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五月

《斬經堂》的孝與義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老師訓誨雅帆一個名為「吳漢殺妻」的民間故事,亦為京劇《斬經堂》和粵劇《一把存忠劍》所演出的相同劇情。

話說故事背景是西漢末年,主角「吳漢」是南陽郡宛縣(今河南南陽市宛城區)人。吳漢父原本是漢朝大臣,當時外戚「王莽」(漢元帝皇后王政君之侄)弄權,弒殺「漢平帝」,立年僅兩歲的「孺子嬰」為皇太子,圖謀篡奪。吳父因不願同流合污,被王莽害死;吳母忍辱帶孤,撫養吳漢成材。王莽篡位稱帝,建立「新朝」(公元9年至23年),招募勇士為護衛。吳漢應徵,因智勇過人,得到王莽賞識,以女兒「南寧公主」下嫁為妻,並任命為「潼關總鎮」。吳漢不知王莽是殺父仇人,也不悉其篡漢底蘊,因此對王莽忠心耿耿。

王莽掘地得一碑碣,刻有「劉秀為天子」字樣,心感不悅,下令通緝「妖人劉秀」。適逢漢朝皇族劉秀,世居南陽,在長安太學讀書,為人疏財仗義,甚得豪傑志士敬重,暗萌光復漢室之志,卻因通緝令而無端惹禍,匆忙潛逃出關,欲返南陽家鄉避難。吳漢奉旨在潼關稽查旅人,截獲劉秀,準備押送長安,獻給王莽處斬。吳漢將捕得「妖人劉秀、為岳皇立功」之事向母親報喜,母親聞訊震驚,命吳漢立刻釋放劉秀。吳漢不明母親用意,拒絕釋放劉秀,母親將往事向吳漢直言,並取出吳父臨終前所付託漢朝先帝御賜「存忠劍」,訓示吳漢必須報滅國殺父之仇,先斬南寧公主,與漢賊王莽斷絕關係,並棄官追隨劉秀,復興漢室,完成先父遺志。

吳漢孝順,不敢違抗母命,於是提劍入內堂,準備誅殺公主。但公主賢淑,與吳漢感情深厚,吳漢見公主正在經堂念經,誠心禮佛,祝禱家姑及丈夫康寧,不忍痛下殺手。躊躇之際,公主見吳漢持劍進入內堂,心生疑惑,細問究竟。吳漢以實情相告,公主震驚悲慟,夫妻相對痛哭;吳漢正感孝義兩難,公主突然奪劍自刎而死。吳漢將公主自刎稟告母親,吳母十分哀痛,吩咐吳漢厚葬公主,然後返回房內自縊喪生,使吳漢無所牽掛,專心輔助劉秀開創中興事業。其後吳漢成為劉秀中興功臣,名列雲臺二十八將之一。

根據《後漢書卷十八.吳蓋陳臧列傳第八》記載,吳漢是南陽宛人,拜為大司馬,封舞陽侯,謚忠侯。其中有云:

〝吳漢字子顏,南陽宛人也。家貧,‥‥論曰:「吳漢自建武世,常居上公之位,終始倚愛之親,諒由質簡而彊力也。‥‥贊曰:「吳公鷙彊,實為龍驤。電埽群孽,風行巴、梁。虎牙猛力,功立睢陽。宮、俊休休,是亦鷹揚。」〞

「吳漢殺妻」的民間故事亦講述吳漢為南陽郡宛縣人,協助光武帝劉秀光復漢室,為後漢中興名臣,在這點確切與史實相符。

然而,上述民間故事的許多枝節,卻與正史譬如《後漢書卷十八.吳蓋陳臧列傳第八》所載頗有出入,包括論述吳漢的出身、追隨劉秀前的任職、活動地點、與王莽的關係、如何追隨劉秀等。再者,該故事的另一主角南寧公主,根據史書並無南寧公主其人及王莽將女兒下嫁吳漢的記載,而該故事的其他現存版本,都說王莽女兒名叫王蘭英,不用公主封號。由此推斷,吳漢娶王莽女兒為妻,相當可能是虛構情節,不過因為王莽本身在中國歷史上極具爭議,女主角的公主身分,祇為增加故事的戲劇性。讀者如有興趣探究「吳漢殺妻」民間故事與史實的差異,可到互聯網上搜尋,由於並非本文主題,在此不贅。

「吳漢殺妻」民間故事的癥結在甚麼?雅帆不禁要問,主角南寧公主和吳母兩人是否「冤死」,誰要負責?雅帆認為,這是牽涉「孝義兩難存」的問題:違背母親的命令就是不孝;無辜殺妻的行動淪為不義;吳漢應該如何取捨?

「孝」是中華文化傳統提倡的行為,一般表現為孝順(包括服從)、孝敬(包括侍奉)。孝順指兒女為了回報父母的養育深恩,而對父母的肯定,從而遵從父母的指示和命令,按照父母、家中長輩及先人的意願行事,使兒女不至行差踏錯,是一種穩定倫常關係的表現。常言道:「百行孝為先」,反映中華民族對孝的觀念極為重視。

「義」包括公道和正義,一般指在社會羣體中公正合適的道德、道理及行為。儒家五德包括「仁、義、禮、智、信」,「義」是其中之一;西漢董仲舒認為「仁、義、禮、智、信」的五常之道,都是處理人際關係的基本法則。孔子的中心思想為「仁」,提出「殺身成仁」;孟子的中心思想為「義」,倡導「捨生取義」。宋朝民族英雄文天祥在絕筆自贊中云:「孔曰成仁,孟曰取義,惟其義盡,所以仁至。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

孝與義的精神,放諸四海而皆準,毫無異議;但實踐孝與義的行為規範,卻因應不同時代、不同地方、不同社羣而有所改變。中國《二十四孝》的許多古代故事,放諸今日社會,可能都是愚不可及的行動,例如古人的「臥冰求鯉」典故,今人會質疑感染風寒而導至肺炎喪命的危險。又例如古代兒女要守父母三年之喪,否則惹來「昔有吳起者,母歿喪不臨」的不孝批評;今日香港,靈灰位嚴重缺乏,父母遺體火化後無棲身之所,兒女祇能徒呼奈何!再者,現代人生活忙碌,為口奔馳,侍奉父母不周也難責怪。

另一方面,義與不義的行為,古今中外,難下定論,正因如此,卻給與奸狡小人替其不義行為尋找藉口。現今有關「正義」(Justice) 的討論,以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克爾.桑德爾」(Professor Michael Sandel) 的研究最受重視。上世紀80年代初,他以其對「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美國政治哲學家及哈佛大學教授) 所著《正義論》(A Theory of Justice;1971) 的批評而蜚聲西方學界,既是當代西方「社羣主義」(Communitarianism) 理論的最著名代表人物,亦是當代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知識分子之一。

從1980年代開始,二十多年以來,桑德爾擔任哈佛大學本科生通識課程「正義」的主講,題為「Justice: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到目前為止,已有一萬五千多名學生修讀這項課程。他向學生提出不同情況之下義與不義的行為抉擇,引發學生深思,例如:應否因為照顧大多數人的利益,而犧牲少數人的利益?或是應否因為拯救大多數人的生命,而甚至犧牲少數人的生命?‥‥等問題。該課程及相關講座近年在世界各地推廣,包括英國、荷蘭、日本、南韓、巴西、臺灣、印度等,甚受歡迎;講座拍攝製作一系列共十二集的電視特輯,並上載於《Harvard University Justice with Michael Sandel》網頁,提供大衆免費收看,網址是–
http://www.justiceharvard.org/

再者,桑德爾近年出版了兩本有關「正義」的著作,包括中文譯本,分別題為:《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2009》(正義:一場思辨之旅);及《What Money Can’t Buy—The Moral Limits of Markets;2012》(錢買不到的東西:金錢與正義的攻防),堪值詳細閱讀。

義的行為闡釋固然高深奧妙,東西方的要求差異亦很大;相對之下,純粹是孝的意思比較簡單易明,但當執行父母的命令牽涉不義行為,尤其包括影響第三者,則事情變為複雜,必須多所參考和深思,才可作出明智抉擇。

其實,西方人亦講孝,父母慈愛子女,子女也孝順父母,這是人類的天性,西方人雖然注重子女獨立,但亦鮮有「母歿喪不臨」的不孝行為。不過,除了家庭的小羣體外,西方人也愛護社會和國家的大羣體,講求公義,當家庭成員在大羣體中作出不義行為,西方人就會跨越家庭倫理的關卡,實行「大義滅親」。譬如子女在近年倫敦示威暴亂中作出刑毁或搶掠的不義行為,英國人父母會親手將犯事子女送進警署,絕不辜惜。在逆向情況,當子女面對父母的不義行為,亦會採取同樣態度。

文明的羣體行為,往往衝出小家庭,踏足大社會,甚至闖進廣闊世界,人們豈能仍然抱殘守缺,繼續運用傳統的家庭倫理觀念,去處理現代化社會和世界上日新月異的事物。京劇《斬經堂》和粵劇《一把存忠劍》的劇情雖然老套,卻觸及歷久常新的做人處世、羣體行為問題,值得深思。誠然,「孝義兩難存」— 「愚孝而不義」與「不孝而正義」之間,需要痛苦抉擇,應該如何正確取捨?卻有賴民智的提高,對公義的理解。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五月 13th, 2013 3:45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K M Lam
 1 

文章中述及的「一把存忠劍」,不失為很好的粵劇題材。小弟亦有不時走進戲院欣賞粵劇。除了感受粵劇藝術文化外,便是其大團圓結局和警世之道。

話說回來,「仁」「義」兩難存很多時(基於環境)是合理的。從文天祥句中「….惟其義盡,所以仁至…」便可想而知。

孔子:「仁者愛人」;孟子:「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捨生而取義也」。古時孔、孟(儒家)所倡議的「仁」和「義」在當時的制度來說是極為高尚情操。

現今社會,時代進步,資訊發達。小弟的愚見是各人應緊守自己不同階段的崗位,不斷增值自己,加強分析能力,明辨是非。再者,為官者不應濫用權力,為己之私而置市民福祉於不顧!謝謝!

六月 9th, 2013 at 3:11 下午
雅帆
 2 

感謝 K M Lam 君的回應,其中所言:「各人應緊守自己不同階段的崗位,不斷增值自己,加強分析能力,明辨是非。」同樣地,儒家倡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前者可謂是後者的古文今譯,異曲同功。

話說本年(2013年)4月8日星期一早上,英國前首相「鐵娘子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 The Iron Lady) 因中風病逝於倫敦麗池酒店客房,享年八十七歲。香港一份暢銷的中文報章在4月10日以「鐵娘子病死酒店 子女懶理後事」為頭條新聞,內容大意報導,戴卓爾夫人生前與兩名子女關係疏離,逝世時子女都不在病榻旁邊,祇有醫生和看護。子女並沒有即時趕返英國辦理亡母喪事,又要求外界尊重他們的私隱,更表明早前以他們名義發表的聲明,也不是他們親自發出,但他們會出席禮葬。鐵娘子好友對這雙不孝子女頗有微言,不滿他們平時鮮有返回英國探望母親,在重大節日如聖誕節,鐵娘子也祇是跟姨甥女一起度過,晚年非常孤獨寂寞。

根據英國傳媒跟進報導,她兒子其實已於鐵娘子病逝後翌日(星期二)趕返英國辦理亡母喪事,並於4月10日星期三會見傳媒,她女兒亦於稍後的一兩天趕回英國並會見傳媒。無論如何,所謂清官難審家庭事,鐵娘子與子女的關係是否疏離?雙方是否應該同負部分責任?子女是否懶理後事?香港傳媒可有查證?中國人與英國人對「孝」的闡釋和體現是否一致?香港傳媒的報導豈能輕率!

其後,同一份中文報章在4月15日星期一以「曾捐巨款 李嘉誠獲邀送別鐵娘子」為頭條新聞,內容大意報導,戴卓爾夫人的禮葬將於4月17日星期三舉行,逾2,000位政商名人獲邀出席。英國傳媒披露鐵娘子生前核准的800賓客名單草稿,當中有多名港人和華人,包括李嘉誠、鄧永鏘、何鴻章等,揭示她在這片前殖民地和其他華人社會的政經人脈,而她生前希望香港首富李嘉誠為她送殯,反映「李超人」在英國近年大力擴張商業版圖,連鐵娘子也要賣賬。

報導指李嘉誠獲邀出席是因為他對保守黨的政治捐獻,由戴卓爾夫人到馬卓安時代,李嘉誠都一直跟保守黨政府維持良好關係,1990年代曾對保守黨捐獻超過100萬鎊(1,190萬港元)。這兩位英國前首相當年先後訪港,期間均曾單獨拜訪李嘉誠,足見李與保守黨的關係匪淺。除了政治捐獻,李嘉誠二十多年來也大力投資英國業務,估計至少控制英國20%供氣網、10%無線通訊市場和5%供水市場,是英國最大的亞洲投資者。該香港傳媒將此項列為頭條報導,真正目的為何?是否標榜和宣揚金錢萬能?同日又狠批李嘉誠的公司以金錢欺壓貨櫃碼頭工人,豈非自相矛盾?

綜合上述兩項報導,雅帆不禁要問,這些是否香港市民在鐵娘子病逝事件中所重視的主題,應該選為當天的頭條新聞?香港傳媒在該事件中,有否「緊守自己不同階段的崗位,不斷增值自己,加強分析能力,明辨是非」?

雅帆引述另外一位英國著名人物家庭關係的故事。話說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的夫婿「愛丁堡公爵」(Duke of Edinburgh) 於本年6月6日進入一間倫敦醫院接受腹部手術,而《星期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 於6月9日刋載一篇詳盡描述愛丁堡公爵經歷的文章,其中數點觸及他與家人的關係,輯錄如下:

「…“He has, quite simply, been my strength and stay all these years”, the Queen has said. …

…Supporters of the monarchy often argue that to be royal is to lead a life of service. In the duke’s case, as well as serving the country generally, that has meant subordinating his own interests entirely to the needs of his wife. He knew, when they married, that her job would put an end to his own – but that happened much sooner than he might have expected. …

…They were in Kenya when news came through that the king had died, and it fell to Philip to tell his wife that she was queen. It meant the end of his 14-year naval career. “It was naturally disappointing,” he said years later. “I had just been promoted, and the fact was that the most interesting part of my naval career was just starting. But then, equally, if I stopped and thought about it, being married to the Queen, it seemed to me my first duty was to serve her in the best way I could.” …

…Philip was said to be incandescent with rage when the government decided, with the Queen’s consent, that their children were not to take his family name of Mountbatten but to be called Windsors. “I am nothing but a bloody amoeba, the only man in the country not allowed to give his name to his own children,” he raged. …

…as he acknowledged in 1997, giving advice for a successful marriage. “Tolerance is the one essential ingredient … you can take it from me that the Queen has the quality of tolerance in abundance.” …

…But briskness and vigour have not made him insensitive. When Charles and Diana drifted apart, Philip wrote to his daughter-in-law expressing his disappointment at both Charles’ and her extramarital affairs, and asking her to examine both his and her own behaviour from the other’s point of view.

After Diana’s death, the duke supported his grandsons William and Harry. They were unsure whether to walk behind their mother’s coffin during the funeral procession. Philip told William: “If you don’t walk, I think you’ll regret it later. If I walk, will you walk with me?”Let us hope he keeps on walking for years to come. 」

綜合以上所述,可領略英國人也著重家庭倫常關係,不宜單從表面行為先存偏見,祇要多些深入接觸和瞭解,其許多觀點亦值得中華兒女學習。另一方面,香港傳媒的國際新聞報導,依賴閉門抄襲、繙譯與猜度,錯漏與偏頗情況罄竹難書,可要痛下決心,學習英國傳媒基於言行實證的報導,並不斷增值自己,加強分析能力,明辨是非,才能有效提升其質素和公信力。

六月 12th, 2013 at 7:09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