人力徹底改進各個人以至整個國家之生活形態之謂。簡言之,革命即生活形態之改進也。吾國革命之所以迄今尚未成功,即在於全國國民之生活形態始終無所改進。”

他提出「新生活」,首先是「先求全國國民於食衣住行四項實際的基本生活能徹底改進之一種社會教育的運動」,繼而推廣使國民革命獲得成功、中華民族達到復興的手段。兩日後(即2月19日),他在南昌行營擴大總理紀念週再發表《新生活運動之要義》演說,正式開啟新生活運動。

其實,早於1932年4月,蔣介石對中央政治學校學生發表《人格與革命》的演說中,已提出除了「親愛精誠」四字以外,還要加上「禮義廉恥」,方能「挽救墮落的民德和人心」、「改造革命的環境」、「確定我們革命的基礎」。他又發表《復興民族之根本要務 — 教養衞之要義》,說明「禮義廉恥」的重要,解釋「唯有教育禮義廉恥,纔是復興的唯一工具」;又詳徵歐陽修《新五代史》〈馮道傳〉評論「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的主張,引申「四維既張,國乃復興」的結論。

蔣介石強調新生活運動構思與孫中山思想一脈相承,皆以「禮義廉恥」為重要理念,並認定這是挽救中國危亡的主流方法。他引申孫中山在《三民主義》裏提出,恢復固有的道德,乃恢復中國民族地位的方法之一。孫中山又認為中國人在接受新文化的同時,不能將舊文化的精華 — 例如固有的「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即後來蔣介石之「八德」)等舊道德 — 視為糟粕,輕易放棄,因為這些正是中國比外國優越之處,必須予以保存且發揚光大,方能使民族地位得以恢復和提升。據此,被國民黨奉為圭臬的《三民主義》,成為新生活運動的合法來源和理論權威。

在思想層面上,新生活運動糅合中國傳統禮教的道德規範、日本武士道精神的處世態度及西方基督教信仰的普世價值觀;在實踐層面上,其出發點就是從國民的基本日常生活做起,務求達致一個全面革新的優良社會風氣。「禮義廉恥」既是新生活運動的中心思想,蔣介石要求民眾把「禮義廉恥」結合到日常生活的「食衣住行」各方面。新生活運動的目標,不僅是表面的市容清潔、謹守秩序;而是「要改革社會,要復興一個國家和民族」。蔣介石理想化地希望新生活運動能使人民改頭換面,具備「國民道德」和「國民知識」,從根本上革除陋習。

「禮義廉恥」既是新生活運動的理論基礎,則「三化」就是實踐理論的行動指引。蔣介石提出「三化」,就是「生活藝術化、生活生產化、生活軍事化」,並強調務必達到軍事化的嚴格標準。

所謂「生活藝術化」,就是以「藝術」為「全體民眾生活之準繩」,告別「非人生活」,力行「持躬待人」,並提倡以傳統「六藝 — 禮、樂、射、御、書、數」為法門,以藝術陶冶國民性情,以達「整齊完善,利用厚生之宏效」。

所謂「生活生產化」,則旨在「勤以開源,儉以節流,知奢侈不遜之非禮,不勞而獲之可恥」,從而「救中國之貧困,弭中國之亂源」。

所謂「生活軍事化」,更是「新生活」的核心,蔣介石在《新生活運動之要義》演說中,陳述如下:

“我現在所提倡的新生活運動是什麼?簡單的講,就是使全國國民的生活能夠徹底軍事化!……勇敢迅速,刻苦耐勞……能隨時為國犧牲!……養成這種臨時可以與敵人拚命為國犧牲的國民,就要使全國國民的生活軍事化。所謂軍事化,就是要整齊、清潔、簡單、樸素,也必須如此,才能合乎禮義廉恥,適於現代生存,配做一個現代的國民!”

1936年,蔣介石又在《新生活運動第二期目的和工作要旨》演說中,將「軍事化」等同「現代化」:

“所謂『現代化』者,就是要『科學化』『組織化』和『紀律化』,概括的說,就是『軍事化』……由此可知我們的生活要『科學化』『軍事化』的意思,就是要徹底剷除過去一切虛偽自私含糊,因循苟且等一切不適合現代的積習,實實在在力行『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的新生活。”

綜合來說,蔣介石構想從人民的基本生活開始,改善其個人習慣與質素,來達致「救國」、「復興民族」的目標。雖然新生活運動未能達致預期效果,也招致社會上不少質疑,但其提倡改良生活,仍具積極意義。

1935年3月,新生活運動總會曾發出三份文件,對如何實行「三化」臚列極詳盡的規定。其條目分明,內容瑣碎,對人民生活方式規定嚴格,如生活藝術化的「有暇時常至野外旅行」;生活生產化的「年未滿六十歲者,不得設宴祝壽」;生活軍事化的「提倡冷水洗浴」等。

除了由個人生活做起,新生活運動促進會也舉辦各種活動,包括提倡清潔和守規矩。「清潔」方面有夏令衞生運動、清除垃圾和污水、滅蠅競賽等;「規矩」方面則有守時運動、節約運動、升降旗禮等。亦有針對愚民陋習、不良風氣的活動,如識字運動、禁煙消毒(即禁毒)運動等。

在實踐方面,「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於1934年7月在「南昌」(江西省省會)正式成立,統領全國各地推行新生活運動的工作,並由蔣介石任總會長,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輝為主任幹事,設置「調查、設計、推行」三個部門。1935年年底,新生活運動已發展至全國,當時蔣介石在南京就任行政院長,新生活運動總會亦相應遷至南京,但熊式輝因為仍任江西省主席而不能赴京兼任新生活運動職務,改由錢大昀為主任幹事。1936年2月,新生活運動婦女指導委員會成立,由宋美齡任指導長。1937年3月,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組織略有變更,改正、副主任幹事為總幹事、副總幹事,由黃仁霖擔任總幹事;又改「設計、調查」為「學校、訓練」兩部門。

新生活運動創作多首歌曲,配合推展社會教育,新生活歌曲包括:《新生活》、《好國民》、《國民道德》、《有禮貌》、《扶老助弱》、《勇於認過》、《敬尊長》、《明是非辯曲直》、《愛弟妹》、《意志要堅定》、《見義勇為》、《遵守秩序》、《純潔的心》、《自省歌》、《愛惜公物》、《公共衛生》、《整容儀》、《衣服要樸素》、《成功告訴我》、《節儉》、《身體常運動》、《吃飯時的禮貌》、《節飲食》、《室內的衛生》、《正當的娛樂》、《用國貨》、《實行新生活》、《新生活運動歌》、《新生活須知歌》、《青年服務團團歌》等。

抗戰開始後,新生活運動調整思想。抗戰前,以「四維」規範人民的日常生活;抗戰時,則強調紀律、節約和犧牲精神,要求人民時刻不忘抗敵。相應地,蔣介石曾將「禮義廉恥」口號闡釋為「犧牲自己的全部利益,全心全意奉獻給國家」。此外,在1939年新生活運動五週年時,為了鼓勵軍民奮力抗戰的需要,也將「『禮』是規規矩矩的態度;『義』是正正當當的行為;『廉』是清清白白的辨別;『恥』是切切實實的覺悟」,相對修訂成為「嚴嚴整整的紀律;慷慷慨慨的犧牲;實實在在的節約;轟轟烈烈的奮鬥」。

再者,在抗戰時,新生活運動促進總會遷到漢口,繼後遷至重慶,工作已由原本着重道德生活教化,轉為一個「無所不包、無所不是」的運動。隨着抗戰的需要,節約獻金、空襲救濟、搶救難童、成立傷兵之友社,及在重慶成立陪都新生活運動模範區等,都成為新生活運動的工作範圍。雖然新生活運動的成效於戰前一直不如理想,但新生活運動組織的網絡和動員能力,卻為戰時的服務提供方便,對抗戰產生正面作用。

抗戰勝利後,中國旋即陷入內戰,國民政府節節敗退,實在無餘力兼顧新生活運動。新生活運動總會因此面臨經濟困難,致使蔣介石於1949年新生活運動十五週年前夕,悄悄指示總幹事黃仁霖「暫停辦理」,後來更消聲匿跡,再沒有恢復,歷時15年的新生活運動無疾而終。1960年代,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推出中華文化復興運動,被認為是新生活運動的延續。

新生活運動推行初期,立刻引起輿論的討論和學者的批評。胡適在《大公報》發表題為《為新生活運動進一解》的文章,其主要觀點引述如下:

【引述開始】
“…據我們最近的觀察,卻不能不「感覺一點過慮」,故提出以下意見:

第一,我們不可太誇張這種新生活的效能。《新生活須知》中所列內容,「不過是一個文明人最低限度的常識生活,這裡面並沒有什麼救國靈方,也不會有什麼複興民族的奇跡。」做到其中規定的所謂「鈕扣要扣好,鞋子要穿好,飯屑不亂拋,碗筷要擺好」之類,不過是學會了一個做人的本分。這就好像做官不貪污乃是做官的本分一樣,強調過分,「那是會遺笑於世的」。

第二,新生活運動應該是一個教育運動,而不是一場政治運動。生活是一種習慣,生活習慣的改革,要依靠教育的進步,而不能依靠政府的強制。「若靠一班生活習慣早已固定的官僚政客來開會提倡新生活,那只可以引起種種揣摩風氣」,虛誇應付的惡習也會由此而生。

第三,「我們不要忘了生活的基礎是經濟的,物質的。許多壞習慣都是貧窮的陋巷裡的產物。人民的一般經濟生活太低了,決不會有良好的生活習慣。」因此,政府的第一責任,是讓老百姓能夠生活下去;第二責任,是要提高他們的生活能力;最後一步,才是教他們如何去過所謂的新生活。”
【引述完畢】

總括來說,新生活運動距今已有近八十年歷史,當年針對「生活的質素 — 食衣住行」和「人格的修養 — 禮義廉恥」,這兩項老問題今天依然故我,不但絲毫沒有改善,且有每況愈下、變本加厲之勢,既依附國人繁殖而浮存於國內,更追隨國人出國而散播至海外。低下階層的個人教育或經濟水平較差者,罔顧其生活質素,顯露於不文明行為,丟人現眼,破壞社會外貌;上流社會的個人教育或經濟水平較佳者,則漠視其人格修養,潛藏於卑劣處世態度,演化成欺騙訛詐行為,塗毒心靈,摧毀社會價值。於是,不論在政治舞臺、金融領域、商貿環境、經濟範疇、社會場所…等層面,也就充斥着厚顏無恥的官員政客、奸狡無良的工商巨賈、搗亂無知的流氓暴徒等缺乏禮義廉恥之輩。安身立命於二十一世紀兩岸四地的中華兒女,面對此情此景,情何以堪!

八十年後的今天,雅帆仍覺重提新生活運動的必要,當對外開拓國際視野成為社會潮流的同時,切要緊記鞏固個人內在的生活質素和人格修養,豈能偏廢?否則祇會將不文明放大,益發自暴其醜!如何改善國人的精神新生活,堪值進一步思考!

附註:蔣介石於1934年5月15日在南昌發表《新生活運動綱要》演說(詳見秦孝儀編撰《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卷三十 書告),其中闡釋有關「禮義廉恥」、「食衣住行」之解釋、兩者之關係及兩者在新生活的體現,引述如下,供各讀者參考:

“…二 「禮義廉恥」之解釋

「禮義廉恥」,古今立國之常經,然依時間與空間之不同,自各成其新義;吾人應用於今日待人、處事、接物、持躬之間,得為簡要之解釋如下:

「禮」是規規矩矩的態度。
「義」是正正當當的行為。
「廉」是清清白白的辨別。
「恥」是切切實實的覺悟。

禮者,理也:理之在自然界者,謂之定律;理之在社會中者,謂之規律;理之在國家者,謂之紀律;人之行為,能以此三律為準繩,謂之守規矩,凡守規矩之行為的表現,謂之規規矩矩的態度。

義者,宜也:宜即人之正當行為,依乎禮——即合於自然定律,社會規律,與國家紀律者,謂之正當行為;行而不正當,或知其正當而不行,皆不得謂之義。

廉者,明也:能辨別是非之謂也,合乎禮義為是,反乎禮義為非;知其是而取之,知其非而舍之,此之謂清清白白的辨別。

恥者,知也:即知有羞惡之心也,己之行為,若不合禮義與廉,而覺其可恥者,謂之羞;人之行為,若不合禮義與廉,而覺其可恥者,謂之惡;惟羞惡之念,恆有過與不及之弊,故覺悟要在切實,有切實之羞,必力圖上進;有切實之惡,必力行湔雪;此之謂切切實實的覺悟。

禮義廉恥之解釋,既如上述,可知恥是行為之動機,廉是行為之嚮導,義是行為之履踐,禮是行為之表現;四者相連貫,發於恥,明於廉,行於義,而形之於禮,相需相成,缺一不可;否則,

禮無義則奸,禮無廉則侈,禮無恥則諂,此奸、侈、諂,皆似禮而非禮者也。
義無禮則犯,義無廉則濫,義無恥則妄,此犯、濫、妄,皆似義而非義者也。
廉無禮則偽,廉無義則吝,廉無恥則污,此偽、吝、污,皆似廉而非廉者也。
恥無禮則亂,恥無義則忿,恥無廉則醜,皆似有恥而無恥者也。

是誠所謂「恥非所恥」,則恥蕩然矣。如果其禮為非禮之禮,義為不義之義,廉為無廉之廉,則「禮義廉恥」適足以濟其奸,犯偽亂者之私而已,可不辨乎!

三 食衣住行之解釋

食衣住行之遂行條件有二:一為物質的資料,一為精神的表現。物質的資料即食物、衣服、房屋、道路、舟、車等是也;精神的表現,即飲食、服御、居住、行走等是也。

惟「行」之一字,有廣狹二義:狹義之行,訓為行走,廣義之行,訓為行動;故以廣義言之,「食衣住行」之一切動作,無一不可納諸「行」之範疇,而狹義之行,祇為「行」之一端耳。

由此吾人可知,三民主義之「食衣住行」,仍注重物質資料之解決,而「行」之一字,係從一面的名辭之解釋,觀於建國大綱中「政府當與人民協力,共謀農業之發展,以足民食;共謀織造之發展,以裕民衣;建築大計畫之各式屋舍,以樂民居;修治道路運河,以利民行」一段可以知矣;至現在新生活運動中之「食衣住行」之「行」字,乃兼有廣狹之義,吾之「行的哲學」意亦在此,觀於前章新生活運動內容之所述,其大意可得而知也。

四 「禮義廉恥」與食衣住行之關係

食衣住行之遂行條件,由物質與行動兩事而具備,已於前章詳言之;「行」之為訓,有廣狹之義:廣義之行,其於「禮義廉恥」之關係,亦見於「禮義廉恥」之解釋一章,茲俱不贅;今所欲言者,為「禮義廉恥」如何直接表現於食衣住行之中。

食衣住行之遂行,可分為資料之獲得,品質之選擇,與方式之運用的三個方面,今試分別言之。

一、資料之獲得應合乎廉——廉者明也,應明其分,苟非其分,一介莫取;質言之,食衣住行之資料,須以自己勞力換得,或以正當名分取予;若爭奪依賴,固所不可,即施讓贈與,亦所不屑。先儒所謂「失節事大,餓死事小」,即此意也。

二、品質之選擇應合乎義——義者宜也,須因人制宜,因時制宜,因地制宜與因位制宜。何謂因人制宜?老者衣帛食肉不負戴於道路,宜於飽暖舒閒,而少年僅以不饑不寒為足,宜於刻苦鍛鍊也;何謂因時制宜?四季寒暖不同,飲食起居宜順時調節,以與氣候相適應也;何謂因地制宜?南北土壤氣候不齊,近山濱水,生活習慣亦異,宜依地為良,以與環境相適應也;何謂因位制宜?或臨萬民以執法,或帥三軍以禦敵,必有一定體制,始足以見威儀自蕆所事,要在不卑不亢,毋泰毋嗇,因其地位之上下以制宜也。

三、方式之運用應合乎禮——禮者理也,(一)須合乎自然的定律,(二)須合乎社會的規律,(三)須合乎國家的紀律,其具體事項,列舉於「新生活須知」,茲不具論。

「禮義廉恥」之互相連貫,前已言之;食衣住行之必合乎禮義廉恥,其間亦互相連貫,固無待言。無論其為資料之獲得,品質之選擇,方式之運用,皆有密切之關係;如三者有一失禮、亡義,與不廉之事,即成為生活污點,皆當引以為恥也。…

…附 新生活須知

第一 新生活之準則
生活須知,禮義廉恥。整齊清潔,簡單樸素;迅速確實,共同一致。食衣住行,依此為據;既適衛生,又合規矩。民族復興,但看此舉!

第二 新生活與禮
何者為禮,敬恭是主。守法循理,戒慎將事;和氣肅容,善與人處;孝親敬長,克敦倫紀。

第三 新生活與義
何者為義,一心濟世。厚人薄己,不爭權利;急公忘私,弗辭勞瘁;扶善除惡,以彰公理。

第四 新生活與廉
何者為廉,既明且潔。嚴慎取予,操守有節;辨別是非,力排謬說;崇尚節約,以惜物力。

第五 新生活與恥
何者為恥,心存羞惡。不屑卑污,尊重自處;不甘暴棄,力求進步;不圖苟存,寧死禦侮。

第六 新生活中之食
飲食養生,人之大欲;食貴定時,莫恣口腹。飲具須淨,食物須潔;要用土產,利勿外溢。遇酒毋酗,食量有節;飲嚼無聲,座必正席;飯屑骨刺,毋使狼藉。宴客聚餐,相讓舉筷。注意微菌,生冷宜戒。鴉片屏絕,紙煙勿吃。恥養於人,自食其力。

第七 新生活中之衣
衣服章身,禮貌所寄;莫趨時髦,樸素勿恥。式要簡便,料選國貨;注意經用,主婦自做。洗滌宜勤,縫補殘破;拔上鞋跟,扣齊鈕顆;穿戴莫歪,體勿赤裸。集會入室,冠帽即脫。被褥常晒,行李輕單。解衣贈友,應恤貧寒。

第八 新生活中之住
住居有室,創業成家;天倫樂聚,敦睦毋譁。黎明即起,漱口刷牙;剪甲理髮,沐浴勤加。建築取材,必擇國產;牆壁勿污,傢具從簡;窗牖多開,氣通光滿;愛惜分陰,習勞勿懶。當心火燭,謹慎門戶;莫積垃圾,莫留塵土。廚房廁所,尤須淨掃;捕鼠滅蠅,通溝清道。和洽鄰里,同謀公益;互救災難,種痘防疫。國有紀念,家揚國旗;敬旗敬國,升降循規。

第九 新生活中之行
行是走動,行亦作為;舉止穩重,步武整齊。乘車搭船,上落莫擠;先讓婦孺,老弱扶持。走路靠左,胸部挺起;兩目平看,端其聽視。拾物還主,相識見禮。遇喪知哀,觀火勿喜。噴嚏對人,吐痰在地,任意便溺,皆所禁忌。公共場所,遵守紀律。就位退席,魚貫出入;莫作吵鬧,莫先搶說。聞黨國歌,肅然起立。約會守時,做事踏實;應酬戒繁,嫖賭絕跡。

第十 新生活之推行
生活革新,乃除惡習;最先着手,規矩清潔。由簡入繁,由淺入深;先公後私,推己及人。由近而遠,由小而大;逐漸感化,力行勿懈。公務人員,在校學子;以身作則,率先做起;示人模範,彼此督勉;團體家庭,次第實現。父訓其子,兄教其弟;夫婦相勸,朋友互勵。不費金錢,不耗時日;運動完成,風氣移易。奉告國人,一致努力!”
【引述完畢】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
(1)《維基網頁》;
(2)《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秦孝儀編撰,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一月 18th, 2013 6:09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近日香港鬧得沸沸揚揚的「萬千熄機賀台慶」事件,再一次證明香港人「生活的質素」和「人格的修養」缺乏水平及要求。冷眼旁觀,人們可以看到香港充斥着歪理和狂言,既有表明「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的態度;亦有造出「指鹿為馬,為虎作倀」的行為;還有霸權一方提出「明為包裝慈善、暗地涉嫌收買」的欺凌交易;也有弱勢一方回贈「出賣尊嚴、委曲求全」的卑賤舉措;更有漠視民眾的知情權,選擇性地限制傳媒採訪,打擊新聞自由。可哀的是,這些情況卻仍然獲得許多沉睡和裝睡的普羅大眾支持。

香港既然淪落至如此不堪,則新生活運動的古舊概念,又能否對症下藥、扭轉乾坤?

十一月 22nd, 2013 at 9:20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