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一月

英國自由行:坎特伯雷

作者 : 雅帆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旅遊倫敦,在日長夜短的季節,以倫敦為基地,最宜到隣近城鎮一日遊,倫敦東南「肯特郡」(Kent) 內「坎特伯雷市」(Canterbury) 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從中央倫敦出發,於「倫敦查寧十字火車站」(London Charing Cross Rail Station) 乘「Southeastern」火車至「坎特伯雷西火車站」(Canterbury West Rail Station) 下車,車程需時約1小時40分,非繁忙時間即日來回車費£27.70。

「坎特伯雷」既是英國宗教歷史名城,亦是著名旅遊重鎮,更是英國每年最多旅客和朝聖者的城市之一。市內主要景點包括:「坎特伯雷座堂」(Canterbury Cathedral)、「聖奧古斯丁修道院」(St Augustine’s Abbey)、「聖馬丁教堂」(St Martin Church) 三個被聯合國列入為世界文化遺產;還有「西門城樓」(West Gate Tower)、「西門花園」(West Gate Garden)、「坎特伯雷博物館」(Canterbury Museum)、「城牆」(City Wall)、「大斯陶爾河」(The Great Stour) 船河遊等。

在衆多景點中,聚焦於「坎特伯雷座堂」,這是「羅馬天主教會」(Roman Catholic Church) 在英國最早的落腳點,現為「英格蘭國教」(The Church of England;亦稱英格蘭聖公會) 的總堂,也為擔任英格蘭國教及「普世聖公宗」(The Anglican Communion) 領袖的「坎特伯雷大主教」(Archbishop of Canterbury) 駐錫之地。座堂最早由第一任大主教「奧古斯丁」(Augustine) 於597年始建,卻於1067年被毀於大火;其後於1070年當任大主教「蘭弗朗克」(Lanfranc;任期由1070年至1077年)開始作大規模重建,歷幾任大主教繼續,並於1498年建築完成。之後,還不斷進行重建,所有大型改建於1834年才算真正完成。

從位處市中心小廣場的「Christ Church Gate」(見附圖一)入口購票,穿過閘門,便踏進坎特伯雷座堂的範圍,在此閘內可從西南方遠眺座堂,巍峨矗立(見附圖二至三),其平面圖卻仿似一個俯伏地上的十字架,整座建築全長157米,混合包括:西端尖拱「哥德式」 (Gothic) 建築;和連接着東端半圓拱「羅馬式」(Romanesque) 建築。

西端哥德式建築最接近 Christ Church Gate 首先是座堂主要入口的「西南門廊」(Southwest Porch),門廊外牆裝置幾位歷任著名大主教的浮雕塑像。進入門廊在座堂西末端是南北兩座鐘塔,西南鐘塔名為「Oxford Tower」,裝置有14個長繩搖鐘,全部於1981年鑄造,每星期四晚上七時三十分供搖鐘人訓練拉繩搖鐘之用。西北鐘塔名為「Arundel Tower」,裝置有6個報時鐘,其中5個為一刻、半小時及三刻報時,另外最大的一個名為「Great Dunstan」,也是肯特郡最大的教堂鐘,重3.2噸,為每小時報時之用,亦為星期天早上的晨禱敲響。

連接兩座鐘塔東面的「Nave」(身廊),長54米,闊22米,高24米,提供地方容納教徒參加宗教活動(見附圖四)。身廊的東端連接着兩個「Perpendicular Transept」(垂直的翼廊),包括:「North-western Transept」(西北翼廊) 和「South-western Transept」(西南翼廊);前者是進入地下室的入口,並設置「Chapel of Our Lady Martyrdom」;後者設置「St Michael’s Chapel」(聖米高小祭室),又名「Warriors’ Chapel」(戰士小祭室)。兩個翼廊中間則是名為「Bell Harry Tower」(哈瑞鐘塔) 的中央鐘塔,哈瑞鐘塔建於1496年,高72米,內置全座堂最古老的「Bell Harry」(哈瑞鐘),於1935年鑄造,每天早上八時及晚上九時敲響,分別公佈座堂的開放及關閉時間。

哈瑞鐘塔東端連接着「Quire」(英語:Choir;詩班席廊),長55米,座堂亦從這裏開始進入東端半圓拱羅馬式建築。詩班席廊的設計以中央為界,左右兩邊對稱,兩旁設置詩班席(見附圖五),拱牆、圓柱、浮雕滿佈,深邃宏偉,東末端拾級而上,就是座堂圓穹頂覆蓋之下的「大主教祭壇」(見附圖六),莊嚴肅穆。

另外,詩班席廊東端在左右兩邊分別由一道石級樓梯連接到「Trinity Chapel」(三一小祭室),當年特別為內藏「Shrine of St. Thomas Becket」(聖貝克特聖龕;詳情見下文) 而建造。聖貝克特的遺骸由1220年開始在此處存放,直至1538年被英王亨利八世 (King Henry VIII) 下命令摧毁,聖龕原址現在經已空置,黯淡悽涼,祇餘放置一支長燃的白蠟燭(見附圖七),以誌悼念。

歷數百年,來到三一小祭室旅遊和朝聖的基督徒不計其數,他們用腳踏或膝跪在石級上,逐步進入小祭室,日積月累,於石級上留下許多凹凸不平的磨損痕跡。其周圍八扇大窗上的「彩繪玻璃」(stained glass;見附圖八),描繪聖貝克特神蹟的故事 (Miracles of St. Thomas Becket),屬中世紀藝術的代表。

座堂東端最遠的「Corona」(圓型冠冕小祭室),曾經是收藏聖貝克特頭臚骨的地方,亦有兩扇彩繪玻璃大窗,屬1200年的作品。另外,從西北翼廊內的入口可進入東端隱藏的一個巨型「crypt」(地下室),其中裝置許多羅馬式壁畫和雕刻精美的支柱。正如英國其他座堂的一貫習慣,坎特伯雷座堂內亦埋藏許多王室貴族和大主教的骸骨,包括著名的「黑王子墓穴」(Tomb of the Black Prince, Edward of Woodstock, Prince of Wales;1330–1376;英王愛德華三世的長子及理察二世的父親)。

綜合來說,座堂既苦心保留古樸真實的建築面貌,亦刻意浮現盈年累月的崇拜痕跡。

雅帆回憶當年旅遊坎特伯雷座堂的深刻印象,觸發今天同時探索該座堂初期的發展史與英格蘭早期的政治和宗教歷史。話說約於公元前5世紀早葉時,首批「凱爾特人」(Celts) 從歐洲大陸移居至「不列巔」(Britain)。公元43年,羅馬皇帝「克勞廸烏斯」(Claudius) 率軍登陸不列巔,將其併入羅馬帝國版圖,直至410年羅馬人撤出為止,統治不列巔長達三百六十七年。

公元440年,歐洲「日耳曼部族」(Germanic tribes) 的「盎格魯人」(Angles;來自德國Schleswig-Holstein 的 Angeln 半島)、「撒克遜人」(Saxons;來自德國古撒克森尼地區) 和「朱特人」(Jutes;來自歐洲北部現今丹麥國土的日德蘭半島) 乘機入侵英格蘭,打敗了當地的凱爾特人,從南部向中部推展。這些居住在英格蘭的盎格魯–撒克遜 (Anglo-Saxon) 部落,開始組織非正式聯盟,互相吞併,逐漸建立一些王國。

公元550年,盎格魯人在英格蘭北部建立「東盎格利亞」(East Anglia)、「麥西亞」(Mercia)、「諾森布里亞」(Northumbria) 三個王國;撒克遜人在英格蘭南部建立「艾塞克斯」(Essex)、「薩西克斯」(Sussex) 和「韋塞克斯」(Wessex) 另外三個王國;朱特人則在肯特和「南漢普郡」(South Hampshire) 建立「肯特」(Kent) 王國,史稱「七國時代」(Heptarchy)。這七國的格局,也形成了日後英格蘭王國的雛型。

直至1066年,英格蘭國王「懺悔者愛德華」(King Edward the Confessor) 逝世,由於膝下無子,引發王位繼承問題。同年10月14日,法國「諾曼第公爵威廉二世」(Duke William II of Normandy) 在「希斯廷戰役」(Battle of Hastings) 中擊敗「英格蘭國王哈羅德二世」(King Harold II of England),揮軍直達倫敦,史稱「諾曼征服」(Norman conquest)。同年12月25日,諾曼第公爵於西敏寺加冕為「英格蘭國王威廉一世」(William I of England),亦稱「征服者威廉」(William the Conqueror),象徵英格蘭的盎格魯–撒克遜時代正式終結,建立「諾曼王朝」(Norman dynasty),英格蘭歸於統一。諾曼王朝(1066年–1154年)歷四位君主而結束,英格蘭進入「金雀花王朝」(Angevin dynasty)。

另一方面,羅馬帝國自從信奉天主教後,亦向其殖民地宣揚相同的宗教信仰。話說公元596年,羅馬教皇「格力哥利一世」(Gregory I) 派遣奧古斯丁到英格蘭傳教。他帶領40名修士於翌年(597年)抵達英格蘭南部肯特郡的坎特伯雷,當時的肯特王國於七國中屬最強大富有,肯特國王「Æthelberht」對奧古斯丁非常尊重,允許他在境內傳教,自己也皈依天主教。奧古斯丁在坎特伯雷興建了第一座教堂,自己成為坎特伯雷第一任主教,亦同時建立了一座聖奧古斯丁修道院。奧古斯丁在肯特王國傳教工作順利,並推展至整個英格蘭南部,但其影響還未延及北部,卻已於604年逝世,未能完成遺願。

奧古斯丁死後,羅馬教皇格力哥利一世再派「Paulinus」(波萊納斯) 於604年到達英格蘭繼續傳教。公元625年,肯特公主「Æthelburg」嫁與英格蘭北部「諾森布里亞愛德溫國王」(King Edwin of Northumbria) 為妻,波萊納斯陪同前往,開始在諾森布里亞國內傳教。627年,愛德溫國王帶領一些貴族接受洗禮,皈依天主教,諾森布里亞成為天主教王國,亦成為日後英格蘭北部的約克教區,與英格蘭南部的坎特伯雷教區遙遙相對。時至今日,英格蘭已由天主教過度至聖公會新教,維持不變的是:前者仍然由約克大主教管豁,後者由坎特伯雷大主教管豁,並繼續由坎特伯雷大主教出任全英格蘭的教會領袖,確實有其歷史背景。

在英格蘭早期宗教歷史上,天主教傳教士固然獲得許多王族的積極支持,也曾發生不少衝突,更導致共有四位坎特伯雷大主教被謀殺,其中以聖貝克特大主教遭受殺害最為著名。話說金雀花王朝的第一任君主「亨利二世」(Henry II),任命好友「湯瑪士.貝克特」(Thomas Becket) 為坎特伯雷大主教,貝克特反對王室剝奪教會的權利,導致王室與教會發生衝突,貝克特宣佈他從此不再是國王的奴僕,祇聽命於羅馬教皇。亨利二世老羞成怒,差使四名騎士在坎特伯雷大教堂東北翼將貝克特殺死。三年之後,貝克特被信徒尊奉為「殉教者聖貝克特」,自此無數的信徒蜂湧到坎特伯雷大教堂朝拜這位殉教者,坎特伯雷也因此成為英格蘭的「聖城」。

雅帆現於本文略述羅馬天主教最早植根英格蘭的前因後果,也曾在網誌200〈教宗訪英的政治與宗教自由(續篇)〉一文談論英格蘭從天主教過度至聖公會新教的來龍去脈,兩篇文章合併,總算可給英格蘭的宗教歷史,鈎劃一麟半爪。從英格蘭早期宗教歷史顯示,傳教士依賴王室協助傳教,利弊參半:成者固然事半功倍;敗者動徹賠上性命。無論如何,這段歷史卻已奠定英格蘭「政教合一」的基礎,時至今日,英女王仍為英格蘭國教的元首 (Head of the Church of England)。

歷來的基督傳教士到海外傳教,出發前早已預知困難重重,卻仍刻苦堅毅,不屈不撓,置生死於度外,其志可嘉,其行為令人欽佩,亦是基督精神最終能遍佈世界的成功因素。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坎特伯雷座堂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位處坎特伯雷市中心小廣場的Christ Church Gate

附圖二:穿過Christ Church Gate後,可從西南方遠眺坎特伯雷座堂外貌

附圖三:由座堂內部穿出花園後,可從西北方近看座堂外貌

附圖四:座堂身廊一景

附圖五:座堂詩歌班廊一景

附圖六:座堂大主教祭壇

附圖七:座堂內聖貝克特聖龕遺址,點亮一支長燃的白蠟燭

附圖八:座堂裝置著名中世紀彩繪玻璃的大窗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一月 22nd, 2013 7:02 下午 在 古典西方 Classical West.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2 comments so far

广州 杨智磊
 1 

谢谢!这几天在学习英国历史,想知道爱德温受洗是什么回事,偶然搜到了你这里,颇有收获,甚喜,谢谢!这里说的奥古斯丁是写《忏悔录》那位吗?生于北非,那他是黑人亦或拉丁人?还有“圣公会”….想知道的问题蛮多的?牛津与教会是什么关系?
在我看来解读英国历史是解读人类现代文明历史的关键所在。

九月 10th, 2015 at 11:13 上午
雅帆
 2 

感謝楊智磊君的提問。雅帆慚愧,由於並非教徒,亦沒有研究宗教,故此對宗教人物所知不多。

根據互聯網上資料,撰寫《懺悔錄》的是「奥勒留.奥古斯提奴斯」(Aurelius Augustinus),於公元354年11月13日在羅馬帝國北非的阿非利加行省塔加斯特城出生,在羅馬接受教育,在米蘭接受洗禮。他是早期西方基督教的神學家、哲學家,曾任天主教會在阿爾及利亞城市安納巴的前身「希波」(Hippo Regius) 的主教,羅馬天主教會官方稱為「希波的奥斯定」(Augustine of Hippo),或「聖奥斯定」(Saint Augustine 或 Saint Austin),俗譯「奥古斯丁」。卒於430年8月28日。

另一方面,「坎特伯雷的聖奥斯定」(St. Augustine of Canterbury),亦俗譯「奥古斯丁」,出生日期不詳,卒於604年5月26日,是一名本篤會的修士和天主教會第一位坎特伯雷大主教。正如上列正文所述:

“…話說公元596年,羅馬教皇「格力哥利一世」(Gregory I) 派遣奧古斯丁到英格蘭傳教。他帶領40名修士於翌年(597年)抵達英格蘭南部肯特郡的坎特伯雷,當時的肯特王國於七國中屬最強大富有,肯特國王「Æthelberht」對奧古斯丁非常尊重,允許他在境內傳教,自己也皈依天主教。奧古斯丁在坎特伯雷興建了第一座教堂,自己成為坎特伯雷第一任主教,亦同時建立了一座聖奧古斯丁修道院。奧古斯丁在肯特王國傳教工作順利,並推展至整個英格蘭南部,但其影響還未延及北部,卻已於604年逝世,未能完成遺願。…”

根據上列資料,第一位「奥古斯丁」卒於430年8月28日;而第二位「奥古斯丁」於596年才到英格蘭傳教,於597年抵達英格蘭南部肯特郡的坎特伯雷,卒於604年5月26日。雅帆據此推斷,兩位「奥古斯丁」並非同一人。

牛津這一名稱,雅帆並沒有資料顯示與教會有任何關係。

雅帆同意,英國歷史與人類現代文明歷史關係密切,本網誌亦有提供多篇有關英國歷史和人類現代文明歷史的文章,歡迎楊智磊君可到總目錄選擇參閱。

九月 11th, 2015 at 8:04 上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