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遠在「伊斯坦堡」(Istanbul) 旅遊,多留兩天作自由行,其中有半天時間遊覽一處「古戰場」,那是「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 的「古城牆」。1453年,「鄂圖曼突厥人」(Ottoman Turks) 圍攻君士坦丁堡 (siege of Constantinople;1453年4月6日至5月29日),用「大砲」打破城牆,攻陷「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 的首都。中國人發明了「火藥」,但是火藥到這一役才正式成為改變世界的武器。

土耳其人對這段故事非常自豪,在伊斯坦堡電車 Line T1 的「托普卡帕站」(Topkapi Stop) 外便建有一座「Panorama 1453 History Museum」,以紀念此戰役,附圖一、二顯示的城牆,亦是在此地拍攝。要理解這座城牆的故事,必須檢視伊斯坦堡的地理和歷史。

今天的伊斯坦堡,可分為三部份:「舊城區」;「新城區」和「亞洲區」。「舊城區」正是昔日「君士坦丁堡」的所在地,如附圖三、四的地圖所展示,「舊城區」三面環水,易守難攻,東端是「博斯普魯士海峽」(Bosporus Strait) 的入口處;南邊是「馬摩拉海」(Sea of Marmara);北邊是一處名為「金角灣」(Golden Horn) 的小海灣。因此,祇要集中力量加固西邊的城牆,「君士坦丁堡」就是一座堅不可摧的城市。

昔日羅馬皇帝「君士坦丁」(Emperor Constantine) 不惜花費大量國庫,在此興建新城市,並於公元330年,把帝都由「羅馬」遷移到此,主要就是明瞭及充分利用這個地理優勢,並且能就近控制「博斯普魯士海峽」這個歐亞貿易的要津。「君士坦丁大帝」死後不久,於公元395年,帝國正式分裂為東西兩部,基督教亦分裂成「羅馬天主教」(Roman Catholic) 和「東正教」(Orthodox Church) 兩系。公元476年,「西羅馬帝國」正式被蠻族所滅,「東羅馬帝國」卻能維持多一千年。

公元650年前後,阿拉伯伊斯蘭勢力興起,攻佔「東羅馬帝國」的亞洲地區。公元1000年前後,原居於中亞的「突厥人」西移到西亞地區,取代阿拉伯人成為西亞的統治者。當時的突厥族,以「塞爾柱突厥」(Seljuk Turks) 部落最為强大,在西亞建立「塞爾柱帝國」(Seljuk Empire)。突厥族在西移的過程中,信奉了伊斯蘭教。

信奉東正教的拜占庭帝國,感受到伊斯蘭突厥的巨大壓力,遂以聖城耶路撒冷失陷為理由,向羅馬教會求助,因此引起數次「十字軍東征」(Crusades),但都沒有收復聖地。更可笑的是,公元1202年至1204年的第四次十字軍東征 (Fourth Crusade),西歐軍隊沒有前往聖地,反而改變路線,偷襲君士坦丁堡,大肆刼掠,拜占庭帝國從此步向衰落。

公元1200年,蒙古大軍西征,消滅了「塞爾柱帝國」(Seljuk Empire)。公元1300年,蒙古大軍退兵後,另一個突厥部落「鄂圖曼突厥」(Ottoman Turks) 興起,在西亞地區取得統治地位。1345年,更渡過「達達尼爾海峽」(Dardanelles Strait) 進入歐洲,蠶食拜占庭的土地。1453年,兵臨君士坦丁堡城下,這是歐洲最富裕的城市,是突厥人最大的戰利品,但突厥人卻要面對當代最堅固的城防。

如附圖二所示,君士坦丁堡的城牆有兩至三層,自君士坦丁堡大帝建城以來,從未被敵人正面攻破過(1202年的十字軍是從海路偷襲成功)。突厥蘇丹提供巨額獎金,廣徵攻城之計,有歐洲工匠建議製造「大砲」,獲蘇丹採納。

火藥由中國人發明,隨著蒙古西征而傳到歐洲。1400年,步兵用的「火槍」已出現在歐洲戰場上。1450年,匈牙利工匠「奧班」(Orban) 設計出超級大砲。他首先向拜占庭君皇推銷這概念,但因費用高昂並成效未知而被拒絕;奧班轉向突厥蘇丹推銷而獲得採納。他為此次戰事共鑄造70門大砲(見附圖五、六),突厥蘇丹把大砲分成十四組,每組五門,每組都集中轟擊城牆的同一點。這些大砲效率不高,每發射一次,即需要用水冷卻砲管、抹乾、重裝火藥、重裝砲彈,每次需要幾小時。但經過幾十天的不停轟擊,城牆最後出現坍塌,拜占庭守軍忙於修補城牆。這種新戰術,對守城者非常不利,1453年5月29日,鄂圖曼軍隊終於攻破君士坦丁堡。

君士坦丁堡的失陷,震驚整個歐洲基督教世界,亦成為歷史的重要轉折點,簡述如下。

擁有一千年歷史的「東羅馬/拜占庭帝國」終結,同期同地發展的「東正教」亦陷入極大危機,幸好東正教已北傳進入俄羅斯。此後,俄羅斯成為東正教的守護和承傳者。

鄂圖曼的勢力大盛,沿多瑙河西進歐洲。公元1683年,兵圍維也納,是鄂圖曼帝國勢力的最高峰,亦是版圖最强大的時候(見網誌288〈華沙的故事〉)。但自進攻維也納失敗後,鄂圖曼帝國的勢力亦日走下坡。

火藥槍砲的新戰術,迅速得到歐洲各國軍隊的重視;各地的工匠,亦不斷改進槍砲的技術。一百年之後,槍砲已取代弓箭成為標準的戰爭武器。

君士坦丁堡城牆被視為當代最堅固的防禦系統,但它卻不敵大砲的轟擊,於是,傳統以城堡為中心的封建貴族騎士社會架構,亦趨崩潰;新式戰爭以科技工業主導,平民也可一躍而為將帥,最佳例子是法國的拿破崙,這種政治哲學的改變,影響了歷史的軌跡。

地理上,君士坦丁堡控制著歐亞陸上貿易的咽喉,伊斯蘭突厥佔領此城,基本上封鎖了這個大門;而鄂圖曼帝國控制了整個東地中海,亦即控制了所有對東方的貿易。歐洲人急於要重建貿易,不惜冒險從海上探索,此後,因而出現了「達伽馬」(Vasco da Gama)、「哥倫布」(Christopher Columbus)、「麥哲倫」(Fernando de Magallanes) 等航海家,推動他們的主要力量,是貿易帶來的財富。當時最重要的貿易,是從東方輸入香料,例如胡椒;香料的最重要功能,是作為「防腐劑」。歐洲的冬季漫長,所吃食物都是夏天生產,使用香料醃漬食物,可儲存留待過冬,因此可以說是生存的必須品,價值可比等重的黄金。歐洲人因失去君士坦丁堡而陷入危機,但又因此而闖出新天地。

西歐海洋國家開展大洋航海探險行動,由此發現並殖民南北美洲及大洋洲等地,大大擴展了歐洲人的生存空間及資源開發。從此,歐洲的政治和經濟舞台亮點,亦由「環地中海」轉移到「大西洋沿岸」國家。要迅速開拓這許多新地方、新事物,沒有舊知識、舊規則可依循,必須憑理性邏輯發展出新思維、新方法。因此,緊接著「航海年代」,西歐文化進入「啓蒙年代」(Enlightenment),從而奠下現代的科學和政治觀。

西方的歷史學者,都把1453年視為歐洲歷史的一個轉折點,一石激起千重浪:在此之前,歐洲仍算是「中世紀」年代;在此之後,歐洲進入「近代史」年代。

反觀中國,1453年正是明朝英宗/景帝「土木堡之變」前後,亦是明成祖永樂帝於1425年死後,終止鄭和「七下西洋」所建立的航海事業,拆毁艦隊,實施「海禁」。歐洲發生的巨變,對中國毫無影響;即使有,也祇是「利馬竇來華傳教」等枝節事件。歐洲文化文明的軟硬實力,都在上升;本來領先優勝的中國實力,卻原地踏步,漸趨落後,而且落差日大。1842年的「鴉片戰爭」,就是這個實力落差,突破中國的防波堤。直到今天,中國政府除了師承蘇俄列寧主義以外,似乎仍未能接受「啓蒙思想」的廣闊波瀾。

讀者如想找尋更多資訊,可嘗試在互聯網上搜尋下列關鍵字或網頁:

(一) walls of Constantinople;
(二) Ottoman guns;
(三) Fall of Constantinople 1453 and its effect;
(四) Istanbul map;
(五) http://obviousmag.org/en/archives/2008/12/the_ottoman_cannon.html。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百科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從托普卡帕文化公園 (Topkapı Culture Park) 拍攝的君士坦丁堡古城牆

附圖二:君士坦丁堡古城牆一景

附圖三:伊斯坦堡現代地圖

附圖四:君士坦丁堡拜占庭時期地圖

附圖五:達達尼爾大砲 (Dardanelles Gun),於1464年製造,與1453年鄂圖曼軍隊攻下君士坦丁堡所使用的大砲屬同一類別,現存放於 British Royal Armouries collection

附圖六:達達尼爾大砲結構圖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四月 8th, 2013 9:26 上午 在 中世紀西方 Mediev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