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成為一項極重要的戰略資源和商品,是二十世紀初以來的事。

話說工業革命初期(18/19世紀),發明由「蒸汽機」產生推動機器的動力,其燃料是煤炭;但蒸汽機的體積龐大,效率亦不高。到了工業革命中期(19/20世紀),再發明了「內燃機」,效率才能大幅提昇,並相繼發展出「汽車、飛機」等新機器。由於內燃機使用石油以取代煤炭作燃料,而「中東」則盛產石油,遂成為「工業大國」必爭之地。

科技的發展,往往都由戰爭所推動,及後才從軍事用途轉變為民事用途。第一次世界大戰 (World War I;1914–1918) 時,戰爭仍以步兵為主力,「飛機、坦克」祇具雛型。但三十年後第二次世界大戰 (World War II;1939–1945) 時,卻已發展成為「海陸空」的立體戰爭。

德國盛產煤和鐵,故能鍛鍊出優良的鋼材;但卻缺乏石油,其科技發展遭受障礙。二戰大戰之前,德國建立了一支先進的坦克裝甲部隊,並儲備大量石油;開戰之後,德國又運用了新設計的「閃電戰術」(Blitzkrieg),以飛機坦克為主導,輕易擊破法國以「傳統步兵」加上「碉堡」所設計的「馬其諾防綫」(the Maginot Line),並迅速征服法國。

隨後,德國進行更重要的戰畧目標:奪取「中東油田」。為此,德國兵分兩路:南路軍登陸北非,沿北非東進直指中東;北路軍攻入前蘇聯,主力東向,意圖奪取黑海/裏海的「高加索油田」(Caucasus Oil Fields),並與南路軍會師中東。然而,南路軍在埃及被英軍阻截,爆發阿拉曼戰役 (Battle of El Alamein);美軍又登陸北非,德軍前後受敵,被迫退回德國。北路軍則在史大林格勒 (Stalingrad) 受到前蘇聯軍隊的頑强抵抗,六十萬最精銳的德國裝甲軍團在此被殲滅,史大林格勒戰役 (Battle of Stalingrad) 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具決定性的一役。此後,第三帝國無可避免地走上覆亡之路。畢竟,即使是最優良的飛機、坦克、戰艦,如果缺乏石油燃料供應,亦不過是廢鐵一堆。

二戰結束後,世界各地「民族自決」的潮流風起雲湧,各殖民地紛紛要求獨立, 「英旗無日落」的大帝國,亦得接受現實,和平撤退;美國在戰後則取代了英國戰前在國際間的重要影響力,成為超級強國。在中東,「肥沃新月」(Fertile Crescent) 本為英法託管地,卻被分裂為:伊拉克、科威特、敍利亞、黎巴嫩、約旦、以色列等國家,其中以色列的背境最為特殊。

以色列人早在公元一世紀(AD73年)已被羅馬人逐離家園,流落各地,「聖地」亦被其他遊牧民族所佔領居住。二次大戰時,納粹德國大量屠殺歐洲猶太人 (Holocaust),令西方文明感到有點歉疚。戰後,美國政府在國內猶太人的壓力底下,極力主張在巴勒斯坦地區劃出一部分土地讓在歐洲的猶太倖存者回歸復國。然而,猶太人能重建祖國,卻又迫使部分巴勒斯坦人喪失家園,這是造成「以阿戰爭」不斷的最基本原因。歷年來的「中東事件」,主要包括:

1948年,以色列立國,隨即受到周邊的阿拉伯人聯起圍攻,結果以色列戰勝,並鞏固其地位。

1956年,埃及總統納塞爾 (Nasser) 宣佈將蘇彝士運河 (Suez Canal) 收歸國有,英法出兵干預,卻失敗而回。

1967年,以阿爆發「六日戰爭」,以色列大勝,再取得西奈半島、約旦河西岸、戈蘭高地等,製造更多難民。

1973年,以阿再度爆發戰爭,以色列先敗後勝,開始「中東和談」;阿拉伯國家為增加談判籌碼,實行「石油禁運」,導致全球短暫經濟衰退。

1979年,伊朗宗教領袖高米尼 (Khomeini) 不滿政府親美政策,鼓動群眾推翻巴列維王朝 (Shah Pahlavi),並將伊朗石油收歸國有。

1980年,美國鼓動伊拉克總統「薩達姆候賽因」(Saddam Hussein) 進攻伊朗,「兩伊戰爭」打鬥八年,最終在1988年停火,卻已死亡過百萬人,兩伊都元氣大傷。戰後美國不再援助伊拉克,侯賽因成為「棄卒」。

1990年,侯賽因窮途發難,攻佔科威特,吞併其油田。美國即發動「波斯灣戰爭」(the Gulf War),將伊拉克軍隊趕出科威特。

波斯灣戰爭時,美軍進駐沙地阿拉伯作為後勤基地,戰後卻不肯撤軍,正是「司馬昭之心 — 路人皆見」。拉登 (Bin Laden) 聯合其他人即以「美軍進駐沙地等同污辱伊斯蘭聖地」為理由,對美國發動「聖戰」。可要注意的是,在「911事件」19名刼機者中,有15名是沙地阿拉伯人,他們都是來自中產家庭,絕非缺糧缺水和走投無路的難民。

其實,拉登的故事與侯賽因類似,都是美國的「棄卒」。話說1980年,前蘇聯攻佔阿富汗,而美國則援助伊斯蘭游擊隊打「聖戰」對抗前蘇聯;1990年,前蘇軍撤出阿富汗,而美國亦停止援助游擊隊,於是「聖戰」的槍口轉移對付美國,美國亦攻佔阿富汗。

2003年,美國以「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為理由,再次攻佔伊拉克,誅殺侯賽因;美國既有前科,則將來亦極有可能以同樣理由,攻打伊朗。所有軍事行動的最終目標,都是為了控制中東石油;雖然中東祇供應美國本土石油需要的百分之二十,但卻是世界許多國家的石油主要供應國,故此道理顯淺易見:「誰可操控了中東石油供應;誰就能主宰世界經濟命脈。」

自古以來,「肥沃新月」地區戰火不斷:以前可是根由它位處商貿的交通要道;現今卻是因為它埋藏地底的石油資源。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四月 15th, 2008 3:09 上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