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坦堡」(Istanbul) 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橫跨歐亞」的大都市,加上其在歷史上「基督教 / 伊斯蘭教」身份角色的轉換,及無盡的地理和歷史故事背景,使其成為一個熱門的旅遊景點。

「君士坦丁堡 / 伊斯坦堡」(Constantinople / Istanbul) 是同一城市包涵的兩段歷史,分別是「東正教拜占庭 / 伊斯蘭鄂圖曼土耳其」。這些故事,《海遠網誌》早前已說過了,海遠在這篇另闢新題,講一點「橫跨歐亞」的故事。

何謂「歐洲 / 亞洲」?這是古希臘人的地理概念。古希臘人是一個善於航海探險的民族,他們的活動範圍,雖然祇限於「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 一帶,但他們留下的地理論述,基本上被西方文明所接受。古希臘人以水文把他們所認知的陸地劃分為三大部分:「歐羅巴」(Europa)、「亞細亞」(Asia) 和「阿非利加」(Africa);因為古代商貿的路線,最重要水文是連接「愛琴海」(Aegean Sea) 和「黑海」(Black Sea) 的一條水道(見附圖一),這條水道可分為三部份:

(1) 黑海的入口端稱為「博斯普魯斯海峽」(Strait of Bosporus);

(2) 愛琴海的入口端稱為「達達尼爾海峽」(Strait of Dardanelles);及

(3) 中間稍寬闊的水域稱為「馬爾馬拉海」(Marmara Sea),水道的西岸是「歐羅巴」;東岸則是「亞細亞」。

博斯普魯斯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都是古歐亞貿易的重要渡口,而以博斯普魯斯海峽最為狹窄,最狹窄處僅有600米,即現時「博斯普魯斯大橋」(Bosphorus Bridge) 的所在地,因此也是最多商旅採用的路線。公元330年,羅馬帝國皇帝「君士坦丁」(Emperor Constantine) 在此建立新城市,稱為「新羅馬」(Nea Roma),並將帝國首都由義大利羅馬城遷移至此。後世史學家直稱此城為「君士坦丁堡」,君士坦丁大帝亦宣布以基督教為羅馬帝國的國教,從此基督教在歐洲迅速發展,這是歐洲文明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羅馬帝國後來分裂為東西兩部,基督教會隨即亦分裂為東西兩部,西部教會稱為「羅馬天主教會」(Roman Catholic);東部教會稱為「東正教」(Orthodox)。公元480年,西羅馬正式被蠻族所滅,但蠻族也繼續接受基督教信仰。公元1453年,東羅馬帝國被伊斯蘭鄂圖曼所滅,東羅馬帝國故地的人民被逼改奉伊斯蘭,東正教則北傳至俄羅斯。

從公元480年至1453年這一千年期間,君士坦丁堡是歐洲最繁華的都市,東羅馬帝國亦被稱為「拜占庭帝國」(the Byzantine Empire)。中外著名的「絲綢之路」(the Silk Road),就是東起中國首都長安,西至君士坦丁堡。絲綢之路的貿易,在中國唐朝時最為倡盛,後因遭受中亞游牧民族的攻擊而衰落,最後被阿拉伯水手主導的「海上絲綢之路」所取代。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土耳其軍隊推翻鄂圖曼皇朝,改建「土耳其共和國」(Republic of Turkey),以「安哥拉」(Ankara) 為首都。1930年,土耳其共和國政府正式更改「君士坦丁堡」的名稱為「伊斯坦堡」(Istanbul),仍是土耳其最大的城市。請注意,「巴基斯坦」(Pakistan) 的首都是「伊斯蘭堡」(Islamabad),不要混淆這兩個城市。

說到「絲綢之路」,海遠記起在中國西安「碑林」有一塊石碑,名為「大秦景教流行中國碑」(見附圖二及三)。據互聯網上資料記載,此碑於唐建中二年(781年)2月4日由波斯傳教士「伊斯」(Yazdhozid) 建立於大秦寺院(教堂)中,碑文由波斯傳教士「景淨」撰刻,朝議郎前行台州司參軍「呂秀岩」書並題額。

「大秦」即「東羅馬帝國」,「景教」即唐代正式傳入中國的基督教「聶斯脫里派」(Nestorianism is a Christological doctrine advanced by Nestorius, Patriarch of Constantinople from 428–431)。據石碑所載,唐貞觀九年(635年),大秦國有大德(主教)「阿羅本」(Alopen Abraham) 帶來經書到長安,由歷史名相「房玄齡」迎接,獲唐太宗「李世民」接見。自635年開始,景教在中國順利發展了150年,與「祆教」(Zoroastrianism;古代波斯帝國的國教) 及「摩尼教」(Manichaeism;源自古代波斯祆教的宗教,3世紀中葉由波斯人摩尼所創立),並稱唐代「三夷教」。

「大唐」和「拜占庭 / 東羅馬帝國」是當代兩個强大的國家,兩國的首都有「絲路」連接。海遠相信,「大唐」比較「東羅馬」更富庶,因為歷史記載「大秦」的傳教士和商旅到東土尋找機會,但歷史卻沒有記載中國曾有商旅到過「東羅馬」,中國人的遠遊記錄,祇有「唐玄奘/三藏法師」的《大唐西域記》,最遠也祇是去了印度取佛經,故此相信富庶中國的商機對西方吸引力極大。「大唐」之後的幾百年,於「大元」時又有歐洲人「馬可孛羅」(Marco Polo) 到中國來做生意;「大明」時歐洲傳教士「利馬竇」(Matteo Ricci) 等來華傳教;「大清」時有英國特使「馬戛爾尼」(Lord George Macartney) 來華謀求通商。相反地,直到「鴉片戰爭」之後,中國才正式派使節和留學生到西方,開始真正認識這世界。

說到「唐三藏」,難免想起《西遊記》,在《西遊記》中,世界被定名為四大洲,分別是「東勝神洲、西牛賀洲、南贍部洲和北俱蘆洲」,但沒有具體的劃分。海遠想到,古希臘文明把世界分為三大洲,分別為「歐羅巴洲、亞細亞洲及阿非利加洲」,卻已有頗明確的地理劃分,亦沿用至今。海遠在伊斯坦堡乘坐渡輪橫過「博斯普魯斯海峽」,不用一小時便能來回「亞歐」之間,正是這個歷史和地理的交融,令伊斯坦堡成為一個極具特色的城市。

附圖一:伊斯坦堡橫跨歐亞位置圖

附圖二:現在位於西安碑林中的景教碑全圖

附圖三:景教碑特寫圖,碑額上部,由吉祥雲環繞的十字架。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六, 二月 9th, 2013 6:24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