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 與位處中央倫敦的其他五大博物館和畫廊,包括:「泰德現代美術館」、「國家藝廊」(National Gallery)、「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維多利亞及阿爾伯特博物館」(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及「科學館」(Science Museum),屬「國家博物館及畫廊」(national museums and galleries),主要資源是接受來自「文化傳媒及體育部門」(Department for Culture, Media and Sport) 稱為「Grant-In-Aid」的國家經費直接資助,故此其入場收費政策受文化傳媒及體育部門所規管,其他資源還包括特別展覽收費、國家獎券基金、個人及機構贊助等。

英國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過往並沒有劃一的入場收費政策,既有免費,也有收費。當工黨於1997年重新執政,便承諾向全國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引進「普及免費入場政策」(universal free entrance policy),並從2001年12月開始實施。2010年10月,政府發表的「2010消費檢討」(2010 Spending Review) 重申繼續執行此項免費入場政策。在此政策下,國家博物館及畫廊的「常設收藏品」 (permanent collections) 展覽免費入場,特別展覽的最高收費則訂為15鎊。

免費入場政策立竿見影,過往收費入場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轉為免費入場之後,已從每年總入場人次的7.2m增加至目前的18.4m,而根據文化傳媒及體育部門的資料,從2001年12月引進免費入場政策至2011/12年度,也證實這部分紀錄158%的訪客人次增長。再者,就是過往免費入場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例如長踞每年入場人次首三位的大英博物館、泰德現代美術館及國家藝廊,同期亦見18%的增長。

根據《星期日泰晤士報文化雜誌》(Sunday Times Culture Magazine) 引述英國「Mori 市場研究公司」的調查,詳細分析訪客的資料顯示,引進免費入場政策之後的訪客種類與之前分別不大,還未能吸引經濟條件較差及之前沒有興趣的社群進場參觀,卻祇能吸引更多中產階級及恆常訪客更頻密進場參觀,故此並未能達到擴闊訪客基礎的預期效果。

再者,在2011/12年度,英國主要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全年總入場人次為44.5m,當中最少有18.8m(即佔42%)為來自外地的訪客,證明英國國家博物館及畫廊的有效教育及熏陶功能,提供國際視野,既能照顧本土觀眾;亦可惠及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現任文化傳媒及體育大臣 Maria Miller 曾多次表示,倫敦消費高昂,其國家博物館及畫廊的免費入場政策,對外地旅客無疑確實是一項重大吸引。然而,亦有其他政府官員抱相反意見,支持收費入場政策。

英國的國家博物館及畫廊應否收費,從來都是爭論不休的政治戰場,因應保守黨或工黨的輪替上臺執政,而經常出現「前者的收費入場」與「後者的免費入場」之政策鐘擺效應。目前英國經濟及財政狀況欠佳,來自政府經費對國家博物館及畫廊的直接資助,下一輪將大幅削減共達30%。個別國家博物館及畫廊的反應意見分歧,自然歷史博物館及科學館已表明立場,假若繼續削減政府資助,勢將重新考慮收費入場的安排。相對地,大英博物館則堅持免費入場政策,旨在符合建立該館的法定功能:「universal access」(全面普及)–To maintain a collection of things from the whole world that will be freely accessible to the people of the whole world,詳情見網誌264〈大英博物館的國際視野(續篇)〉。

大英博物館總館長「尼爾.麥格雷戈」(Neil MacGregor) 是免費入場政策的忠實支持者,所有人都知道,若要在麥格雷戈執掌大英博物館期間實施收費入場,則必須踏着麥格雷戈的屍體進行。他在接受《星期日泰晤士報文化雜誌》專欄作家「布萊恩.艾波雅」(Bryan Appleyard) 訪問時闡釋說:「Free admission is part of the identity of the museum. It’s a fundamental idea about freedom of information. And it’s part of British identity, like the BBC, or public parks and libraries. It’s about a citizen in a free country having access to the best information.」(自由入場是博物館身分的部分,也表達了資訊自由的基本概念,正如英國廣播公司、公園和圖書館一樣,亦是英國身分的部分,這是關係着一個市民身處一個自由的國家能夠容許接觸最佳資訊。) 麥格雷戈妙用英語一個「Free」字,一語相關,可謂可圈可點。

麥格雷戈指出,當他於1987年掌管國家藝廊的時候,來自政府經費可資助其98%的全年支出,但他目前執掌大英博物館,來自政府經費已今非昔比,祇可資助其50%的全年支出,影響之深遠,可以想見。根據《大英博物館網頁》上載年報的公開資料,其2010/11財政年度來自政府的經費已削減3%,並從2011/12財政年度開始的未來四年再共削減15%,詳見其《Report and Accounts for the Year Ending 31 March 2012》,輯錄如下:

「The Museum faces some major financial challenges over the next three years, the main ones being the completion and commissioning of the World Conservation and Exhibitions Centre and the need to address a significant reduction in funding from government announced as part of the 2010 Spending Review. … Following a reduction of 3% in the government grant for 2010/11, it was announced in 2010 that resource grant-in-aid for the Museum will be cut by a further 15% in real terms over the four years beginning in 2011/12. Without action, the Museum would face a significant structural deficit by 2015. …」(Page 17)

誠然,大英博物館目前正面對堅持免費入場政策與政府大幅削減經費的兩難困局,確實是一項辣手問題,且看麥格雷戈有何良策妙轉乾坤。

根據上述年報,大英博物館2011/12年度的訪客資料分析如下:全年訪客人次:5.8m;網頁訪客人次:24m;兒童訪客人次:561,000;少數族裔成人訪客人次:327,000;海外訪客人次:3.5m。其中兒童訪客佔9.7%;海外訪客佔60.3%。毋庸置疑,大英博物館積極面向世界;相對地,國家博物館及畫廊應否鼓勵兒童及家庭式參與,意見比較分歧,引發不少激辯。

昔日訪客參觀國家博物館及畫廊,必須在寧靜嚴肅、互不干擾的氣氛下進行,已屬約定俗成的傳統習慣。反觀今天,訪客包括兒童和家庭的小組及團體,口中嘴嚼食物的學生聯群結隊,手推嬰兒車的父母左穿右插,展覽廳及工作室的環境變得喧鬧輕鬆。究竟國家博物館及畫廊應否篩選訪客?抑或來者不拒?又是長久以來言人人殊的老問題。

博物館及畫廊的其中一個主要功能,就是面向全民的文化藝術教育,尤其提供青少年學習文化藝術的機會,一個自幼培育的機會。再者,基於閱歷、經驗與自我控制力的不同,青少年和成年人之間,可容許接觸的文藝品,畢竟存在區別,正如電影的分級制,又如網絡世界的自由資訊,如何容許青少年正確地接觸、認識和運用資訊,卻必須依賴家長向子女提供適當的引導。綜合來說,社會教育是博物館及畫廊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務必向後世人正確並全面反映不同時期的社會文化面貌,既要不設政治及道德考慮的收購文藝品計劃,亦要採取免費入場配合來者不拒的訪客政策,才是現今宣揚文化藝術教育的正途。

大英博物館「有教無類」,不斷謀求將展覽和收藏品推廣至不同地方、不同階層、不同類型的訪客,盡量給予訪客方便。本年舉辦其中一個特別展覽,名為「龐貝和赫庫蘭尼姆的生與死」(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以下簡稱「龐貝特展」;詳見網誌312及313),更是大英博物館首度運用網絡科技的「串流技術」(Streaming media),於電影院同步放映文化藝術節目。

首先,安排於6月18日晚上7時在全英國280間電影院,現場放映同步正在大英博物館錄影介紹有關龐貝特展的一套特輯,之後再在電影院不同場次繼續放映。其次,於6月19日上午11時在全英國220間電影院,現場放映專為學童而攝錄介紹有關龐貝特展的另一套六十分鐘特輯,並備有一份小學教師的輔助教育指引。其三,將從本年8月29日開始於全世界51個國家的1000間電影院,放映介紹有關龐貝特展的又一套特輯,大英博物館現正接觸各參與國家的電影院,有關資料還在其網頁不斷更新,可惜暫時未見包括兩岸四地的電影院參加。讀者如有興趣,可到訪其相關網頁參考,網址是–
http://www.britishmuseum.org/whats_on/exhibitions/pompeii_and_herculaneum/pompeii_live.aspx

根據英國《泰晤士報》的資料,將藝術節目運用串流技術在電影院同步放映的概念,首創於2006年紐約「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in New York) 的表演,隨後登陸英國,初見於Royal Opera House 演出由意大利作曲家「普契尼」(Puccini) 創作的歌劇《波希米亞人》(La Boheme),之後採用於2009年英國「國家劇院」(National Theatre) 由法國劇作家「讓.拉辛」(Jean Racine) 創作及英國著名女演員「海倫美蘭」(Helen Mirren) 主演的悲慘話劇《Pedre》。

英國的博物館及畫廊首次運用串流技術於電影院放映其展覽,則初見於2011年底在「國家藝廊」展出達文西的畫展「Leonardo da Vinci: Painter at the Court of Milan」,當年11月8日開始在41間電影院放映。不過,若論規模,則以這次大英博物館龐貝特展的電影院現場放映更為大型、更具效果,亦能更進一步推行「全面普及」— 包括擴展至全世界 — 的目標。

雅帆曾在網誌264〈大英博物館的國際視野(續篇)〉談論大英博物館執行文物的「收藏、欣賞和鑽研」工作,引述如:

“大英博物館釐定「全面普及」原則,包括:「形體普及」(physical access)、「感官普及」(sensory access) 和「睿智普及」(intellectual access);並遵循這三項原則,執行文物的「收藏、欣賞和鑽研」工作,從而發揮其國際博物館文化促進者的角色。雅帆認為,這三項原則與培育「國際視野」的三種技術 —「接觸、剖析和內化」,頗覺接近,異曲同工。”

總括來說,龐貝特展運用串流技術於電影院放映其展覽,旨在擴大觀眾層面,令展覽並不囿於任何一個群體;龐貝特展經歷五年的研究和籌備時間,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現將觀眾擴展至全世界,無遠弗屆,才能期望物超所值。再者,龐貝特展的籌劃和執行,亦展示其涵蓋收藏、欣賞和鑽研三方面的工作,並無偏重,證明大英博物館充分發揮「全面普及」原則,實踐現今推行博物館文化的正確之道。

雅帆慨歎:英國既納觀眾欣賞展覽,亦擁專才鑽研文藝品,卻欠資金購買收藏;相對地,中國會否祇滿資金購買收藏,但少專才鑽研文藝品,更缺觀眾欣賞展覽?若然的話,未知中華兒女何時才可衝出偏重收購文藝品為豐碩典藏的範疇?打破自我陶醉於私藏珍品的困局?鼓勵普羅大眾培育欣賞文物濃厚的興趣?激發文藝專才深入鑽研文物豐富的涵義?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
(一) 《大英博物館網頁》;
(二) 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文化雜誌》;
(三) 英國《泰晤士報》;
(四) 大英博物館年報:《Report and Accounts for the Year Ending 31 March 2012》,
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七月 1st, 2013 12:2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