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三月

中東簡史(一):公元前

作者 : 海遠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中東」(Middle East) 是一個經常在新聞中出現的詞彙,對「中東」的「歷史」和「地理」多些認識,亦有助於對時事的瞭解。

「中東」是指「兩河流域」(Mesopotamia) 及其鄰近地區;「兩河」是「底格里斯河」 (Tigris) 和「幼發拉底河」(Euphrates)。兩河南流至波斯灣出海,兩河以東是伊朗高原;以西是阿拉伯沙漠;以北是高加索和土耳其山區。在兩河西北、沙漠和山區之間,有一條「肥沃新月地帶」(Fertile Crescent),連接兩河與地中海東岸的巴勒斯坦地區 (Palestine),古稱黎凡特 (Levant),並可接上埃及的尼羅河 (Nile);由於此地帶是連接歐、亞、非三大陸的商旅之路,自古以來已是兵家必爭之地。

歷史考古學家認為中東是最早出現「農耕畜牧文明」的地方。約在一萬年前,由原始的「遊獵收集」(Hunter–gatherer) 生活過渡到「農耕畜牧」以後,亦發展出更多的「文明」行為,例如:文字、銅器、鐵器、天文曆法、城市、帝國等。自公元前三千年開始,已有不同民族在這裏建立領土廣闊的「帝國」,較著名的有:亞卡特人 (Akkadian)、希特人 (Hittite)、亞述人 (Assyrian)、巴比倫人 (Babylonian) 等。

古稱黎凡特的聖地 (Bible Land) ,主要歷史包括–

公元前1220年,希伯來人 (Hebrews) 開始在伽南 (Canaan) 聚居;

公元前1000年,大衛王 (King David) 攻佔耶路撤冷 (Jerusalem);

公元前950年,所羅門王 (King Solomon) 在耶路撤冷建築「聖殿」(the Temple);

公元前700年,亞述人攻佔伽南,部份以色列人被流放。

公元前600年,巴比倫人自兩河出發,滅亞述帝國,又沿肥沃新月攻下耶路撤冷。在這次戰爭中,聖殿被毁,約櫃 (Ark of Covenant) 失踪,所有猶太人被流放到巴比倫,故事亦見於《舊約聖經》。〔註:荷理活電影《奪寶奇兵》(Raiders of the Lost Ark) 亦是以「約櫃」為背景。〕 「約櫃」本是承載上帝頒給摩西《十誡》石板的金櫃,據說有無比法力。《舊約聖經》的故事,大部分是在猶太人「流放巴比倫」時候成文。

公元前540年,波斯人自伊朗高原出擊,佔領兩河流域,滅巴比倫帝國,並釋放猶太人回故土,猶太人其後在耶路撤冷重建聖殿。另一方面,波斯軍隊繼續西進,佔領「小亞細亞」;公元前480年,更渡過「愛琴海」(Aegean Sea) 攻打希臘,展開了西方歷史上著名的「希波戰爭」(the Greek-Persian War)。最後,波斯征希臘失敗而回;馬拉松 (Marathon) 就是這次戰爭的一段小插曲。

公元前334年,亞歷山大 (Alexander) 率領希臘軍隊回擊波斯,滅波斯帝國,並佔領由埃及到兩河、印度河的廣大地區。公元前323年,亞歷山大病死於巴比倫,他的將領們隨即分割其帝國,駐守兩河的希臘將領建立了塞琉西帝國 (Seleucid Empire)。

公元前200年,羅馬人開始「東征希臘」,經百多年時間,佔領了希臘、小亞細亞和黎凡特,即地中海東岸、肥沃新月西部,亦即今敘利亞、黎巴嫩、以色列等地區;又佔領了埃及和北非,完成了統治整個「環地中海盤地」的羅馬帝國版圖。

至此,「聖地」的統治權歸羅馬;而「兩河流域」即Fertile Crescent東部的統治權,則逐漸落入中亞草原的遊牧民族手中,他們先後建立了帕提亞帝國 (Parthia Empire) 及薩珊帝國 (Sassanid Empire)。亞歷山大的帝國雖然已完全瓦解,但希臘文化的影響力仍盛。

「中東」一詞,其實是源於希臘的一個地理概念。希臘人自視為世界中心,希臘以西,是為「西方」(Occident);希臘以東,是為「東方」(Orient),亦即「亞洲」(Asia)。東方又再分類:和希臘祇相隔一個愛琴海的「小亞細亞」(Asia Minor;今之土耳其),被稱為「近東」(Near East);稍遠的「兩河流域」及「黎凡特」,稱為「中東」(Middle East);更遠的絲綢產地,則稱為「遠東」(Far East)。西方學術是以希臘為宗師,因此西方學者亦稱「兩河流域」為「中東」。

羅馬統治「聖地」期間,耶穌降生在「伯利恒」;由於「基督教」對西方文化的影響深遠,因此西方歷史學者亦以此事劃分歷史紀年為「公元前後」。在《舊約聖經》故事中經常出現的地點Bible Land,常被簡稱為「聖地」(Holy Land),古稱「黎凡特」(Levant)。

在中國古籍中,羅馬帝國被稱為「大秦」, 薩珊帝國則被稱為「大食」。簡單來說–

聖地 + 兩河流域 = 肥沃新月;
肥沃新月 + 阿拉伯沙漠 + 伊朗高原 = 中東。

其中,「肥沃新月」傳誦後世的歷史故事特別多。今天的「以色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可說是古代「肥沃新月」戰爭的延續;前者發生在「聖地」,後者則開啟於「兩河」。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三月 25th, 2008 7:41 上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