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 2013年的重頭戲展覽:「龐貝和赫庫蘭尼姆的生與死」(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以下簡稱「龐貝特展」),雅帆在網誌312已敘述「兩座古城的死」,現於本文續論說「兩座古城的生」,從展示「龐貝」(Pompeii;一座商業貿易城市) 和「赫庫蘭尼姆」(Herculaneum;一座消閒享樂中心) 超過250件的出土文物,認識古羅馬時代普通市民日常生活的真實故事。1997年,龐貝城考古區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堪值人們進一步認識。

龐貝特展在「大中庭」(the Great Court) 廣場中央的「閱覽室」(Reading Room;現在用作經常舉辦大型專題展覽的場地) 舉行,於龐貝特展期間,大英博物館在閱覽室外的大中庭廣場面向南方正門入口位置,擺設一座名為「Lucius Mammius Maximus」的銅像人物雕塑 (見附圖一)。該雕塑於1730年代在「赫庫蘭尼姆劇院」(Theatre of Herculaneum) 被發現,從其髮型與服飾推斷,可能約於公元40年代建造,當時缺乏大衆傳媒,雕塑展示已屬最有效的大衆傳播形式和公共服務確認訊息。該雕塑展示 Mammius Maximus 身穿一件古羅馬市民的莊重服飾,名為「托加長袍」(toga;或稱羅馬長袍),其右腿略為踏後,右手提起,擺出一名羅馬政客正在發表演說的姿勢。

從一塊銅片上刻鐫的文字,指出 Mammius Maximus 是一名「Augustales」(奧古斯都祭司團) 的身分,曾為重建市場廣場和公共設施作出貢獻,因而獲建造該雕塑,以彰顯其功績。「奧古斯都祭司團」當年由「奧古斯都大帝」(Emperor Augustus;第一任羅馬皇帝) 所建立,旨在一些因為與其身分有關的法律理由之人士,例如「自由人」(freeman),亦稱「解放奴」(ex-slave),未能透過「城市裁判所」(city magistracy) 進身政治生涯,而提供一個服務市政的機會。

所謂「自由人」,就是在羅馬社會提供一個機會,讓「奴隸」(slave) 服務多年後,「奴隸主」(master) 可在一名「裁判官」(magistrate) 的見證下,透過稱為「Manumission」(manu:hand;missus:sent away / let go) 的儀式,用一支桿輕拍奴隸,並宣怖其重獲自由。奴隸可以運用金錢買回自由,也可以是奴隸主主動解放;然而,根據嚴格規定,奴隸主必須年滿二十歲及奴隸必須年滿三十歲,才可進行「Manumission」的解放奴隸儀式。許多雖然生為奴隸卻獲得解放的自由人,之後憑藉個人的質素、技能和努力,成為奧古斯都祭司團的一員,貢獻社會,Mammius Maximus 就是其中的一名成功例子。

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學奧斯汀分校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USA) 研究古羅馬藝術及建築的「Lauren Hackworth Petersen博士」撰寫一本著作,名為《The Freeman in Roman Art and Art History》,其中〈Chapter Two: The Visibility of the Angustales in Pompeii〉詳細闡釋有關「Augustales」的內容,引述如下:

【引述開始】
“… This chapter builds on that material but with a focus on the political opportunities of former slaves, who, as we know, were denied a proper cursus honorum (晉升體系;意為「榮耀之路」). Nevertheless, freemen, as well as individuals outside nobility, could be admitted into local offices that assured at least some political prestige, thus blurring precise distinctions between elite and non-elite, depending on context. For example, the vicomagistri (本地裁判官), typically freemen officers of neighbourhoods, participated in civil religion and, equally important, functions as go-betweens among the people and aediles (市政官) so as to ensure the well-being of their individual neighbourhoods. In addition, traditionally perceived as an institution reserved for well-to-do ex-slaves, the Augustales belonged somewhere between the powerful magistrates and the ordinary denizens (居民) of a city. Their activities, however, may have had impacts that reach beyond those of vicomagistri, suggesting that the title Augustalis offered some highly desired social distinction and peer recognition for libertini and thus functioned as an alternative ordo …” (見第57頁)

“〈The Augustales – A magistracy for the rich (freemen)〉
…Steven Ostrow has suggested that Ordo augustalium developed in response to growing economic and social tensions between the municipalities and the extensive ex-slave population in Campania. He argues that the Ordo augustalium was conceived as an institution that rewarded financially successful freemen with public recognition but only in exchange of generous gifts to the city (namely, games, public banquets, or public works and payment of summa honoraria (公共基金) to the towns’s treasury). Put another way, membership in the Augustales permitted ex-slaves to act like municipal officials, while a city could direct the wealth of a freeman towards its needs – a win-win situation. Robert Duthoy has estimated that between 85 and 95 percents of the Augustales were former slaves, …” (見第58頁)
【引述完畢】

在龐貝特展的展覽場內近入口處,其中兩座女性人物雕塑值得注意:第一座是「Empress Livia」(莉薇婭皇后) 的銅像雕塑,來自赫庫蘭尼姆劇院;第二座是「Priestess Eumachia」的大理石像雕塑,來自她在龐貝的大宅「Building of Eumachia」。她們都是身穿羅馬貴族婦女莊重服飾的長袖束腰連身衣裙 (long-sleeved tunic or stola),展示其家境富裕和地位顯赫的身分。

莉薇婭皇后(公元前58年–公元後29年)是凱撒.奧古斯都大帝(屋大維)的妻子,也是其忠實顧問,亦是羅馬帝國早期最有權力的婦女,多次以實際執政的身分,主宰帝國政治。另一方面,Priestess Eumachia 的娘家和夫家都是富貴望族,在龐貝社會具影響力。這兩座女性人物雕塑的展示,點出古羅馬時代女性在社會上已享有相當的權力和地位,包括結婚、離婚、買賣物業等權力,祇欠投票選舉和實際參與政治活動的權利。回想現代社會,英國女性亦要到1920年代才獲得投票選舉的權利。

龐貝特展特別選擇以一幅「濕壁畫」(fresco;painting on wet plaster) 作為宣傳海報的主題,可見其深受重視。「Fresco」是意大利語,英文譯作 fresh,意指新鮮。濕壁畫是指在剛鋪上「濕灰泥」(wet plaster) 的牆壁及天花板上繪寫的畫作,用作裝飾牆壁和天花板,十分耐久,但因無法裝裱,故此保養困難。繪畫過程是先將經研磨的乾粉顏料摻入清水,製成水溶顏料,隨後將顏料塗上剛抹在牆壁表面的濕灰泥,再等待灰泥乾燥凝固之後,便可永久保存於牆壁表面。(Encyclopedia Britannica:fresco painting – method of painting water-based pigments on freshly applied plaster, usually on wall surfaces. The colours, which are made by grinding dry-powder pigments in pure water, dry and set with the plaster to become a permanent part of the wall. Fresco painting is ideal for making murals because it lends itself to a monumental style, is durable, and has a matte surface. )

兩座古城擁有羅馬世界最大量的濕壁畫收藏品,其主題豐富多采,充分展示羅馬人室內及戶外日常生活的真實面貌。在龐貝特展的許多濕壁畫中,雅帆尤其欣賞其中兩幅:

第一幅是「麵飽店主特倫提烏斯.尼奧和妻子的雙人畫像」(Portrait of the Baker Terentius Neo and his wife),也就是上述提及龐貝特展用作宣傳海報主題的濕壁畫(見附圖二)。原作約於公元55年–79年繪畫在龐貝「倫提烏斯.尼奧大屋書房」(Tablinum, House of Terentius Neo, Pompeii) 內遠角的一幅牆壁上,該房間以「第四期龐貝壁畫形式」(fourth Pompeiian wall painting style) 作裝飾。

壁畫中的尼奧太太身穿一件紅色長袖束腰連身衣裙加披風 (red tunic and mantle),配戴一對重墜名貴耳環;其頭髮於中間分界,以頭箍束着,一排排幼細的卷髮垂下前額至眼眉,這是公元50–60年代羅馬帝國第五任君主「尼祿大帝」(Emperor Nero) 統治期間羅馬女子的流行髮式。尼奧先生則身穿一件托加長袍,貌似一名政治活動的候選人。

更為有趣的是:尼奧太太手上分別拿著一本書寫賬簿和一支筆,筆尖輕壓嘴唇,若有所思;尼奧先生則手上拿著一卷紙莎草紙(Papyrus),用作書寫和記錄,充分顯示夫婦二人能閱讀識字,並於工作、家庭及社會中擁有同等地位。根據當代的羅馬法律,不同階層婦女雖然沒有投票及參與公職的權利,卻可從事商業活動、擁有及運用財富等,故此在社會上已具相當影響力。

第二幅是「麵飽師派發麵飽」(baker distributing bread;House of the Baker, Pompeii),從壁畫中所見,「疑似麵飽師」正在街上麵飽檔向兩名男子和一名小孩派發麵飽。根據其整齊服飾推斷,他不像正在售賣麵飽,更可能是一名政治活動的候選人,藉派發麵飽向市民進行拉票。況且,在當代羅馬社會,類似的派物拉票活動,亦屬非常普遍。雅帆回想,香港建制派的「蛇齋餅糭」競選拉票活動,其實早已見於一千九百多年前的羅馬社會,正如廣東俗語所謂:「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在進入展場後接近入口處,龐貝特展首先介紹龐貝古城主要街道的棋盤式佈局,縱橫交錯,採人車分離設計,供馬車行走的主道設於中央,較兩旁的人行道為低(見附圖三)。用大石塊砌成的主道,下雨時變成寬暢的大排水溝;同時,石板路每隔一段就鋪設踏腳石,方便人們在雨天可以輕鬆安全地橫過馬路,公共設施齊備完整。通過發掘龐貝古城,考古學家們可瞭解文獻中提到當時許多服務性行業的真實情況,如食品商場 (Macellum)、磨場 (Pistrinum)、酒吧 (Thermopolia)、小酒店 (cauporioe)、劇院和妓院等。

這部分場地也展示當年在公共及私人建築物牆上懸掛的一些競選告示和口號,亦展出一些紀念雕塑上的刻鐫文字牌匾和市民名單,記錄一些曾經為公共事務作出貢獻的商人、律師和城中精英。

另一方面,古羅馬房屋的設計完善,各種設施齊備,其中「House of the Tragic Poet」就是一個最具代表的例子(見附圖四)。龐貝特展為展示「兩座古城的生」,及營造當代龐貝家庭的氣氛,故此依照古羅馬房屋的間隔,將展覽場地劃分為以下各個不同的場區:

(一)「Atrium」(客廳)–這是一個廣闊的空間,經一道窄長的走廊 Facues 與街外連接,用作日常家居活動、接待和取悅訪客。常見設施包括:貯存雨水池、鬱蔥馬賽克 (lush mosaics) 和宗教祭壇 (religious altar);佈置則有銀器、雕塑等,亦有先人的人物畫像,不過似炫耀藍血的貴族身分多於紀念先人。貴重財物許多時候都是在此空間公開擺放,旨在訪客面前炫耀財富和身分。

(二)「Tablinum」(書房)– 這是位處客廳與花園之間的空間,通常以木屏幕與客廳分隔。

(三)「Garden」(花園)–這是家中康樂、舒展身心和感受大自然的空間,通常佈置有噴泉、濕壁畫、大理石和銅像雕塑,安裝水管供應流水,畜養青蛙、白兔等小動物。

(四)「Cubiculum」(臥房)– 這是家中睡覺、更衣和夫婦行房的地方。展品包括一個經已燒成炭狀的嬰兒搖籃、大量的金銀飾物等。羅馬人愛慕金飾不分階級,奢侈的配戴實金,經濟的配戴飾金,各適其式。

眾所周知,羅馬人沈溺於性事,男女裸體常見於飾物、工具、雕塑與繪畫之中,臥房通常就是收藏最多這些展示裸體物品的地方。龐貝特展展覽不少這類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作品,而許多小幅裸體畫像和大膽直接描述性事的大幅濕壁畫,畫工精細,線條優美,充分顯露古羅馬藝術的精彩結晶。其中三幅傑作包括:

(1) Fresco showing two lovers on a bed attended by a slave–來自House of Lucius Caecilius Iucundus, Pompeii;

(2) Fresco of Venus and Cupid–來自House of Meleager, Pompeii;

(3) Fresco showing a satyr and maenad in an intimate embrace–來自House of Lucius Caecilius Iucundus, Pompeii。

根據展品所示,可見當時龐貝人的生活驕奢荒誕,對放縱情慾的尺度,相比後來很多時代都要開放、大膽、直接、毫不掩飾;色情行業極為發達,大量情色的壁畫、銘文、器物、日用品被挖掘出來。1819年,當那不勒斯國王法蘭西斯與妻女參觀龐貝時,面對這些情色文物,讓他尷尬不已,於是下令將可移動的小型文物,深鎖在那不勒斯的秘密博物館之中,至於大型不可移動的物品,則被遮掩並隔離,直到近年才獲重新開放。現代人評論當今西方社會的裸露和性觀念,相比東方社會開放,或許早已源自當代古羅馬人的放縱情慾尺度。然而,放縱與淫褻的區分,亦不過一線之隔,從來都是爭論不休。影響所及,假若動轍高舉衛道的旗幟,則許多涉及情色的藝術創作和奇材,祇能永遠被埋沒。

(五)「Triclinium」(飯廳)–這是家中用膳的地方,通常擁有兩個 (biclinium) 或三個 (triclinium) 固定間隔的石室 (fixed masonry couches)。從龐貝特展展示飯廳的濕壁畫、傢俬、餐具和食物,可以證明羅馬人經常在家中舉行奢豪盛大的宴會。考古學家和科學家從兩座城市發掘的人類骸骨和污水處理食物殘餘中,經科學鑑證,發現當年不論貧富階層羅馬人的食物,比較今天那不勒斯人的食物更為豐富;又個人膳食喜愛而並非經濟環境,才是選擇食物的決定因素,富人與窮人可享同類食物。其中發現共超過110種食物,包括肉類、海鮮、水果和蔬菜;當中46種魚類包括鯛魚、鳳尾魚、沙甸魚、鰻魚、鱸魚、鯊魚及魟魚;9種香料包括芹菜種子、芫荽、茴香及來自印度的黑胡椒等。

(六)「Kitchen, toilet and bath」(廚房、厠所及浴室)–展品包括廚房裏的棗子、胡桃、洋蔥,也有當火山灰鋪天蓋地而來時一條正在麵包爐裏烘烤的麵包;用具有陶瓷鍋盤,而盛水和熱酒的金屬器皿則雕刻有精美的神像圖案。從龐貝特展顯示,羅馬人的廚房和厠所許多時候並處一室,處理食物旁邊往往就是棄置廢物的地方,雖然如此,其清潔及衛生程度,卻直至20世紀的現代社會才可相提並論。

闡釋從「兩座古城的生」,到「兩座古城的死」,龐貝特展在展場近入口處,首先展示一隻守護犬的「石膏鑄像」;在展場近出口處,再展示數個來自龐貝的鑄像,包括:

(1) 一名稱為「muleteer」(騾夫) 的男子,其卷曲着身體之石膏鑄像,來自 Large Palaestra, Pompeii;

(2) 一名稱為「Resin Lady」(樹脂女士) 的女子,其軀殼填滿透明環氧樹脂 (clear epoxy resin) 之鑄像,來自龐貝一間別墅的地庫,身旁擺放着她的金銀首飾;及

(3) 一個家庭四名成員的兩夫婦和兩兒童,其在家中樓房前台階下死前掙扎之石膏鑄像,來自House of the Gold Bracelet, Pompeii。

最後,在展覽廳出口處的牆壁上,展示着那不勒斯土生羅馬詩人「斯塔提烏斯」(Publius Papinius Statius;公元45年-96年) 於公元90年撰寫的詩句:

“In a future generation, when crops spring up again, when this wasteland regains its green, will men believe that cities and peoples lie beneath? That in days of old their lands lay closer to the sea? Nor has that fatal summit ceased to threaten. " (Statius Silvae 4.4.78-86)

雅帆嘗試繙譯中文如下:

“在一個未來的新世代,當農作物重新萌芽茁長,當荒蕪地重新披滿新綠,人們可會相信:這等城市和其居民曾經埋藏地底?這些腳踏土地曾經瀕臨海濱?這座操控生殺大權的火山絕峰曾經停止肆虐?”

綜合來說,龐貝特展展示當代兩座羅馬古城 — 龐貝的一座商業貿易城市和赫庫蘭尼姆的一座消閒享樂中心 — 安逸穩定、井然有序的日常生活和社會組織,歐洲城鎮卻要經過一千五百多年後,才可達至同等程度的有效組織和優良秩序;再者,其與現代社會相比,亦不遑多讓。

從「兩座古城的死」,可以領略滄海桑田,星移物換,撫今追昔,令人歎逝者之如斯,發思古之幽情,慎萬物之珍惜!

從「兩座古城的生」,既可體會:「女性尊重,飲食平等,奴隸解放,社會流動,貢獻群體,自由創作,思潮澎湃」;亦能驚覺:「驕奢荒誕,放縱情慾」。過去歷史的創造,就是今日生活的借鑑;究竟人類文明正在不斷前進?還是逐漸後退?

雅帆思考,香港菲傭的剝削合約安排和剝奪居留權利,與當代羅馬奴隸的待遇相比,是否尚有不如?香港人還可自詡為文明人?雅帆再思考,龐貝特展展示兩座羅馬古城的文物,真實反映當代人在國家、家庭、個人的不同層面之政治、經濟、社會、生活活動,既有公開的,亦有私秘的;若以現代香港人的標準,能否接納為可公開展示的文藝物品?能否涵蓋一名香港立法會地區直選獲市民支持的建制派議員所標櫼為「牽涉政治、淫褻之藝術品」?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及圖片,取材自:
(一) 大英博物館「龐貝和赫庫蘭尼姆的生與死」(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 展覽及相關網頁;
(二)《The British Museum Magazine》Spring/Summer 2013,Issue 75,The British Museum 出版;
(三)《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Paul Roberts 編著,The British Museum 出版;
(四)《The Freeman in Roman Art and Art History》,Lauren Hackworth Petersen 編著,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出版;
(五)《維基百科網頁》;
(六) 英國廣播公司相關網頁;
(七)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頁;
(八) 英國《泰晤士報》,
謹此鳴謝。

附圖一:「Lucius Mammius Maximus」的銅像人物雕塑

附圖二:龐貝特展用作宣傳海報主題的一幅濕壁畫,名為「麵飽店主特倫提烏斯.尼奧和妻子的雙人畫像」(Portrait of the Baker Terentius Neo and his wife)

附圖三:龐貝特展入口張貼的圖片,展示龐貝古城的主要街道設計

附圖四:「House of the Tragic Poet, Pompeii」的平面圖,展示古羅馬富裕人房屋的設計間隔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六月 8th, 2013 7:28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