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二月

郴州

作者 : 海遠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近日來,在香港電視的《晚間新聞》節目內,常見到「郴州」這地方在畫面上出現。郴州是「京廣鐵路」的大站,亦是南北交通的樽頸要塞;因為大雪壓壞了輸電網,令電力中斷,交通癱瘓,導至近百萬名趁春節回鄉度歲的民工滯留在廣州車站外,連續多日成為頭條新聞。

相信「郴州」是一座古城,因為它曾在秦觀的一首宋詞《踏莎行 郴州旅舍》出現,詞云:

「霧失樓臺,月迷津渡,桃源望斷無尋處。可堪孤館閉春寒,杜鵑聲裏斜陽暮。
驛寄梅花,魚傳尺素,砌成此恨無重數。郴江幸自繞郴山,為誰流下瀟湘去?」

秦觀是北宋詞人,與蘇軾是朋友,兩人都因與王安石政見不同,被貶到廣東做地方官,《郴州旅舍》就是他南下途中所寫。

從地圖上看,湖南和廣東之間隔著一道「南嶺山脈」,亦是「長江」和「珠江」的分水嶺之一。南嶺以北,「湘水」流入長江;南嶺以南,「北江」流入珠江。沿「京廣鐵路」南行,離開了湖南的「郴州」,穿過南嶺山脈,就到達粵北的「韶關」。

中國古代北方 — 即黄河及長江流域 — 戰亂頻仍,在「宋∕元∕明」及「明∕清」之際,不少中原士族自長江以南逃到珠江避難,其中一條路線就是沿「湘江」(湖南省)翻越「南嶺」至韶關;另一條路線是沿「贛江」(江西省)翻越「大庚嶺」至廣東「南雄珠璣巷」,故此粵港不少姓氏,都把祖籍追踪至「珠璣港」。

基於許多粤人來自中原士族,有學者認為「廣府話」其實是較「北京話」更能保存「中原古韻」,因為「北京話」受到更多的異族語言 — 特別是女真語 — 的影響。這結論尤其可從分別運用「廣府話」和「普通話」來唸「唐詩宋詞」的不同聲韻效果感覺得到,讀者也可嘗試用這方法驗證。

「郴州」原是全不起眼的山城,但因一場風雪與一首宋詞,卻就把古今連在一起了。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二月 8th, 2008 7:13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