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帝國時期,西歐人被稱為「野蠻人」(Barbarians),這是因為西歐人沒有「文字」。另有一說,羅馬人遇著西歐人,祇聽到他們「bla-bla-bla」的口語,卻無法理解,便用輕視的語氣稱之為「Barbarians」。

就羅馬人來說,「文字」是一種可以傳遞訊息的圖像符號,祇要有文字的存在,羅馬人就有能力把這些符號廣泛複製、深入研究,並破解其背後的意義。但當時的西歐人沒有文字,祇靠口語;也就是說,祇能用聲音來傳遞訊息。當時更沒有「錄音機」,聲音不能準確被複製留存,難以反復研究,也就無法破解其義。

公元480年,西歐人攻滅西羅馬帝國時,仍被稱為「野蠻人」!然而,一千年後,即自公元1500年起,這些西歐國家卻紛紛「崛起」,成為征服世界的「文明大國」。在這一千年間,西歐踏出「脫蠻」的第一步,就是「文字化」,想不到這一步卻原來與基督教有極大關係。

話說基督教創教早期,很快便傳遍羅馬帝國,但當時受到皇帝的打壓,教徒祇能在地下活動。公元313年,康士坦丁大帝頒下「米蘭敕令」(Edict of Milan),一反前任的政策,把基督教提升為「羅馬國教」,對教會提供財政資助,又强迫臣民信奉,並禁止其他信仰。基督教在帝國境內站穩後,便開始向境外的「蠻族」傳教;但在境外傳教,沒有倚仗武力的支援,依靠的卻是文化上的優勢。

蠻族文化上的最大弱點,就是缺乏文字;基督教傳教士於是便將羅馬文字的「拼音系統」概念,移植到蠻族的口語上,把口語用羅馬字母「abcd…」等「拼寫」出來,形成蠻族的「文字」。傳教士原來的目的,是要把《聖經》繙譯成蠻族語文,以助傳教;料想不到附帶的結果,卻是把蠻族歷代口語相傳的民族故事,寫成「歷史、詩歌、文學」等,更鞏固各蠻族間的「文化認同」。許多蠻族領袖因而認識到「文字」的威力,故此重用傳教士,並改奉基督教。傳教士又帶來羅馬的「法律、農耕、工程」等知識,令這些蠻族更為强大。

蠻族對基督教敬禮有加,即使攻滅西羅馬帝國之後,仍然尊敬教會。由羅馬教庭所建立的,是為「西歐文化圈」,用的是「拉丁字母」;由康士坦丁堡教庭所建立的,是為「東正教文化圈」,用的是「希臘字母」。在《大國崛起》電視片集提及的九國,其中「葡、西、荷、英、法、德、美」七國用的是拉丁字母;俄羅斯用的是希臘字母的變體;日本用的「平假名、片假名」則是漢字的變體;這幾個民族的「文字化」,都是在公元500–1000年之間完成。當然,日本不屬基督教,其崛起亦最遲;但卻是在「西方文明」攻入東亞後,才發奮圖强,進行「明治維新」。

讀歷史至此,海遠驀然醒悟「教育」原是基督教的强項,又聯想到海遠唸的小學、中學,都是在「教會學校」就讀:在千多年前的中世紀歐洲,風雲際會,教會既用「abcd」啓蒙了「西歐」;於昨天的新世紀香港,機緣巧合,教會同樣亦用「abcd」啟蒙了「海遠」。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五月 13th, 2008 6:31 上午 在 中世紀西方 Mediev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