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的故事,相信大家都知悉很多了,海遠想討論一個較深入的看法。本篇文章,從明朝才子「文徵明」在嘉靖九年(1530年)十月二日所書一闋詞《滿江紅 古題宋思陵與岳武穆手敕墨本》說起,其詞碑現存杭州岳王廟內南碑廊。詞云:

「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後來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最無辜堪恨更堪憐,風波獄!

豈不念,中原蹙;豈不惜,徽欽辱。但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古休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

岳飛的故事,可追溯到中國的歷史大背景。

中國的歷史,從來都是貫穿着南方「黄河農耕文明」和北方「草原遊牧文明」的戰爭,「萬里長城」就是這兩大文明的分界線。農耕强時,例如「漢唐時代」,黄河的軍隊會越過長城出擊「塞外」的胡人;農耕弱時,例如漢唐之間的「五胡亂華」和唐宋之間的「五代十國」,都是胡人攻佔黄河的時期。「元」、「清」兩代,遊牧民族更連「長江」、「珠江」兩大流域都攻陷了。縱觀歷史二千年,遊牧民族佔優勢的時間較多;畢竟,「唐宗室」也有一半屬胡人的血統。

趙匡胤建立宋朝後,重文輕武,南方經濟得到巨大發展,對外貿易經由「海上絲綢之路」取得大量財富,名畫《清明上河圖》就是描寫北宋都城「汴京」的繁華景像。但對北方的遊牧民族,宋朝卻招架得非常吃力。「楊家將」的故事,就是北宋時黄河農民和北方牧民之間的戰爭小插曲。當時北方草原上有很多民族,西北有「西夏」,北有「遼」,東北有「女真」等。

公元1125年,金兵(女真族)圍攻汴京(開封),宋皇帝「徽宗」急急傳帝位給兒子「欽宗」,自己準備逃走。次年(1126),汴京城破,「徽宗、欽宗」兩位皇帝都成為俘擄,史稱「靖康之難」。宋宗室的「康王趙構」逃到江南,被軍民擁立為帝,是為南宋「高宗」,定都杭州(臨安)。

金兵乘勝南下追擊,直達長江北岸,但受天險所阻,一時未能渡江。臨安政權仍遭受極大壓力,於是號召江北淪陷區的人民起來抗金,岳飛就是在這個混亂的年代參加抗金大軍。

岳飛頗有戰功,得到朝廷的嘉許。因此,文徵明詞說:「拂拭殘碑,敕飛字,依稀堪讀。慨當初,倚飛何重,」岳飛屢次擊敗金兵,把戰場由長江北岸推展到黄河南岸,並定下目標:「指日渡河,直取黄龍,迎回二帝。」

金兵兵臨城下的「近憂」稍解,宋高宗即有「遠慮」:「但徽欽既返,此身何屬!千古休誇南渡錯,當時自怕中原復。」於是,高宗一日之內連頒十二道金牌,把岳飛召回臨安,並以「謀反罪」在獄中「風波亭」殺死岳飛及其子岳雲。這事就是文徵明詞所悲歎:「後來何酷!果是功成身合死,可憐事去言難贖。 最無辜堪恨更堪憐,風波獄!」宋高宗不惜割地賠款稱臣,都要與金議和。

寫史人都不敢開罪皇帝,祇把岳飛的寃獄推到秦檜身上。秦檜雖是朝廷宰相,但岳飛亦是朝廷大將,秦檜祇可能是執行皇帝的命令,含糊其詞以「莫須有」的理由來寃殺岳飛。故此文徵明詞再概歎:「笑區區一檜亦何能,逢其欲。」殺岳飛的主謀應是高宗,秦檜祇是執行人。因此,杭州西湖岳王墳前的鐵鑄跪像,應是宋高宗而非秦檜。

岳飛之死,真是中國歷史上的悲劇。韓信之死,還可以說是「功高震主;兔死狗烹。」但岳飛祇有初部成功而主已震,祇是「指日渡河」,即是還未渡黄河,離「黄龍」仍很遠。畢竟,整個北宋年代,傾全國之力,都未能收復「燕雲十六州」,岳飛孤軍深入,又能打到多遠?他說:「迎回二帝」,祇是一個振奮軍心的宣傳口號,然而這個口號,卻正觸動宋高宗的大忌。據說,金國的使者恐嚇高宗說:「不殺岳飛,金國將送回二帝。」因此高宗急急把主戰的岳飛殺了,「兔未死而狗已烹」!岳飛是莫名其妙的死在帝皇權術之下。

岳飛能武能文,他的武略,在「郾城之戰」,以「鐮刀兵」大破金兀術的「鐵甲拐子馬」,是一次以弱勝强的軍事典範。岳飛的文采,也見於他幾首千古傳誦的詩詞,例如《滿江紅》,詞云:

「怒髮衝冠,憑闌處、瀟瀟雨歇。抬望眼、仰天長嘯,壯懷激烈。三十功名塵與土,八千里路雲和月。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

靖康恥,猶未雪;臣子恨,何時滅?駕長車,踏破賀蘭山缺。壯志饑餐胡虜肉,笑談渴飲匈奴血。待重頭、收拾舊山河,朝天闕!」

但海遠其實更是喜歡他的另一闋詞《小重山》,詞云:

「昨夜寒蛩不住鳴,驚回千里夢,已三更。起來獨自繞階行,人悄悄,簾外月朧明, 白首為功名。舊山松竹老,阻歸程。欲將心事付瑤琴,知音少,弦斷有誰聽?」

岳飛的《小重山》有收入《岳武穆文集》,可以相信是他的真作。整闋詞文字淺白,沒有用典故,祇是簡單平淡地寫下自己無奈的心情,海遠認為這是詞中極品。畢竟,岳飛的戰功卓著早已為世所知,不必再用豪情壯語來爭取認同。

好一句「白首為功名」,也曾是海遠的寫照!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一月 22nd, 2008 2:05 上午 在 遠東故事 Far East Stor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雅帆
 1 

雅帆同意海遠所說,《小重山》確實是好詞;《滿江紅》與《小重山》兩闋詞雖同為岳飛的作品,但論精神意境,則後者比前者屬更高一個層次了。南宋另一名將詞人辛棄疾有一闋詞《青玉案 元夕》,亦是雅帆喜歡,詞云: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幾句所寫境界,正是雅帆當下的人生座右銘,願與海遠共勉。

一月 29th, 2008 at 7:23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