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一月

絲路譜禪音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海遠在網誌35介紹日本敬愛中國「唐宋文化」的情懷,令雅帆回想起1979年,即新中國經濟改革開放初期,日本NHK電視台和中國合作,實地拍攝的一套紀錄片集《絲綢之路》(The Silk Road),其主題曲亦稱《絲綢之路》,由日本作曲家喜多郎 (Kitaro) 創作。當八十年代初該片集在香港播出時,無綫電視將主題曲由黄霑配上中文歌詞,並由羅文主唱的粵語版本 — 《同途萬里人》,亦充滿唐宋情懷,其歌詞如下:

「天蒼蒼 山隱隱 茫茫途路,
沙灰灰 雪素素 白白野草,
深深思 細細看 共覓盛唐瀚浩;
戈壁灘 沙丘間 聽聽漢風,
邊關中 野照裡 認認宋土,
找心根 我與你 共覓面前大道;
互伴上前路 同攜尋正道 願共你同去踏開新絲路;
叫同行萬里人 邁步莫怕惡風高,
我相信 同行萬里途 合力自會行對路,
憑著 龍傳下的勇 顯實力 覓我遙遠中國路;
叫同途萬里人 邁步莫怕瀚海滔滔,
要無限堅忍 用全力 自創長遠大道,
憑著 龍遺留下的愛 開闢萬歲千秋中國路。」

黃霑的《同途萬里人》,道出中國人的唐宋情懷,訴盡了中國人對國家前路的憧憬期盼;喜多郎的原著音樂《絲綢之路》,譜出絲路上寧靜曠闊的大漠風光,寫盡了「西出陽關無故人」的寂寞商旅感懷。

喜多郎是日本著名的新世紀音樂 (或稱新紀元音樂;New Age Music) 作曲家,原名高橋正則(Masanori Takahashi),1953年於愛知縣豐橋市出生。他的家庭信奉神道教,宗教信仰的背景,對他的音樂創作有重大影響。喜多郎是全球第一位使用混響器 (synthesizer) 模仿40多種樂器的作曲家,其國際知名的音樂造詣,卻由《絲綢之路》開始,亦是他最為樂迷所認識的作品。他的唱片全球銷售數字逾千萬張,十三度獲葛萊美獎 (Grammy Award) 提名,其作品 《Thinking of You》(思慕) 於2001年獲得葛萊美「最佳新世紀音樂專輯」;另外,又曾獲美國金球獎、台灣金馬獎、香港金像獎等多項大獎肯定。20多年來的創作精選包括:《絲綢之路》、《天與地》、《古事紀》、《千年女王》、《空海之旅》、《似水流年》等膾炙人口的樂曲。

新世紀音樂是在1970年代出現的一種音樂形式,注重營造大自然寧靜、安逸、閑息的氣氛和宇宙浩瀚無際的感覺,最早用於幫助冥思及潔淨心靈,令人心平氣和。喜多郎運用新世紀音樂的特質溫暖世界,他在樂韻間蘊藏着細膩的人性思維、虔誠的宗教信仰、溫馨的人道精神和無邊的音頻感覺,超越了人文與地理界限。他希望透過音樂去傳遞世界大同的和平理念,表達對世界的真愛,並為地球默默誦禱祝福。

話說回來,絲綢之路不單是促進東西商貿文化交流的通衢道路,亦是唐朝玄奘法師 (Genjo Sanzo) 遠赴印度取經時歷盡艱辛的神聖旅途。喜多郎在創作《絲綢之路》這首樂曲之前,從來沒有到過中國,也沒有在絲路這條貫通東西文明的千年古道上行走;他祇是憑藉對中國音樂的間接認識、對歷史的敏銳觸覺,與及對大自然靈性的感應,寫出了充滿中國風韻和禪道色彩的《絲綢之路》樂曲,卻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震驚世界。

後來喜多郎真正走過絲路,到過沿路城市,從此他與絲路結下一生的不解情緣,亦憑藉《絲綢之路》,開始咜咤於世界音樂舞台。喜多郎飲水思源,曾經說過:「我是日本人,中國是日本的根,日本的許多東西都是從中國學習而來;《絲綢之路》之後,我也發現了很多這方面的東西,所以『絲綢之路』將會成為我終生的主題。」

他在解釋與絲路的情緣時補充說:「中國人在其悠久歷史中形成那種心靈的深厚,並在那種深厚中生活著,我被其深深打動,思考亦得到啟發。特別是奈良藥師寺 (Yakushiji, Nara) 的玄奘三藏院(見附圖),放有唐朝玄奘法師的部份遺骨,一想到曾走過絲路的玄奘法師其靈魂就安葬在這裏,確實能令我產生一種很深沉的聯想。」基於和絲路產生的那份不解情緣,喜多郎一直期望能夠將絲路音樂,奉獻與玄奘法師。

在2001年三個夏末晚上,喜多郎和他的四人室樂團,於日本奈良藥師寺玄奘三藏院舉行户外音樂會,將絲路音樂的優美旋律,在皎潔月色與仿唐寺院的背景氣氛襯托下,近距離奉獻給玄奘法師。選奏的音樂,形造了深沉孤寂、寧靜祥和、壯闊無窮、心領神馳的感覺,並給觀衆帶來一次思想的潔淨和心靈的洗滌。

音樂會的現場錄音,收錄在題為《Daylight, Moonlight – Kitaro Live in Yakushiji》(喜多郎日本奈良藥師寺日光月光現場音樂會)的視訊光碟 (DVD)。演奏樂曲包括:

Monk’s Introduction;
Hazimari/Sozo;
Caravansary;
Silk Road;
Magma;
Mercury;
Water of Mystery;
Estrella;
Koi;
Wa;
Free Flight;and
Heaven and Earth。

喜多郎總結演出時表示,音樂會是將絲路音樂向玄奘法師進行尊崇的祭奠;並透過選奏的樂曲,成功描繪當年玄奘法師西行取經時,其歷盡漫長而艱辛旅程的絲路景象與情懷。他進一步闡釋,二十一世紀的絲路音樂會,是要表達「複雜城市蘊涵簡單活動 (simple motion within a complex city)」的概念,也正是描繪出玄奘法師在七世紀時所經歷絲路的相同印象和情懷,亦是人們在現今社會生活所應秉持的價值理念。

藥師寺音樂會後,喜多郎安排一系列在中國演出的「絲綢之路奉獻音樂會」,訪問北京、西安及絲路上的主要城市。他表示期望透過絲路音樂去接觸中國不同種族和少數族裔社羣的同時,能促進中日兩國人民的溝通和認識,並將渴望世界和平的訊息,從日本帶到中國。其後,他多次在中國各地舉行音樂會,繼續推廣愛與和平的理想。

音樂是促進溝通的最佳世界語言,並能撫慰人類煩燥不安的心靈。一位從事推廣文化藝術工作的故友曾對雅帆說過:「人類尤其在童年時候多接受音樂的薰陶,就能培養出善良的心靈,踏上人生光輝正途,世界亦可邁向和平。」近年來,喜多郎在構想音樂的主題上,逐漸回歸探索人類心靈的本質,從生活美學中觸發創作的契機,帶領人們暫時忘卻日常俗務的羈絆,重拾童年天真稚趣的心靈體驗。但願喜多郎能夠秉持其絲路情緣,繼續創作和演奏導人向善的音樂,不單為消弭中日兩國人民長久以來的仇恨和誤解而努力,更可引領全人類走向世界和平的大道。身處兩岸四地的中華兒女,在這方面的工作,尚要加一把勁!

附圖:奈良藥師寺玄奘三藏院

jpnpic13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日, 一月 27th, 2008 9:21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