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七月

何時見青天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讀者 K M Lam 君在網誌311〈《斬經堂》的孝與義〉之廻響中說:「為官者不應濫用權力,為己之私而置市民福祉於不顧!」自古以來,中國歷朝的平民百姓,都期望「一個好官」的出現,好好管治地方;然而怎樣才是「一個好官」?雅帆想起宋朝《包青天》電視劇的故事。

話說第一套《包青天》電視劇於1974年推出,由臺灣「中華電視台」(華視)根據北宋仁宗年間包拯審案故事改編,儀銘飾演包拯、古錚飾演公孫策、田鵬飾演展昭等,總共播出350集,創下當時臺灣電視連續劇播映集數最高紀錄。

1993年,華視推出第二套《包青天》電視劇,改由金超群擔綱主演包拯,范鴻軒飾演公孫策、何家勁飾演展昭,總計播出41個單元故事合共236集,其中最為人們熟悉的包括:〈狸貓換太子〉、〈五鼠鬧東京〉、〈烏盆記〉、〈鍘美案〉、〈鍘龐昱〉、〈鍘包勉〉…等。該套《包青天》並於香港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同時播出,更賣埠至東南亞及華人聚居的地方,繼續大受觀眾歡迎。再者,由楊秉忠作曲、孫儀填詞、詹森雄編曲、胡瓜主唱的片頭主題曲《包青天》;及由黃安作曲兼填詞、詹宏達編曲、黃安主唱的片尾曲《新鴛鴦蝴蝶夢》,均於當年膾炙人口,津津樂頌。此後,中、港、臺三地雖然各自相繼拍攝《包青天》及以包青天為背景的電視劇,卻難與1993年華視推出的該套《包青天》比擬。

及至2010年,演活包青天的金超群自編自導自演,攝製全新系列的《包青天》電視劇,繼續由老拍檔范鴻軒、何家勁分別飾演公孫策和展昭,第一輯《包青天之七俠五義》共40集;2011年推出第二輯《包青天之碧血丹心》另40集;2012年推出第三輯《包青天之開封奇案》又40集;再揭《包青天》電視劇熱潮。

《包青天》為何如此廣受歡迎?必須從「包拯」審訊的案件說起。首先,案件的告發,容許:攔路告狀、擊鼓鳴冤,極盡親民開放的為官作風。其次,案件的被告,包括:皇族公卿、貪官污吏、奸商巨賈、土豪劣紳、惡霸妄人、潑婦刁民…等,既有官宦人家,亦有平民百姓。其三,案件的性質,涵蓋:通敵賣國、以權營私、貪贓枉法、瀆職舞弊、攀龍附鳳、背信棄義、姦淫擄掠、插贓嫁禍、殺人放火、謀財害命…等,可謂林林種種,申雪人為慘劇;控訴社會憾事。其四,犯案的動機,原自:棧戀權位、貪婪奢望、利慾薰心,揭露人性弱點,偵破人間醜惡。其五,案件的結果,雖然查案的過程或許遭遇困難阻滯,但包拯在兩名助手 — 足智多謀的公孫策和武藝出眾的南俠展昭 — 協助下,最終都能水落石出,真相大白,罪犯伏法,人心大快,仁義之師再奏凱歌,彰顯包拯經常掛在口邊的簡單哲理:「邪不能勝正」。

歸根究底,《包青天》敘述包拯堅持辦案的重要宗旨:「司法要得到信任;公平要能夠保證;弱勢要得到照顧;正義要能夠伸張。」包拯獲皇帝御賜無限權威的一把尚方寶劍和三臺鍘刀:「龍頭鍘」專鍘違反國法之皇親國戚、「虎頭鍘」專鍘貪污瀆職之文武官吏、「狗頭鍘」專鍘惡貫滿刑之平民庶人,可先鍘後奏,儆惡懲奸,壞人聞風喪膽。

接著要論述包拯的性格和個人經歷。傳說「包拯」與「狄青」分別為天神「文曲星」和「武曲星」托世,一文一武,被玉皇大帝派遣到凡間扶助北宋皇室,但負責的天神卻在無意之間將兩人的凡身調轉,於是文官包拯面黑而性格剛烈具殺氣;武將狄青面白而性格溫文懷慈愛;兩人卻能惺惺相惜,互相配合,共扶宋室。

言歸正傳,根據歷史資料,包拯生於北宋真宗趙恆咸平二年農曆四月十一日(公元999年5月28日),也稱包文拯,字希仁,廬州(今安徽合肥肥東)人;因其黑面形象,亦被稱為「包黑子」、「包黑炭」。於仁宗趙禎天聖五年(1027年),考獲丁卯科進士,初任建昌知縣,繼任天長知縣,頗有政績,任滿調任端州(廣東肇慶)知州。回京後任監察御史里行,又改監察御史,為「言事官」(對處事不當、行事不法的官僚,都可以進行彈劾)。之後,包拯曾任天章閣待制,人稱「包待制」;再進為龍圖閣直學士,故後人亦稱他為「包龍圖」。

仁宗慶曆四年(1044年),包拯為懲治貪官,向仁宗上疏《乞不用贓吏》,認為清廉是人們的表率,而貪贓則是「民賊」,並嚴厲批評宋朝的任官制度。他曾七次上書彈劾江西轉運使王逵,揭露他「心同蛇蠍」、殘害百姓。仁宗皇祐二年至三年(1050年–1051)期間,包拯知諫院,又三次彈劾外戚張堯佐,稱其「真清朝之穢污,白晝之魑魅」,又審清妖人冷青冒充皇子的詐騙案,震動朝野。

仁宗嘉祐二年(1057年)三月,包拯任開封府尹,至嘉祐三年六月離任,前後祇有一年餘,卻於短時間內,把號稱難治的開封府,治理得井井有條。他敢於懲治權貴們的不法行為,堅決抑制開封府吏的驕橫權勢,並能及時懲辦無賴刁民。

嘉祐六年(1061年),包拯進入「二府」,成為北宋最高決策機關成員(樞密副使),衣着、飲食和器具依然「如布衣時」,是古代中國清官的典範,民間諺語有云:「關節不到,有閻羅包老。」包拯為人嚴肅,殊少笑容,時人以「黃河清」比喻難見包拯之笑臉。曾與包拯同朝為官的歐陽修、司馬光,乃至後世如朱熹、劉敞等,對包拯皆有正面評價。

嘉祐七年農曆五月二十四日(1062年7月3日),包拯病歿於開封。仁宗加封包拯為東海郡開國侯,贈官禮部尚書,諡孝肅。妻子董氏把包拯生前奏議底稿交付門生張田,輯錄成《孝肅包公奏議》(即《包拯集》)傳世。次年歸葬合肥,墓誌銘由同為樞密副使騎都尉、濮陽縣開國子吳奎撰文;朝奉郎、上騎都尉楊南仲書寫;及甥將仕郎、守溫州里安縣令文勳篆蓋,現存安徽省博物館。

話說開去,「開封」相傳於春秋時代以「開拓封疆」之意築「開封城」,亦稱「大梁」、「汴州」、「汴梁」、「汴京」,簡稱「汴」。位處中國河南省豫東北黃河南岸大平原,距離都會鄭州以東71公里,故稱「東京」;同省另一古都「洛陽」位處豫西北,距離都會鄭州以西173公里,則稱「西京」,三個都會橫貫連成一線。開封市目前總人口約468萬,其中市區人口約為125萬,總面積6444平方公里,其中市區面積約為362平方公里。

開封是華夏民族的主要發祥地之一,迄今已有兩千七百多年歷史。古代中國曾有七個朝代 — 包括:戰國時代的魏國;五代的後梁、後晉、後漢、後周;北宋和金 — 定都於此,故有「七朝古都」之稱;開封亦與洛陽、鄭州、安陽、西安(長安)、南京、杭州(臨安)、北京合稱中國「八大古都」。歷史上的開封擁有「琪樹明霞五鳳樓,夷門自古帝王州」、「汴京富麗天下無」的美譽。

公元960年,後周殿前都點檢「趙匡胤」在開封城北40里的「陳橋驛」(現屬新鄉市封丘縣)發動「陳橋兵變」,接受「黃袍加身」,是為「宋太祖」,建立北宋,定都東京開封府,與西京河南府(洛陽)、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南)及北京大名府(今河北大名東),成為北宋的四大都城。北宋歷9帝共168年,是開封歷史上最輝煌耀眼的時期,漕運便利,經濟繁榮,富甲天下。當時中原的對外交通,已由漢、隋、唐以來的「西北絲綢之路」,轉向東南沿海的「海上絲綢之路」,火藥、指南針、由雕版印刷術升級改為活字印刷術等中原發明,亦由此傳向世界各地。開封府汴梁城以其泱泱大國的氣象,躍居該時期世界上最為繁華的著名都城,當時的開封人口超過一百八十萬,經濟文化位居世界前列,從十一世紀到十二世紀,一直是世界第一大城市。

北宋著名畫家張擇端的《清明上河圖》及孟元老的《東京夢華錄》,都是古都開封當時繁盛景象的真實寫照。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沉澱,使開封擁有七朝古都和菊城之盛名。今天的開封是國家歷史文化名城、中國優秀旅遊城市、中原經濟區核心城市、隴海鐵路上重要城市、中原城市群內沿黃河一帶黃金旅遊線路的重點城市之一。

話說回來,正史的《宋史.列傳第七十五》,記載包拯生平亦有類似上述的詳細描寫。無論民間傳說,或是正史記載,皆盡顯包拯一生性格:清心寡慾、廉潔儉樸、言行一致、忠誠可信、情操高尚;其辦案宗旨:公正不阿、明察秋毫、六親不認、鐵面無私;其地方管治:外剛內柔、勤政愛民、體恤民間疾苦、以改善人民生活為己任、以實踐百姓福祉為依歸,因此受世人景仰。

反觀今日香港,物質的繁華盛世,頗有當年開封的富庶影子。誠然,現今香港社會鮮有殺人放火的案件,但是否經已全無疾苦?其他的欺騙壓榨、巧取豪奪、貪污舞弊、背信棄義…等事件,卻仍是日常發生的慣例。再者,香港政府官員是否具備包青天一樣的崇高品格和優良管治方法?大陸和臺灣的情況,又是如何?

據此,也就明白《包青天》電視劇的廣受歡迎,事出必有因:為人民帶來娛樂調劑、道德教育、文辭修養、生活希望;人民世代引領企盼,祇能期望「一個好官」的自然出現。雅帆不禁要問,中華大地何時「見青天」?一套《包青天》電視劇,穿引起一位清官包拯,一個繁盛開封府,一部豐富宋朝歷史,何來學習中國歷史沉悶、無用的說法?

筆走至此,慨歎香港,精神的淪喪亂世,雅帆想起《包青天》悅耳動聽的片尾曲《新鴛鴦蝴蝶夢》,其優美歌詞云:

「昨日像那東流水,離我遠去不可留,今日亂我心,多煩憂;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明朝清風四飄流。
由來祇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愛情兩個字,好辛苦;
是要問一個明白,還是要裝作糊塗,知多知少難知足。
看似個鴛鴦蝴蝶,不應該的年代,可是誰又能擺脫人世間的悲哀;
花花世界,鴛鴦蝴蝶;
在人間已是癲,何苦要上青天,不如溫柔同眠。」

有關《宋史.列傳第七十五》記載包拯生平的詳細描寫,錄述如下,供讀者參考:

【引述開始】
“包拯,字希仁,廬州合肥人也。始舉進士,除大理評事,出知建昌縣。以父母皆老,辭不就。得監和州稅,父母又不欲行,拯即解官歸養。後數年,親繼亡,拯廬墓終喪,猶裴徊不忍去,裏中父老數來勸勉。久之,赴調,知天長縣。有盜割人牛舌者,主來訴。拯曰:「第歸,殺而鬻之。」尋複有來告私殺牛者,拯曰:「何為割牛舌而又告之?」盜驚服。徙知端州,遷殿中丞。端土產硯,前守緣貢,率取數十倍以遺權貴。拯命制者才足貢數,歲滿不持一硯歸。

尋拜監察禦史裏行,改監察禦史。時張堯佐除節度、宣徽兩使,右司諫張擇行、唐介與拯共論之,語甚切。又嘗建言曰:「國家歲賂契丹,非禦戎之策。宜練兵選將,務實邊備。」又請重門下封駁之制,及廢錮贓吏,選守宰,行考試補蔭弟子之法。當時諸道轉運加按察使,其奏劾官吏多摭細故,務苛察相高尚,吏不自安,拯於是請罷按察使。

去使契丹,契丹令典客謂拯曰:「雄州新開便門,乃欲誘我叛人,以刺疆事耶?」拯曰:「涿州亦嘗開門矣,刺疆事何必開便門哉?」其人遂無以對。

曆三司戶部判官,出為京東轉運使,改尚書工部員外郎、直集賢院,徙陝西,又徙河北,入為三司戶部副使。秦隴斜穀務造船材木,率課取於民;又七州出賦河橋竹索,恒數十萬,拯皆奏罷之。契丹聚兵近塞,邊郡稍警,命拯往河北調發軍食。拯曰:「漳河沃壤,人不得耕,刑、洺、趙三州民田萬五千頃,率用牧馬,請悉以賦民。」從之。解州鹽法率病民,拯往經度之,請一切通商販。除天章閣待制、知諫院。數論斥權幸大臣,請罷一切內除曲恩。又列上唐魏鄭公三疏,願置之坐右,以為高抬貴手。又上言天子當明聽納,辨朋黨,惜人才,不主先入之說,凡七事;請去刻薄,抑僥倖,正刑明禁,戒興作,禁妖妄。朝廷多施行之。除龍圖閣直學士、河北都轉運使。嘗建議無事時徙兵內地,不報。至是,請:「罷河北屯兵,分之河南兗、鄆、齊、濮、曹、濟諸郡,設有警,無後期之憂。借曰戍兵不可遽減,請訓練義勇,少給餱糧,每歲之費,不當屯兵一月之用,一州之賦,則所給者多矣。」不報。徙知瀛州,諸州以公錢貿易,積歲所負十余萬,悉奏除之。以喪子乞便郡,知揚州,徙廬州,遷刑部郎中。坐失保任,左授兵部員外郎、知池州。複官,徙江寧府,召權知開封府,遷右司郎中。

拯立朝剛毅,貴戚宦官為之斂手,聞者皆憚之。人以包拯笑比黃河清,童稚婦女,亦知其名,呼曰「包待制」。京師為之語曰:「關節不到,有閻羅包老。」舊制,凡訟訴不得徑造庭下。拯開正門,使得至前陳曲直,吏不敢欺。中官勢族築園榭,侵惠民河,以故河塞不通,適京師大水,拯乃悉毀去。或持地券自言有偽增步數者,皆審驗劾奏之。

遷諫議大夫、權禦史中丞。奏曰:「東宮虛位日久,天下以為憂,陛下持久不決,何也?」仁宗曰:「卿欲誰立?」拯曰:「臣不才備位,乞豫建太子者,為宗廟萬世計也。陛下問臣欲誰立,是疑臣也。臣年七十,且無子,非邀福者。」帝喜曰:「徐當議之。」請裁抑內侍,減節冗費,條責諸路監司,禦史府得自舉屬官,減一歲休暇日,事皆施行。

張方平為三司使,坐買豪民產,拯劾奏罷之;而宋祁代方平,拯又論之;祁罷,而拯以樞密直學士權三司使。歐陽修言:「拯所謂牽牛蹊田而奪之牛,罰已重矣,又貪其富,不亦甚乎!」拯因家居避命,久之乃出。其在三司,凡諸管庫供上物,舊皆科率外郡,積以困民。拯特為置場和市,民得無擾。吏負錢帛多縲系,間輒逃去,並械其妻子者,類皆釋之。遷給事中,為三司使。數日,拜樞密副使。頃之,遷禮部侍郎,辭不受,尋以疾卒,年六十四。贈禮部尚書,諡孝肅。

拯性峭直,惡吏苛刻,務敦厚,雖甚嫉惡,而未嘗不推以忠恕也。與人不苟合,不偽辭色悅人,平居無私書,故人、親党皆絕之。雖貴,衣服、器用、飲食如布衣時。嘗曰:「後世子孫仕宦,有犯贓者,不得放歸本家,死不得葬大塋中。不從吾志,非吾子若孫也。」初,有子名繶,娶崔氏,通判潭州,卒。崔守死,不更嫁。拯嘗出其媵,在父母家生子,崔密撫其母,使謹視之。繶死後,取媵子歸,名曰綖。有奏議十五卷。”
【引述完畢】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七月 13th, 2013 6:47 下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4 comments so far

K M Lam
 1 

謝謝文章作者雅帆極為詳盡介紹「包拯」(包公、包青天)的歷史典故。小弟雖然未能完全消化其內容,也深深感受到作者在此網誌一向以來用心良苦的宗旨,敬佩萬分!

要回答何時見青天,小弟唯有引用蘇軾的詞句「把酒問青天」。

七月 24th, 2013 at 5:13 下午
雅帆
 2 

感謝 K M Lam 君的回應。常言道:「天威難測」;又道:「伴君如伴虎」。就是對上司阿諛奉承,曲意逢迎,也未必獲得良好下場。寄語為官者:「惟恐瓊樓玉宇,高處不勝寒。」今年月圓之後,又逢月缺;殖民地政府建立的廉潔基石,回歸十六年來,飽受風吹雨打,人心墮落,此番危矣!雅帆惟有舉頭遙望,同聲詠嘆:「不應有恨,何事偏向別時圓?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八月 15th, 2013 at 10:05 下午
K M Lam
 3 

參照作者雅帆上述提及殖民年代蜜月時期的功績,小弟祇有慨嘆地引用陸游詞句「……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八月 16th, 2013 at 8:40 下午
雅帆
 4 

感謝 K M Lam 君的再度回應。雅帆對南宋詞人陸游這首詞《釵頭鳳》並不熟悉,但從所引詞句,套用在特區政府官員的表現,卻也盡顯悲痛、絕望、心碎、無奈,烏雲蓋頂,青天難見。

香港旅客於2010年在菲律賓馬尼拉發生八名人質被無辜槍殺,轉眼已屆三周年,特區政府官員可曾為死傷者向菲律賓政府取回公道?祇聞行政長官的一句:「銘記於心」;政務司司長的一句:「不遺餘力」;和保安局對菲律賓駐港領事館接信爽約後的一句:「不作回應」;他們的行為會否教壞孩子?面對官員的恬不知恥,普羅市民也祇能徒呼三聲:「莫、莫、莫」。

話分兩頭,雅帆從互聯網搜尋,知悉陸游和其妻子唐琬各寫一首《釵頭鳳》,載錄如下,供讀者細味–

陸游《釵頭鳳》
「紅酥手,黃縢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閒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託。莫!莫!莫!」

唐琬《釵頭鳳》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長似秋千索。
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兩首好詞,穿引起一段棒打鴛鴦、悲歡離合的慘事;訴盡了傷感悽涼、不忍卒讀的遺憾;也譜寫出京劇《釵頭鳳》和粵劇《夢斷香銷四十年》兩個劇目,傳頌後世。陸游和唐琬的悲慟哀怨、痛不欲生、傷心愛情故事,讀者如有興趣,可到互聯網上搜尋。

八月 24th, 2013 at 10:35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