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8日至9月29日,倫敦「大英博物館」(British Museum) 舉行特別展覽,名為「龐貝和赫庫蘭尼姆的生與死」(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以下簡稱「龐貝特展」),展示古羅馬帝國兩座城市「龐貝」(Pompeii) 和「赫庫蘭尼姆」(Herculaneum) 超過250件的出土文物,從而確切反映古羅馬時代普通市民日常生活的真實故事。

「龐貝」和「赫庫蘭尼姆」同是位處意大利南部「坎帕尼亞區那不勒斯省」(Naples Province of the Campania Region, Southern Italy) 西陲的「那不勒斯灣」(Gulf of Naples) 海濱,而龐貝與西北方的赫庫蘭尼姆及再往西北走在那不勒斯灣北岸著名的「那不勒斯」(英語 Naples 的中文譯名;亦有從意大利語 Napoli 譯作拿坡里),三個城市剛好連成一條直線(見附圖一),龐貝距離那不勒斯東南約24公里;赫庫蘭尼姆則距離那不勒斯東南約9公里。

約於公元前600年,「奧斯人」(Osci;亦稱奧斯坎人(Oscan)) 在意大利南部「沙諾河畔」(River Sarno) 的一個小丘上始建龐貝城,當時已經成為「希臘人」(Greeks) 和「腓尼基人」(Phoenician) 的良港。公元前5世紀,「薩姆尼特人」(Samnites) 佔領龐貝和附近地區,擴建這座城市,故此龐貝的建築受到薩姆尼特人非常深遠的影響。公元前89年,羅馬當權者「蘇拉」(Lucius Cornelius Sulla) 的軍隊包圍龐貝;公元前80年,羅馬人佔領龐貝,成為羅馬的殖民地之一。由於龐貝擁有良好的海港,而且位處交通要道 —「亞壁古道」 (Appian Way;古羅馬時期連接羅馬及意大利東南部阿普利亞港口布林迪西的一條古道;詳見網誌217〈再說東征希臘〉原文及附圖) 的附近,因此很快成為一個興旺的商業城市。

龐貝古城以紀念古羅馬政治家及軍事家「格奈烏斯.龐培」(拉丁語:Gnaeus Pompeius Magnus;英語Pompey;公元前106年-公元前48年) 而命名。話說開去,約在公元前70年,羅馬共和國一群以「斯巴達克斯」(Spartacus) 為首的奴隸,為爭取自由,反對暴政,便集體爆發著名的「斯巴達克斯起義」(The Third Servile War;亦稱 War of Spartacus;詳見網誌14〈東征希臘〉)。當時「克拉蘇」(Marcus Licinius Crassus;公元前115年–公元前53年) 奉命敉平叛亂,成功消滅起義軍的主力,又對殘餘的奴隸勸降。當龐培趕到時,見功勞全歸克拉蘇手中,深心不忿,捕捉五千多名殘餘奴隸,不分男女老幼,把他們置於亞壁古道,每隔十步便釘在一個十字架上,令他們活活淌血而死。

四年後,龐培率軍平定敘利亞一帶,並建立為行省,權力達到頂峰。公元前60年,龐培與「凱撒」(Julius Caesar;公元前100年–公元前44年) 及克拉蘇秘密締結「前三頭政治同盟」(the First Triumvirate),與元老院對抗。龐培勇悍善戰,兇殘嗜殺,於前三頭同盟中勢力最強,其後和凱撒發生權力鬥爭,爆發內戰。公元前48年,龐培在「法薩盧斯戰役」(Battle of Pharsalus) 與凱撒決戰,被凱撒擊敗後,逃往埃及,被埃及王「托勒密十三世」(Pharaoh Ptolemy XIII) 所殺,詳見網誌14〈東征希臘〉。

話說回來,那不勒斯的東側是「維蘇威火山」(Mount Vesuvius),該火山高1,281米,距離赫庫蘭尼姆東面約6公里,而距離龐貝西北約11公里,三個地點剛好在地圖上成品字型排列。由於龐貝和赫庫蘭尼姆都是位處維蘇威火山影響範圍之內,遭受活躍火山災害的威脅,一旦火山爆發,既會導至人命傷亡、財物損失;卻亦帶來肥沃土地、農業滋長,利害之間,關鍵繫於人們能否趨吉避凶。

根據考古學證實,在有文字記錄以前,那不勒斯省內已曾發生猛烈的火山噴發,例如公元前1600年,維蘇威火山曾經歷「阿韋利諾噴發」(Avellino eruption),火山「熔岩」(lava) 將附近城市「波焦馬里諾」(Poggiomarino;距離那不勒斯東面約24公里;距離龐貝東北約6.5公里) 完全掩埋。公元前680年,距離那不勒斯西面約30公里「第勒尼安海」(Tyrrhenian Sea) 中的一個火山島「伊斯基亞」(Ischia),又有火山爆發,熔岩亦將附近港口城市「Pithecussae」掩埋。公元62及63年,維蘇威火山地底熔岩的活動,導致土地和水平線的屢次升降;公元64年,那不勒斯再發生猛烈地震,數年來居民雖有察見這些異動,卻未能理解火山可隨時爆發的危險。

公元79年8月24日至8月25日一連兩天,維蘇威火山終於發生一次災難性爆發,帶來龐貝與赫庫蘭尼姆的摧毀和死亡,也是「龐貝特展」所謂「兩座古城的死」。當時龐貝是一座繁華興旺的商業城市,人口約12,000–15,000人;赫庫蘭尼姆則是一座較富庶的小型消閒中心市鎮,人口約5,000人。火山噴發災難過後,龐貝被掩埋在六米多深的火山灰下,而赫庫蘭尼姆亦被掩埋在二十多米更深的火山灰下。

1599年,一個建築師在挖河時候發現龐貝的遺蹟,但直到一百五十多年後的1748年,當人們在龐貝附近挖出一塊刻有「龐貝」字樣的石塊,龐貝被重新發現,人們才真正開始挖掘這座古城。1860年,那不勒斯土生的意大利考古學家「朱賽佩.菲奧雷利」(Giuseppe Fiorelli;1823–1896) 執掌挖掘工作,開始進行有系統、大規模的開挖,整座龐貝古城得以慢慢重見天日,讓後人見識當時的宏偉巨大建築。另一方面,赫庫蘭尼姆則於1738年被發掘出來。直至目前,三分之二的龐貝遺蹟及三分之一的赫庫蘭尼姆遺蹟已被挖掘,其餘還被掩埋部分的挖掘工作繼續進行中。已被挖掘的龐貝遺蹟,成為今天旅客遊覽龐貝城的重要景點。

在龐貝被發現數百位的火山罹難者,屍體已腐爛,卻留下火山灰造成的人形軀殼;相對地,赫庫蘭尼姆祇留下累累骸骨。兩座古城在同一次火山災難,卻遭受不同情況的摧毀 — 人形軀殼與累累骸骨,何以如此?這是地理學的一個有趣課題。本年(2013年)3月27日,英國廣播公司電視頻道1臺 (BBC One) 於晚間播放一輯電視紀錄片,題為《Pompeii:The Mystery of the People Frozen in Time》,由 Dr Margaret Mountford 主持,從地理及科學的角度,運用鑑證技術,分析龐貝與赫庫蘭尼姆在該次火山災難遭受不同情況的摧毀之原因,亦為宣傳大英博物館舉行的「龐貝特展」。

根據詳細研究和精密考證,維蘇威火山於首日(8月24日) 正午之前開始發生地震,其後於下午1時開始火山噴發,「氣體與泥石」(gas and debris) 噴上空中達14 公里的高度,並繼續擴張,包含「幼細火山灰」(fine ash) 和「浮岩」(pumice stone;固體熔岩) 的「噴柱」(eruption column) 上升高達32公里,泥石噴速達到每秒鐘150萬噸,但溫度高達攝氏2,000度可摧毀人類消失於無形的「熔岩」遺跡,卻並未被發現。這些火山噴發的特徵,為兩座古城遭受不同情況的摧毀,提供一點追查的線索。

1980年代,在赫庫蘭尼姆海濱的三間船隻儲存屋 (boat shed) 內外,考古學家發現三百多具人體骸骨,證實曾被暴露於非常高溫之下,導至腦漿爆裂,但由於並未在兩座古城發現熔岩遺跡,況且高溫熔岩理應將人類毀滅於無形,故此排除他們被熔岩摧毀的可能。

一名於那不勒斯灣目擊災難發生的羅馬學者「小普林尼」(Pling the Young;公元61年–約112年),在給羅馬歷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公元56年–約117年) 的一封信件中記載說,一朵形狀像松樹的黑雲出現在火山口,經過一段時間,這朵黑雲沿著山坡翻滾下來,完全覆蓋周圍的一切,包括附近的海面。地面不斷地顫動,灰塵如同厚厚的板塊從天空落下;海面突然退去,然後高浪又湧回;太陽被灰塵遮掩,白天如同黑夜。根據小普林尼所述,當火山噴發12小時後,快速流動的氣體和塵埃,若雪崩般瀉下維蘇威火山,橫掃並覆蓋所經土地之上的全部生命和物體。

小普林尼的描述,其後經考古學家證實,與位處美國太平洋西北區華盛頓州斯卡梅尼亞縣的「聖海倫火山」(Mount St Helens in Skamania County, Washington, in the Pacific Northwest reg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於1980年5月18日發生之火山噴發的真實情況相類似。話說該次聖海倫火山噴發牽涉「火山碎屑流」(pyroclastic current – an avalanche of searing hot gas, ash and rock that travels down the slopes of a volcano at hundreds of kilometres an hour.),主要為攝氏700度灼熱高溫的液化氣體、灰和岩石,以每小時130公里的流動速度,橫掃附近10公里的土地,迅速在數秒內摧毀所經路徑上的全部生命和物體。火山碎屑流與熔岩的分別,主要是前者包含極高溫的氣體,而這是後者所缺乏的。

於維蘇威火山噴發翌日(8月25日)凌晨1時,噴柱開始下墜流瀉,灼熱高溫超過攝氏500度包含氣體與泥石的第一波火山碎屑流 (first pyroclastic current),以颶風般的高速,於五分鐘內襲擊距離6公里的赫庫蘭尼姆。其灼熱高溫迅速將居民殺死,把肉體蒸發,腦漿遭受內部壓力,爆開頭臚破裂而出,薰黑的頭臚和骸骨,埋藏在海濱的船隻儲存屋內外。

當第一波火山碎屑流在赫庫蘭尼姆肆虐的時候,距離較遠11公里外的龐貝尚可免受摧殘。8月25日凌晨2時,噴柱繼續下墜流瀉,形成第二及第三波火山碎屑流,衝向龐貝,當地居民仍可躲過此三波火山碎屑流,並回家收拾細軟後繼續逃難。早上7時30分,第四波火山碎屑流以每小時40哩的流瀉速度進襲龐貝,其火山氣體溫度已從攝氏500度下降至300度,熱力雖然未能把肉體蒸發,卻足以即時將居民殺死,但可保留軀體和衣服。其後還有第五及第六波火山碎屑流,前後合共六波火山碎屑流。

下墜的火山灰將龐貝城內屍體完全覆蓋,形成一個堅硬的固體外殼,殼內的肉體逐漸腐化,最後祇餘一個火山灰的空殼,仍然保留居民臨死前的身體姿勢。例如一名婦人臨死前舉起雙手,科學家證明是暴露於極高熱力致死的身體姿勢,病理學家稱為「拳擊身體的姿態」(pugilistic attitude of the body)。1863年,「菲奧雷利」運用「石膏灌模」方式,首次將石膏灌入人類和動物軀體腐爛後留下的火山灰空殼,做成「石膏鑄像」(plaster cast),記錄當時龐貝居民的慘死狀況。

綜合來說,兩個古城都是被灼熱高溫的火山碎屑流所極速摧毀:赫庫蘭尼姆距離維蘇威火山較接近的6公里,遭受超過攝氏500度較高溫的火山碎屑流侵襲,居民被即時殺死,並祇剩薰黑的頭臚和骸骨;相對地,龐貝距離火山較遠的11公里,遭受攝氏300度較低一點高溫的火山碎屑流侵襲,居民亦被即時殺死,肉體卻未有蒸發,當時仍可保留軀體和衣服,日後才於火山灰殼內逐漸腐化。簡而言之,三個主要因素:古城與火山的距離;火山碎屑流的特性;及火山碎屑流的溫度,決定兩座古城遭受不同情況的摧毀。

常言道:「人定勝天」,從上述的火山噴發歷史,可見人類在大自然面前,顯得非常渺小;若要希望戰勝大自然,必須增添多點知識的啟發、經驗的累積和歷史的回顧,或許可以事半功倍。同樣地,旅客遊覽名勝和觀賞文物,事前搜尋多點地理和歷史的知識,理應能夠收獲更多。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及圖片,取材自:
(一) 《大英博物館網頁》;
(二) 《維基百科網頁》;
(三) 英國廣播公司相關網頁;
(四)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頁;
(五) 《Life and death in Pompeii and Herculaneum》,Paul Roberts編著,The British Museum出版,
謹此鳴謝。

附圖一:龐貝、赫庫蘭尼姆及那不勒斯三個城市的位置圖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五月 24th, 2013 6:17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