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十二月

匈牙利的故事

作者 : 海遠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旅行團離開「克拉科夫」(Krakow) 後,下一站是匈牙利的「布達佩斯」(Budapest)。海遠在網誌73〈漢–匈奴–羅馬〉文章中曾說過「匈奴是匈牙利人的祖先」,但經歷布達佩斯之旅後,海遠必須對此觀點作出重大修改。

當旅遊車進入布達佩斯市的時候,海遠留意路經一條名為「Attila Way」的大道(讀者可在Google Map查看其位置),沿途又見一些名稱帶「Attila」(阿提拉)的旅館。海遠於是詢問導遊「匈奴人阿提拉」(Attila the Hun) 是否匈牙利人的祖先,導遊回答說:「事情並非如此簡單,匈奴人阿提拉祇佔匈牙利歷史的一小部份。」於是,海遠從互聯網上搜尋資料,逐漸拼湊出另一個故事。

海遠首先要說明一些地理,布達佩斯是由「布達」(Buda) 和「佩斯」(Pest) 兩個城市組成,河岸西東兩座城市中間隔著一條「多瑙河」(Danube)。歐洲主要河流之一的多瑙河發源於「阿爾卑斯山」(The Alps),向東流入「黑海」(Black Sea);另一條主要河流的「萊茵河」(Rhine),同樣發源於阿爾卑斯山,卻向西流入「北海」(North Sea)。這兩條河流成為古羅馬帝國的北方疆界,大河北面的大草原,則住有以部落形式半農耕半遊牧的不同民族,例如「蓋爾特人」(Celts)、「西哥特人」(Visigoths) 及「東哥特人」(Ostrogoths) 等。

公元350年,遊牧民族的「匈奴人」(the Huns) 從中亞進入歐洲草原(見附圖一),並把哥特人推入羅馬帝國境內,最後導至西羅馬帝國的覆亡。阿提拉(公元406年至453年) 亦是最後及最强大的匈奴王,他數次率軍攻入「東/西羅馬帝國」,刼掠大量財富,又從勒索羅馬朝庭中獲取大量贖金。阿提拉死後,他的帝國隨即分裂而逐漸消亡;歐洲的草原上卻不斷有新的遊牧民族加入,匈奴人亦逐漸被其他民族同化。

雖然阿提拉戰績輝煌,但匈奴人沒有文字,他被視為英雄人物的故事,祇能以「詩歌傳說」的口語相傳方式,在遊牧民族之間流傳下去。時至今天,「匈牙利」(Hungary)和「土耳其」(Turkey) 的文化中,很多街道、店舖、家族等都以阿提拉命名。相對地,他的對手 — 羅馬帝國 — 卻有文字記錄,羅馬人把阿提拉描述成為極兇殘的野蠻人。

由於匈奴人勢力減退,周邊的遊牧民族亦漸漸滲入這草原。公元895年,「馬扎爾人」(Magyars) 的民族統一各部落,建立一個以農耕為主的封建王國—「匈牙利王國」(Hungarian Kingdom),其國王接受羅馬教廷派出來的傳教士之建議,信奉羅馬天主教 (Roman Catholic),並採用拉丁拼音字母系統建立自己的文字。因此,匈牙利人多以馬扎爾人為他們的文化歷史祖先,而並非匈奴人,布達佩斯亦從多瑙河兩岸的小村落發展為大城鎮。

公元1241年至1285年,蒙古西征大軍進攻抵達多瑙河平原,匈牙利人激烈抵抗,傷亡慘重,兩國拉鋸戰多年,難分勝負,最後蒙古軍退走。之後,西歐人移民至此補充勞動力,匈牙利文化因而更靠近西方。

1453年,「突厥鄂圖曼帝國」(Turkish Ottoman Empire) 的軍隊攻陷「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滅「拜占庭帝國」(Byzantine Empire;東羅馬帝國)。此後,鄂圖曼軍隊沿多瑙河西進;1541年,攻佔布達佩斯,許多匈牙利人被迫改奉伊斯蘭教。鄂圖曼勢力最盛時,進攻抵達「維也納」(Vienna),但於1683年被波蘭國王率領的西歐聯軍擊敗,詳見網誌288〈華沙的故事〉。

此後,西歐聯軍在「奧地利哈斯堡王朝」(Habsburg monarchy or Austrian monarchy;1526–1867) 領導下逐步反攻。1699年,完全收復匈牙利,匈牙利人恢復天主教信仰。但匈牙利人不滿被奧地利人統治,經常作出激烈的反抗運動;1867年,取得半獨立地位,與奧地利分別組成相對平等的「奧匈帝國」(Austro-Hungarian Empire or dual monarchy of Austria–Hungary)。

隨著鄂圖曼帝國的衰落,歐洲各大國亦爭相競奪「巴爾幹半島」(Balkan Peninsula) 的地盤,因地緣政治,卻以俄羅斯與奧匈帝國的衝突最為激烈。1914年6月,奧地利皇位繼承人「費迪南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of Austria) 在「波斯尼亞」首府「薩拉熱窩」(Sarajevo, Bosnia capital) 遇刺身亡,由此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交戰雙方,一方是「德意志帝國、奧匈帝國、鄂圖曼帝國」組成的「中央同盟」(Central Powers);另一方則是「英國、法國、俄羅斯」組成的「三國協約」(Triple Entente)。戰爭持續四年,雙方傷亡慘烈,但仍陷僵局,最後德奧兩國因經濟崩潰而尋求和談「停戰協定」(armistice)。

戰後歐洲的政治版圖由是大幅改寫如下:

(1) 俄羅斯的「羅曼諾夫皇朝」(Romanov Dynasty) 被「列寧」(Lenin) 領導的紅軍推翻,改國體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簡稱蘇聯 (USSR),是世界上第一個共產主義政權。

(2) 「德皇威廉二世」(Kaiser Wilhelm II von Deutschland) 退位,「霍亨索倫皇朝」(Hohenzollern Dynasty) 結束,改為「德意志共和國」(German Republic),「希特勒」(Adolf Hitler) 在混亂的局勢中崛起執政。

(3) 鄂圖曼皇朝被少壯派軍官「凱末爾」(Kemal) 推翻,改為「土耳其共和國」。

(4) 奧匈帝國崩潰,哈斯堡王朝結束,帝國亦分裂成幾個國家,包括:匈牙利、捷克、波蘭及巴爾幹半島各國。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參戰的六個主角,除了法國早已是共和體制外,其餘五個王朝,祇有與歐洲大陸相隔着英倫海峽的英國王室得以繼續保留,其餘四個帝國都變為「共和國」(Republic)。從這觀點看,中國的辛亥革命,早在1911年已推翻幾千年的帝制,改建為「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已可算是「政治的先行者」。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匈牙利加入德國陣營,參與進攻前蘇聯。二次大戰後期,在經歷「史達林格勒戰役」(Battle of Stalingrad) 及「庫斯克戰役」(Battle of Kursk) 之後,蘇軍反擊德軍,橫掃巴爾幹半島及中歐,最後才攻下柏林,匈牙利因而受前蘇聯影響,遂成為「鐵幕國家」之一。1956年,匈牙利人民曾有一次起義反抗前蘇聯,但被蘇軍血腥鎮壓。1989年「蘇東波」事變之後,匈牙利人民才重獲自由。

海遠在互聯網上搜尋到一些匈牙利的歷史,方才明白布達佩斯導遊所說「匈奴人阿提拉祇佔匈牙利歷史的一小部份」之真正涵義。據此,海遠必須對在網誌73〈漢–匈奴–羅馬〉一文中曾說過「匈奴是匈牙利人的祖先」這觀點,作出上述重大修改。

布達佩斯的美麗風景聞名遐邇(見附圖二),亦有豐富的歷史故事,站在橫跨多瑙河布達佩斯最古老的「塞切尼鏈橋」(Széchenyi Chain Bridge) 上,望著緩緩流過的河水,頗有中國宋朝蘇東坡詞句「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的感覺。《藍色多瑙河》(The Blue Danube) 是一首著名的華爾茲圓舞曲,由奧地利偉大音樂家「小約翰.史特勞斯」(Johann Strauss II) 於1866年寫成,人稱「奧地利第二國歌」,亦是每年元旦「維也納新年音樂會」(Vienna New Year’s Concert) 的指定演奏樂曲,可見其重要地位。海遠想到,多瑙河流經「維也納」及「布達佩斯」兩個首都,也隱約可見「奧匈帝國」的相互糾纏不清。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及圖片,取材自《維基網頁》,僅此鳴謝。

附圖一:阿提拉匈奴帝國版圖

附圖二:布達佩斯美麗風景,從上開始:第一行是多瑙河貫穿布達佩斯全景;第二行左圖是「塞切尼鏈橋」(Széchenyi Chain Bridge;匈牙利語:Széchenyi lánchíd;全長375公尺,於1849年完工啟用) 與橋上的守護獅子;第二行右圖是「英雄廣場」(Heroes’ Square;匈牙利語:Hősök tere);第三行左圖是「國會大樓」(Parliament Building);第三行中圖是「漁人堡」(Fisherman’s Bastion;匈牙利語:The Halászbástya);第三行右圖是「聖士提反萬聖殿」(St. Stephen’s Basilica;匈牙利語:Szent István-bazilika;高96米,寬55米,長87.4米,於1905年完成);第四行是從「蓋勒山」(Gellért Hill;匈牙利語:Gellért-hegy) 上俯瞰多瑙河與布達佩斯,圖中左邊為「布達堡」(Buda Castle)。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二, 十二月 4th, 2012 8:05 下午 在 邁向現代 Road to Modernity.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