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將於今年8月主辦「北京2008奧林匹克世界運動會」 (Beijing 2008 Olympic Games),隨着3月24日在希臘雅典採集奧運火種,及將奧運火種在3月31日送抵北京後,並即在4月1日開始在世界各地舉行奧運火炬傳遞 (Olympic Torch Relay),直至8月8日重回北京奧運開幕禮會場。

點燃奧林匹克聖火 (Olympic Flame) 是自1896年第一屆現代奧運會開辦以來,延傳至今一個帶有象徵性的重要儀式,這項儀式起源於古代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 (Prometheus) 盗取火種給與人類使用的故事。話說點燃火把的形式最早出現在希臘的軍事操典和民間競技大賽,是古希臘人為對普羅米修斯表示敬意,特地在重大活動中用這個形式來象徵普羅米修斯給與人類火種和智慧。正如當年的傳令兵在城邦之間奔走相告運動會開始而宣佈「神聖休戰」,今天的奧運火炬手,手持奧運火炬,傳遞奧林匹克聖火,鼓勵全世界為了奧運會放下武器。

自1936年德國柏林夏季奧運會第一次舉行了奧運火炬傳遞後,歷屆奧運會都有持續舉辦此項活動,今屆已是第十七次。奧運火炬傳遞是奧運會的前奏,透過傳遞活動傳播蘊涵「相互瞭解、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的奧林匹克精神、傳遞和平的信息、燃點人們對奧運會的激情。奧運火炬傳遞亦是奧運會主辦國組織委員會提升公衆對奧運會認知度和創造宣傳點最有力的傳播活動,它使主辦國人民有機會全面感受奧運會的力量,亦同時為主辦國家和城市提供了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機會。

北京2008奧運火炬傳遞憑藉「和諧之旅」(Journey of Harmony) 為主題;採納「點燃激情 傳遞夢想」(Light the Passion; Share the Dream) 為口號,前往境外分佈世界五大洲的21個城市,及在中國境內31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傳遞,並將抵達世界最高峰 — 珠穆朗瑪峰。自本年4月1日開始,火炬傳遞為期130天,火炬手總數21,880名(包括境內19,400名及境外2,480名),傳遞總路程約13萬7千公里。這是奧運史上傳遞路線最長、覆蓋地域範圍最廣、參與人數最多的一次奧運火炬傳遞,期望可在奧運史上為中國譜寫輝煌的篇章。

然而,良好的主觀願望卻換來觸礁的客觀事實;北京奧組委悉心安排的奧運火炬境外傳遞,在一些西方城市包括倫敦、巴黎等遭受示威、抗議、干擾,甚至企圖搶奪、破壞火炬。傳遞活動在一片混亂之下完成,隨之而來的是當地及世界各地傳媒進行鋪天蓋地的重點報導和分持不同立場的激烈評論。雅帆透過英國廣播公司24小時新聞電視頻道 (BBC News 24 TV Channel) 的直播,觀看當日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絕大部分過程,又參考事後英國及香港傳媒的報導和批評,想談論奧運火炬倫敦傳遞與自由表達不同意見的一些觀察和看法。

於4月6日在英國倫敦舉行是本屆奧運火炬境外傳遞的第四站,是境外傳遞路綫最長、傳遞方式最具特色的一段。由於倫敦是下屆2012年奧運會的主辦城市,故此對本屆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各項安排特別精心謹慎。傳遞路綫全程31公里,經過倫敦10個分區,80名火炬手將以跑步、單車、公共汽車、船隻等不同方式傳遞,下列是沿途站點和一些發生事件:

(1) 溫布萊球場 (Wembley Arena;10:30 am)–在奧運火炬傳遞開始之前,倫敦的四月清晨罕有地下着大雪,啟步儀式在溫布萊球場舉行。倫敦奧委會特意安排被譽為英國最偉大奧運選手、曾5奪奧運金牌的前划艇運動員雷德克雷夫 (Sir Steve Redgrave) 擔任首名火炬手,確屬衆望所歸。接棒的第二名火炬手是一位十六歲的女學生格連 (Cheyenne Green),期望可參與下屆倫敦2012奧運,此項安排象徵着薪火相傳。傳遞開始不久,便遭受示威者干擾;當火炬手乘坐開頂雙層巴士 (Open-top Double Decker Bus) 進行傳遞的時候,即有三名示威者企圖強行登上該巴士,迅速被警員制止及拘捕。

(2) 賴德布洛克樹林 (Ladbroke Grove;11:00 am)–此站點的火炬手包括電視主持人康妮胡克(Konnie Huq),在她接力期間,一名示威者成功突圍,埋身抓着其手持的火炬,正欲搶走之際,身旁的中國火炬護衞手 (Chinese minders) 和警員當場將他制服按在地上。

(3) 諾丁山門 (Notting Hill Gate;11:30 am)–此站點的火炬手包括著名網球員漢文 (Tim Henman)。在火炬手途經荷蘭公園附近,有兩人企圖用滅火筒熄滅火炬時被捕,另有人走到火炬手面前揮動西藏雪山獅子旗抗議。

(4) 牛津街 (Oxford Street;12:00 noon)–在此站點再有一名人權運動支持者企圖登上一輛運載火炬的巴士被制服。

(5) 大英博物館 (British Museum;12:25 pm)–由於早前曾公佈中國駐英大使傅瑩將在此站點擔任火炬手,故此吸引超過500名包括支持藏獨的示威者聚集,亦有不少揮舞中英兩國國旗的奧運擁護者分庭對峙。

(6) 唐人街 (Chinatown;12:45 pm)–因應在上一站點聚集有數百名示威者,中國駐英大使變更路線,改為擔任此站點的火炬手,在大批中國火炬護衞手和警員的嚴密簇擁保護下,手持奧運火炬跑過喜氣洋洋的一段倫敦唐人街,避開了示威者的干擾。

(7) 皮卡迪里圓環 (Piccadilly Circus;12:50 pm)

(8) 特拉法加廣場 (Trafalgar Square;13:00 pm)–在此站點有大型歡迎奧運火炬表演,亦有支持藏獨人士在噴泉附近揮舞雪山獅子旗。另外,於悉尼2000奧運曾獲女子七項全能賽金牌的英國運動員利韋絲 (Denise Lewis),負責將火炬從西敏區傳遞至唐寧街10號首相府門外;但由於附近有逾千名支持藏獨與人權運動的示威者和擁護北京奧運人士集結,警方需要封鎖一段唐寧街,方便接棒儀式順利進行。英國首相白高敦 (Gordon Brown, Prime Minister) 在奧運部長喬維爾 (Tessa Jowell, Olympics Minister) 陪同下出門歡迎,見證利韋絲交棒與18歲年青傷殘奧運選手查華特 (Ali Jawad)。白高敦並與運動員握手拍照,但他並無接觸火炬,祇在旁目視運動員交接火炬及鼓掌致意。

(9) 南岸中心 (Southbank Centre;13:30 pm)

(10) 薩默塞特宮 (Somerset House;14:30 pm)

(11) 聖保羅大教堂 (St. Paul’s Cathedral;14:45 pm)–原定在此站點進行跑步傳遞,改為由巴士運載,以避開示威羣衆。

(12) 伯德菲爾德公園∕莫爾倫敦 (Potters Fields/More London;15:15 pm)

(13) 倫敦塔橋 (Tower Bridge;15:30 pm)–在此站點的火炬手包括英國著名女子馬拉松長跑奧運選手拉德克利夫 (Paula Radcliffe),負責跑過重要景點倫敦塔橋一段。

(14) 白教堂路 (Whitechapel Road;15:45 pm)

(15) 斯特拉福德 (Stratford;16:45 pm)

(16) 金絲雀碼頭 (Canary Wharf;17:00 pm)–英國著名帆船運動員、現今橫渡世界最快記錄保持者麥克亞瑟愛倫 (Ellen McArthur) 負責手持火炬乘坐船隻,從金絲雀碼頭航行一段泰晤士河 (River Thames) 至北格林尼治。

(17) 北格林尼治千禧穹頂體育場 (North Greenich Millenum Dome;18:00 pm)–此終點站的火炬手包括英國國家足球隊及北倫敦阿仙奴足球隊19歲年青球員禾確特 (Theo Walcott),負責傳遞最後第二棒。於雅典2004奧運同時奪得800米及1500米中距離徑賽金牌運動員賀姆絲,則負責最後一棒傳遞,在英國皇室成員安妮公主的見證下,燃點千禧穹頂體育場內火盤,並正式結束奧運火炬倫敦傳遞。

英國廣播公司將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過程剪輯成4分半鐘的紀錄片段,各讀者可在其新聞網頁重溫,網址是–
http://news.bbc.co.uk/player/nol/newsid_7330000/newsid_7333100/7333120.stm?bw=bb&mp=wm&news=1&nol_storyid=7333120&bbcws=1

雅帆從英國廣播公司的現場直播,可綜合下列幾點:

(一) 沿途嚴密保護火炬手–首先內層兩旁是十多名身穿藍衣的中國火炬護衛手;其次外層兩旁是十多名頭戴單車護帽、身穿黃色螢光上衣、騎着單車魚貫而行的倫敦警員;再緊隨其後並於有需要時上前是穿着普通制服加黑色薄裝保護背心的另批倫敦警員;及數輛警車殿後提供支援。

(二) 低武力控制羣衆–倫敦警方總動員2000人沿途維持秩序。傳遞路線有鐵馬將各示威者和支持人士與火炬手隔開,並有警員駐守、監視和維持秩序。各男女警員祇是一般巡邏裝備,並沒有隨身配帶防暴警棒、盾牌等設施。遇有行動過激的示威人士,亦祇徒手將他們推開、壓向牆壁或按在地上,希望使用最低武力控制羣衆。在現場電視直播所見及事後傳媒報導所知,未見流血事件發生,若有損傷亦屬輕微。雅帆認為倫敦警方在遭受強大輿論壓力之下,表現盡量克制;較之巴黎警方的鐵甲威龍、防暴警棒等重型裝備的嚴陣對待,並最終以示威人士流血收場,則更突顯倫敦警方低調、和平的處理手法尚算奏效。

(三) 自由表達不同意見–沿途大批不同國籍示威者手持「西藏自由」(Free Tibet) 的中英文橫額,並揮動「西藏雪山獅子旗」,亦有人權運動分子要求釋放中國維權人士。有人拿着寫有「停止在西藏殺戮」、「停止執行死刑」、「中國與達賴對話」等大幅小幅標語示威,更有人手持反對標語或雪山獅子旗追隨火炬手沿途奔跑。另一方面,支持北京奧運的擁護者則高舉支持標語和揮舞中英兩國國旗,與示威人士互相輝映,亦有多名熱情觀衆衝到火炬手面前近距離拍照。

(四) 少數犯法行為–示威者過激的暴力行為包括企圖搶奪火炬、以滅火筒熄滅聖火、強行登上巴士等,全部被警員制服,結果有37人被拘捕帶署,最終大部分被釋放。

簡單地說,在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過程中,支持不同意見、擁護各種訴求的人士,祇要是合法行為,皆可享受各自表達的自由。

英國當地傳媒對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報導和評論,事後遭受各方包括外地傳媒猛烈批評其未有給予正面支持、誤導和偏頗;藉歪曲報導西藏騷亂,企圖打擊奧運火炬在倫敦的成功傳遞;或是一面倒傾向支持藏獨及人權運動人士的反對意見等。再者,「做人不能CNN」、「說話不能BBC」更成為中國內地民衆聲討西方傳媒偏見報道的流行語。雅帆提供下列一些事實,讓各讀者對英國傳媒在此項事件的報導和評論,能有更全面的認識。

於2008年3月28日,中國駐英大使傅瑩接受英國廣播公司第一電視頻道 (BBC One TV Channel) 收視最高的《早餐》(Breakfast) 節目電視直播採訪,主要介紹中國主辦北京奧運的目標、澄清拉蕯的騷亂和解釋西藏的主權問題,並帶出奧運火炬倫敦傳遞,期望藉此增進兩國人民互相瞭解。訪問內容刋載於中國駐英大使館網頁,網址是–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chn/gdxw/t419333.htm

於2008年4月5日,即奧運火炬倫敦傳遞前夕,傅瑩在《泰晤士報》(Times) 撰寫題為〈The Olympic torch is undimmed〉(奧運火炬不滅) 的文章,呼籲旅居英國的華僑和留學生,參與支持火炬傳遞活動;向外國讀者闡述西藏的歷史和分析西藏的現況;介紹中國建設和諧社會的目標與具備面對未來挑戰和解決問題的決心;最後並以期望中英兩國能分享奧運同一個夢想作結:

“China is trying to embrace the world. Tomorrow, Beijing and London shall be one. The people of our two countries will share in the Olympic dream.”

上述文章載錄於《泰晤士報》網頁,網址是: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guest_contributors/article3685300.ece

在上列4月5日文章刋登的同日,《泰晤士報》撰寫題為〈Torch Song:The Olympic torch should be fêted as a symbol of sport; not of China’s misdeeds〉的社評,除了以確定不同意見人士擁有抗議北京人權紀錄的示威權利作引子外,主旨是正面和大篇幅地呼籲支持中國主辦北京奧運和奧運火炬境外傳遞,重要內容部分錄述如下:

“Those who condemn China’s behaviour in Darfur and Burma and Tibet – and we report today that eight people have been killed by Chinese paramilitary forces who opened fire on Tibetan monks and villagers protesting against confiscation of pictures of the Dalai Lama – have every right to use the torch’s progress through London tomorrow to protest against Beijing’s human rights record. ……”

“……But hand in hand with this newspaper’s unwavering support for the democratic rights of law-abiding protest goes our wholehearted backing for the smooth progress of the Olympic torch along its 85,000-mile journey across the world until it returns to China, there to inaugurate a landmark event for both sport and also for China’s emergence into the blinding, often unforgiving glare of world scrutiny. China has a right to host these Games without the threat of boycott. It is vital to keep in mind that the Olympic torch is not about China. It is about the Olympics and about the athletes competing in them. For those reasons we should respect and honour the torch as it crosses the capital. The Games are a cradle of fierce rivalry and also of international friendship; an arena in which to showcase both human endeavour and also human solidarity.”

“As it threads its way through the world, the torch sews together countries that may not always see eye to eye, binding them with novel bonds of fellowship. We should embrace the way the Games offer countries with festering grievances against neighbours an opportunity to break bread with each other without also wanting to break each other’s heads.……”

“……The alternative – calling for a boycott that frustrates athletes and humiliates the Chinese – is not only short-sighted, but self-defeating. If the West ruins China’s great celebration of its modernising, reforming, internationalising self, the Chinese people will not only lose face, they will turn their faces against the world. It is far more constructive to make a plain and public case endorsing China in its efforts to host a successful Olympics, and using the opportunity that creates to agitate for an improved human rights record and a more responsible foreign policy. The Beijing Olympics offer an unparalleled opportunity to offer a hand of friendship to China. China is smart enough to know that such friendship often comes at a price; that Beijing will be the focus of huge international inspection, and that such attention will not always be flattering. But the West must capitalise on this opportunity with diplomatic grace and ingenuity, rather than with a form of diplomatic Tourette’s.”

“The Olympic torch is a modest object, barely bigger than an upright baseball bat. But its flame stands as a potent symbol of what the world might, ideally, one day become – not necessarily just what it is today. Snuff out that flame and the world becomes not brighter, but darker still.”

上述全文載錄於《泰晤士報》網頁,網址是: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leading_article/article3685333.ece

英國廣播公司在電視直播火炬傳遞的過程中,全面地分別訪問了支持藏獨和人權運動的示威者、支持北京奧運和火炬傳遞的擁護者、火炬手、政府官員、警方代表和沿途現場觀衆,活動完結後又在電視新聞節目中,直播兩名支持藏獨示威者在錄影室的現場訪問。基於新聞價值的大前題下,英國電視台或許出現播放訪問反對意見較多的傾向,因而引發海外觀衆從其當地電視台,祇可收看轉播部分新聞錄影片段而非全部過程;或經當地其他傳媒,祇能知悉選載部分新聞資料紀錄的情況下,產生對英國傳媒報導和評論有偏頗的感覺。

例如《BBC中文網》的網頁,亦祇選載訪問其中兩名被訪者:即英國著名女子馬拉松長跑奧運選手拉德克利夫,在接受BBC體育部記者斯萊特採訪時的表態;與自由西藏學生運動負責人、舊金山其中一名反華示威組織者拉頓德通,在接受BBC第四電台《今晚世界》節目採訪時的表態。該網頁發佈訪問中文譯文的網址是:
http://news.bbc.co.uk/chinese/trad/hi/newsid_7330000/newsid_7337900/7337981.stm

雖則英國廣播公司其實已給與適當機會和盡量涵蓋各方人士,發表對中國主辦北京奧運和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不同意見(請參考上文介紹英國廣播公司網頁載錄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4分半鐘紀錄片段),但卻仍然惹來世界各地傳媒與華人對其報導和評論產生偏頗感覺,更有「說話不能BBC」的嘲諷。雅帆從另一角度補充上述一些事實,留待各讀者自行判斷。

於4月7日,即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翌日,《泰晤士報》首席體育專欄作家班尼斯 (Simon Barnes;Chief Sportswriter) 撰寫題為〈Sport is never pure and rarely simple〉(體育活動從未純粹並罕有簡單地祇談體育) 的特稿文章,尖銳批評中國不能單憑自己的模式去舉辦奧運會;而安排奧運火炬大規模在境外傳遞,不但未能為中國帶來榮耀,卻替支持藏獨人士和人權運動分子提供一個展示反對中國的表演機會。

香港一名資深傳媒人在一份報紙撰文批評奧運火炬倫敦傳遞時,特別選錄了班尼斯特稿文章的首兩段譯文:

「即使中國以前不知道,但現在北京當局一定知道,中國不可能按自己的模式舉辦奧運會。奧運聖火接力是各種權力的展示,但不是為了榮耀中國,而是為親西藏示威抗議者,甚至是為一個成熟社會展現對失控、動盪與混亂的容忍。」

這段譯文卻立即帶來香港另一名資深傳媒人在一個電台峰煙節目作出激烈回應,指責班尼斯特稿文章祇單獨批評北京奧運的偏頗和不公,並反擊質疑為何沒有批評四年後倫敦主辦奧運及安排火炬傳遞,同樣會招倈反對英國入侵伊朗的示威。

班尼斯的特稿文章其實有這樣一段:

「對政治家和大型商業機構來說,奧運火炬歷年來都是難以抗拒的有效宣傳品,各國包括我們的國家都會利用奧運火炬作自我宣傳。然而當四年後倫敦舉辦奧運之時,英國亦必須面對其示威者,尤其是當英國軍隊仍然參與伊朗戰爭。」

據此可證班尼斯在批判中國今天奧運宣傳行為的同時,亦公平地評論英國明日可能發生的「倫敦重蹈北京覆轍」。香港傳媒人的謬誤評論,祇因第一位資深傳媒人的選擇性引述,和第二位資深傳媒人未經閱讀原文便作出輕率反應的緣故。這件事實的最大受害者既非《泰晤士報》或專欄作家班尼斯,亦非香港兩名資深傳媒人,卻是誤信報導與批評、並在腦海中不知不覺間被埋下「仇英恨外基因」的傳媒受衆!班尼斯具爭議性的特稿文章,現原文輯錄如下,供各讀者細閱–

“Sport is never pure and rarely simple

Well, if China didn’t know it before, China certainly knows it now: you don’t get the Olympic Games on your own terms.

The Olympic torch relay was a showcase all right, but not for the glory of China. Rather it was a showcase for pro-Tibet protesters and even more so for the uncontrollable, turbulent and chaotic nature of a tolerant society.

Many pro-Tibet people have said that awarding the Games to China was a terrible mistake. But for others the Olympics have already provided a matchless opportunity to raise the issue of Tibet and China’s human rights record to a global audience, to all people whose media are not controlled by the state in fact.

The peaceful demonstrations that followed the torch around London, and the arrest of three dozen or so people for public order offences — not crimes against the state, please note — were able to make a loud and embarrassing point about Tibet. They also made a still more forceful point about diversity of opinion and its legitimate expression in the democratic world.

At the centre of it all was a flame — the sort of thing that you can create yourself with a match or a cigarette lighter. It is an extraordinary example of the potency of symbols and of the many and various meanings that a powerful symbol can possess.

The flame is the symbol of the Olympics. It stands for the greatest sporting event, the greatest celebration of humanity and the biggest party in history. It also carries a baggage of imposed meanings: peace, universal brotherhood and the eternal goodness of the human spirit.

The Olympic torch has been irresistible throughout its history to politicians, and latterly to giant commercial organisations. It has been used by one country after another to promote itself, not least by our own. Britain will meet its own demonstrators when London stages the Olympic Games in four years’ time, particularly if it still has a military presence in Iraq.

The torch means more than fun and games and peace and love. Right now, it also means the glory and ambition and power of China. Because of this, it was impossible to parade it around London without a guard of panting policemen. The guard itself becomes a potent symbol of the reservations many people feel about China — reservations not about its athletes but about its government.

Chinese officials will tell us that the Olympic Games are about sport, pure and simple. But sport is never pure and rarely simple. If the Chinese didn’t know that before, well, that’s another lesson learnt on a turbulent day.”

上文刋載於《泰晤士報》網頁,網址是: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sport/more_sport/article3695051.ece

於4月8日,另外一名專欄評論員鮑韋絲 (Libby Purves) 在《泰晤士報》撰文,題為〈Olympic torch: a perfect response–You can criticise China for its shameful activities in Tibet yet also support the Olympics〉(奧運火炬:一個完美回應–你既可批評中國在西藏的可恥行為並同時支持其舉辦奧運),代表着英國社會其中一種對華態度。望題知義,其評論指出隨着中國的崛起,世界各國和中國需要互相協調合作,並應該支持中國舉辦奧運;與此同時,西方國家理應珍惜民主社會的示威自由,向中國和平展示對其在西藏所採取行動的不滿。文章刋載於《泰晤士報》網頁,網址是:
http://www.timesonline.co.uk/tol/comment/columnists/libby_purves/article3701224.ece

在奧運火炬倫敦傳遞完成後,中國駐英大使傅瑩於4月10日應邀走訪英國電訊媒體集團 (Telegraph Media Group) 總部,與集團主席和多位傳媒代表進行會談,彼此對中英問題交換意見,包括澄清奧運火炬倫敦傳遞和西藏騷亂的實況、檢討英國傳媒對這兩項事件的報導和評論、分析中國駐英大使館和英國傳媒在增進英國國民對瞭解中國國情所能擔當的角色、表達對西方傳媒可更平衡和客觀地報導更多中國信息的期望等。該次會談的內容,刋載於中國駐英大使館網頁,網址是: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chn/sfhd/t424451.htm

傅瑩又撰寫文章,題為〈火炬倫敦傳遞後的思考〉,總結這次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實況和一些感受。雅帆認為傳瑩的文章言簡意深,客觀地分析中外傳媒的問題所在,準確指出促進中外人民彼此瞭解和互相信任的重要,及提供改善中外關係的有效方法。文章的英文譯本於4月13日在英國《星期日電訊報》(Sunday Telegraph) 發表,希望能為英國人民和傳媒工作者帶來反思。雅帆推薦各讀者細閱全文,其主要內容現輯錄如下:

「…… 這一天將以北京和倫敦之間的一次碰撞留在人們的記憶中,這個碰撞火花四濺,充滿燥動,中國是首次舉辦奧運會的發展中國家,而英國則是迎接火炬的第一個西方國家。……」

「…… 在返回機場的大巴士,北京奧組委年輕的女士們,包括前奧運冠軍喬,都堅定地認為是全英國的人在跟她們作對。…… 她們還要一路上反復經受暴力沖搶火炬的行徑。……」

「…… 而我很幸運地坐在後面的車上,有機會看到數萬倫敦人頂風冒雪前來歡迎火炬,有揮手致意的老人,也有在風雪中表演節目的演員們。……」

「…… 一個年輕朋友看了BBC 對火炬倫敦傳遞的轉播,他在給我的信中寫到,此刻百感交集,有悲哀、憤怒,也有不解。像他一樣,很多人可能從中領悟到,中國融入世界不是憑着一顆誠心就可以的,擋在中國與世界之間的這堵牆太厚重了。……」

「…… 而在這堵牆的另一邊,情況則完全不同。像我這樣身處中西方之間的人,不能不對中國和西方國家公衆之間彼此印象向兩個不同的方向下滑的趨勢深感憂慮。」

「我不禁要問:為甚麼在涉及中國的問題上,一些媒體的一概而論的隨意批評能夠被西方公衆不加思考地接受,為甚麼沒有人質疑,這樣的批評到底涉及到哪些具體問題,確切情況如何?為甚麼一些報導,包括數字,能夠在毫無事實依據的情況下連日登載在新聞裏面?……」

「…… 80後出生的中國年輕一代成長在國家不斷繁榮富強、人民教育水平不斷提高、社會自由度不斷擴大的年代。在最近事態的沖擊下,他們開始對西方世界進行新的集體的反思。」

「…… 很多對西方持有浪漫看法的年青人,對西方媒體妖魔化中國的企圖十分失望,而妖魔化會往往引發相應的反作用。」

「我衷心希望通過這些事情中國的年輕一代能夠對西方有一個更加全面的認識,西方國家仍然是中國改革進程中的重要伙伴。」

「在西方很多人抱怨中國對媒體不夠開放。而在中國,我們則認為西方媒體也應該學會如何獲得尊重。如果西方媒體能夠更加關注和報導今天中國的真實情況,而不是糾纏一些不存在的或者陳舊的問題,這將有助於改善他們的聲譽。」

「我在英國的這一年裏,深感外界對中國的報導比80年代中期我在英國留學時多多了。大多數的報導還是貼近中國的實際的。中國也處於信息爆炸的年代。希望西方國家能有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努力跨越語言和文化的障碍,更多了解真正的中國。」

「世界曾等待中國融入世界,而今天中國也有耐心等待世界認識中國。」

上述原文刋載於中國駐英大使館網頁,網址是:
http://www.chinese-embassy.org.uk/chn/sfhd/t424711.htm;
英文譯本則刋載於《星期日電訊報》網頁,網址是:
http://www.telegraph.co.uk/opinion/main.jhtml?xml=/opinion/2008/04/12/do1210.xml

雅帆無意捲入爭論個別示威團體、英國或中外傳媒所表達不同意見的真偽對錯,祇是以一名旁觀者立場,透過接觸多個傳媒對當日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報導,嘗試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從多角度並如實地在本文展示出來,給各讀者參考和反思。

時至今日,奧運火炬境外傳遞經已全部完成。雅帆有一觀察,就是當奧運火炬踏足境外城市進行傳遞時,中外兩國主事單位似乎對奧運火炬境外傳遞的意義和彼此所擔任的角色,頗有不同的演繹和要求,甚或衝突,中國火炬護衛手就是其中一個例子。究竟彼此的角色有否主客之分?誰是主?誰是客?怎樣是主?怎樣是客?中外文化的差異和中外文明的衝突,可能就是帶來這一連串混淆不清的問題和角色矛盾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奧運火炬境外傳遞所引發的紛爭,莫非又被亨廷頓 (Samuel Huntington) 的〈文明衝突論〉(The Clash of Civilisation) 所不幸而言中?

綜合奧運火炬倫敦傳遞的觀察所得,雅帆深信不同意見的自由和平表達、寬大包容和深切反思,確實是社會現代化和文明進步其中一項最基本的先決條件;這項要素亦正符合奧林匹克精神所強調:「對文化差異的容忍和理解」;與「競技運動的公平和公正」,並實現其提倡「彼此交流、互相尊重」的神聖目標。

備註:本文部分資料輯錄自英國廣播公司、《泰晤士報》和中國駐英大使館的網頁,並引述傅瑩女士、班尼斯先生和鮑韋絲女士的文章,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五月 4th, 2008 2:12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5月2日,奧運火炬香港傳遞在一片歡呼聲中順利完成,當日既有民間團體用行動保護火炬,發揚愛國精神;亦有團體藉示威抗議,促請中國政府改善人權。香港電台電視部節目《鏗鏘集》,特別製作題為〈同一世界 同一夢想〉的專輯,其精彩內容,除了報導當日奧運火炬香港傳遞的過程外,亦訪問了同時進行示威或支持火炬傳遞的不同陣營人士。假若讀者錯過了,雅帆推薦各讀者到訪香港電台的網頁重溫該專輯,可對香港自由表達意見「新文化」和中國新生代的愛國情懷,另有一番體會。網址是:http://www.rthk.org.hk/rthk/tv/hkcc/20080504.html。

五月 27th, 2008 at 6:2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