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十月

倫奧第三課:衆志成城

作者 : 雅帆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倫敦2012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London 2012 Summer Olympic Games;簡稱倫奧) 能否成功,除了「參賽運動員」的努力外,「志願工作者」和「場地觀衆」的參與,亦產生關鍵作用。雅帆在本篇接續從這兩個層面,講述倫奧的一些人間美事。

倫奧的「志願工作者」(Volunteers;簡稱義工) 包括以下幾類:

(1) 「Games Makers」(運動會製造者) –70,000名18歲以上的義工,提供一般支援服務;

(2) 「Young Games Makers」(青年運動會製造者)– 2,000名16至18歲的義工,提供一般支援服務;

(3) 「Trailblazers」(開拓者)– 400名具備特別潛質的志願工作者,獲分配提供各類幕後支援工作,包括:奧運公園旅遊項目管理、品牌及市場推廣、網頁內容編輯、圖像圖書館及影片檔案服務等。

(4) 「London Ambassadors」(倫敦大使)– 8,000名16歲以上的志願工作者,在倫敦市內35個地點,向旅客提供資訊服務;及

(5) 「Heathrow volunteers」(希斯路機場志願工作者)– 1,000名駐守希斯路機場的義工,負責接待來自世界各地的運動員和觀衆,提供一切協助。

七萬名「運動會製造者」是倫奧義工的主力,基於不同工作崗位的技能要求,他們又可分為兩大類:

(甲) 「Specialist volunteers」(專才志願工作者) – 28,000名具備體育、醫療或語言技術的義工,被指派負責該特殊專長方面的工作;及

(乙) 「Generalist volunteers」(一般志願工作者) – 42,000名無須特殊專長的義工,被指派負責一般性的支援工作,包括:活動及典禮服務、票務、奧運村日常操作等。

每位義工必須符合一些基本要求,包括:於2012年1月1日必須年滿18歲以上;在倫敦健奧或殘奧或兩者可最少可提供十天志願工作服務;可以出席最少三節訓練課程;符合在英國擔任志願工作的資格;及同意並通過背景安全審查。

經過多月來的策劃,倫奧主辦當局於2010年9月15日開始接受運動會製造者的申請,並於同年10月27日截止報名,總計共收到超過二十四萬份申請書。經過兩個月的初步篩選後,自2011年1月開始,當中十萬名申請者被邀請到分佈國內的九個甄選地點之一參加面試,最後七萬名成功申請者於2011年10月獲委任為運動會製造者。他們大部份來自英國國內距離倫敦或遠或近的不同地方,包括永久移民或短暫旅居英國的不同族裔人士,最令人嘖嘖稱奇的是,竟有不少外國人士從境外70個國家,包括美國、德國、澳洲、俄羅斯等,專程遠赴英國參加義工服務。

2012年2月,七萬名義工開始接受由贊助商「麥當奴」(McDonald) 主持的三節訓練課程,包括一般及指定工作崗位的訓練,強調公開、獨特、尊重、團隊精神、啟發性及「能做到」態度 (‘can do’ attitude)。2012年4月,義工開始被分配制服及通行證件;2012年6月,義工接受實地訓練,包括預演的寶貴實踐經驗,和令義工能獲得大型體育活動的主辦經驗。

倫奧主辦當局向每位義工分配制服及裝備,包括:兩件紫紅雙色運動上衣;兩條杏色長褲;兩對襪;一件紫紅雙色防水風衣;一對運動鞋;一把雨傘;一個飲水膠瓶;筆記簿和一個斜背袋。在倫敦場地執行職務期間,每位義工可獲免費膳食及倫敦市內免費乘車證,卻須自行安排從其他地區到達倫敦的交通及執勤期間住宿(可到戶外營地宿營)。

每位義工,都親身體驗寶貴、愉快的經歷,當中不乏有趣的故事。譬如一位來自英格蘭西南部巴斯市 (Bath) 附近 Rode 鄉村的 Helen Flooks 太太,被安排協助南韓奧運代表隊。她雖然並不通曉韓語,卻能全情投入南韓隊。她接受《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 訪問時說:

「The best thing is I feel like part of the Korean team. They are so nice and welcoming and friendly. I am learning all about their culture. I’m not really interested in Team GB. Even when Team GB was winning all the golds, I just wanted Korea to win. 」

她需要休假參加義工,卻與南韓隊隊員結為知交,獲贈南韓代表隊的倫奧運動服,深感驕傲。她已完全融入韓國文化,和韓國人一同享用美味的杯麵。

另一位是來自澳洲伯斯 (Perth) 的物理治療師 Emma Sulley 小姐,她自費1千英鎊乘飛機跨越半個地球前赴英國參加義工,被分配到游泳館當值,向運動員提供比賽前後的身體檢查、肌肉按摩、物理治療等醫務工作。

還有來自倫敦「柏寧頓區」(Paddington) 一位麻醉科顧問醫生「安德魯.夏圖」(Andrew Hartle) 的難忘經歷,見證了倫敦歷史上從悲傷失望到歡愉活躍的兩頁不同篇章。話說2005年7月6日星期三,當國際奧委會在新加坡宣佈倫敦獲選為2012年奧運的主辦城市,夏圖醫生清楚記憶「倫敦申奧代表團」— 包括領隊「高爾爵士」(Lord Sebastian Coe) 及各成員 — 在現場欣喜若狂的情景。

翌日早上出門工作前他再重溫該節歡樂電視片段,豈料接着卻發生「七、七倫敦大爆炸」,其中一個自殺式炸彈於早上八時五十分在 Edgware Road 地鐵站引爆,事發地點就在夏圖醫生工作的柏寧頓區聖瑪莉醫院附近。他平日就是乘坐該班列車上班,可幸當天的遲誤令他逃過一劫,卻要面對醫院急症室災難性場面的大量死傷者(7名死者和38名傷者)搶救工作。之後,每當他想起倫奧,總會聯想到大爆炸的震撼場面,兩宗事件連繫一起,刻骨銘心,揮之不去。

2010年,當另一間醫院的同事邀約他參加倫奧醫療義工時,他曾深思,最後毅然決定參與。他接受《每日電訊報》訪問時解釋說:

「I did it because there was part of me that wanted to be involved in this and make it good, to make up for 7/7. It was really important to me that the Olympics worked, that London could demonstrate that it was about something other than 7/7, that we could deliver something brilliant, to be proud of. We don’t do pride very often, and I think we should. 」

他憶述倫奧開幕典禮的精彩演出,補充說:

「I sat on that sofa watching with tears flowing down my face. The diversity of the Opening Ceremony absolutely reflected what London is like for me, beautifully. I liked the self-deprecating humour. Hats off to the Queen, seeing her appear to jump out of a helicopter was an astonishing moment. There was a 7/7 tribute in there that was subtly done, but that wasn’t the bit that brought tears to my eyes. The tears started way before that, because of the cumulative effect of what I was seeing. The Opening Ceremony made me feel proud to be British, and proud to be in London. For the first time, it also made me feel proud to be a Games Maker. The Olympics was not just something I was going to. It was something I was part of, and I was proud of that. 」

他進一步闡釋其倫奧義工經驗和感受說:

「When I sat through the induction training there was lots of waving of hands, I thought, ‘Oh my God, this will be terrible. I’m going to loathe it.’ I haven’t. People have been really nice to each other. I would hate for that to disappear. I have never experienced this sort of mood in the city. The welcome we have given to visitors has been really warm and friendly. 」

「The Olympics are a massive success. Everyone is saying so. They have changed the mood of London. This has drawn a line. I can watch that clip of London being awarded the Games and not be drawn back into the past, but feel pride at what we have achieved. Something has ended. This is a new start. We don’t often get the chance of that.」

「There was a depression that I felt after 7/7 but that has now been lifted by the Games. The atmosphere in London has also changed. 」

「There was a sense of calm and excitement. A sense of closure. The Olympics were here. They were cathartic. The anxiety had gone. London was not about 7/7 for me any more. 」

總括一句,倫奧已把夏圖醫生和整個倫敦有關「七、七倫敦大爆炸」的惡劣記憶和感覺洗掉。

倫奧期間某天,夏圖醫生穿上義工制服,正在前往倫敦東區拳擊比賽場地 Excel Conference Centre 擔任駐場醫療義工,在地鐵列車上巧遇倫奧主辦當局的高爾爵士,互相握手,夏圖醫生並向他索取簽名。高爾爵士感謝他的參與義務工作,夏圖醫生卻反過來向他道謝,並解釋其七年來的心結說:

「I saw the worst of mankind that morning, and now I’m into this and I’ve seen the best. 」(當天早上我察見人類的最壞;今天我參與其中,卻見證了人類的最美好。)

他衷心感激高爾爵士把奧運帶來倫敦,因為倫奧亦為他的「七、七倫敦大爆炸」恐佈經歷帶來一個「終結」(closure)。綜合來說,夏圖醫生的日常工作,是為病人治療肉體的傷痛;倫奧的義務工作,卻為夏圖醫生和許多倫敦人治療心靈的傷痛。

這批七萬名義工來自不同族裔和不同國家的組成,不但證明倫敦作為國際大都會的包容共存;亦彰顯倫奧作為國際體育盛事的融洽競技。他們的參與,分佈在34個不同賽場內外、貢獻超過八百萬小時的義工服務,既是無酬員工;亦祇是無名英雄。他們不少人需要每天早上四時便起牀,自費乘車從家鄉趕往倫敦執勤,唯一獲得的最大回報,可能就是全意服務帶來心靈的短暫快慰滿足,及永恆無價埋藏腦海的深刻歡樂回憶。

鏡頭轉移,又見倫奧的「場地觀衆」,熱情可愛,全情投入,毫無保留地支持任何國籍的全體運動員,包括健奧及殘奧運動員,不論戶外或室內,但見:遍佈的足迹,揮舞的國旗,震撼的喝釆,雷動的掌聲。

倫奧開幕之前,為期70天的國內奧運火炬傳遞(見網誌285〈倫奧第一課:薪火相傳〉),走遍大街小巷,為各市鎮的觀衆首先熱身一番。火炬未到,扶老攜幼的坊衆,已自發地從家中走到火炬必經之路兩旁聚集,佇候多時,引領企盼。路過一刻,由無分階級地區人士擔任的火炬手,受到熟識街坊的熱情揮手致意,此際兩者也分不清「主人」和「賓客」,祇有震天歡呼、地動山搖的喧鬧氣氛(見附圖一)。

倫奧開始,單車公路賽首先登場,終點前固然聚坐購票座位觀衆,競賽路線所經之處,個多小時前亦已擠滿免費倚欄捧場客(見附圖二)。不同族裔的英籍和外籍觀衆,帶備飲食、雨傘、摺椅、相機、收音機,當然還有國旗和展示品,一應俱存,無懼日曬雨淋。相識或陌生的捧場客,彼此高談闊論,縱說比賽形勢和沿途發展,等候多個小時,祇為目睹運動員騎單車經過傾刻間的驚鴻一瞥,立即向不同國籍的每位參賽者報以熱烈掌聲、喝采聲,高舉相機拍照,雖然歡樂時光稍縱即逝,每位路旁觀衆也就心滿意足。

購票入場參觀其他競賽項目的室內觀衆,因獲得同一地點人數衆多和場地、資訊、影像設施之利,熱情反應的模式與戶外捧場客相類似,其程度則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相應地,每位來自全球大小國家的運動員,面對現場觀衆打氣的熱情澎湃氣氛激勵下,亦加倍努力競賽,並留下永不磨滅的美好回憶,就是未獲獎牌,經已贏得現場觀衆的真心尊重,千金難買。

英國觀衆的臨場表現,在倫奧期間曾發生一件趣事。話說殘奧男子輪椅籃球賽,初賽分兩組進行,B組除東道主英國外,同組還有加拿大、德國、波蘭、日本和哥倫比亞。8月30日的一場初賽,由哥倫比亞對波蘭,佈幕員介紹兩隊球員列隊進場,之後首先詢問揮舞英國國旗的現場觀衆:「誰人支持哥倫比亞隊?」大部份觀衆齊聲以巨大歡呼回應;再問:「誰人支持波蘭隊?」來自同一羣觀衆亦同樣齊聲以巨大歡呼回應。由此可見,英國觀衆一如既往,對外國運動員的比賽一律「慷慨」支持,盡顯其熱情可愛、幽默精彩的一面,既以東道主身分對待倫奥比賽的外國運動員,又豈能例外?

倫敦2012健奧及殘奧全部結束後,倫敦市政府立即於9月10日(殘奧閉幕禮翌日)安排21輛花車 (floats),載運800名參加健奧及殘奧的英國選手 — 當中包括120名獎牌得主 — 在市內舉行「倫敦2012勝利巡遊」(London 2012 Victory Parade),接受市民歡呼祝賀。巡遊於下午1時30分由英格蘭銀行毗鄰的「倫敦市長官邸」(Mansion House) 開始,自東向西緩速前進,途經市中心多條主要街道,包括聖保羅大教堂 (St Paul Cathedral)、弗利特街 (Fleet Street)、特拉法加廣場 (Trafalgar Square)、林蔭大道 (the Mall),抵達「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 門前「維多利亞女王紀念碑」(Queen Victoria Memorial) 為終點,全程約歷兩小時。

紀念碑前搭建小型舞臺,臺前預留觀衆席與1萬4千名特別觀衆,包括參與倫奧的義工、軍方支援人員、救急服務隊等。全體運動員離開花車走上舞臺,聯合義工代表及嘉賓,完成簡單而隆重的儀式和表演,整項活動於下午3時30分結束。

在花車巡遊期間,超過一百萬名羣衆 — 包括正在上班的公司職員和老師帶領的小學生 — 湧進倫敦市中心,佔據沿途有利位置,最後一次彰顯倫奧觀衆的齊心力量,向全體健奧及殘奧運動員致以同等尊重敬意,並鼓掌喝釆,英國觀衆對待本國運動員的莫大支持,於此可見一斑。

從上所述,倫奧「志願工作者」和「場地觀衆」的出色表現,實不讓「參賽運動員」專美。倫敦將「都會」(metropolitan) 與「運動」(sport) 結合,充分發揮「相互瞭解、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的奥運精神。

雅帆回憶當年京奧閉幕禮後,香港一位女士致電公營電臺的早晨峰煙節目,聯同主持人嘲諷倫敦表演部份的寒酸、碧咸的落伍。誠然,今天塵埃落定,若以金錢耗費鉅大評論京奧與倫奧的成敗,京奧確屬「成王」,倫奧祇是「敗寇」。雅帆進一步思考,本屆中國殘奧運動員的成績比英國殘奧運動員的成績優勝許多,但是兩者所遭受的不同待遇,則究竟是生於五星旗下還是米字旗下的代表,更覺幸福?廣東俗語說得好:「不怕貨比貨;最怕唔識貨。」若想瞭解倫奧這幾課,中華兒女可要花費不少心思。

備註:本文部份資料,取材自倫奧及《每日電訊報》相關網頁,謹此鳴謝。

附圖一:奧運火炬路過市集,坊衆圍站兩旁歡迎,熱情揮手致意

附圖二:單車公路賽路線所經之處,擠滿免費倚欄捧場客

這篇文章發表 於 星期一, 十月 15th, 2012 7:09 上午 在 國際視野 A Global View. 你可以回應這篇文章透過 RSS 2.0 feed. 你可以 留下回覆, 或 引用 從你的個人網站.

One comment

Snorri
 1 

好好的一篇講志願者的日誌,為何最後一段要無端踩一腳中國京奧?相信有智慧的讀者心中已然明白。對一個事物的印象往往就是在無數小事的潛移默化中改變的,而文章最後的信息,又有誰有心思去查證真假呢?這種潛意識植入負面印象的手法,實在叫人佩服。

十一月 13th, 2012 at 11:34 下午

留下回覆

Name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URI
廻響