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十月

倫奧第四課:難分真假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在倫奧美麗的背後,也掩映着幾點爭議,雅帆比較關注的疑竇,卻不幸地與中華兒女沾上關係。

第一宗疑案牽涉「葉詩文」(Ye Shi-wen)。她生於1996年3月1日,浙江杭州人,是中國女子游泳運動員。她現年僅16歲,已在本屆倫奧以刷新世界紀錄的成績獲得女子四百米四式混合泳金牌,隨後以破奧運紀錄的成績再獲得二百米四式混合泳金牌,成為中國游泳隊第一位在同一屆奧運中奪得兩面金牌的選手。

葉詩文在本屆倫奧惹來非議,源於英國時間7月28日她以刷新世界紀錄的4分28.43秒成績勝出女子四百米四式混合泳。她在最後100米自由泳的段速是58.68秒,最後50米衝刺的段速則為28.93秒。相對地,在同一天男子四百米四式混合泳比賽中,金牌得主美國「賴恩.羅切特」(Ryan Lochte) 最後100米自由泳的段速是58.65秒,這僅比葉詩文快了0.03秒,而最後50米衝刺的段速則為29.10秒,卻比葉詩文慢了0.17秒。

簡而言之,奧運游泳歷史上在相同泳式相同賽程項目,葉詩文成為第一位女選手的衝刺時間較快於男選手,其出色表現震驚世界。英國廣播公司電視頻道1臺倫奧節目主持人「鮑爾丁」(Clare Balding) 在現場報導比賽時,立即提出質疑;游泳界及各國傳媒亦相繼對曾否服食禁藥以提昇成績的疑竇議論紛紛。葉詩文及中國倫奧代表團否認服用禁藥,她其後亦通過三次「世界反興奮劑組織」(WADA) 的賽後藥檢測試。

英國奧運會主委「羅德.莫伊尼漢」(Lord Moynihan)對事件表示,「猜測到此為止,應該承認她的才華」。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醫藥委員會主席「阿恩.郎奎外斯特」(Arne Ljungqvist) 在記者會中公開表態說,除非另有證據,否則沒有理由去懷疑葉詩文。其他國家的教練和著名游泳運動員,包括美國的菲比斯和澳洲的科比,在接受傳媒訪問時亦表示支持葉詩文。事件至此告一段落,已還葉詩文清白。

體育界和傳媒在比賽結束後提出的質疑,是否全無理據、憑空揑造?英國《泰晤士報》曾於7月30日補充一項資料,卻鮮為中文傳媒報導。話說葉詩文的16歲前游泳隊友「李哲思」(Li Zhesi),在倫奧前僅六星期,被「中國反興奮劑組織」(China Anti-Doping Agency;Chinada) 驗出她於同年3月31日提供的樣本對興奮劑呈陽性反應,證明曾經服用禁藥 Erythropoeitin (EPO),因此在出發前被中國方面取消其參賽倫奧的資格。回顧過往,中國運動員參加1994年廣島亞運,因為有游泳員被驗出曾服用禁藥,導致12面金牌被褫奪,成為近代運動史上最大的藥物醜聞。1998年珀斯世界游泳錦標賽,悉尼機場海關當場搜獲中國年青蛙式女泳手「原媛」(Yuan Yuan) 在手提行李中攜帶13小瓶生長激素,再次成為國際體育界的醜聞。

話說開去,毋庸置疑,國際體壇對違例服用禁藥特別重視,並非單獨針對中國運動員。譬如本年10月10日「美國反興奮劑組織」(US Anti-Doping Agency;Usada) 公佈厚達1千多頁經年累月的調查報告,證明美籍單車之王「岩士唐」(Lance Armstrong) 2005年提供的樣本,對興奮劑呈陽性反應。該報告並以鉅細無遺的證據,指證他和隊友長期服用類固醇及紅血球生成素等禁藥,祇限於當年的科技未可查出,現今的科技卻能測到。「國際單車聯盟」於同月22日接納該報告,褫奪他從1999年至2005年一連七屆環法單車賽冠軍的榮銜及終身禁止他參加單車賽。

話說回來,既有九十年代中國運動員的舊日服食禁藥連串醜聞,亦有近期李哲思的新鮮服食禁藥個別事件,中華兒女又豈能怪責外國人對葉詩文的優越成績是「酸葡萄」,或是無風起浪?

誠然,中國游泳運動員前赴澳洲接受當地教練的嶄新訓練,不但令他們學習游泳技術的先進磨練,還使他們接觸游泳以外的生活方式,更讓他們尋找游泳內涵的真正樂趣。換言之,中國運動員的優良個人質素,結合西方國家的先進及系統化游泳訓練方式,也許就是葉詩文優越成績的真切合理解釋,亦是中國運動員發展前途的較佳路線。

根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10月21日報導,位處英國西南德文郡「普利茅斯書院」(Plymouth College) 提供平衡學業進修與體育培訓的中學課程,吸引來自28個國家多達60名出色運動員和奧運獎牌選手入讀,包括:英國跳水運動員 Tom Daley (倫奥10米高臺跳水銅牌);英國游泳運動員Ben Proud;立陶宛 (Lithuania) 游泳運動員 Ruta Meilutyte (倫奥100米蛙泳金牌得主);烏干達 (Uganda) 游泳運動員 Jamila Lunkuse;贊比亞 (Zambia) 游泳運動員 Jade Howard 等。

該校學生每天早上4時30分起牀,首先到游泳池練習三個小時,8時吃過早餐後開始上課,黃昏再練習游泳個多小時,傍晚6時晚膳,之後回房溫習功課,晚上9時上牀休息。學生們都明白運動生涯短暫,故此期望能在學業方面同樣獲得佳績,為漫長的人生鋪路。這種學業與體育並重的態度,未知中國運動員可曾或可會效法?

第二宗疑案牽涉羽毛球女子雙打比賽的四隊對賽選手共8位運動員,包括:A組一場中國隊的于洋、王曉理組合對韓國隊的鄭景銀、金荷娜組合;及C組一場韓國隊的河貞恩、金旼貞組合對印尼隊的波莉、喬哈里組合。當四隊組合於分組初賽獲得出線權後,都期望在下一場淘汰賽避開較強實力或來自同國的對手,增加獲得獎牌機會,因而在最後一場分組排名賽蓄意輸掉。她們不是發球橫推直接落網,便是接球大力擊球出界,完全沒有競賽意識,惹來購票入場觀衆的不滿,球證的干涉,世界羽毛球聯會的指責,賽會最後裁決取消四隊的參賽資格。

從電視轉播所見,四隊選手共8位運動員沒有全心盡力比賽,是不争的事實。雅帆並不打算討論她們的「蓄意輸掉比賽戰術」是否符合規例,卻想作個比喻:假若讀者購票觀看一場足球比賽,祇見雙方球員争球向自己一方的球門狂攻猛射,盡力失球,他們也沒有犯規,但此情此景,是否荒謬?觀衆和賽會有否產生被愚弄的感覺?當比賽場上的運動員,反過來成為觀衆席的座上客,可會作何感想?或是罔顧體育精神和競賽道德,仍然聒不知恥?

歸根究底,在比賽的「獎牌」與「尊嚴」之間,中國運動員應如何取捨?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在倫奧開幕禮講過一句:「贏得勝利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何比賽」,經已一語導破。

第三宗疑案牽涉中國欄王「劉翔」(Liu Xiang)。話說劉翔於8月7日當地早上10時10分參加倫奧男子110米欄初賽,被編在第六組,同組對手實力一般。劉翔穿上紅色戰衣,安排在第四線,起步槍聲一響,劉翔起跑,在跨越第一個欄時,起跳出現問題,左腳明顯未到便跨前,腳尖撞倒第一個欄後失去平衡摔倒地上,神情痛苦,不斷按著右腳腳踝,不能繼續比賽。他用左腳支撑堅持單腳跳行110米賽道,到達終點,並親吻最後一欄,獲得觀衆鼓勵的掌聲。劉翔右腳嚴重受傷,不敢著地,由工作人員用輪椅推回休息室。

劉翔初賽受傷,未能晉級,緣盡倫奧。賽後中文傳媒一面倒傾向嚴苛指責劉翔造假,蓄意受傷逃避失敗,雅帆嘗試從事實和數據,提供一些參考資料。根據檔案顯示,目前男子110米欄世界上最快成績是古巴「羅伯斯」(Dayron Robles) 2008年6月在捷克比賽創造並仍然保持世界紀錄的12.87秒;而劉翔個人最快時間(世界上第二最快成績)是2006年7月在瑞士比賽創造的12.88秒,及其個人第二最快時間(世界上第三最快成績)是2004年8月在雅典奧運創造並仍然保持奧運紀錄的12.91秒。

至於劉翔最近的公開賽成績,就是在本年7月13日倫敦「水晶宮國家體育中心」(Crystal Palace National Sport Centre) 舉行的「2012年倫敦格林披治鑽石聯賽」(London Grand Prix 2012 Diamond League),也是倫奥開幕前兩星期,雅帆透過電視轉播目睹他在當天下午5時46分參加初賽,以13.27秒輕鬆勝出;他為保存實力,並沒有參加兩小時後同日下午7時48分舉行的決賽。結果美國「梅列特」(Aries Merritt) 在該比賽初賽以13.14秒晉級,並在決賽以12.93秒成績掄元,亞軍及季軍的時間分別是13.06秒和13.18秒,其他的並不足論。另一勁敵羅伯斯則沒有參加該比賽,而他在2011年8月的成績是13.04秒。

換句話說,以劉翔與梅列特兩人最近的成績比較,相差0.34秒;據此紀錄,兩星期後同在倫敦舉行的倫奧110米欄比賽,劉翔能否再進一步及可有勝算?則祇有他自己和教練才心裏有數。雅帆祇能推測,劉翔既能在兩星期前勝出該初賽,並可在兩星期後倫奧初賽跑道出現,積極準備比賽,則劉翔在倫奧之前應該沒有傷痛足以影響他比賽,如果仍狡辯賽前有傷,確實令人難以相信。

回顧倫奧該項目,能夠晉級準決賽的初賽成績介於13.07秒至13.67秒之間;能夠晉級決賽的準決賽成績又介於12.94秒至13.31秒之間;則劉翔以兩星期前才造出的13.27秒成績,應該可以輕鬆晉級準決賽及決賽。誠然,假若劉翔晉級,則必須經歷一貫的非常緊密賽程 — 初賽翌日(即8月8日) 晚上7時15分的準決賽及晚上9時15分(即兩小時後)的決賽,劉翔的體力和心理能否承受?也祇有他自己和教練才知道。

再進一步回顧倫奧該項目的決賽成績,梅列特勇奪冠軍的時間是12.92秒,亞軍及季軍的時間分別是13.04秒及13.12秒,其餘的並不足論,而另一勁敵羅伯斯則沒有完成賽事。若依照上述成績推論,則劉翔絕對有資格及狀態挑戰三甲的獎牌,他是否「唯金牌論」的非冠軍不可?再者,冠軍梅列特的成績持續徘徊於12.92秒至12.94秒些微起落之間勝出賽事,相信劉翔及其教練早已洞悉,應該如何部署?亦祇有他自己和教練才最清楚。

從中國欄王「劉翔」,想起澳洲欄后「莎莉.皮爾遜」(Sally Pearson)。皮爾遜現年25歲,是女子100米欄的出色運動員,現今此項目世界上第一最快成績,是保加利亞「尤爾丹卡.冬克娃」(Yordanka Donkova) 1988年8月在保加利亞比賽創造並仍然保持世界紀錄的12.21秒;而皮爾遜個人最快時間(世界上第二最快成績)是2011年9月在韓國比賽創造的12.28秒。皮爾遜在此項目於京奧2008獲得銀牌;於2011年世界錦標賽獲得金牌;及於出賽倫奧之前連續的34場比賽中贏得32場冠軍,戰績彪炳。

倫奥開幕前兩星期,皮爾遜在本年7月14日倫敦水晶宮國家體育中心舉行的2012年倫敦格林披治鑽石聯賽,參加女子100米欄比賽。她於分組初賽以12.53秒的成績力壓美國「凱利.威爾斯」(Kellie Wells) 的12.54秒,獲首名晉級決賽;於同日兩小時後舉行的決賽,卻祇能造出12.59秒的成績被威爾斯的12.57秒反勝,罕有地落敗,僅得亞軍。這次敗績,為皮爾遜計劃稍後在倫奥首奪此項目一面奧運金牌的美夢敲響警鐘;世上豈有永遠的不敗之師,她應如何面對?才是迫在眉睫的下次倫奥比賽勝負關鍵所在。

皮爾遜不敢怠慢輕敵,調息體能負擔,提昇心理質素,積極準備,在衆目睽睽下全力應付倫奥的嚴峻挑戰。8月6日,她在此項目初賽以12.57秒全場首名成績晉級準決賽;於翌日(8月7日) 傍晚的準決賽再提昇以12.39秒又是全場首名成績晉級決賽;在同日兩小時後的決賽,她更以進一步的12.35秒刷新奧運紀錄成績力壓亞軍美國選手「東恩.哈伯爾」(Dawn Harper) 的12.37秒及季軍另一美國選手威爾斯的12.48秒而掄元,初嘗奧運金牌滋味。

欄后皮爾遜可以在失敗中迅速再站起來,為甚麼傷愈復出的劉翔卻無以為繼?或許正如海遠在網誌286 〈Achilles tendon的故事〉所言,Achilles tendon 是中外跨欄運動員的死穴(與劉翔在倫奧同場比賽共有四人未能完成賽事,而古巴名將羅伯斯在該項決賽也未能完成賽事)?抑或中國運動員的成敗,可能都是身不由己,幕後有更高的政治力量在指揮著,仿似希臘神話中凡間英雄的事蹟,無論成功或失敗,幕後都有諸神在操控。劉翔倫奧因傷落敗,孰真孰假,試問又有誰人能分辨清楚?

第四宗疑案牽涉「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Queen Elizabeth II)。話說倫奧開幕禮表演,播出一個預錄片段,敍述由英國電影紅星「丹尼克拉格」(Daniel Craig) 扮演的英國特務「007占士邦」到白金漢宮迎接女王,一同乘坐直昇機抵達倫奧運動場上空,跳傘降臨會場,出席開幕典禮。毋庸置疑,鑑於女王的年紀、安全和不懂跳傘等原因,跳傘部份採用替身,可以理解。中國網民憤慨表示,本年倫奧開幕禮此段女王借用替身跳傘演出,是「明顯穿崩造假」,不但沒有遭受外界批評,還獲得好評如潮。相反地,當年京奧開幕式一段可愛9歲小女孩「林妙可」咪嘴演唱《歌唱祖國》,其實是由外貌稍遜7歲小女孩「楊沛宜」以甜美歌聲的幕後代唱,屬「不知不覺造假」,卻惹來四方八面的嚴厲批評。中國網民認為兩者都是造假,待遇卻迥然不同,實在對中國有欠公允。雅帆不禁要問,林妙可咪嘴演唱事件的原因為何?是否雷同英女王之限於能力、安全等理由不能用楊沛宜的真身演出?

雅帆想起倫奧開幕禮小男孩 Humphrey Keeper 幕前演唱,徵引與京奧開幕式小女孩楊沛宜的幕後代唱比較,或許更為恰當。話說來自南倫敦12歲的 Keeper,左前臂生而殘缺,隸屬教會的Dockhead Choir,歌詠團40名成員應邀在倫奧開幕禮負責歌唱節目,Keeper 雖然天生殘廢,不但沒有被嫌棄,更獲挑選擔任獨唱歌曲《Jerusalem》(耶路撒冷),歌聲悅耳動聽,世人驚為天籟之音。Keeper 比較幸運,他生長在平等對待殘障人士的英國,但同樣擁有一副甜美歌聲而不過外貌稍遜的楊沛宜,卻生長在中國,她的際遇不及Keeper 的幸運,則她的待遇是否才屬有欠公允?

倫奧的表演和比賽,帶出幾宗疑案,真假難分,卻讓世人學習寶貴的又一課,每年十多萬中華兒女的留英學生,可曾有所得着?

筆走至此,雅帆憶起電影《半斤八兩》的插曲《浪子心聲》,由許冠傑作曲,許冠傑/黎彼得填詞,其歌詞云:

「難分真與假,人面多險詐,幾許有共享榮華,簷畔水滴不分差。
無知井裡蛙,徙望添聲價,空得意目光如麻,誰料金屋變敗瓦。
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雷聲風雨打,何用多驚怕,心公正白壁無瑕,行善積德最樂也。
人比海裡沙,毋用多牽掛,君可見漫天落霞,名利息間似霧化。」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五, 十月 26th, 2012 6:13 下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Snorri
 1 

看著這種偽裝中立卻散發偏見之異味的軟文,不禁要嘆一句:還有多少無知善良的人要為這些文章所騙?總是說著中共洗腦的人們,絲毫沒有意識到,真正高端的洗腦又如何能夠輕易被你識破?不外是身在此山中罷了。

十一月 13th, 2012 at 11:16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