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劍橋學者李約瑟 (Joseph Needham;1900–1995) 在他的名著《Science and Civilization in China》(中國科技文明史)內,詳細記述了中國古代的科技成就,其中「四大發明」,更被評價為對世界文明產生極大影響;這「四大」包括:指南針、火藥、造紙術和印刷術。

這「四大發明」現已成為常識,海遠不擬多談;較有趣的卻是介紹它們在世界史上的時代定位:這「四大」都是在公元1000年至1500年之間,即中世紀後期,由中國傳入歐洲。歐洲文明吸收這些「養份」後,從公元1500年開始,進入「現代化」,並實行「大國崛起」。

我們可以嘗試把同期的「西史」和「中史」,作一個跨年代、越地域的比較。

公元前500年至公元500年,這一千年是西史上的「古典時期」 (the Classical Age),以希臘和羅馬的故事為主軸;在中史上,這一千年是跨越「春秋戰國、西漢東漢」的歷史故事。羅馬帝國和大漢帝國,可說是分踞歐亞大陸西東兩端、同期並存的兩大文化體系。

其後,自公元500年至1500年,這另一千年是西史上的「中世紀」(the Medieval Age),既是「西歐文化」的成長期;也是「東歐拜占庭文化」的全盛期;亦是「西亞伊斯蘭文化」的茁壯期;在中史上,這另一千年則是跨越「唐、宋、元」等盛世朝代。

在中世紀前期,即公元500年至1000年的首五百年,西羅馬失陷,古典時期結束,中世紀「黑暗時代」(Dark Age) 開始。這時亦是西歐文化的「文字草創期」,當時西歐各蠻族紛紛自立國家,並在基督教傳教士的協助下,用羅母字母「abcd」拼寫成各國的口語文字;此時的西歐,仍然處於「半野蠻」階段。

公元500年至1000年,同期的中國正值「唐宋」盛世年代,中國文字已寫出「唐詩宋詞」的美麗意境;中國的四大發明,主要亦在唐宋形成。西羅馬失陷後,唐朝的國力,在當代已躍升為世界第一;宋朝的軍力雖然稍遜,但在經濟上亦算世界首富。以下是西方學者對公元1000年世界各地大城市人口分佈的評估 (World History – A New Perspective, by Clive Ponting, publisher:Pimlico) :

中國開封–450,000人;
中國杭州–450,000人;
康士坦丁堡 (Constantinople)–300,000人;
中國西安–300,000人;
埃及開羅 (Cairo of Egypt)–200,000人;
日本京都 (Kyoto of Japan)–200,000人;
伊拉克巴格達 (Baghdād of Iraq)–150,000人;
中國廣州–150,000人;
西班牙塞維爾 (Seville of Spain)–125,000人;
伊朗伊斯法罕 (Isfahan of Iran)–110,000人;
烏茲別克斯坦撒馬爾罕 (Samarkand of O’zbekiston Respublikasi)–70,000人;
意大利米蘭 (Milan of Italy)–45,000人;
意大利威尼斯 (Venice of Italy)–35,000人;
英國倫敦 (London of United Kingdom)–30,000人。

公元1000年,在中國是北宋真宗皇帝在位時期,當時中國城市不獨人口衆多,生活也富裕。北宋首都「汴梁」,即「 開封」,亦稱東京(洛陽為西京)。孟元老的名書《東京夢華錄》,與張擇端的名畫《清明上河圖》,分別以文字和圖畫來描繪當時東京汴梁的繁華富庶景象。另外,北宋詞人柳永的《望海潮.錢塘》,對錢塘(即杭州)亦有綺麗的文字描寫,其詞云: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堤沙,怒濤卷霜雪,天塹無涯。市列珠璣,户盈羅綺,競豪奢。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夸。」

柳永是一個市井詞人,描寫錢塘這繁華都市,純粹發自內心,並無吹捧朝庭之意。外國歷史學者評估杭州有四十五萬人口,柳永訴說錢塘有十萬户人家,推算平均每户有4.5人,亦相當合理。中外資料彼此對照,可信度極高。

約於公元1270年,威尼斯人「馬可孛羅」(Marco Polo) 隨叔父來中國經商,並得到元世祖忽必烈的賞識,任命為官員,巡訪各地。馬可孛羅非常佩服中國城市的繁華,寫下遊記,令歐洲人震驚。其實,馬可孛羅所見的中國,已經歷「金、元」兩代百多年的戰禍兵災,料想若以北宋歌舞昇平年代的中國和西方作比較,則當然更突顯優越。

公元1000年前後,是中國的黃金時期。北宋的軍力雖然稍弱,但在經濟上社會富裕;文學上建立一代風格的「宋詞」;科技上亦有很多創意:「四大發明」在此時凝聚。當時阿拉伯水手經常來宋通商,建立「海上絲綢之路」。沿著這條海路,與及日後陸路上的「蒙古軍西征」路線,中國的「四大發明」相繼傳入歐洲,並改寫了歐洲文明。

公元1100年後,中華文明卻遇上前所未有的厄運,北方遊牧民族大舉南侵,其中蒙古軍隊的破壞力最甚。公元1400年後,漢族雖然取回統治權,建立明朝,但心態已改:「對外鎖國;對內高壓」,清朝亦復如是,中華文化逐漸淪為「醬缸文化」。

公元500年至1000年的中世紀前期,是西歐文明的「abcd」文字草創期;公元1000年至1500年的中世紀後期,西歐吸收了東方傳來的各種技術而迅速成長。中國的「四大發明」影響特別深遠:「羅盤」大增其航海能力;「火藥」大增其軍事能力;「造紙術」和「印刷術」則倍增其知識傳播能力,而abcd的字母體系又特別適用於活字印刷,「知識流通」是促進西歐文明極速成長的最主要原因。

公元1500年以後,西歐各小國紛紛「大國崛起」。它們經歷了「航海探索」、「科技革命」、「工業革命」等階段,實力倍增。公元1842年發生「鴉片戰爭」, 開始了西方文明憑藉軍事力量遠渡重洋攻略中國;清末的「八國聯軍」,與今天「G8」工業大國的成員相約,則更可突顯「工業科技知識」的重要。

面對歷史,我們必須保持開放態度:既不可自驕前朝盛勢,亦不必自卑近代弱勢;拋下仇恨的包袱,學習他人的優點,方能邁步向前,免遭歷史淘汰。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六月 2nd, 2008 5:17 下午 在 中世紀西方 Mediev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