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十二月

蘇軾的恃才傲物

作者 : 雅帆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老師教誨雅帆,才高如蘇軾,也曾碰壁,談說王安石三難蘇軾的故事,引以為戒。

故事主角蘇軾(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一字和仲,自號東坡居士,眉州眉山(今四川眉山市)人。他是中國北宋大文豪,其詩、詞、賦、散文的成就均極高:散文與歐陽修並稱「歐蘇」;詩與黃庭堅並稱「蘇黃」,又與陸遊並稱「蘇陸」;其詞更開創「豪放派」風格,與辛棄疾並稱「蘇辛」。他又擅書法和繪畫,其書法名列「蘇(軾)、黃(庭堅)、米(芾)、蔡(襄)」北宋四大書法家之一;其畫則開創了「湖州畫派」。他既是中國文學藝術史上罕見的全才,也是中國數千年歷史上被公認文學藝術造詣最傑出大家之一;與父親蘇洵、弟蘇轍合稱「三蘇」,同時名列「唐宋古文八大家」(其他五人包括韓愈、柳宗元、歐陽修、王安石、曾鞏)。蘇軾著有《東坡全集》及《東坡樂府》詞集,其現存的文學著作共有2700多首詩,300多首詞,以及大量散文作品。

相對地,蘇軾的官運則欠佳,當時正身處北宋「新舊黨爭」,他既反對新黨王安石急進的改革措施,也不同意舊黨司馬光盡廢新法,因而在新舊兩黨之間均受排斥,仕途坎坷,經常被調職,終身奔波勞碌。嘉佑二年(1057年)進士乙科,對制策入三等;神宗時,任祠部員外郎;熙寧五年(1072年),因反對王安石新法而求調外職,任杭州通判,三年後移知密州、徐州、湖州。熙寧十年(1077年)四月,赴任徐州,同年七月七日,黃河決口,水困徐州,蘇軾參加救災。元豐三年(1080年),再被貶至黃州,直至元豐七年(1084年)才離開。

宋哲宗即位,蘇軾回朝任禮部郎中、中書舍人、翰林學士;元祐四年(1089年),拜龍圖閣學士,曾出知杭州、潁州等,官至禮部尚書。元祐五年(1090年),疏浚西湖,並建設蘇堤;紹聖元年(1094年),被章惇貶謫至惠州、儋州(海南島)。建中靖國元年(1011年)病死常州,終年六十四歲。諡號「文忠」。綜合來說,他在各地居官清正,為民興利除弊,政績頗多,口碑甚佳。

故事另一主角王安石(1021年12月18日-1086年5月21日),字介甫,號半山,諡文,封荊國公,又稱王荊公,北宋撫州臨川人。王安石擅長詩詞文章,為唐宋古文八大家之一。他是中國歷史上傑出的政治家、文學家、思想家、改革家。著有《王臨川集》、《臨川集拾遺》等存世。

宋仁宗慶曆二年(1042年)高中進士第四名,簽書淮南判官,任鄞縣知縣。嘉祐二年(1057年),任常州知州;嘉祐三年(1058年)十月,被召回京師,王安石向仁宗上萬言書針砭時弊,要求改革;嘉祐五年(1060年),為三司度支判官。

神宗熙寧二年(1069年),王安石任參知政事,發動「熙豐變法」,試圖以現代金融管制方式管理國事,憑信用借貸辦法刺激經濟成長,藉經濟力量支援國防軍備,在中央設立改革機構,制置三司條例司,推行青苗法、農田水利法、市易法、均輸法和募役法等新政;改革科舉制度,不注重詩詞歌賦;改革管制,加強尚書省實權,裁冗官;改軍制,進行火器開發,推行「保甲制度」,注重練兵。熙寧三年(1070年),升任宰相(中書門下平章事)。

變法甫開始,即遭到官僚和地主的強烈抵制,在政府機構內推行改革難度甚大,阻力重重,又急於追求成效,地方官員祇有牴觸地執行,對一般民眾的生活產生不利影響。舊黨首領司馬光去信王安石,希望不要一意孤行,停止變法。新法立意雖好,卻因王安石用人不善,陣腳不穩,加上朝中大臣批評反對,他亦未能適當處理,終於在1074年及1076年兩次被罷免職務。

宋神宗死後,司馬光在兩太皇太后的支持下任宰相,幾乎廢除所有法案,從此新舊黨爭不斷。變法失敗後,王安石退居江寧(今江蘇南京)。元祐元年(1086年),王安石在江寧府半山園去世,宋哲宗追贈王安石為太傅,並命中書舍人蘇軾撰寫《王安石贈太傅》的「制詞」。

王安石第一難蘇軾是有關「菊花詩句」的故事。話說某日蘇軾過府拜訪王安石,剛巧王安石外出不遇,府中待從徐倫招呼蘇軾到書房坐候。徐倫事忙離開後,蘇軾但見文桌上有一筆硯,打開硯匣,是一方綠色端硯,甚有神采。硯上餘墨未乾,硯匣下露出紙角,蘇軾扶起硯匣,見一方素籤,疊做兩折,原來是兩句未完的詩稿,蘇軾認出是王安石筆跡,題為《詠菊》。此兩詩句云:

「西風昨夜過園林,吹落黃花滿地金。」

蘇軾暗想:「原來這兩詩句都是亂道的。」蘇軾何以有此想法?皆因一年四季,風各有名:春天為和風,夏天為薰風,秋天為金風,冬天為朔風。和、薰、金、朔四種風配對四季。這詩首句說西風,西方屬金,金風乃秋令也。那金風一起,梧葉飄黃,群芳零落。第二句說:「吹落黃花滿地金」,黃花即菊花,此花開於深秋,其性屬火,敢與秋霜鏖戰,最能耐久,祇會焦乾枯爛,並不落瓣。蘇軾僅以自己的識見,認為「吹落黃花滿地金」是錯說,他興之所至,舉筆舐墨,依韻續詩二句,暗評王安石上述兩詩句的謬誤,其續句云:

「秋花不比春花落,說與詩人仔細吟。」

王安石稍後回府,見蘇軾續句,不悦,刻意安排蘇軾外調黃州出任團練副使。臨行前王安石還囑咐蘇軾到黃州多讀詩書,增廣知識,蘇軾感王安石公報私仇,但亦無可奈何。

蘇軾到任黃州後某天,與蜀友陳慥同往後園看菊。到達菊花棚下,祇見滿地鋪金,枝上全無一朵,嚇得蘇軾目瞪口呆,半晌無語。蘇軾向陳慥道出菊花詩句的故事,慨歎說:「卻不知黃州菊花果然落瓣!此老左遷小弟到黃州,原來使我看菊花也。」陳慥笑道:「古人說得好:『廣知世事休開口,縱會人前直點頭。假若連頭俱不點,一生無惱亦無愁。』」蘇軾道:「小弟初然被謫,祇知荊公恨我摘其短處,公報私仇。誰知他倒不錯,我倒錯了。真知灼見者,尚且有誤,何況其他!吾輩切記,不可輕易說人笑人,正所謂經一失長一智耳。」

王安石第二難蘇軾是有關「瞿塘取水」的故事。話說王安石長期患有痰火之症,雖然服藥,難以根除,飲「陽羨茶」方可治療,但須用「瞿塘」中峽水。故此拜託蘇軾外調黃州路過瞿塘時,替他取一甕瞿塘峽水。

一年之後,蘇軾送夫人回鄉,其後從夔州出發經黃州,準備回京,途徑瞿塘三峽。當時瞿塘三峽是指上峽的西陵峽,中峽的巫峽和下峽的歸峽。蘇軾坐船順流而下,一瀉千里,兩岸風光秀麗,文興大起,欲作一篇《三峽賦》。在冥思苦想之際,不覺睡去,及至醒來時,船已過中峽到下峽,蘇軾急忙吩咐水手撥轉船頭,想要回去取中峽之水。水手稟道:「三峽相連,水如瀑布,船如箭發。若回船便是逆水,日行數里,用力甚難。」蘇軾無奈,祇好取下峽之水,汲滿一甕,預備帶回給王安石。

回到京城,蘇軾往拜見王安石,呈上三峽之水。王安石立即命小童煮水烹茶,當水候已到,將陽羨茶放入茶碗中,過一息間,碗中方顯茶色。王安石便問蘇軾:「這水是從那裏取得。」蘇軾回答:「從巫峽。」王安石說:「那麼是中峽的水了。」蘇軾道:「正是。」王安石笑著說:「你又在欺瞞老夫了,此乃下峽之水。」蘇軾大驚道:「當地人說『三峽相連,一般樣水。』這確實是下峽之水,不知老師何以知曉?」

王安石回答道:「讀書人不可輕舉妄動,須是細心察理。這瞿塘水性,出於《水經補注》。上峽水性太急,下峽太緩,惟中峽緩急相半。太醫院的明醫,知道我患的是中脘變症,故用中峽水引經。此水烹陽羨茶,上峽味濃,下峽味淡,中峽濃淡之間。今見茶色半晌方見,故知是下峽。」蘇軾聽罷,心悅誠服,急忙離席謝罪。

王安石第三難蘇軾是有關「絕對考問」的故事。話說蘇軾是王安石門生,某天互相切磋學問。王安石首先請蘇軾考問自己,從堆滿書籍的二十四個橱櫃內,任憑隨意抽出一本,先由蘇軾讀出上一句,再由王安石讀出下一句,若未能接上,則算王安石無學。蘇軾取出塵封的一本,預料王安石久未曾看,或已忘記,隨口唸出一句:「如意君安樂否?」王安石立刻接口正確答出下一句:「『竊已啖之矣。』」王安石問蘇軾這兩句書意何所指,蘇軾無法回答。

王安石解釋說:「這也不屬甚麼秘書,如何就不曉得?祇是一樁小故事。漢末靈帝時,長沙郡武岡山後有狐穴,深入數丈,內有二頭九尾狐狸。日久年深,皆能變化,時常幻作美婦人,遇著男子往來,誘入穴中行樂,小不如意,分而食之。後有一人名劉璽,善於採戰之術,入山採藥,被二妖所擄。夜晚求歡,劉璽用添火候工夫,枕席之間,二狐快樂,稱為如意君。大狐出山打食,則小狐看守;小狐出山,則大狐亦如是。日就月將,肆無忌憚,酒後,露其本形。劉璽心感恐怖,亦精力衰倦。一日,大狐出山打食,小狐留穴,求其雲雨,不能滿足其欲,小狐大怒,生啖劉璽於腹內。大狐回穴,心記劉生,問道:「如意君安樂否?」小狐答道:「竊已啖之矣。」二狐相爭追逐,滿山喊叫。樵人竊聽,遂得其詳,記於『漢末全書』。」

轉過頭來,王安石考問蘇軾說:「久聞子瞻善於作對。今年閏八月,正月立春,十二月又是立春,是兩個頭春。老夫就將以此為題,初句求對,以觀子瞻妙才。」於是命侍童取來紙筆,寫出一對:

「一歲二春雙八月,人間兩度春秋。」

蘇軾雖然才高,但這對上聯出得蹊蹺,一時尋對不出,羞顏可掬,滿面通紅。王安石問道:「子瞻從湖州到黃州,可從蘇州、潤州經過麼?」蘇軾答道是。王安石接着說:「蘇州金閶門外,至於虎丘,這一帶路,叫做山塘,約有七里之遙,其半路名為半塘。潤州古名鐵甕城,臨於大江,有金山,銀山,玉山,這叫做三山。具有佛殿僧房,想子瞻都曾遊覽?」蘇軾亦回答是。王安石再出考題說:「老夫再將蘇潤二州,各出一對,求子瞻對之。」

蘇州對云:「七里山塘,行到半塘三哩半。」

潤州對云:「鐵甕城西,金玉銀山三寶地。」

蘇軾思想多時,不能成對,祇得謝罪。王安石曉得蘇軾受了些腌臢,終惜其才。翌日奏過神宗天子,恢復了他翰林學士之職。後人評論這篇話道:「以東坡天才,尚然三被荊公所屈,何況才不如東坡者!」因作詩戒世云:

「項托曾為孔子師,荊公反把子瞻嗤,為人第一謙虛好,學問茫茫無盡期。」

以史為鑑,第一則故事的教訓是:未懂之事物,並不代表事物之不存在,自己學問識見所限而已;第二則故事的教訓是:行事宜實事求是,切忌欺騙使詐,以圖瞞天過海,最終亦難逃被揭破,敗露收場;第三則故事的教訓是:學海無涯,惟勤是岸,書本知識,畢竟局限,見多識廣,與書本融匯貫通,方能成就大學問。綜合來說,個人成就取決於既是古代人的「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亦即現代人的「培育國際視野」。

上述三則故事,詳見明代文學家馮夢龍(1574年-1646年)所著《警世通言》《第三卷 王安石三難蘇學士》。該卷首段道出全篇故事要旨,堪值細味,錄述如下,供讀者參考–

【引述開始】
「海虌曾欺井內蛙,大鵬張翅繞天涯。強中更有強中手,莫向人前滿自誇。」

這四句詩,奉勸世人虛己下人,勿得自滿。古人說得好,道是:「滿招損,謙受益。」俗諺又有四不可盡的話。那四不可盡?

「勢不可使盡,福不可享盡,便宜不可佔盡,聰明不可用盡。」

你看如今有勢力的,不做好事,往往任性使氣,損人害人,如毒蛇猛獸,人不敢近。他見別人懼怕,沒奈他何,意氣揚揚,自以為得計,卻不知八月潮頭,也有平下來的時節。危灘急浪中,趁著這刻兒順風,扯了滿蓬,望前祇顧使去,好不暢快,不思去時容易,轉時甚難。當時夏桀,商紂,貴為天子,不免竄身於南巢,懸頭於太白。那桀紂有何罪過?也無非倚貴欺賤,恃強凌弱,總來不過是使勢而已。假如桀紂是個平民百姓,還造得許多惡業否?所以說勢不可使盡。

怎麼說福不可享盡?常言道:「惜衣有衣,惜食有食。」又道:「人無壽夭,祿盡則亡。」晉時石崇太尉,與皇親王愷鬥富,以酒沃釜,以蠟代薪。錦步障大至五十里,坑廁間皆用綾羅供帳,香氣襲人。跟隨家僮,都穿火浣布衫,一衫價值千金;買一妾,費珍珠十斛。後來死於趙王倫之手,身首異處,此乃享福太過之報。

怎麼說便宜不可佔盡?假如做買賣的錯了分文入己,滿臉堆笑。卻不想小經紀若折了分文,一家不得喫飽飯,我貪此些須小便宜,亦有何益。昔人有佔便宜詩云:

「我被蓋你被,你氈蓋我氈。你若有錢我共使,我若無錢用你錢。上山時你扶我,腳下山時我靠你肩。我有子時做你婿,你有女時伴我眠。你依此誓時,我死在你後;我違比誓時,你死在我前。」

若依得這詩時,人人都要如此,誰是獃子,肯束手相讓!就是一時得利,暗中損福折壽,自己不知。所以佛家勸化世人,喫一分虧,受無量福。有詩為證:

「得便宜處欣欣樂,不遂心時悶悶憂。不討便宜不折本,也無歡樂也無愁。」

說話的,這三句都是了。則那聰明二字,求之不得,如何說聰明不可用盡?見不盡者,天下之事;讀不盡者,天下之書;參不盡者,天下之理。寧可懵懂而聰明,不可聰明而懵懂。如今且說一個人,古來第一聰明的,他聰明了一世,懵懂在一時。留下花錦般一段話文,傳與後生小子,恃才誇己的看樣。那第一聰明的是誰?

「吟詩作賦般般會,打諢猜謎件件精。不是仲尼重出世,定知顏子再投生。」
【引述完畢】

蘇軾的才學,萬世景仰,何曾遭受質疑?遇王安石三難的故事,則蘇軾心高氣傲性格,表露無遺,亦令他嚐盡苦頭。王安石學識淵博,且在蘇軾之上,懷政治抱負,又遇明君神宗支持,推行新法治國,一時得令;可惜過份自信,加上地方最低階層客觀環境未能配合,再有朝臣反對,新舊黨爭夾擊,結果祇有失敗離場。王安石與蘇軾,皆宋代翹楚,仍遭遇人生挫折;後世人如何比擬王、蘇,豈容自負與自驕?

老師訓誨蘇軾的故事,雅帆定當引以為鑑。不過,雅帆未能同意故事中陳慥引古人所言:『廣知世事休開口,縱會人前直點頭;假若連頭俱不點,一生無惱亦無愁。』就是因為中華兒女過份害怕「槍打出頭鳥」的性格,卻嚴重窒礙了探索精神和自由思想的發展。中國古語有云:「強中自有强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雅帆認為,做人必須謙遜,虛懷若谷,不宜恃才傲物;但遇有不明事物,既不妨向人虛心求教,碰上不同觀點,亦何妨彼此善意交流。懷抱如此人生態度,才可望個人發展,社會進步。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維基網頁》,及馮夢龍所著《警世通言》《第三卷 王安石三難蘇學士》,謹此鳴謝。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二月 21st, 2012 7:31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