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八月

香港的中國歷史教育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近幾年來,香港中學的中國歷史教育,經常遭受公眾的猛烈批評,主要環繞兩個核心問題:中國歷史從必修科變成選修科,減低中學生接受中國歷史教育的機會;及中學生失去學習中國歷史的興趣,引發高中學生選修中國歷史的人數逐年遞減;兩者結果導致中學生認識中國歷史的水平下降。

究竟香港中學生認識中國歷史的水平,下降至怎麼樣程度?首先是中國歷史教育的質素問題。話說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的《鏗鏘集》,於本年(2013年)5月6日播放一集題為〈愛國愛港的身影〉,其中部分報道兩日前(5月4日)在灣仔金紫荊廣場舉行香港紀念五四運動94周年的活動。該活動吸引約3,000名青少年 — 包括穿著校服的中小學生 — 到場觀賞升旗禮及表演節目等,其舞台佈景板大字標明,特別提醒觀眾活動的主題是「尊重與包容」。當《鏗鏘集》記者訪問現場觀眾的一名小學女生和另一名中學女生,甚麼是「五四精神」的內容時,兩名學生竟不約而同地回答是「尊重與包容」。

「五四運動」與「五四精神」是中國現代史極為重要的課題,亦是香港每一名中小學生必須認識正確的中國歷史常識,絕對不容誤解。

五四運動的歷史,源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協約國在「巴黎和會」協議將戰敗德國的山東權利讓渡給日本。於1919年5月4日,觸發北京學生激烈的示威遊行,對負責與日本協商的內閣官員表達不滿,在「外爭國權,內除國賊」的洶湧群情下,「火燒趙家樓」,痛打駐日公使章宗祥。示威隊伍數度與警察發生暴力衝突,一名北大學生死亡,警察逮捕三十二名學生;事件接著發展成為學生的罷課行動,及政府對學生的大規模逮捕。其後,面對強大社會輿論壓力,軍閥政府釋放所有被捕學生,交通總長曹汝霖、幣制局總裁陸宗輿、駐日公使章宗祥相繼被免職,總統徐世昌提出辭職,最後中國代表沒有在《巴黎和約》上簽字。

五四精神的內容,主要是提倡「德先生」(民主;democracy) 和「賽先生」(科學;science),簡而言之,就是「民主」與「科學」的精神。有關五四運動的歷史、五四精神的內容、五四運動的關鍵人物包括蔡元培、陳獨秀、胡適等資料,雅帆推薦閱讀《追尋現代中國(中册)》第403至414頁,由史景遷著,溫洽澺譯,時報出版社出版;有關五四運動的進一步論述,可參考海遠在本網誌130至134的五篇文章。

五四運動的歷史事件,中小學生或許未能完全瞭解詳細內容,但五四精神主要內容的「民主」與「科學」,中小學生若是罔無所知,則香港中小學生認識中國歷史的質素,難免令人感到憂慮!

另一方面,上述活動全名為「香港五四青年節2013《金紫荊廣場五四升旗禮》暨『尊重與包容』青年分享會」,由香港各界青少年活動委員會主辦,並獲中國駐港機構及特區政府官方高姿態支持,主禮嘉賓空群而出,包括: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外交部駐港副特派員姜瑜、特區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行政會議召集人林煥光、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公務員事務局局長鄧國威、食物及衛生局局長高永文、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公民教育委員會主席李宗德等。

雅帆不禁要問,這些國家人物、特區官員和社會精英,他們可曾認識「五四運動」與「五四精神」的要義?當日紀念活動的主題是「尊重與包容」,卻和五四精神的「民主」與「科學」,可謂風馬牛不相及,無論如何也拉扯不上關係,他們可曾同意為該活動的主題?假若「尊重與包容」可以成為「五四運動」紀念活動的主題,則「繁榮與安定」、「和諧與發展」…等毫不相干的口號,同樣可以成為該紀念活動的主題,其意義何在?這些達官貴人竟然全無一個國民對維護本國歷史應有的良知和責任?不會為參與誤導歷史的活動而感到羞愧?這與篡改歷史何異?對於中國歷史教育質素的墮落,他們可要負責?

中國歷史教育質素的墮落,另外一個原因就是缺乏一本能全面並不偏不倚地論述中國現代歷史的書籍,不論是國內或臺灣學者出版的中國現代史,總覺是支離破碎,或流於偏頗。雅帆曾向一位當時仍在中學任教中國歷史的好友請教,他立即推薦由外籍中國歷史學家史景遷撰寫的以下一本好書–

《追尋現代中國》,史景遷著;温洽溢譯;上、中、下一書三册;時報出版。(《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Jonathan D. Spence, Norton & Company),

詳見網誌20〈外國學者談中國現代史〉。

再者,香港大學文學院副院長兼歷史系教授「高馬可」(John M. Carroll) 曾撰寫一本有關香港歷史的英文著作,名為《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頗具名氣,並於2007年由香港大學出版社出版。這本作品最近被中華書局翻譯成中文版,名為《香港簡史──從殖民地至特別行政區》,豈料同一時間竟然出現兩個版本:一本「敏感版」仍然保留原文的嚴厲批評內容;另一本「和諧版」卻被刪改得一乾二淨。讀者可到互聯網上搜尋有關資料,在此不贅。雅帆憂慮的是,香港的出版自由已受威脅,中國現代史向來都是敏感課題,則更容易成為被篡改對象。

綜合來說,在建制團體活動的誤導、缺乏全面並不偏不倚地論述中國現代歷史的書籍及中國現代歷史書被和諧…等情況下,香港新生代中國歷史教育的質素,焉能不下降?

其次是中國歷史教育的數量問題。話說在2013年7月3日星期三上午11時正的立法會會議上,李慧琼議員提出以下的口頭質詢:

「據報,自2001年中學課程改革後,有不少中學的初中課程取消以獨立科目教授中國歷史(下稱"中史"),以致修讀中史科的高中學生人數近年持續下降。今年香港中學文憑考試的中史科的報考人數只有7400多人,比去年的人數銳減1000多人。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現時有多少間中學的初中和高中課程均設有獨立的中史科、有多少間中學的初中課程把中史和世界歷史合併為一科,又有多少間中學的初中課程只在綜合人文課程以主題模式施教中史,以及該等數字分別佔提供主流課程的中學總數的百分比;

(二) 自新高中課程推行以來,每年中四至中六各級修讀中史科的學生人數及百分比分別為何;及

(三) 鑒於有學者指出,對國家歷史的認識是國民身份認同的基礎,教育局會否重新考慮要求所有提供主流課程的中學在初中階段均須設立獨立及必修的中史科;若會,將於何時實行;若否,原因為何?」

教育局局長的答覆引述如下:

「主席:
教育局要求所有提供主流課程的中學,都要在初中教授中國歷史。換言之,中國歷史在初中絕對是必修的。
至於在高中階段,中國歷史和以往一樣繼續是選修科。舊學制的中學會考,考生在中英數以外多數報考四至五科,而在新高中學制下,學生在必修科以外只報考二至三科,因此大多數選修科的考生人數均較以往為少,中國歷史科亦有同樣情況。我們認為這情況與中史在初中是否獨立成科並無明顯關係。

所謂以「獨立科目」教授中國歷史,是指將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或其他人文學科分開,將中國過去五千年歷史,以治亂興衰的政治史為主線,逐個朝代教授,再由辛亥革命教至公元二千年。這課程模式是香港較傳統的中史課程。但這並非教授中國歷史的唯一方法。有學者主張中史應和世界歷史的課程連繫在同一個科目中,使學生能知道中國在不同時空的世界發展中所處的位置,並更能參詳中國與其他地方發展的異同之處及互動的經歷;亦有學者認為可以按若干主題將中國歷史予以組織,使學生在王朝的治亂興衰以外,對社會文化科技等發展,都可以有點認識。
香港有數十間學校正試行不同的中史課程模式,其中亦有教師奪得行政長官卓越教學獎。教育局認為這些努力應予肯定和鼓勵。優化中史的學習,使它更富趣味性,是提高高中中史科選修人數的最有效策略。教育局會繼續優化中國歷史課程及改進學與教策略,並為教師提供適切的支援。
就問題的三部分,回覆如下:

(一)本學年有448間中學在初中提供主流課程,其中393間有開設獨立中史科,佔整體的87.7%。這393間學校中,343間在中一至中三都開設獨立中史科,25間在初中有兩年開設獨立中史科,而25間則在中三一年開設獨立中史科。

換言之,只有55間中學在初中不設獨立中史科,佔整體的12.2%,其中23間把中史和世界歷史連繫在一科內施教,32間則在綜合人文課程以主題模式施教中史。

高中方面,本學年有450間中學提供高中的主流課程,在中四開設中史科的學校是402間,佔89.5%,中五是403間,佔89.6%,而中六則有413間,佔91.8%。

(二)自新高中課程推行以來,每年中四至中六各級修讀中史科的學生人數,以及該數字佔學生總數的百分比如下:

第一屆修讀中國歷史科的學生在中四(二○○九/二○一○學年)有12 857人,佔學生總數的16.4%;他們升上中五時有10 096人,佔學生總數的13.5%;在中六時有8 003人報考中學文憑考試,佔考生總數的11.7%。

第二屆修讀中國歷史科的學生在中四(二○一○/二○一一學年)有11 872人,佔學生總數的15.2%;他們升上中五時有9 329人,佔學生總數的12.7%;在中六時有7 434人報考中學文憑考試,佔考生總數的10.8%。

第三屆修讀中國歷史科的學生在中四(二○一一/二○一二學年)有10 349人,佔學生總數的14.0%;他們升上中五時有8 185人,佔學生總數的11.8%。

第四屆修讀中國歷史科的學生在中四(二○一二/二○一三學年)有9 364人,佔學生總數的13.4%。

(三)教育局認為國家歷史的知識,對建構學生的國民身分認同有十分重要的貢獻;在回歸前,中國歷史只是文法與工業中學的選修科,職業先修學校一般不設中國歷史。在回歸後,教育局更重視中國歷史教育的地位,並規定所有提供主流課程的中學在初中必須教授中國歷史和中華文化,而學校不論用甚麼模式教授中國歷史,其課時也規定不得少於每周約兩教節。

教育局不認為只有透過獨立學科模式,即逐個王朝順序教授中國歷史,才可以建構國民身分認同。這種課程模式,雖然在香港已推行多年,且為大多數學校採用,但卻是香港所獨有的,即使內地、台灣和澳門特區都是只設歷史科,將中史和世史融合在一科內施教。國家歷史知識浩如煙海,如何組織其內容讓每個學生都能認識其概要,一直都存有不同意見。要求所有提供主流課程的中學在初中階段都只可以採用獨立科目模式教授中國歷史,等於否定某些學校在優化中史課程的嘗試和成果,這樣不利於中國歷史教育的長遠發展。」

綜合教育局局長的答覆,從公佈數據可以肯定的是:

(1) 高中(中四至中六)開設中國歷史科的學校之數字,於中四級開設的少於中六級開設的,換言之,已隨逐班級逆向遞減;及

(2) 修讀中國歷史科的高中學生之數字,已隨逐班級上升遞減,並逐學年遞減。

因應後者影響前者,就是學校有開設中國歷史班,也變成少人選修。但教育局局長言下之意,特區政府有關中學教育中國歷史的政策,已較殖民地政府的優勝,並不需要為上述結果負責,亦不必有所更改。面對客觀數據所反映的事實,教育局局長卻沒有解釋原因,尋求改善措施,甚至可謂千方百計否認,這種駝鳥政策和卸責態度,雅帆感到非常失望。

話說開去,當年在殖民地政府時代,雅帆於一所天主教英文書院接受中學教育,從中一至中四各班的中國歷史都是必修科(外籍學生則是選修科;雅帆對當年選修中國歷史的外籍同學非常敬佩),分四年學習由上古至清代,每週祇有兩節課,每節四十分鐘,卻要學習各朝代的治亂興衰、經濟建設、對外關係、哲學思想、文化藝術、文明發展…等等,中五會考班及中六至中七預科班則是選修科。另外,世界歷史從中一至中三也是必修科,每週亦另有兩節課,中四至中七則是選修科。

雖然中一至中四每週安排兩節課合共八十分鐘純粹學習中國歷史,但由於課程範圍廣闊,老師上課時首先匆匆解釋課文和講述歷史故事,其後指導學生抽取課文重要部份,廣東話俗稱「間書」(underline text),回答課文後部列出的問答題,以便將來應試可用最精簡的文字內容,在有限時間內書寫答案。雅帆課後回家,除了老師在課本「間書」的內容外,再從課外書找尋回答問答題的額外要點資料,用練習簿將問答題和「模範答案」(model answer) 抄寫一遍,方便日後背誦式溫習。雅帆就是如此在殖民地時代的中學階段,學習五年中國歷史。

當年殖民地教育政策經常被狠批為「填鴨式教育」,中國歷史的授課時間確實緊迫,對中國歷史的敏感課題又諸多迴避,但從來也沒有減低學生對於課堂修習中國歷史和課外閱讀中國歷史的興趣。何以回歸後在特區教育政策之下,學生對於兩者的興趣反而逐年遞減?認識中國歷史的水平亦不斷下降?堪值各讀者細意思考。

誠然,現今世代學生認識本國歷史的水平下降,及學校教育本國歷史課程的路向等問題,並非香港獨有,在許多西方國家亦同樣發生。話說本年2月7日,英國教育大臣「邁克爾•戈夫」(Rt Hon Michael Gove MP, Secretary of State for Education) 發表《英格蘭國家教育課程改革政府建議》(the government’s proposal for the reform of the national curriculum in England) 的一份諮詢文件,其內容包括:「關鍵階段1、2、3」(Key Stages 1, 2 and 3;即小一至中三) 的全部課程;及「關鍵階段4」(Key Stage 4;即中四至中五) 的公民、電腦、體育課程,諮詢期超過三個月,直至同年4月16日結束。

該建議有關歷史課程改革部份,旨為確保學生能夠達到以下的教育目標:

(一) 認識並瞭解英國本土的故事:英國人如何型造其國家及如何影響世界 (know and understand the story of these islands: how the British people shaped this nation and how Britain influenced the world);

(二) 認識並瞭解一部連貫、按時間順序敘事的英國歷史,從第一代落籍本土先民的故事,到發展成為管治現代人生活的組織架構(know and understand British history as a coherent, chronological narrative, from the story of the first settlers in these islands to the development of the institutions which govern our lives today);

(三) 認識並瞭解歐洲及世界歷史的大綱:古代文明的發展與衰落;帝國的擴張與解體;人類的成就與愚蠢(know and understand the broad outlines of European and world history: the growth and decline of ancient civilisations; the expansion and dissolution of empires; the achievements and follies of mankind);

(四) 瞭解如何學懂並運用一些歷史基本的抽象名詞,包括:帝國、文明、國會和農民(gain and deploy a historically-grounded understanding of abstract terms such as ‘empire’, ‘civilisation’, ‘parliament’ and ‘peasantry’);

(五) 瞭解一些歷史概念,包括:延續和改變;成因和影響;相同、相異和重要性;並運用它們作出聯繫、比較相異、分析趨勢、型造歷史相關問題及創造具結構性的內容,包括撰寫敘述和分析(understand historical concepts such as continuity and change, cause and consequence, similarity, difference and significance, and use them to make connections, draw contrasts, analyse trends, frame historically-valid questions and create their own structured accounts, including written narratives and analyses);

(六) 瞭解如何積極運用證據解釋歷史的申述,及辨別型造歷史相反論據和詮釋的原因和過程(understand how evidence is used rigorously to make historical claims, and discern how and why contrasting arguments and interpretations of the past have been constructed);

(七) 將累積的知識放在不同範疇下去發展一套歷史觀,瞭解本土、地域、國家及國際歷史之間的聯繫;瞭解文化、經濟、軍事、政治、宗教和社會等歷史層面之間的聯繫;並瞭解短期與長期時間尺度下其歷史之間的聯繫(gain historical perspective by placing their growing knowledge into different contexts, understanding the connections between local, regional,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history; between cultural, economic, military, political, religious and social history; and between short- and long-term timescales)。

再者,該改革擬定不同「關鍵階段」學習的歷史課程如下:

(1)「關鍵階段1」(小一至小三)–主要介紹一些歷史的基本概念,包括:帝國、君主、文明、民主、國會、農民、戰爭、和平等;並介紹英國歷史上一些重要人物的生平及本土和國際上的重要事件。

(2)「關鍵階段2」(小四至小六)–教授從石器時代至十八世紀初期「斯圖亞特王朝」(the Stuart period) 的歷史,內容包括:石器、銅器和鐵器時代;羅馬統治;盎格魯.撒克遜人及維京人的殖民本土;基督教傳播;諾曼征服;十字軍東征;大憲章;百年戰爭;宗教改革;殖民新世界;與西班牙的衝突;皇家海軍的設立;文藝復興;王室與國會的對抗;光榮革命;議會的結合…等。

(3)「關鍵階段3」(中一至中三)–教授從十八世紀初期至二十世紀末期冷戰結束為止的歷史,內容包括:啟蒙運動;歐洲權力鬥爭;販賣黑奴;工業革命;環球貿易;工會運動誕生;海軍外交;帝國殖民地擴張;婦女解放;普及教育;現代福利社會誕生;第一次世界大戰;工黨首度執政;全民普選;經濟大蕭條;第二次世界大戰;殖民地獨立;東西方冷戰;共產主義席捲歐洲;英聯邦成立;新移民政策;社會改革;重視人權;冷戰結束;柏林圍牆倒塌…等。

有關該歷史課程改革諮詢文件的詳細內容,可到訪其網頁參考資料,網址是–
“www.gov.uk/government/consultations/national-curriculum-review-new-programmes-of-study-and-attainment-targets-from-september-2014”。

簡而言之,該改革針對英國目前歷史教育的自由選擇「個別項目」(isolated topics) 課程,導致其斷裂及支離破碎問題,重新聚焦英國歷史的基礎與普及教育必須從小學開始,並強調一個「連貫、按時間順序敘事」(coherent, chronological narrative) 的英國歷史課程,亦關注英國歷史與歐洲歷史及世界歷史的相互關係。

該份諮詢文件發表後,立即獲得12位歷史學家於同年2月27日致函英國《泰晤士報》公開支持改革,原文引述如下:

【引述開始】
「Sir, We believe that every pupil should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attain a broad and comprehensive knowledge of English and British history. Alongside other core subjects of the curriculum, mathematics, English, sciences and modern languages, history has a special role in developing in each and every individual a sense of their own identity as part of a historic community with worldwide links, interwoven with the ability to analyse and research the past that remains essential for a full understanding of modern society.

It should be made possible for every pupil to take in the full narrative of our history throughout every century. No one would expect a pupil to be denied the full range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equally, no pupil should any longer be denied the chance to obtain a full knowledge of the rich tapestry of the history of their own country, in both its internal and international dimensions.

It is for this reason that we give our support in principle to the changes to the new national curriculum for history that the Government is proposing. While these proposals will no doubt be adapted as a result of full consultation, the essential idea that a curriculum framework should ensure that pupils are given an overall understanding of history through its most important changes, events and individuals is a welcome one.

Above all, we recognise that a coherent curriculum that reflects how events and topics relate to one another over time, together with a renewed focus in primary school for history, has long been needed. Such is the consensus view in most countries of Europe. We also welcome the indication that sufficient freedom will in future be given to history teachers to plan and teach in ways which will revitalise history in schools. We are in no doubt that the proposed changes to the curriculum will provoke controversy among those attached to the status quo and suspicious of change.

Yet we must not shy away from this golden opportunity to place history back at the centre of the national curriculum and make it part of the common culture of every future citizen. 」
【引述完畢】
(copied from “a letter to the Editor” from a group of 12 historians published on the Times newspaper on Wednesday, 27 February, 2013 in the United Kingdom)

同日,英國《泰晤士報》亦發表一篇社論,題為〈1066 and All That: It is a good thing to teach the narrative of British history in schools〉,強調瞭解歷史事件與時代的聯繫之重要,清楚指出選擇「個別項目」作為教授本國歷史的方向,失去學習「歷史的演化」(historical evolution),實為目前政策的一大缺失,故此支持該項歷史教育改革,原文輯錄如下:

【引述開始】
「…History is an inheritance and a link to a nation’s shared past. The writing and recording of history is the way that a nation is created in tim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one generation can therefore do with its history is to pass it on to the next generation. …

History in British schools has become a hollowed-out subject. Partly out of misplaced political correctness and partly out of a lazy aversion to more difficult periods, even some of the great figures from the British past have been written off. …The narrative of British history has been replaced by greater emphasis on trying to instil in pupils a sense of what it was like to live in the past.

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teaching that seeks to engage the interests of pupils. But empathy is no virtue if it is divorced from a clear narrative account of how the past creates the present. The British have become frightened of their own history, scared that emphasising the particular contours of British, rather than world history, would appear imperialistic or nationalistic.

Michael Gove, the Education Secretary, now proposes to rectify the omissions. The Government’s new history curriculum will be taught in chronological order, beginning in primary school with the Greeks and Romans and then moving through time as children go up the school. Along the way, pupils will encounter the great figures from British, European and world history. The aim is that no child should leave school without a basic sense of the great arc of British history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events within that chronology.

There is much to welcome in these proposals. As a distinguished group of historians write in a letter to The Times today, it is an excellent idea that history should once again be a major and specific focus in primary schools. It would be an exaggeration to say that history is absent from the early years of schooling but it is not taught as systematically as it should be.

It is salutary, too, that the links between events and eras should be stressed and that historical ruptures should be placed in time. The casualty of teaching history as a series of isolated topics is that historical evolution goes missing. Tracing that development is part of understanding the identity of the nation that Britain has become. This way of teaching history is standard practice in most countries and it is only right that we should do the same. 」
【引述完畢】

該歷史課程改革建議,由於獲得社會大眾、專業人士和輿論的普遍支持,上下一心,英國政府已決定推行,目前正在修改有關法例,預算在2014年9月便可開始實踐改革措施。

今天,香港教育局局長仍然堅持無須以治亂興衰的政治史為主線,不必逐個朝代教授中國歷史。相對地,英國教育部門勇於承認選擇「個別項目」作教授「斷裂、支離破碎」的歷史之錯誤,返璞歸真,重拾回頭路。何以如此?對錯誰孰?既然香港和英國同樣面對類似的歷史教育問題,則英國歷史課程的改革方向和政策,可有值得香港借鑑之處?殊堪深思!

若要進行歷史教育改革,首先必須承認問題的存在,並探究問題的原因,有關人等不能抱持漠不關心的態度,以免延誤後代。反觀香港,回歸之後,香港人的愛國熱忱理應更高漲,修習中國歷史的興趣亦理應更濃厚,何以事實並非如此?歸根究底,香港人中環價值的「短線投機賺快錢」心態,亦於同一時間繼續更高漲發展,深刻值入香港人的腦海。中環價值的物質高回報,戰勝愛國熱忱的精神低慰藉,或許就是回歸之後,導致香港學生認識中國歷史水平下降的主因,更與特區政府發展洗腦國民教育可乘之機遇。雅帆認為,政府當局包括教育局固然責無旁貸,校長、老師、家長、學生、傳媒、社會人士等也絕不容卸責,所有人務必上下一心,才可望扭轉劣勢,改善香港中小學生認識中國歷史的水平。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
(1) 香港電台網頁;
(2)《追尋現代中國(中册)》,史景遷著,温洽溢譯,時報出版;
(3) 香港立法會網頁;
(4) 英國政府教育部門網頁;
(5) 英國《泰晤士報》網頁,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四, 八月 1st, 2013 6:54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小源
 1 

今天,在香港進行中國歷史教學確實倍感困難。問題不單單是老師教學能力的問題,問題其實尚有多端,粗略列舉於下:
1.香港政府教育政策,似乎只注重為工商業社會提供人力資源。整體港人文化素質的提升似乎並非重點。中史一科就讓學生自由選擇吧。
2.順應這種教育氛圍,家長都努力推動子女學習音樂、體育、英語及其他外語…,目的不在於全人教育,而是提高子女爭取進入名校的機會。取態與政府一般功利。
3.我覺得香港長期貧富懸殊的情況也影響著學生們的學習取向,草根家長不容易兼顧子女的教育,草根孩子要力爭上游也需功利地選科,結果中史一般會是能力較弱的學生才選修的科目。

從另一角度看,我們社會的現狀似乎也影響港人學習中史的熱情。
4.本來學習本國歷史多少會有點自豪感。但這其中其實又涉及身分認同問題。眾所周知,近年很多香港人都有與大陸畫清界線的心理。國內通行的簡化字被一些港人稱為殘體字。不要說港人對共產政權的反感。在這等思路下,講點中國歷史,目的可能是說我愛的是中國文化傳統,而不是執政的黨或政府;致於對本國歷史不感興趣,自然是理所當然的了。
5.上面的情況其實已歷時數十載,這幾代的父母究竟有多少會自覺是中國人?有多少家長對中國文化有感情,而會在家庭教育中影響其子女也對中國文化有感情呢?

八月 7th, 2013 at 10:56 下午
K M Lam
 2 

小弟十分欣賞上述小源的廻響,載有深度和客觀的分析。
猶如作者雅帆所說:「…..政府當局包括教育局固然責無旁貸,….所有人務必上下一心,….改善香港中小學生認識中國歷史的水平。」
小弟愚見認為香港特區政府應係時候重新把中史科納入為香港中小學生們的重點教材。亡羊補牢,未為晚也。謝謝!

八月 25th, 2013 at 5:00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